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飛燕外傳

    此乃某粵語舊書報雜誌中的資料,凡夫選摘改編為網絡故事,與同好共享。目的純為延續華人的民間情色文學,請佚名原著見諒,請收集者繼續流傳﹗

     ——————————————————————————–

    華燈初上,繁華的長安城更加熱鬧了,城西一帶,更是人頭湧湧,走江湖的賣藥郎中,打拳賣藝的江湖好漢,唱戲唱曲藝的姑娘,賣糖葫蘆的老頭,專賣各種假古董的奸商,鬥蟋蟀的睹檔,賣淫的土妓館,唱戲的小戲院,你喊我唱,人聲鼎沸,一派興旺景象……

    御林軍將軍韓森,穿著一身府綢的便服,嘴上叨看一根牙簽,悠游自在地散步著。

    韓森是將軍,手下有八十萬禁軍,駐守在朝廷,作為宮廷御林軍的統帥,韓森負文保護漢成帝的安全,地位十分重要。

    整個長安的人都認識韓森,他來這裹,吃東西不要錢,買東西不要錢,誰不爭著討好他?特別是城西一帶的妓館,簡直把韓森當財神,他出手闊綽,對妓女特別揮霍……

    別忘了,身為御林軍將軍,他的一身武功自然出神入化,曾經一人力鬥惡虎山七俠客,以一把青鋒劍作武器,在十個回合之內,便斬下七俠首級。

    一句話,韓森是個大人物,走起路來,真是八面威風,但是,他停步了。

    在他面前,站著一位少女。

    少女站在一家妓館的門口,很明顯的,她也是一位妓女。

    妓女都是塗脂抹粉,打扮得非常妖艷。這個少女當然也不例外,但是,在眾多的妓女中,獨有這個少女,深深吸引著韓森。

    這個少女名叫趙飛燕,她不是妓女,而是一個小官吏的女兒。不過,她假扮妓女,卻另有目的,她的目的便是當今的皇上漢成帝。

    要接近成帝,首先要掌握他的行蹤,身為御林軍將軍的韓森是最佳對象。

    趙飛燕已經在城西等侯了好多天,今晚,終於見到了韓森。

    趙飛燕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美人,你看她,隨隨便便當街一站,渾身上下便散發著無比的誘惑力,使得韓森立刻被吸引了。

    韓森走到趙飛燕面前,趙飛燕做微一笑,媚眼之中射出兩道勾魂的目光,和韓森那兩道貪婪的目光交織在一起……

    韓森生平不知嫖過女少妓女,但是今天見到趙飛燕,卻有一種很奇特的感覺:

    這個妓女不僅是漂亮,而且有著很淫蕩的氣息,使他產生了強烈的性慾、很想跟她到床上去狂歡。

    「將軍大人……」

    趙飛燕親熱地叫了一聲。

    韓森不由洋洋得意:「這妓女都認識我!」

    他決定今晚嫖完她之後,加果滿意,就把她納為小妾,日後慢慢享受。

    「走吧﹗」韓森親熱地摟著她。

    趙飛燕這女子,天生一身絕代妖嬈的功夫,她把高聳的胸脯,輕輕地在韓森肩上一擦,人就像小鳥似地依偎在他懷中,頭髮散發出陣陣香氣,一直鑽入韓森的鼻孔中,韓森不由一陣心動……

    兩人走入妓館。妓館老駂自然認得韓森,見他帶了一個不是本館的妓女進來,心中很不高興,但又不敢得罪這個成帝手下大紅人。

    「將軍大人!」老駂笑險相迎。

    「我要一間上房。」

    「是,是,早就給你準備好了。」

    聽老駂這麼一說,韓森便更加相信趙飛燕就是這家妓館的妓女。

    妓館的房間,每一間都佈置得非常精緻,而且其中更有幾間佈置得美侖美奐,專門要來招待王孫公子,韓森這一間便是如此。

    不過,此時他已經沒有心思去欣賞房中的佈置了,那怕是一間柴房,只要有趙飛燕躺在裹面,便覺得充滿享受,無比舒服。

    趙飛燕早有準備,一進房,便迫不及待地脫下自己的衣服,躺在床上。

    韓森睜大眼睛,望著這具美妙的胴體,心中的慾火燃燒得更旺了……

    趙飛燕兩條雪白的大腿疊在一起,形成一個極具挑逗性的姿勢……

    她的秀髮披垂素肩,娉婷婀娜,有如柳楊醉舞春風,玉貌花容,艷色照人,眉淡拂青山,杏目凝聚秋水,朱唇綴一顆櫻桃,皓齒排兩行碎王,玲瓏嘴角,噙著歡笑,一雙明眸,卻是水光流轉……

    她已經一絲不掛,赤裸袒呈,酥胸如脂,玉峰高聳,那峰尖上的兩顆紫色的葡萄,那圓圓的小腹之下,兩山之間,一片令人迴腸蕩氣的茸茸芳草,蓋著迷人魂靈的神妙之境……

    韓森已週身血液沸騰,熱流潮湧般衝擊著小腹,他已控制不住了。

    「小美人!」

    他爬上來,急迫地抱著她,如雨點般地吻其嬌容,兩唇相合,熱烈的吻……

    趙飛燕一步一步,實行著她的計划,首先就要怔服這個韓將軍,然後再利用他的關系,進入官中,接近成帝,用自己的姿色再征服成帝。

    她熱情加火,騷浪現形,完全像一個淫蕩下流的老練妓女……

    韓森彷彿進入另一次決鬥,他的青鋒劍再次出鞘,堅硬無比……

    二人如猛虎搏鬥,戰得天翻地覆……

    趙飛燕發現自己一顆心亂跳,在男人的攻擊下,她的體內也產生了反應……

    她的王乳被一雙粗大的手搓揉著,搗得魂飛魄散,又酥、又麻……

    臉似桃花,媚眼水汪汪,心房急跳,不停地顫抖,酸軟無力的呻吟……

    韓森漸覺她情動,他很喜歡挑動妓女,滿足自己的怔服感,於是,他一點一點慢慢往裹送……

    趙飛燕此時春上眉梢,慾焰高昇,淫液狂流,顧不得征服大計了……

    她嬌羞扭動,似迎似拒,婉轉嬌喘……

    韓森緊緊摟抱著她,甜言蜜語,恩愛依依,仔細研磨,作進一步挑逗……

    趙飛燕遍體酥麻,奇痒鑽心,如蟻咬蟲叮,心火如焚,實在按捺不住……

    她輕搖慢晃,雙腿環繞其腰,不停地挺,又夾又轉,承迎轉合,盡其所能……

    韓森在嬌媚浪態之下,拿出渾身本領,以其巨大堅硬的青鋒劍,挺、撞、插,時而疾風掃落葉,時而在洞口輾磨……

    趙飛燕被韓森的攻擊征服了……

    迅速快捷,凌厲無比,猛力抽插,玩得她酥麻奇痒,暢快瘋狂,骨酥精疲,神魂飄蕩,淫浪不絕,盡濕床褥,逗發了天賦女人的騷楣……

    「好哥哥……你……太壯了……」

    她手撫摸他的面,注視著他,一對修眉舒展得像柳葉,一張大小適度的嘴,展露出一絲蜜樣的徵笑,兩鬢和額角,留著一些汗珠……

    他壯實健美的身體壓著她,那男性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隨著他均勻的呼吸,一起一伏……

    她情不自禁,抱著韓森的頭一陣狂吻,一股男性氣息誘怒,使之心中一陣神蕩……

    韓森更加抖嫩悄神,提起寶劍,狠抽猛插,才攻數下,她已經欲仙欲死……

    「好哥哥……親哥哥……不能再插了……我沒命了……哎唷……親丈夫……」

    趙飛燕的浪叫,更激越韓森的瘋狂,他又兇猛地插了數次……

    「親爹……饒命……我……被你……玩死了……舒服啊……哎唷……我……全身散了……」

    一陣陣的淫叫,激起韓森像野馬一樣,在草原上盡力馳騁,他緊摟著她癱瘓似的嬌軀,也不管她的死活,用足氣力,一下下很衝進去,急風舷雨,劍頭像雨點般撞在她最敏感的那一點……

    趙飛燕死去活來,不住的寒噤,顫抖著,櫻口張開,直喘氣,連「哎唷」都叫不出來……

    韓森感覺她的小洞緊急的收縮,內熱加火,一陣燙滾,知她洩了……

    「我……又丟了……冤家呀……你……饒命……情哥哥……心肝哥哥……小婊子不行了……」

    韓森也控制不住了!

