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淫蕩少婦白潔之人妻女上司

    這天晚上,當姜子明在白潔身上射精的時候,在城市的另一端,一個昏黃紛亂的單身宿舍里,另一個男人也在射精的時候喊出了白潔的名字。

    「呼……喔……白……白姐……我……呃!嗯!!!」

    一只手翻動著手機相冊,看著里面偷拍白潔的高跟絲腿,方實終于把溫熱的精液射到了汗濕的手里……

    方實,今年二十二歲,今年剛從大學畢業,經過了層層面試篩選進入大明公司工作,被分在了公關科。這是他人生的第一份工作。一畢業就能夠淘汰衆多對手,進入大明公司這樣的大公司工作,一開始,他還爲自己的幸運而慶幸,憧憬著自己的未來,但現在,他卻卷入了一場意料之外的情欲漩渦……

    把手機放在桌子上,有些失神的方實把手里的衛生紙扔進了紙簍。起身到衛生間里洗了把臉,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遇見白潔的情景……

    那是方實來大明公司報到的第三天,卻依然遲遲沒有見到公關科的負責人。那天上午,方實正在辦公室里做著衛生。這時一陣高跟鞋根的聲音急匆匆由遠而近,一位靓麗的年輕少婦大方地走了進來。

    方實抬頭一看,這位美人上身一件雞心領白色真絲襯衫,有點透的材質看得到里面的黑色文胸的樣式,是那種半包的;襯衫紮在一條黑色雪紡裹臀一步裙里面,長度只到膝蓋上方十五公分,裙子正面有個開衩,但依然緊緊裹著稍顯誇張的圓滑翹臀,兩條勻稱筆直的黑色薄絲長腿從開衩里出來,長腿的盡頭是繃得筆直的絲腳背,踩在一雙十二公分的酒紅色漆皮尖頭淺口高跟里。

    「你好,方實是嗎,我是白潔,公關科的負責人。一會兒你到我辦公室來一下。」說完,美女就轉身走了。

    一個大美女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方實被剛剛的一切搞得有些愣,定了定神,趕緊帶著筆和本子去了白潔的辦公室。

    方實本來不是好色的人,從高中以來成績就一直不錯,而且身高將近一米九的他一直堅持鍛煉,身材保持的非常不錯,可以說是標準的運動員身材,籃球足球都很不錯。長相也很陽光,性格也很開朗。他在大學也交過女朋友,但是都是清純可愛的那種。方實家里條件不錯,父親是地方的單位一把手,母親是當地電視台的主持人,氣質很出衆的那種。爸媽爲了他上班方便,還給他在省城買了車。對于成熟的女性,他長這麽大除了他媽沒怎麽接觸過。在這個年輕男孩的眼里,那些濃妝豔抹、長發披肩、短裙高跟的女人並不是他的菜。但是自從那天和白潔的見面之后,這個年輕小夥子的心里好像突然打開了一扇門……

    白潔那干練大方的舉止、高貴端莊的談吐、性感惹火的身材和精致得體的妝容,讓方實這個血氣方剛的男人突然就難以忘懷。接下來的幾天里,他開始不自覺地多看白潔兩眼,跟她說話也會緊張,不敢正視她的眼睛。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對這樣一個輕熟少婦如此著迷。

    當然,公司里面對這個剛來的性感少婦有「非分之想」的男人不止他一個。下班跟同事聚會的時候,他從其他同事的嘴里知道,這個白潔就是老總姜子明的情人。聽女同事們豔羨著她渾身高檔品牌的穿著、傲人的身材和嬌美的臉蛋,聽男同事瞎編她每天晚上都要和姜總在辦公室、會議室里做愛的事情;還有不少男同事每天在暗地里打賭她內衣的顔色,有的男同事甚至想要設局給她下藥……這些事情在同事間傳得神乎其神,方實也半信半疑,但卻無形中在方實的腦海里,爲他這位端莊豔麗的女上司,罩上了一層香豔神秘的色彩……工作了一段時間,他內心里對白潔,除了上下級關系之外的感情,好像逐漸多了一些別的東西……但是,畢竟白潔是自己的上司,這也是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第一份工作,方實只有努力克制自己的邪念。