    「小婊子……妳夾得……好緊……臭婊子……我要……射出來了……」

    「親爹……快射……射死我……燙……啊……舒服……臭婊子舒服死了……」

    一陣酥麻,寒顫連連,二人都舒暢地洩了,躺著喘息,誰也不願再動了。

    暴風雨過去了。

    「我嫖了那麼多婊子,從來沒像這一次那麼舒服,妳真是天生的蕩娃!」

    趙飛燕靜靜躺著,低低地喘息著,臉上不由泛起一陣羞紅……

    「我怎麼動了真情?我的目標在漢成帝啊!」趙飛燕文備自己。

    當性愛的瘋狂漸漸平靜,當仙人洞內恢復安寧,她又清醒了。

    這時,她才真正開始她的行動步驟:必須再引誘韓森再次性交!

    她滾下床來,跪在韓森面前,把頭埋在他的大腿之中,伸出了舌頭……

    「心肝,妳這寶貝使我又愛又怕。」

    她專心致志地含看,吸吮著……

    「啊……啊……小娘子……妳……」韓森的寶劍又慢慢出鞘了……

    趙飛燕像個清潔工人,仔細舔著寶劍,舔去上面之液體,舔著劍尖……

    「啊……臭婊子……我饒不了妳!」

    他口中喊著,心中卻慼謝趙飛燕,她使他的寶劍又堅硬地舉起來了。

    趙飛燕又爬上床去,把兩條大腿架在韓森的肩上,淫蕩地分開。

    「情哥哥……快來……好丈夫……小婊子又空虛了……好哥哥……給我止癢吧!」

    韓森低吼一聲,又把寶劍插入洞中!

    趙飛燕這時頭惱完全冷靜,她使出渾身魅力,收縮著肌肉……

    「小婊子……妳夾得好緊……磨擦得……好舒服……」韓森情不自禁叫喊著……

    趙飛嚥一收一放,目的在使韓森的寶劍更加更,越硬越跪弱!

    韓森的第二次攻擊持續了二百下,整把寶劍又燙又大,已經到了白熱化……

    「嗨!」一聲!

    趙飛燕的十指長甲內,早就藏看一種毒藥,她猛地用指甲括入韓森的陽具中,毒藥滲入肌肉,產生了一種奇癢的效果!

    「啊!」韓森慘呻!

    他有全身功夫,但這個部位卻是不設防的。癢起來比疼痛更要命。

    「我有靈藥!」趙飛燕安慰著他:「只要你聽從我的安排,我包你平安無事,而且日後榮華宮貴。」

    於是,趙飛燕便提出了自己的條件,韓森一聽,不由目瞪口呆,這女孩實在太大膽了。

    究竟趙飛燕提出的是甚麼樣的條件呢?究竟韓森有沒有答應呢?趙飛燕會不會把解藥給韓森呢?

    欲知後事加何,且聽下回分解。——————————————————————————–

    話說趙飛燕和韓森在顛倒雲月之際,趙飛燕的指甲突然猛插……

    她的指甲縫內塞著毒藥,這種毒藥並不會致人於死地,但是滲入於皮膚內,卻會產生奇癢!

    癢,有時侯比疼痛更難受。

    尤其是在那種部位癢。

    韓森兩手掩著下體,癢得連連慘叫……

    趙飛燕傚微一笑,站了起來。

    「我有解藥。」

    「快!快給我!」

    「不過……」趙飛燕慢條斯理道﹕「我有條件……」

    「我答應,快,快給我……」

    「真的答應?」趙飛燕微笑。

    「真的!真的!」韓森再也顧不得御林將軍的身份了,連聲哀求著。

    「好。」趙飛燕笑著說:「我要妳把我帶進宮去,推薦給皇上……」

    「甚麼?」韓森忍著可怕的奇癢,吃驚地問道:

    「難道妳想行刺?」

    「傻瓜!」

    趙飛燕戳著韓森的額頭笑著說:「行刺皇上對我有甚麼好處?」

    「那妳見皇上幹甚麼?」

    「我想當皇后。」

    「妳做夢!」

    韓森雖然刺癢難熬,卻也忍不住叫了出來。

    「為甚麼?」

    「姑奶奶,求求妳,快給我解藥!」

    「好!」趙飛燕說著,便站了起來,跨了過去,像騎馬一樣騎在他身上。

    反正兩個人都是赤身露體,方便得很,趙飛燕一套,便套了進去。

    說來奇怪,趙飛燕這麼一套,韓森陽具上的那股奇癢便潮漸消失了。

    「妳的解藥呢?」

    「我的解藥就在我的體內。」趙飛燕解釋著:

    「我體內的分泌物,天然就是一種解藥。」

    韓森身上的痕癢消除,心中暗想:「地媽的,我得殺了這女子!」

    不料趙飛燕卻鎮定自如地告訴他:「不要以為得了解藥,你就可以反悔,或者想殺我。告訴你,這種解藥只能解一時之癢,不能斷根。」

    「甚麼意思?」

    「也就是說,毒藥每半年發作一次,你必須每半年來找我,我們雲雨一番,你也就得到解藥了。否則的話,你就會癢得難受,甚至發瘋而自殺。我的解藥不是丹藥,你殺了我,也拿不到解藥。我的分泌才是你唯一的救星,我要是死了,沒有分泌物,你也要奇癢而死,加果不死,你只有自己用刀割下陽具……」

    韓森一聽,不由毛骨悚然:「妳到底是甚麼人?怎麼想出這種可怕的手段?」

    「我只不過是想當皇后而已。」

    「妳做夢。」

    「為甚麼?」

    「皇上後宮三千粉黛,比妳漂亮的美女大有人在,妳想當上皇后?難!」

    「我自有妙計。」趙飛燕很有把握:「再說,我如果當上皇后,一定不會虧待你,我會有辦法,將你提升為兵馬大元帥。」

    這句話果然打動了韓森的心。

    「好,我們一言為定。」

    趙飛燕果然達到了征服韓森的目的,她興奮得一上一下套動起來……

    韓森再次嘗到了瘋狂的快感……

    夜,未央宮內,一片寧靜。

    一盞紅燈在黑夜中閃出光芒。

    太監擎著紅燈,引著路。在他的身後就是名震中外的漢成帝劉徹。

    夜深人靜時分,又到了漢成帝尋找美人的時侯了。

    說實話,漢成帝後宮三千佳麓,加上成千上萬名的宮女,個個如花似玉,漢成帝根本眼花繚亂。

    除了皇后和三五個妃嬪之外,其他人他根本分不清楚。

    所以,每天晚上,漢成帝都是由太監帶路。太監把他帶到哪個美人的房間去,他就在那裡過夜,所以,宮中的女人,都爭相用金錢來賄賂太監,希望他把皇帝帶到自己的房間來。

    今晚,這個太監卻是早已得到韓森的賄賂,所以故意把漢成帝帶到一座精緻的小紅樓。

    趙飛燕就住在這小紅樓中。她混入後宮,冒充妃子,完全是韓森一手包辦的,幸好宮中人太雜,真正管理女人的,只有少數幾個老太監而已。

    韓森身為御林軍統領,自然和他們都有交情。更主要的是,趙飛燕是個女人,後宮中多個女人,自然沒有威脅,同時也可以說是司空見慣了。

    此刻,小太監把漢成帝引到紅褸之上,趙飛燕早有準備,濃裝艷抹,身上特別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紗衣,隱隱約約的透出一身白肉……

    漢成帝看的美人雖多,但是看到趙飛燕,他卻被迷住了。

    趙飛燕長得清瘦,另有一番清新的韻味,是宮中那些美女所沒有的。

    小太監一看,皇帝很滿意,心頭一塊大石落地。

    他悄悄拉上房門,退出……

    紅燭耀眼,照射著趙飛燕曲線玲瓏的胴體……

    漢成帝呆呆望著她,感到一種難以形容的舒服。

    「妳叫甚麼名字?」

    「趙飛燕。」

    「趙飛燕?」漢成帝低吟著她的名字,彷彿連這個普通的名字也充滿了韻味……

    趙飛燕並不心急,也不急於去獻媚,只是嬌滴滴地垂著頭,一動不動……

    她調整著自己的呼吸,高高的胸脯一起一伏,充滿了誘惑……

    漠成帝的呼吸也情不自禁,隨著她胸脯的起伏而一呼一吸……

    宮中美女如雲,但是個個見到皇帝,都恨不得馬上和他上床。

    因比,一個個都淫蕩得跟妓女差不多,久而久之,成帝也膩了。

    但是,趙飛燕卻徹底研究過皇帝的心態,她採取的手法是欲擒先縱,欲拒還迎,站在那裹,含羞答答,楚楚可憐……

    漠成帝彷彿一個吃慣了大魚大肉的人,突然見到了青菜一般……

    「飛燕,妳過來。」

    趙飛燕垂著頭,輕輕地、緩緩地走到漢成帝前面烏黑的頭髮,紅紅的嘴唇,晶亮的眼珠,小巧的鼻子,构成一個極美的臉龐……

    一陣特殊的香氣撲入漢成帝鼻中……

    這種香氣也是很特殊的,便得漠成帝感受到一種蕩氣迴腸的舒暢……

    他用手抬起趙飛燕的下巴,貪婪地欣賞著她俊俏的臉龐……

    「皇上……」

    趙飛燕嬌羞地輕輕叫了一聲。

    這一聲彷彿奪走了成帝的理智,他兩手猛地一抱,狠狠將趙飛燕摟在懷中……

    他的粗厚的嘴唇狠狠地壓在趙飛燕兩片紅唇之上,貪婪地吻著……

    趙飛燕感覺到,成帝的兩隻大手瘋狂地在她的背部撫摸著……

    大手越摸越往下,然後停留在她肥大的屁股上,狠狠地捏著……

    「皇上,痛……」

    趙飛燕低低叫著,然後把一對富有彈性的胸脯不停地在成帝身上磨擦著……

    漢成帝被磨得渾身燥熱,低吼一聲,把趙飛燕整個人抓起來,一隻大手用力抓住她高聳的右乳……

    「皇上……不要……」

    漢成帝一輩子不知摸個多少女人的奶,只有今夜,他才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痛快……

    趙飛燕放鬆腰肢,一自己的身體無力地倚在漢成帝身上,任由他為所欲為……

    漢成帝的大手穿過了紗衣的縫隙,在細嫩的肌膚上撫摸……

    強大的電流從尖翹的奶頭上一直傳到手心,再從手心傳遍全身……

    趙飛燕閉著眼,滿面紅暈,渾身癱軟……

    成帝一顆心砰砰直跳,雙目噴著慾火……

    兩隻大手抓住紗衣,狠狠一撕!

    兩團白玉球跳了出來,微微傾抖!

    漢成帝彷彿瞪著兩個稀世國寶,張開大口,猛地俯下身子,在白玉球上吸吮著、吻著,用他粗粗的短鬚放肆地摩擦著……

    「啊……癢……皇上……不要……我……難過死了……皇上……饒了我吧……」

    趙飛燕從鼻孔中不停地叮出了撩人心肺的聲音,使得成帝更加瘋狂了……

    他的大手抓住趙飛燕的短褲,狠狠一扯……

    「唉呀……」

    趙飛燕嬌呼著,急忙伸出兩手要去掩自己的下體,但是已經太遲了……

    漢成帝的大頭已經估領了陣地……

    他的粗硬的胡須和她的柔軟的毛髮互相摩擦著

    「啊……皇上……哦……好人……我……不行了……不能再磨了……」

    漠成帝火辣辣的舌頭瘋狂地撥動……

    十根手指像彈琵琶似地爬搔……

    趙飛燕的腰像垂死的蛇一般扭動……

    「啊……皇上……好哥哥……好丈夫……你弄得我……成仙了……」

    她的叫聲漸漸加強了……

    她的手也開始活動起來了……

    纖纖素手也如法炮製,深入了成帝的褲子內,上下牽動……

    「啊……小美人……妳……太會……弄了……」

    紅樓內興風作浪,龍飛爪舞……

    剎那間,漢成帝和趙飛燕兩人的衣服都剝落了,只剩下赤條條兩具胴體……

    只剩下兩個瘋狂的人……

    瘋狂的摟抱,瘋狂的吻……

    瘋狂的語言,瘋狂的眼神……

    底狂的撞擊,瘋狂的擠壓……

    趙飛燕知道時機已成熟了,她再也不用佯裝嬌羞了……

    她放出了全身的手段,極媚、極艷、極淫……

    漢成帝整個人沉浸在極樂仙境中……

    他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了……

    「小……美人……小燕子……我……快……射……了……」

    趙飛燕立刻運動,收縮肌肉,十指靈巧地捏住了他的某個穴泣……

    漢成帝又從崩潰邊緣回到安全地帶,他又可以隨心所欲地沖鋒陷陣了……

    然後,又是到了發洩的邊緣,又到了趙飛燕施展絕妙床上功夫的時候……

    漢成帝忽而攀上高峰,忽而跌入低谷,真可盡床上的極樂……

    「小美人,朕要封妳作……」

    究竟漢成帝要封趙飛燕作甚麼呢?

    欲知後事加何,且聽下回分解。——————————————————————————–

    話說漢成帝在極樂之時,突然情不自禁地大叫來來:「小美人,朕要封妳……」

    趙飛燕一顆心不由「砰砰」直跳:究竟漢成帝會封我作甚麼呢?

    她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緊張地等待漢成帝親口說出她的封號來。

    但是,漢成帝卻突然停了口。

    趙飛燕一時也愣住了。

    漢成帝一手按住趙飛燕,笑吟吟地望看她:「還是妳自己說吧,想當甚麼?皇后?妃嬪?」

    趙飛燕心中突然一動:今天晚上,是我和皇上第一次見面,他不會信任我的,於是趙飛燕便溫文有禮地回答:「奴婢能夠見到皇上,已經是最大幸福了,哪敢還要甚麼封號呢?」

    漢成帝龍顏大悅,但他還是試探地問:「朕喜歡妳,妳有甚麼要求,儘管說。」

    趙飛燕想了一下,說:「好吧,那奴婢就大坦地向皇上請求,將奴婢安排到皇后身邊,充當宮女。」

    漢成帝大為奇怪:「甚麼﹖說了半天,妳居然不要官職封號,也不要金銀賞賜?仍然希望當宮女?妳現在不也是一名宮女嗎?」

    趙飛燕低聲說道:「在皇后身邊,奴婢就可以天天看到皇上。」

    這句話說得漢成帝心花怒放,他托著趙飛燕的下巴,笑看說:「妳知道嗎?加果剛才妳開口想當妃嬪,朕早就把妳打入冷宮了!」

    趙飛燕不禁嚇了一嚇,問道:「為甚麼?」

    「哼,妳不知道,滿朝文武百官,個個想巴結我,便到各地搜羅美女,買通太監,送入宮中,希望用美色引誘我,當上妃嬪,在枕上刺探朕的計划,影響朕的決定。我不得不防,所以,每逢我和新見面的美女雲雨之後,朕都會假裝忘情,要封她們。有野心的女人在這時就會露出馬腳,個個開口向朕討妃嬪的封號。這樣,朕便知道她們都是有野心的。因此朕有個慣例,凡是要想當妃嬪的,全部打入冷宮!」

    趙飛燕嚇出了一身冷汗:「幸虧我剛才忍住了!」

    漢成帝在她的粉臉上親了一口:「還是妳安份,只想當宮女,朕就滿足妳,明天就把妳調到皇后身邊去……」

    說著,他摟著趙飛燕,又倒在床上,顛鸞倒鳳……

    雕欄玉砌,明月當空。

    趙飛燕倚著欄杆,心事重重。

    她調到皇后身邊,已經一個月了。

    本來,她自以為詭計得逞,調到皇后身邊,日日陪伴漢成帝,可以從中尋找機會,出奇制勝,可是,經過一個月來的觀察,她失望了。

    她自以為長得很美,沒想到見了皇后,頓時覺得黯然失色。

    皇后實在是天下第一美人,一舉手一投足,全部散發看女性魅力……

    趙飛燕本來還有些憢悻心理:皇后雖漂亮,但自己的床上功夫好,可以取悅皇上。

    但是,經過一個月來她偷偷觀察皇上和皇后行房的情景,她又失望了。

    皇后平日雖然端莊,但到了床上,卻是花樣百出,極其淫蕩……

    因此,漢成帝面對這樣一個皇后,根本就心滿意足,無心光顧其他美女。

    趙飛燕在皇后身邊當宮女,自然更沒有機曾了,她心中更急了。

    遠處,御花園中,兩盞紅燈閃爍,那是太監領著漢成帝回來就寢。

    趙飛燕心中著急,有甚麼辦法可以將漢成帝的注意力從皇后身上吸引到她身上呢?