    初見白潔的那天晚上,方實在出租公寓的床上聽著音樂玩著手機。可是白潔那嬌柔美麗的豔麗面容、裹著薄絲的筆直美腿、高翹豐滿的渾圓雙峰、渾圓絲滑的翹挺香臀和舒服柔膩的馥郁香味,在他腦海中始終揮之不去……他翻來覆去,下面硬的不行,怎麽也睡不著,只好起來洗了個冷水澡,出門跑步去了……

    剛開始的時候白潔不是怎麽在意這個剛來的年輕人,但是一來二去相處久了,覺得這個高高壯壯、面容俊朗的小孩子性格開朗,挺討人喜歡的。雖然剛剛參加工作,但是學校的鍛煉讓他的工作能力並不比一般的老員工差,加上陽光的外形和挺拔的身材,讓白潔在平時也有些有意無意地喜歡將工作交給他。相比公司里那些色眯眯偷看、議論自己的猥瑣男人們,她更喜歡跟方實這樣相對單純的人打交道。漸漸地,白潔也就跟方實走得比別人更近了一些。

    幾個月之后,白潔和方實漸漸地熟悉起來,互相開著玩笑,聊著娛樂八卦,兩個人之間甚至都開始察覺到上下級之外的感覺,但是他們都當做是姐弟之間的關系,平時也開始以姐弟相稱。方實會經常主動承擔一些白潔的工作,會幫白潔帶點吃的,白潔也詢問方實喜歡什麽樣的女生,要不要她幫忙留意……兩個人之間,從生疏變得親密,接著又開始有那麽一點超過正常關系的莫名感覺。而后來的一件事,直接打破了兩人如此美好的暧昧關系……

    那是上個月的一個周末晚上,方實正在外面餐館和幾個同學吃飯,突然手機響了,他一看是白潔打來的。

    「呃……喂?喂?老……老公嗎……你能來接人家一下嘛?對……江淮北路……我們上個周六吃飯那里……嗯,好的……麽麽……」他聽見白潔醉醺醺的聲音,還沒等方實說話,對面就挂了。

    方實一頭霧水,以爲是白潔打錯了電話,但是放下手機他一想:姜總這段時間正在外地出差,怎麽會去接白姐?江淮北路,是上次自己跟白潔還有公司的其他同事吃過飯的地方。所以方實斷定,白潔的電話沒有打錯,可能真的找自己有什麽事。他還是放心不下,匆匆跟同學道了別,開車去找白潔。

    開著車的方實,一邊在路邊找著白潔的身影,一邊回味起剛才白潔那甜膩蝕骨的話語。雖然自己一直克制著對白潔的感情,但是今天聽到自己的女上司叫自己「老公」,還是讓他像喝醉了酒一樣有些神魂顛倒……

    方實開著車在江淮北路上沿路找著,不一會,那個他日思夜想、無比熟悉的身影就出現在街邊……

    原來,這一個月姜子明連續出差,在家沒事的白潔今天把張敏約出來玩。兩位美女逛完街、吃完飯之后,張敏提出要去酒吧坐坐。

    兩個人進了酒吧剛點了酒,看到兩個如花似玉的姑娘進來,酒吧里的男人不免紛紛往這邊看著。今天張敏白潔穿的也不保守,兩雙白花花的大長腿在桌子下面放肆地晃蕩著,著實吸引了不少男人們的眼光。

    沒坐一會,張敏接個電話就走了。白潔看著還早,就自己一個人在酒吧里喝著酒。不一會,一個長頭發的中年男的走了過來,說是酒吧老板,主動跟白潔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色眯眯的小眼睛卻盯著白潔的胸口不放,還勸了白潔不少的酒。結果不勝酒力的白潔不小心喝的有點多。再一看表,已經快十二點了,白潔晃晃地起身剛要走,酒吧里幾個混混模樣的男孩子就圍了過來,說是非要請白潔去唱歌什麽的。此時已經喝多了的白潔有些頭暈,姜子明又不在,看著七八個打扮流里流氣的青年圍過來,身上還紋著身,白潔有些擔心自己沒辦法脫身。她趕緊摸出手機,慌亂之中只好給方實打了電話,還假裝在電話里叫「老公」來接自己。幾個混混看這位性感美女真的叫了老公來接,也只好悻悻地散了。