    漢成帝走入皇后寢宮,趙飛燕在旁服侍,但是漢成帝並沒有多看她一眼,就走到皇后身邊,親熱地摟著皇后,走向龍床。

    趙飛燕心中難過:自己對皇上的吸引力,竟然只是那麼短暫﹖

    漢成帝當著宮女的面,開始脫皇后的衣服。

    皇后也毫不害羞,當著眾宮女的面,淫蕩地笑看!

    衣裳一件一件掉在地上皇后的裸體呈現在眾人面前……

    趙飛燕妒嫉地盯著,皇后的胸脯高挺,腰肢纖細,大腿修長……

    皇后的身材保養得比誰都好,是趙飛燕所無法相提並論的。

    漢成帝拍拍手掌,示意宮女替他脫去衣裳。

    趙飛燕和另一宮女走上前,一前一後,替漢成帝脫下全身衣衫……

    赤條條的漢成帝摟著皇后,倒在龍床上,當著宮女們的面,開始調情……

    宮女們紛紛紅看臉告退,只有趙飛燕仍然留在龍床邊不肯離去。

    「咦,趙飛燕,妳怎麼不迥避?」

    趙飛燕垂看頭說:「奴婢不敢,皇上和皇后就寢也許有差遣奴婢的地方。」

    漢成帝和皇后再也沒有留意這個宮女了,他們忙看幹自己的事情……

    嬌喘連連,淫聲陣陣,龍床搖撼……

    漢成帝和皇后都達到了興奮的頂點……

    在龍床邊的趙飛燕也看得面紅耳赤。

    事畢之後,漢成帝照例要小便,於是他便吩咐趙飛燕去拿便壺來。

    趙飛燕靈機一動:機會來了。

    她立刻跪在床前:「皇上,便壺來了。」

    漢成帝莫名其妙:「哪有便壺?」

    趙飛燕張開她的櫻桃小口:「這就是皇上的便壺。」

    原來,趙飛燕居然要皇帝把小便拉在她口中。

    「天寒地凍,皇上如果起身撒尿,勢必凍壞骨子,還是讓奴婢來效勞吧。」

    說著,趙飛燕便張開櫻桃紅唇,含住了漢成帝的命恨子。

    漢成帝便將一泡熱尿,全撒在趙飛燕口中……

    趙飛燕強忍著嘔心的尿味,硬是把一泡尿全吞到肚子裏去了。

    這個舉動大大博得了漢成帝的歡心,從此之後,每逢他要小便,都要叫趙飛燕來服務。

    這總是趙飛燕的一次突破。

    接著,她悄悄和御林軍統領韓森聯絡,由韓森去尋找名醫「永春山人」,配製了兩副春藥。

    這天晚上,漢成帝又將小便撒在趙飛燕口中,趙飛燕的手上早已悄悄抹上了春藥,趁著此時,她的十指握著漢成帝的命恨子,手掌上的春藥粉末滲透皮膚,進入了成帝的命根。

    漢成帝躺下睡覺,但是命根子上的春藥開始發作,這春藥是特製的,發作起來,又腫又癢又硬又疼漢成帝忍不住了,一個翻身騎在皇后再上,硬插進去,瘋狂抽動……

    但是,這副特製的春藥有個特性:碰到女人的陰道分泌物,便會產生刺痛的感覺。

    漢成帝剛剛插入皇后陰道,便感到針刺的疼痛,立刻抽出。

    他疼得直叫,皇后也在一旁手足無措。

    這時,趙飛燕又跪了下來:「皇上,可能是染了髒物,讓奴婢替皇上清潔吧。」

    說著,趙飛燕又張開櫻桃小口,含住了漢成帝的命恨子……

    這時,她的口中已悄悄含了第二種春藥……

    第二種春藥不僅可以中和第一種春藥的毒藥,化解毒性,而且二藥配合,更產生一種飄瓢欲仙的感覺

    「好,太好了,太舒服了!」

    漢成帝情不自禁大叫越來。

    經過這一夜,漢成帝對趙飛燕的好感大大增加了。

    「永春山人」是漢代有名的大夫,他配製春藥的確神乎其技,漢成帝經趙飛燕這麼一含,頓時疼痛盡消,渾身舒泰,呼呼入睡了。

    第二天夜裹,漢成帝又來找皇后就寢,地的命恨子剛剛插入皇后體內,那股疼痛立刻又產生了!

    他疼得直叫,連忙拔了出來,趕快塞入趙飛燕口中,這才感到舒適。

    第三夜,第四夜,第五夜……

    漢成帝每次一插皇后,疼痛便產生,只要一塞入趙飛燕口中就好了!

    他開始討厭皇后了。

    皇后知道這樣下去自己會失寵,急忙找太醫來替皇上診治。

    可是,宮中的太醫,根本不是「永春山人」的對手,怎麼也治不好成帝的病。

    漢成帝對皇后失望了,便轉而去西宮娘娘身上。

    但是,剛一插入,還是疼痛……

    幸好他早有準備,把趙飛燕帶在身邊,只要她一含吮,便化解疼痛。

    漢成帝離開西宮,又去試驗其他妃嬪、貴人……

    後宮三千粉黛,無一幸免,每個人都給漢成帝帶來疼痛……

    這麼一折騰,時間已去掉了兩個月!

    兩個月不能和女性行房,這對好色的漢成帝來說,該是多麼的痛苦!

    「唉,空有三千粉黛,卻不能行房!叫朕怎麼辦?」

    他不信邪,又派人到宮外,拉來了民間少女,逐一試驗……

    這樣,又耗費了一個月時間,還是沒效,只要一跟女人性交就痛!

    可是,他體內積蓄了三個目的慾火卻越燃越旺,急欲找一發洩之地!

    趙飛燕見時機成熟了,便跪在漢成帝面前:「皇上,何不將奴婢一試?」

    漢成帝一聽,恍然大悟:「我太蠢了,趙飛燕的口可以解癢,證明她的體質跟別人下一樣啊!」

    這一夜,漢成帝拉看趙飛燕上了床,迫不及待地扯下了她的衣服……

    趙飛燕本來就是個美人,再加上漢成帝熬了三個月,更是慾火焚骨……他按倒趙飛燕,狠狠一插……

    趙飛燕在上床之前,早已悄悄地將第二種春藥塞入自己洞中……

    成帝剛一插入,兩種春藥融在一起,產生了作用……

    「咦,不痛了!」

    漢成帝驚喜地叫了起來,喜悅地在她臉上吻著,趙飛燕扭動腰肢,開始套動……

    春藥的作用越來越強……

    現在,疼痛消失了,舒服產生了……

    舒服消失了,銷魂產生了……

    飄飄欲仙,神魂飄蕩,人間極樂……

    漢成帝積蓄了三個月的精力,得到了充份滿足。

    「啊!……小美人!……朕……要……成仙了……」

    「皇上……我……被……你……插得……快活死了……」

    二人叫成一團,抱成一團,射成一團……

    從此之後,趙飛燕成了唯一可以和成帝行房的人,成帝飽嘗歡愉,索性把她帶到皇后的寢宮中,和她睡在龍床上,日日作樂。

    有一天,趙飛燕向成帝提到太子的問題。

    要有太子,必須要能生育,要能生育,必須要能行房,而唯一能行房的人,只有趙飛燕。

    漠成帝為了早日誕下太子,便廢黜了皇后,而把趙飛燕立為皇后。

    又過了幾個月,春藥的作用漸漸消失了,漢成帝又可以跟其他女人行房了,但是這時趙飛燕己經當上皇后,再也不怕其他女人了。

    此乃某粵語舊書報雜誌中的資料,凡夫選摘改編為網絡故事,與同好共享。目的純為延續華人的民間情色文學,請佚名原著見諒,請收集者繼續流傳﹗

     ——————————————————————————–

    華燈初上,繁華的長安城更加熱鬧了,城西一帶,更是人頭湧湧,走江湖的賣藥郎中,打拳賣藝的江湖好漢,唱戲唱曲藝的姑娘,賣糖葫蘆的老頭,專賣各種假古董的奸商,鬥蟋蟀的睹檔,賣淫的土妓館,唱戲的小戲院,你喊我唱,人聲鼎沸,一派興旺景象……