    白潔這邊好不容易才從酒吧全身而退,剛一出門便覺得天旋地轉,趕緊到路邊休息一下。

    不一會兒,一輛車就停在了自己的跟前……

    方實搖下車窗,只見街邊的白潔面容有些憔悴,一頭栗色長發慵懶的攏在一邊肩上,全身一套白色無袖V領緊身裙十分顯眼,因爲出來玩,裙子短得只能勉強遮住屁股,里面是一條肉色亮面絲襪和一雙高防水台的白色魚嘴高跟。醉醺醺的白潔一手扶著道旁的樹,一手拿著一件棕色風衣捂著胸口,好像很難受的樣子。

    「小方,對……對不起啊……剛有幾個人……要……姜……姜總他又不在……我一下子沒辦法,只有……只有打你電話了……」上了車的白潔小臉紅紅的,趕緊跟方實道歉。

    「沒……沒事……白姐,我剛好在外面……」這是方實第一次在工作之外的時間和白潔獨處,有些不太自然。假裝鎮定的他還是瞟到副駕上白潔胸口鼓鼓的白肉和下面絲滑的美腿……

    因爲白潔難受,兩個人在車上沒怎麽說話,方實則一心開車,可是香香的性感美女上司就坐在旁邊,年輕的身體下面就不聽話地挺了起來……

    按著白潔的指引,車不一會就到了白潔住的小區樓下。車剛停,白潔的酒勁就上來了,加上路上的顛簸胃里更加難受,她趕緊開門下車,在一旁的綠化帶吐了。只見白潔彎著腰,兩條絲腿並著,對著花壇干嘔著。方實趕緊下車上前關心著,上去輕輕拍了拍白潔的背。白潔吐了一會,反而感覺更加不舒服,頭也更暈了。

    「白姐,您……您沒事吧……」

    「我……我好難受……」說完,腳下一軟,竟靠在了方實的身上。

    被白潔靠著的方實渾身突然就像通了電一樣,平日里朝思夜想的少婦美人,這下居然直接倒在了自己的懷里。方實只感覺渾身受用,但還是鎮定了一下:「呃……白……白姐……白姐……」白潔嘴里卻嘟嘟哝哝地不知道在說些什麽,他見白潔基本沒了意識,只好先讓白潔坐在路沿石上,幫白潔脫掉高跟鞋,然后直接將白潔橫著抱了起來,走進了樓道。苗條的白潔只有九十斤,對平時堅持鍛煉、高大威猛的方實來說更是輕松。這一路上,方實一手拎著白潔的高跟鞋,一邊抱著肉乎乎、很重酒氣、微微發燙的白潔的胴體,年輕小夥子的心都快要跳到了嗓子眼。白潔渾身沒勁,腦子暈乎乎的,只知道自己好像被方實抱了起來,上了樓,然后放在了床上。「白……白姐……」方實繼續叫了兩聲白潔,只好去找毛巾想幫白潔擦了擦嘴。拿著毛巾回來的時候,在昏暗的光線下,一個自己夢里出現了無數次的尤物,如今喝醉了酒倒在大床上毫無意識。兩條像藝術品一樣的絲滑美腿微微並著,散發著誘人的光,嬌小可愛、塗著紅色指甲油翹著的腳趾頭被薄薄的絲襪裹著,飽滿柔美。緊身的裙子太短,即使光線不好,還是可以看到仰躺在床上的白潔下面肉色絲襪加厚的部分,和里面黑紫色的絲質蕾絲內褲……

    倒在柔軟大床上的白潔,嘴里微微的哼哼著,她只知道自己到了家,混沌的大腦中僅有的一點意識告訴自己,自己穿著短裙絲襪,和一個年輕的男人同處一室。僅有微弱意識的白潔有些擔心,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哪個男人會不想占點自己便宜……但是白潔也沒有辦法想很多,自己已經醉得沒有一點反抗的力氣,如果方實真的要對自己做些什麽,自己也沒有辦法。在酒精的催動之下,此時的她甚至還有些想有個男人現在能摟摟自己……

    但是,等到第二天白潔醒過來,卻發現自己衣服是完好的,身上還搭了一件薄薄的毯子……從那以后,白潔對這個年輕的男孩子,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好感……