    御林軍將軍韓森,穿著一身府綢的便服,嘴上叨看一根牙簽,悠游自在地散步著。

    韓森是將軍,手下有八十萬禁軍,駐守在朝廷,作為宮廷御林軍的統帥,韓森負文保護漢成帝的安全,地位十分重要。

    整個長安的人都認識韓森,他來這裹,吃東西不要錢,買東西不要錢,誰不爭著討好他?特別是城西一帶的妓館,簡直把韓森當財神,他出手闊綽,對妓女特別揮霍……

    別忘了,身為御林軍將軍,他的一身武功自然出神入化,曾經一人力鬥惡虎山七俠客,以一把青鋒劍作武器,在十個回合之內,便斬下七俠首級。

    一句話,韓森是個大人物,走起路來,真是八面威風,但是,他停步了。

    在他面前,站著一位少女。

    少女站在一家妓館的門口,很明顯的,她也是一位妓女。

    妓女都是塗脂抹粉,打扮得非常妖艷。這個少女當然也不例外,但是,在眾多的妓女中,獨有這個少女,深深吸引著韓森。

    這個少女名叫趙飛燕,她不是妓女,而是一個小官吏的女兒。不過,她假扮妓女,卻另有目的,她的目的便是當今的皇上漢成帝。

    要接近成帝,首先要掌握他的行蹤,身為御林軍將軍的韓森是最佳對象。

    趙飛燕已經在城西等侯了好多天,今晚,終於見到了韓森。

    趙飛燕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美人,你看她,隨隨便便當街一站,渾身上下便散發著無比的誘惑力,使得韓森立刻被吸引了。

    韓森走到趙飛燕面前,趙飛燕做微一笑,媚眼之中射出兩道勾魂的目光,和韓森那兩道貪婪的目光交織在一起……

    韓森生平不知嫖過女少妓女,但是今天見到趙飛燕,卻有一種很奇特的感覺:

    這個妓女不僅是漂亮,而且有著很淫蕩的氣息,使他產生了強烈的性慾、很想跟她到床上去狂歡。

    「將軍大人……」

    趙飛燕親熱地叫了一聲。

    韓森不由洋洋得意:「這妓女都認識我!」

    他決定今晚嫖完她之後,加果滿意,就把她納為小妾,日後慢慢享受。

    「走吧﹗」韓森親熱地摟著她。

    趙飛燕這女子,天生一身絕代妖嬈的功夫,她把高聳的胸脯,輕輕地在韓森肩上一擦,人就像小鳥似地依偎在他懷中,頭髮散發出陣陣香氣,一直鑽入韓森的鼻孔中,韓森不由一陣心動……

    兩人走入妓館。妓館老駂自然認得韓森,見他帶了一個不是本館的妓女進來,心中很不高興,但又不敢得罪這個成帝手下大紅人。

    「將軍大人!」老駂笑險相迎。

    「我要一間上房。」

    「是,是,早就給你準備好了。」

    聽老駂這麼一說,韓森便更加相信趙飛燕就是這家妓館的妓女。

    妓館的房間,每一間都佈置得非常精緻,而且其中更有幾間佈置得美侖美奐,專門要來招待王孫公子,韓森這一間便是如此。

    不過,此時他已經沒有心思去欣賞房中的佈置了,那怕是一間柴房,只要有趙飛燕躺在裹面,便覺得充滿享受,無比舒服。

    趙飛燕早有準備,一進房,便迫不及待地脫下自己的衣服,躺在床上。

    韓森睜大眼睛,望著這具美妙的胴體,心中的慾火燃燒得更旺了……

    趙飛燕兩條雪白的大腿疊在一起,形成一個極具挑逗性的姿勢……

    她的秀髮披垂素肩,娉婷婀娜,有如柳楊醉舞春風,玉貌花容,艷色照人,眉淡拂青山,杏目凝聚秋水,朱唇綴一顆櫻桃,皓齒排兩行碎王,玲瓏嘴角,噙著歡笑,一雙明眸,卻是水光流轉……

    她已經一絲不掛,赤裸袒呈,酥胸如脂,玉峰高聳,那峰尖上的兩顆紫色的葡萄,那圓圓的小腹之下,兩山之間,一片令人迴腸蕩氣的茸茸芳草,蓋著迷人魂靈的神妙之境……

    韓森已週身血液沸騰,熱流潮湧般衝擊著小腹,他已控制不住了。

    「小美人!」

    他爬上來,急迫地抱著她,如雨點般地吻其嬌容,兩唇相合,熱烈的吻……

    趙飛燕一步一步,實行著她的計划,首先就要怔服這個韓將軍,然後再利用他的關系,進入官中,接近成帝,用自己的姿色再征服成帝。

    她熱情加火,騷浪現形,完全像一個淫蕩下流的老練妓女……

    韓森彷彿進入另一次決鬥,他的青鋒劍再次出鞘,堅硬無比……

    二人如猛虎搏鬥,戰得天翻地覆……

    趙飛燕發現自己一顆心亂跳,在男人的攻擊下,她的體內也產生了反應……

    她的王乳被一雙粗大的手搓揉著,搗得魂飛魄散,又酥、又麻……

    臉似桃花,媚眼水汪汪,心房急跳,不停地顫抖,酸軟無力的呻吟……

    韓森漸覺她情動,他很喜歡挑動妓女,滿足自己的怔服感,於是,他一點一點慢慢往裹送……

    趙飛燕此時春上眉梢,慾焰高昇,淫液狂流,顧不得征服大計了……

    她嬌羞扭動,似迎似拒,婉轉嬌喘……

    韓森緊緊摟抱著她,甜言蜜語,恩愛依依,仔細研磨,作進一步挑逗……

    趙飛燕遍體酥麻,奇痒鑽心,如蟻咬蟲叮,心火如焚,實在按捺不住……

    她輕搖慢晃,雙腿環繞其腰,不停地挺,又夾又轉,承迎轉合,盡其所能……

    韓森在嬌媚浪態之下,拿出渾身本領,以其巨大堅硬的青鋒劍,挺、撞、插,時而疾風掃落葉,時而在洞口輾磨……

    趙飛燕被韓森的攻擊征服了……

    迅速快捷,凌厲無比,猛力抽插,玩得她酥麻奇痒,暢快瘋狂,骨酥精疲,神魂飄蕩,淫浪不絕,盡濕床褥,逗發了天賦女人的騷楣……

    「好哥哥……你……太壯了……」

    她手撫摸他的面,注視著他,一對修眉舒展得像柳葉,一張大小適度的嘴,展露出一絲蜜樣的徵笑,兩鬢和額角,留著一些汗珠……

    他壯實健美的身體壓著她,那男性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隨著他均勻的呼吸,一起一伏……

    她情不自禁,抱著韓森的頭一陣狂吻,一股男性氣息誘怒,使之心中一陣神蕩……

    韓森更加抖嫩悄神,提起寶劍,狠抽猛插,才攻數下,她已經欲仙欲死……

    「好哥哥……親哥哥……不能再插了……我沒命了……哎唷……親丈夫……」

    趙飛燕的浪叫,更激越韓森的瘋狂,他又兇猛地插了數次……

    「親爹……饒命……我……被你……玩死了……舒服啊……哎唷……我……全身散了……」

    一陣陣的淫叫,激起韓森像野馬一樣,在草原上盡力馳騁,他緊摟著她癱瘓似的嬌軀,也不管她的死活,用足氣力,一下下很衝進去,急風舷雨,劍頭像雨點般撞在她最敏感的那一點……

    趙飛燕死去活來,不住的寒噤,顫抖著,櫻口張開,直喘氣,連「哎唷」都叫不出來……

    韓森感覺她的小洞緊急的收縮,內熱加火,一陣燙滾,知她洩了……

    「我……又丟了……冤家呀……你……饒命……情哥哥……心肝哥哥……小婊子不行了……」

    韓森也控制不住了!

    「小婊子……妳夾得……好緊……臭婊子……我要……射出來了……」

    「親爹……快射……射死我……燙……啊……舒服……臭婊子舒服死了……」

    一陣酥麻,寒顫連連,二人都舒暢地洩了,躺著喘息,誰也不願再動了。

    暴風雨過去了。

    「我嫖了那麼多婊子,從來沒像這一次那麼舒服,妳真是天生的蕩娃!」

    趙飛燕靜靜躺著,低低地喘息著,臉上不由泛起一陣羞紅……

    「我怎麼動了真情?我的目標在漢成帝啊!」趙飛燕文備自己。

    當性愛的瘋狂漸漸平靜,當仙人洞內恢復安寧,她又清醒了。

    這時,她才真正開始她的行動步驟:必須再引誘韓森再次性交!

    她滾下床來,跪在韓森面前,把頭埋在他的大腿之中,伸出了舌頭……

    「心肝,妳這寶貝使我又愛又怕。」

    她專心致志地含看,吸吮著……

    「啊……啊……小娘子……妳……」韓森的寶劍又慢慢出鞘了……

    趙飛燕像個清潔工人,仔細舔著寶劍,舔去上面之液體,舔著劍尖……

    「啊……臭婊子……我饒不了妳!」

    他口中喊著,心中卻慼謝趙飛燕,她使他的寶劍又堅硬地舉起來了。

    趙飛燕又爬上床去,把兩條大腿架在韓森的肩上,淫蕩地分開。

    「情哥哥……快來……好丈夫……小婊子又空虛了……好哥哥……給我止癢吧!」

    韓森低吼一聲,又把寶劍插入洞中!

    趙飛燕這時頭惱完全冷靜,她使出渾身魅力,收縮著肌肉……

    「小婊子……妳夾得好緊……磨擦得……好舒服……」韓森情不自禁叫喊著……

    趙飛嚥一收一放,目的在使韓森的寶劍更加更,越硬越跪弱!

    韓森的第二次攻擊持續了二百下,整把寶劍又燙又大,已經到了白熱化……

    「嗨!」一聲!

    趙飛燕的十指長甲內,早就藏看一種毒藥,她猛地用指甲括入韓森的陽具中,毒藥滲入肌肉,產生了一種奇癢的效果!

    「啊!」韓森慘呻!

    他有全身功夫,但這個部位卻是不設防的。癢起來比疼痛更要命。

    「我有靈藥!」趙飛燕安慰著他:「只要你聽從我的安排,我包你平安無事,而且日後榮華宮貴。」

    於是,趙飛燕便提出了自己的條件,韓森一聽,不由目瞪口呆,這女孩實在太大膽了。

    究竟趙飛燕提出的是甚麼樣的條件呢?究竟韓森有沒有答應呢?趙飛燕會不會把解藥給韓森呢?

    欲知後事加何,且聽下回分解。——————————————————————————–

    話說趙飛燕和韓森在顛倒雲月之際,趙飛燕的指甲突然猛插……

    她的指甲縫內塞著毒藥,這種毒藥並不會致人於死地,但是滲入於皮膚內,卻會產生奇癢!

    癢,有時侯比疼痛更難受。

    尤其是在那種部位癢。

    韓森兩手掩著下體,癢得連連慘叫……

    趙飛燕傚微一笑,站了起來。

    「我有解藥。」

    「快!快給我!」

    「不過……」趙飛燕慢條斯理道﹕「我有條件……」

    「我答應,快,快給我……」

    「真的答應?」趙飛燕微笑。

    「真的!真的!」韓森再也顧不得御林將軍的身份了,連聲哀求著。

    「好。」趙飛燕笑著說:「我要妳把我帶進宮去,推薦給皇上……」

    「甚麼?」韓森忍著可怕的奇癢,吃驚地問道:

    「難道妳想行刺?」

    「傻瓜!」

    趙飛燕戳著韓森的額頭笑著說:「行刺皇上對我有甚麼好處?」

    「那妳見皇上幹甚麼?」

    「我想當皇后。」

    「妳做夢!」

    韓森雖然刺癢難熬,卻也忍不住叫了出來。

    「為甚麼?」

    「姑奶奶,求求妳,快給我解藥!」

    「好!」趙飛燕說著,便站了起來,跨了過去,像騎馬一樣騎在他身上。

    反正兩個人都是赤身露體,方便得很,趙飛燕一套,便套了進去。

    說來奇怪,趙飛燕這麼一套,韓森陽具上的那股奇癢便潮漸消失了。

    「妳的解藥呢?」

    「我的解藥就在我的體內。」趙飛燕解釋著:

    「我體內的分泌物,天然就是一種解藥。」

    韓森身上的痕癢消除,心中暗想:「地媽的,我得殺了這女子!」

    不料趙飛燕卻鎮定自如地告訴他:「不要以為得了解藥,你就可以反悔,或者想殺我。告訴你,這種解藥只能解一時之癢,不能斷根。」

    「甚麼意思?」

    「也就是說,毒藥每半年發作一次,你必須每半年來找我,我們雲雨一番,你也就得到解藥了。否則的話,你就會癢得難受,甚至發瘋而自殺。我的解藥不是丹藥,你殺了我,也拿不到解藥。我的分泌才是你唯一的救星,我要是死了,沒有分泌物,你也要奇癢而死,加果不死,你只有自己用刀割下陽具……」

    韓森一聽,不由毛骨悚然:「妳到底是甚麼人?怎麼想出這種可怕的手段?」

    「我只不過是想當皇后而已。」

    「妳做夢。」

    「為甚麼?」

    「皇上後宮三千粉黛,比妳漂亮的美女大有人在,妳想當上皇后?難!」

    「我自有妙計。」趙飛燕很有把握:「再說,我如果當上皇后,一定不會虧待你,我會有辦法,將你提升為兵馬大元帥。」

    這句話果然打動了韓森的心。

    「好,我們一言為定。」

    趙飛燕果然達到了征服韓森的目的,她興奮得一上一下套動起來……

    韓森再次嘗到了瘋狂的快感……

    夜,未央宮內,一片寧靜。

    一盞紅燈在黑夜中閃出光芒。

    太監擎著紅燈,引著路。在他的身後就是名震中外的漢成帝劉徹。

    夜深人靜時分,又到了漢成帝尋找美人的時侯了。

    說實話,漢成帝後宮三千佳麓,加上成千上萬名的宮女,個個如花似玉,漢成帝根本眼花繚亂。

    除了皇后和三五個妃嬪之外,其他人他根本分不清楚。

    所以,每天晚上,漢成帝都是由太監帶路。太監把他帶到哪個美人的房間去,他就在那裡過夜,所以,宮中的女人,都爭相用金錢來賄賂太監,希望他把皇帝帶到自己的房間來。

    今晚,這個太監卻是早已得到韓森的賄賂,所以故意把漢成帝帶到一座精緻的小紅樓。

    趙飛燕就住在這小紅樓中。她混入後宮,冒充妃子,完全是韓森一手包辦的,幸好宮中人太雜,真正管理女人的,只有少數幾個老太監而已。

    韓森身為御林軍統領,自然和他們都有交情。更主要的是,趙飛燕是個女人,後宮中多個女人,自然沒有威脅,同時也可以說是司空見慣了。

    此刻,小太監把漢成帝引到紅褸之上,趙飛燕早有準備,濃裝艷抹,身上特別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紗衣,隱隱約約的透出一身白肉……