    一個星期之后……

    「喂,方實嗎,我是白潔……你……你今天忙嗎……我……我家里的電腦壞了,能不能麻煩你過來看一下……嗯……上次你送我回家那里……9樓……嗯,路上小心……」

    姜子明又一次出差沒回來,一個人在家實在無聊的白潔,先給張敏打了電話。張敏說她最近挺忙的,說是跟著胡總去廣東那邊談一筆生意。白潔想,張敏總是躲著自己,也許是上次帶她逛街買了不少東西讓她眼紅了吧。這個小妞這次怕又是背著自己老公去給她那個什麽胡總操個十天半個月的。想想那個胡總也是上過自己的,回想起那個男人的尺寸和持久,白潔敏感的下面有了反應……

    雖說是做了公關經理,在省城這邊到處跟各種男人們應酬,喝酒、唱歌、打情罵俏的,可是大明公司不像張敏的公司,爲了公司形象白潔跟男客戶們自然也不能做得太過火,如非必要,她最多也只是跟男人們摟摟抱抱,讓老總們摸摸大腿、揩揩油,可以說根本不會最后跟他們上床。可是白潔來到省城,雖然沒了之前那些男人們的糾纏,只做姜子明的情人。可是姜子明也不是總能一直陪在白潔這里,有時要麽要回家陪女兒,有時又要去找別的女人,有時又要出十天半個月的差,也不好每次都帶著白潔。這樣一來,白潔和男人做愛次數反而減少。這樣的狀況反而讓白潔有些不太適應。

    又是一個無聊悶熱的初秋中午,欲求不滿的白潔因爲自己剛剛的一個念頭撩起了突如其來的欲火,干渴漫漲的欲望被點燃之后,馬上像秋天的野火一下子燎遍了全身。坐在大沙發上的白潔慢慢用手撫摸起了自己的胸部和穿著絲襪、內褲的下面,一個人情不自禁地在沙發上自慰了起來。隔著絲襪和內褲摸了半天,白潔索性把它們脫掉,翻過身來趴在沙發上,屁股跷得老高,繼續用手指放肆地刺激著自己的陰蒂。在把自己搞得衣衫淩亂、高潮好幾次之后,已經被性欲搞得失去理智的白潔反而覺得越來越不過瘾,她翻身抓起手機。可是她翻了半天也找不到一個可以現在馬上跟自己上床的男人,王市長去省里開會了,胡勇是那種自己不可能主動去找的男人。翻來翻去,最后翻到通話記錄,看到了方實的名字,白潔猶豫了一會,還是撥通了電話……

    一路上,方實心里七上八下的。自從上次送白潔回家之后,這個女上司對自己好像不一樣了,自己跟白潔的關系好像也開始變得微妙了起來。今天自己又一次到白潔家里去,他知道白潔和姜子明的關系,有點擔心姜總會不會也在。

    門一打開,只見自己日思夜想的美人正俏生生地站在門口:渾身上下只穿著一件貼身黑色緞面蕾絲小吊帶裙,白潔完美傲人的身材將這件本來就很出格的衣服穿得有些過于暴露,彈性的材質包裹著少婦姐姐嬌柔的腰身,高高的雙峰將里面的黑色半包文胸撐得老高,文胸帶子和吊帶的帶子拼命地拉著美人圓晃晃的酥胸,淡淡的乳暈將將藏在黑色的蕾絲邊里;兩顆渾圓的肉球幾乎已經完全暴露在客人面前,隨著女主人的走動和俯身而微微顫動、呼之欲出;一頭蓬松卻又光滑的栗色大卷發散發著高檔護發精華的味道,慵懶地披在女人雪白細膩的肩上;美人精致嬌俏的臉上只是畫了直直的眉毛,簡單地塗了一點唇彩,幾近素顔的打扮並未讓白潔的容顔有任何的打折,卻顯得比平日里的「白部長」多了一分清爽和親近;薄薄的小嘴似笑非笑的抿著,吊帶裙的蕾絲下擺也很短,只能勉強把美人的私處和翹臀遮住;讓方實驚訝的是白潔在自己家里還穿著一條肉色褲襪,也許是剛從外面回來吧;修長妖娆的絲襪美腿下面踩著一雙毛茸茸的粉色兔子居家拖鞋……

    「來,別站著啦~ 快進來吧~ 」白潔大方得體地把方實迎進了屋。

    白潔順勢彎下腰,去鞋櫃里給方實找拖鞋。這一下從方實上面的角度,直接將白潔本就裸露的雙峰一覽無余!男孩子本就有些發硬的下體更加不受控制起來,直挺挺的在白潔的面前,還好白潔沒有察覺到,方實趕緊難以察覺地收了收肚子,臉卻一下就紅了……