    漢成帝看的美人雖多,但是看到趙飛燕,他卻被迷住了。

    趙飛燕長得清瘦,另有一番清新的韻味,是宮中那些美女所沒有的。

    小太監一看,皇帝很滿意,心頭一塊大石落地。

    他悄悄拉上房門,退出……

    紅燭耀眼,照射著趙飛燕曲線玲瓏的胴體……

    漢成帝呆呆望著她,感到一種難以形容的舒服。

    「妳叫甚麼名字?」

    「趙飛燕。」

    「趙飛燕?」漢成帝低吟著她的名字,彷彿連這個普通的名字也充滿了韻味……

    趙飛燕並不心急,也不急於去獻媚,只是嬌滴滴地垂著頭,一動不動……

    她調整著自己的呼吸,高高的胸脯一起一伏,充滿了誘惑……

    漠成帝的呼吸也情不自禁,隨著她胸脯的起伏而一呼一吸……

    宮中美女如雲,但是個個見到皇帝,都恨不得馬上和他上床。

    因比,一個個都淫蕩得跟妓女差不多,久而久之,成帝也膩了。

    但是,趙飛燕卻徹底研究過皇帝的心態,她採取的手法是欲擒先縱,欲拒還迎,站在那裹,含羞答答,楚楚可憐……

    漠成帝彷彿一個吃慣了大魚大肉的人,突然見到了青菜一般……

    「飛燕,妳過來。」

    趙飛燕垂著頭,輕輕地、緩緩地走到漢成帝前面烏黑的頭髮,紅紅的嘴唇,晶亮的眼珠,小巧的鼻子,构成一個極美的臉龐……

    一陣特殊的香氣撲入漢成帝鼻中……

    這種香氣也是很特殊的,便得漠成帝感受到一種蕩氣迴腸的舒暢……

    他用手抬起趙飛燕的下巴,貪婪地欣賞著她俊俏的臉龐……

    「皇上……」

    趙飛燕嬌羞地輕輕叫了一聲。

    這一聲彷彿奪走了成帝的理智,他兩手猛地一抱,狠狠將趙飛燕摟在懷中……

    他的粗厚的嘴唇狠狠地壓在趙飛燕兩片紅唇之上,貪婪地吻著……

    趙飛燕感覺到,成帝的兩隻大手瘋狂地在她的背部撫摸著……

    大手越摸越往下,然後停留在她肥大的屁股上,狠狠地捏著……

    「皇上,痛……」

    趙飛燕低低叫著,然後把一對富有彈性的胸脯不停地在成帝身上磨擦著……

    漢成帝被磨得渾身燥熱,低吼一聲,把趙飛燕整個人抓起來,一隻大手用力抓住她高聳的右乳……

    「皇上……不要……」

    漢成帝一輩子不知摸個多少女人的奶,只有今夜,他才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痛快……

    趙飛燕放鬆腰肢,一自己的身體無力地倚在漢成帝身上,任由他為所欲為……

    漢成帝的大手穿過了紗衣的縫隙,在細嫩的肌膚上撫摸……

    強大的電流從尖翹的奶頭上一直傳到手心,再從手心傳遍全身……

    趙飛燕閉著眼,滿面紅暈,渾身癱軟……

    成帝一顆心砰砰直跳,雙目噴著慾火……

    兩隻大手抓住紗衣,狠狠一撕!

    兩團白玉球跳了出來,微微傾抖!

    漢成帝彷彿瞪著兩個稀世國寶,張開大口,猛地俯下身子,在白玉球上吸吮著、吻著,用他粗粗的短鬚放肆地摩擦著……

    「啊……癢……皇上……不要……我……難過死了……皇上……饒了我吧……」

    趙飛燕從鼻孔中不停地叮出了撩人心肺的聲音,使得成帝更加瘋狂了……

    他的大手抓住趙飛燕的短褲,狠狠一扯……

    「唉呀……」

    趙飛燕嬌呼著,急忙伸出兩手要去掩自己的下體,但是已經太遲了……

    漢成帝的大頭已經估領了陣地……

    他的粗硬的胡須和她的柔軟的毛髮互相摩擦著

    「啊……皇上……哦……好人……我……不行了……不能再磨了……」

    漠成帝火辣辣的舌頭瘋狂地撥動……

    十根手指像彈琵琶似地爬搔……

    趙飛燕的腰像垂死的蛇一般扭動……

    「啊……皇上……好哥哥……好丈夫……你弄得我……成仙了……」

    她的叫聲漸漸加強了……

    她的手也開始活動起來了……

    纖纖素手也如法炮製,深入了成帝的褲子內,上下牽動……

    「啊……小美人……妳……太會……弄了……」

    紅樓內興風作浪,龍飛爪舞……

    剎那間,漢成帝和趙飛燕兩人的衣服都剝落了,只剩下赤條條兩具胴體……

    只剩下兩個瘋狂的人……

    瘋狂的摟抱,瘋狂的吻……

    瘋狂的語言,瘋狂的眼神……

    底狂的撞擊,瘋狂的擠壓……

    趙飛燕知道時機已成熟了,她再也不用佯裝嬌羞了……

    她放出了全身的手段,極媚、極艷、極淫……

    漢成帝整個人沉浸在極樂仙境中……

    他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了……

    「小……美人……小燕子……我……快……射……了……」

    趙飛燕立刻運動,收縮肌肉,十指靈巧地捏住了他的某個穴泣……

    漢成帝又從崩潰邊緣回到安全地帶,他又可以隨心所欲地沖鋒陷陣了……

    然後,又是到了發洩的邊緣,又到了趙飛燕施展絕妙床上功夫的時候……

    漢成帝忽而攀上高峰,忽而跌入低谷,真可盡床上的極樂……

    「小美人,朕要封妳作……」

    究竟漢成帝要封趙飛燕作甚麼呢?

    欲知後事加何,且聽下回分解。——————————————————————————–

    話說漢成帝在極樂之時,突然情不自禁地大叫來來:「小美人,朕要封妳……」

    趙飛燕一顆心不由「砰砰」直跳:究竟漢成帝會封我作甚麼呢?

    她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緊張地等待漢成帝親口說出她的封號來。

    但是,漢成帝卻突然停了口。

    趙飛燕一時也愣住了。

    漢成帝一手按住趙飛燕,笑吟吟地望看她:「還是妳自己說吧,想當甚麼?皇后?妃嬪?」

    趙飛燕心中突然一動:今天晚上,是我和皇上第一次見面,他不會信任我的,於是趙飛燕便溫文有禮地回答:「奴婢能夠見到皇上,已經是最大幸福了,哪敢還要甚麼封號呢?」

    漢成帝龍顏大悅,但他還是試探地問:「朕喜歡妳,妳有甚麼要求,儘管說。」

    趙飛燕想了一下,說:「好吧,那奴婢就大坦地向皇上請求,將奴婢安排到皇后身邊,充當宮女。」

    漢成帝大為奇怪:「甚麼﹖說了半天,妳居然不要官職封號,也不要金銀賞賜?仍然希望當宮女?妳現在不也是一名宮女嗎?」

    趙飛燕低聲說道:「在皇后身邊,奴婢就可以天天看到皇上。」

    這句話說得漢成帝心花怒放,他托著趙飛燕的下巴,笑看說:「妳知道嗎?加果剛才妳開口想當妃嬪,朕早就把妳打入冷宮了!」

    趙飛燕不禁嚇了一嚇,問道:「為甚麼?」

    「哼,妳不知道,滿朝文武百官,個個想巴結我,便到各地搜羅美女,買通太監,送入宮中,希望用美色引誘我,當上妃嬪,在枕上刺探朕的計划,影響朕的決定。我不得不防,所以,每逢我和新見面的美女雲雨之後,朕都會假裝忘情,要封她們。有野心的女人在這時就會露出馬腳,個個開口向朕討妃嬪的封號。這樣,朕便知道她們都是有野心的。因此朕有個慣例,凡是要想當妃嬪的,全部打入冷宮!」

    趙飛燕嚇出了一身冷汗:「幸虧我剛才忍住了!」

    漢成帝在她的粉臉上親了一口:「還是妳安份,只想當宮女,朕就滿足妳,明天就把妳調到皇后身邊去……」

    說著,他摟著趙飛燕,又倒在床上,顛鸞倒鳳……

    雕欄玉砌,明月當空。

    趙飛燕倚著欄杆,心事重重。

    她調到皇后身邊,已經一個月了。

    本來,她自以為詭計得逞,調到皇后身邊,日日陪伴漢成帝,可以從中尋找機會,出奇制勝,可是,經過一個月來的觀察,她失望了。

    她自以為長得很美,沒想到見了皇后,頓時覺得黯然失色。

    皇后實在是天下第一美人,一舉手一投足,全部散發看女性魅力……

    趙飛燕本來還有些憢悻心理:皇后雖漂亮,但自己的床上功夫好,可以取悅皇上。

    但是,經過一個月來她偷偷觀察皇上和皇后行房的情景,她又失望了。

    皇后平日雖然端莊,但到了床上,卻是花樣百出,極其淫蕩……

    因此,漢成帝面對這樣一個皇后,根本就心滿意足,無心光顧其他美女。

    趙飛燕在皇后身邊當宮女,自然更沒有機曾了,她心中更急了。

    遠處,御花園中,兩盞紅燈閃爍,那是太監領著漢成帝回來就寢。

    趙飛燕心中著急,有甚麼辦法可以將漢成帝的注意力從皇后身上吸引到她身上呢?