    「開車來的嗎?今天路上不堵吧。」白潔直起身子,一邊領著方實往屋里走,一邊熱情地跟男孩寒暄著。

    「還……還好……」

    「來吃點水果……哎呀,本來不應該麻煩你的,但是我自己又不太懂,剛好想著你又會一點,所以……哈哈……」

    「沒……沒事的白姐,我……我周末也沒事……」

    「難道,不應該跟女朋友一起出去玩嗎?」

    「呃……那個……哈哈……我……我還沒找著女朋友呢……」

    「啊?怎麽可能?小夥子這麽帥,身材也這麽好,這麽陽光,我才不信呢。」

    「呃……哈哈……那個……別人看不上的啦……姐姐……姐姐能幫我留心一下咯?」

    「啊呀,那好的呀……喏~ 就是這個電腦。你慢慢看吧……我……我去洗個澡哈……」

    熱情的白潔和方實閑聊著,平時開朗陽光的方實,如今在自己嬌媚萬千的女上司的家里,和她單獨相處,卻像丟了魂一樣,緊張得連手不知道怎麽放了。

    把方實領到電腦這,白潔看著傻乎乎的年輕人,笑了一下,轉身去洗澡了。

    看著白潔輕盈苗條的身影進了衛生間,方實呆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方實在這邊本分地檢查著電腦,但是白潔剛剛的倩影在自己腦海始終無法消散:凹凸有致的身線、高挺甚至有些誇張的雙峰、光滑細膩的絲襪美腿、溫馨舒服的香氣、軟糯嬌媚的話語……耳朵又聽到旁邊衛生間里響起的淅淅瀝瀝的水聲,使得他不自覺地朝衛生間方向看去。

    只看到白潔剛脫下來的肉色薄褲襪和上身的黑色吊帶扔在衛生間門口的粉色兔子拖鞋上面。方實忍不住想象著此刻在衛生間里,這個性感少婦脫掉這些之后展現出來的仙境般的景象:白潔那尤物一般的胴體,在晶瑩的水花下,用雙手搓揉著緊致的皮膚和傲人的胸部,仔細按壓、清洗每一寸香滑肌膚的誘人場景……想到這里,方實的雞巴更加硬了,已經木木的在牛仔褲里沒有了感覺。他有些受不了,于是只好換了個姿勢蹲著……

    大概半個小時之后,方實電腦也弄好了,衛生間里的水聲才停。又過了好一會,白潔才裹著浴巾走了出來,雪白的浴巾並不比美人的皮膚白上多少,細嫩的肌膚沾著還沒擦干的水珠。白潔用浴巾輕輕地搓揉著濕濕的頭發,光著小腳丫子直接踩在干淨的地板上,款款地朝方實走過來。

    「怎麽樣?能修好嗎?」洗了澡的白潔,本就晶瑩透亮的皮膚更加水嫩透亮,不加修飾的肉體散發著年輕的活力。她微微彎下身來,一雙明媚動人的眼睛低下來看著方實。

    「呃……修好了……就是開機的時候……有幾個設置沒弄好……你……你再看看……」

    「哦,好的。謝謝你啦,你真厲害~ 」

    看著笑顔如花的白潔誇自己厲害,方實有些不自在:「呃……那個……姐……要……要沒事兒我……我就先走了……」

    「诶~ 別急著走嘛。好不容易來一次姐姐家,中午就在這里吃飯吧。要感謝你上次把姐送回來呢!」

    「不了不了……我……我還打球呢……」

    「喏~ 都快吃午飯了,還打什麽球呀……小笨蛋~ 乖乖坐著哈,姐姐去換套衣服,就給你做好吃的……」

    面對白潔的萬般挽留,方實也不知道怎麽辦,只好答應了下來。白潔進自己房間換了身衣服,上身換了一件粉黃色棉質吊帶,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剛換上的白色蕾絲胸罩,下身是一截非常短的白色布質裹臀短裙。換好衣服的白潔在廚房忙出忙進,方實就在客廳看著電視玩著手機,可是房間里的氛圍總覺得怪怪的。

    「喜歡吃什麽啊你……」

    「堅持健身嗎,看你身材保持的不錯……」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對話著。聽著白潔甜膩柔滑的聲音,方實的下面依舊硬著難受。