    漢成帝走入皇后寢宮,趙飛燕在旁服侍,但是漢成帝並沒有多看她一眼,就走到皇后身邊,親熱地摟著皇后,走向龍床。

    趙飛燕心中難過:自己對皇上的吸引力,竟然只是那麼短暫﹖

    漢成帝當著宮女的面,開始脫皇后的衣服。

    皇后也毫不害羞,當著眾宮女的面,淫蕩地笑看!

    衣裳一件一件掉在地上皇后的裸體呈現在眾人面前……

    趙飛燕妒嫉地盯著,皇后的胸脯高挺,腰肢纖細,大腿修長……

    皇后的身材保養得比誰都好,是趙飛燕所無法相提並論的。

    漢成帝拍拍手掌,示意宮女替他脫去衣裳。

    趙飛燕和另一宮女走上前,一前一後,替漢成帝脫下全身衣衫……

    赤條條的漢成帝摟著皇后,倒在龍床上,當著宮女們的面,開始調情……

    宮女們紛紛紅看臉告退,只有趙飛燕仍然留在龍床邊不肯離去。

    「咦,趙飛燕,妳怎麼不迥避?」

    趙飛燕垂看頭說:「奴婢不敢,皇上和皇后就寢也許有差遣奴婢的地方。」

    漢成帝和皇后再也沒有留意這個宮女了,他們忙看幹自己的事情……

    嬌喘連連,淫聲陣陣,龍床搖撼……

    漢成帝和皇后都達到了興奮的頂點……

    在龍床邊的趙飛燕也看得面紅耳赤。

    事畢之後,漢成帝照例要小便,於是他便吩咐趙飛燕去拿便壺來。

    趙飛燕靈機一動:機會來了。

    她立刻跪在床前:「皇上,便壺來了。」

    漢成帝莫名其妙:「哪有便壺?」

    趙飛燕張開她的櫻桃小口:「這就是皇上的便壺。」

    原來,趙飛燕居然要皇帝把小便拉在她口中。

    「天寒地凍,皇上如果起身撒尿,勢必凍壞骨子,還是讓奴婢來效勞吧。」

    說著,趙飛燕便張開櫻桃紅唇,含住了漢成帝的命恨子。

    漢成帝便將一泡熱尿,全撒在趙飛燕口中……

    趙飛燕強忍著嘔心的尿味,硬是把一泡尿全吞到肚子裏去了。

    這個舉動大大博得了漢成帝的歡心,從此之後,每逢他要小便,都要叫趙飛燕來服務。

    這總是趙飛燕的一次突破。

    接著,她悄悄和御林軍統領韓森聯絡,由韓森去尋找名醫「永春山人」,配製了兩副春藥。

    這天晚上,漢成帝又將小便撒在趙飛燕口中,趙飛燕的手上早已悄悄抹上了春藥,趁著此時,她的十指握著漢成帝的命恨子,手掌上的春藥粉末滲透皮膚,進入了成帝的命根。

    漢成帝躺下睡覺,但是命根子上的春藥開始發作,這春藥是特製的,發作起來,又腫又癢又硬又疼漢成帝忍不住了,一個翻身騎在皇后再上,硬插進去,瘋狂抽動……

    但是,這副特製的春藥有個特性:碰到女人的陰道分泌物,便會產生刺痛的感覺。

    漢成帝剛剛插入皇后陰道,便感到針刺的疼痛,立刻抽出。

    他疼得直叫,皇后也在一旁手足無措。

    這時,趙飛燕又跪了下來:「皇上,可能是染了髒物,讓奴婢替皇上清潔吧。」

    說著,趙飛燕又張開櫻桃小口,含住了漢成帝的命恨子……

    這時,她的口中已悄悄含了第二種春藥……

    第二種春藥不僅可以中和第一種春藥的毒藥,化解毒性,而且二藥配合,更產生一種飄瓢欲仙的感覺

    「好,太好了,太舒服了!」

    漢成帝情不自禁大叫越來。

    經過這一夜,漢成帝對趙飛燕的好感大大增加了。

    「永春山人」是漢代有名的大夫,他配製春藥的確神乎其技,漢成帝經趙飛燕這麼一含,頓時疼痛盡消,渾身舒泰,呼呼入睡了。

    第二天夜裹,漢成帝又來找皇后就寢,地的命恨子剛剛插入皇后體內,那股疼痛立刻又產生了!

    他疼得直叫,連忙拔了出來,趕快塞入趙飛燕口中,這才感到舒適。

    第三夜,第四夜,第五夜……

    漢成帝每次一插皇后,疼痛便產生,只要一塞入趙飛燕口中就好了!

    他開始討厭皇后了。

    皇后知道這樣下去自己會失寵,急忙找太醫來替皇上診治。

    可是,宮中的太醫,根本不是「永春山人」的對手,怎麼也治不好成帝的病。

    漢成帝對皇后失望了,便轉而去西宮娘娘身上。

    但是,剛一插入,還是疼痛……

    幸好他早有準備,把趙飛燕帶在身邊,只要她一含吮,便化解疼痛。

    漢成帝離開西宮,又去試驗其他妃嬪、貴人……

    後宮三千粉黛,無一幸免,每個人都給漢成帝帶來疼痛……

    這麼一折騰,時間已去掉了兩個月!

    兩個月不能和女性行房,這對好色的漢成帝來說,該是多麼的痛苦!

    「唉,空有三千粉黛,卻不能行房!叫朕怎麼辦?」

    他不信邪,又派人到宮外,拉來了民間少女,逐一試驗……

    這樣,又耗費了一個月時間,還是沒效,只要一跟女人性交就痛!

    可是,他體內積蓄了三個目的慾火卻越燃越旺,急欲找一發洩之地!

    趙飛燕見時機成熟了,便跪在漢成帝面前:「皇上,何不將奴婢一試?」

    漢成帝一聽,恍然大悟:「我太蠢了,趙飛燕的口可以解癢,證明她的體質跟別人下一樣啊!」

    這一夜,漢成帝拉看趙飛燕上了床,迫不及待地扯下了她的衣服……

    趙飛燕本來就是個美人,再加上漢成帝熬了三個月,更是慾火焚骨……他按倒趙飛燕,狠狠一插……

    趙飛燕在上床之前,早已悄悄地將第二種春藥塞入自己洞中……

    成帝剛一插入,兩種春藥融在一起,產生了作用……

    「咦,不痛了!」

    漢成帝驚喜地叫了起來,喜悅地在她臉上吻著,趙飛燕扭動腰肢,開始套動……

    春藥的作用越來越強……

    現在,疼痛消失了,舒服產生了……

    舒服消失了,銷魂產生了……

    飄飄欲仙,神魂飄蕩,人間極樂……

    漢成帝積蓄了三個月的精力,得到了充份滿足。

    「啊!……小美人!……朕……要……成仙了……」

    「皇上……我……被……你……插得……快活死了……」

    二人叫成一團,抱成一團,射成一團……

    從此之後,趙飛燕成了唯一可以和成帝行房的人,成帝飽嘗歡愉,索性把她帶到皇后的寢宮中,和她睡在龍床上,日日作樂。

    有一天,趙飛燕向成帝提到太子的問題。

    要有太子,必須要能生育,要能生育,必須要能行房,而唯一能行房的人,只有趙飛燕。

    漠成帝為了早日誕下太子,便廢黜了皇后,而把趙飛燕立為皇后。

    又過了幾個月,春藥的作用漸漸消失了,漢成帝又可以跟其他女人行房了,但是這時趙飛燕己經當上皇后,再也不怕其他女人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