    不一會,飯就做好了。雖然不多,但是個個精致。雖然飯菜可口,可是跟這樣一個嬌媚少婦單獨面對面吃飯,方實並沒有吃好,他總是要克制自己,不要去盯著白潔抿動著的小嘴和胸口深邃的乳溝……

    吃完了飯,方實覺得有些困,白潔非要留下他在自己的床上睡了午覺。柔軟雪白的床單、清香馥郁的香氣,很快讓方實陷入了美夢之中。

    等他醒過來的時候,發現白潔正坐在床沿上看著他,他不知道自己的白姐這樣看了自己多長時間。

    只見下午柔和的陽光透過昏黃的窗簾灑進來,整個房間充滿了暧昧的氛圍。床邊的白潔全身籠上一層柔和的色彩,不知何時她在里面穿上了一條超薄肉絲褲襪,一對豪乳在方實眼前呼之欲出,一雙杏眼飽含春意,有些出格地近距離地看著自己。如此近的距離,讓方實甚至可以感受到女上司香蘭一般的吐息……

    「唔……你醒了……睡渴了吧,來,喝點可樂……哎呀……」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白潔手中的可樂打到了方實的手,潑在了他的身上,她趕緊拿紙巾在方實裆部反複的擦著,反複碰觸著男人那在睡夢中已經勃起的粗大陰莖……

    方實那睡醒后脆弱的神經和高漲的欲望,無情地被眼前這具性感誘人的尤物胴體反複的沖擊著。到了這個時候,這個年輕的男孩已經深深地跌入自己女上司的情欲陷阱之中。其實實在怪不得方實,面對一個主動想要跟男人上床的性感少婦勾引,隨便換做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也早就受不了了……

    終于,失去理智的方實一下將白潔撲倒在床上。

    「啊……啊……你……方……方實……你干嘛呀……啊……」白潔用還拿著紙巾的小手,毫無意義地推著男人,綿軟無力的抵抗只是更加勾引男人的侵犯。

    「白……白姐……我……我實在……受不……了了……對……對不起……」白潔沒有掙紮幾下,就被方實摟著吻上了紅嫩的嘴唇。女上司柔軟滑膩的嘴唇刺激著方實已經瘋狂的神經,甜香醉人的感覺是他做夢也感受不到的。白潔推拒了幾下,並沒有顯得那麽堅決,只是抓著方實的手不讓他伸到自己衣服里直接摸自己的乳房,讓他在胸前隔著衣服揉捏著。可是當情欲沖動的白潔被健壯的方實一把抱起,扔到白色寬大的大床上的時候,白潔還是有點臉紅心跳了,畢竟自己現在又要面對一個陌生的男人的身體。

    半躺著的白潔,黑色的小抹胸已經被方實脫下去了,薄薄的黑色蕾絲吊帶胸罩,更顯得白潔乳房的堅挺。方實翻身壓到了白潔身上,大手伸到了白潔的內衣里面,一手握住了白潔豐滿的乳房。那種滑嫩柔軟又極其有彈性質感的感覺,讓方實和白潔,同時發出了一種歎息一樣的呻吟。白潔也丟掉了女上司的矜持,一邊撫摸著男人粗壯的手臂,一邊不斷的親吻著男人略帶胡茬的嘴。方實的嘴唇輕輕地在白潔的嘴唇上不斷親吻著,時而滑過白潔圓潤尖巧的小巴,親吻在細嫩敏感的脖子上,時而又溜到敏感的耳垂上,對著女人精致的耳廓輕輕地吹氣。微微有些紮人的胡須和火熱的嘴唇,在白潔最敏感的地方不斷的刺激。加上撲面而來的男性氣息,讓白潔本就有些情動的身體,此刻如同火上澆油一樣的燃燒起來。

    「嗯……哦……唔嗯……」白潔特有的嬌柔喘息和媚人叫聲,在屋里回蕩起來。

    方實一邊不斷的親吻挑逗著白潔,一邊伸手到美人的背后,把黑色蕾絲文胸從白潔胸前脫下。白潔烏黑卷曲的長發被弄得蓬松有些淩亂,披散在她雪白秀美的臉龐上,顯得性感迷人的同時又充滿了一種迷亂的誘惑。豐滿挺起的乳房裸露著,上邊紅嫩的乳頭在方實的眼前顫動翹立著,看得方實心里起火,直接低頭一口含住。他一邊親吻吮吸,一邊用舌尖繞著已經有些微微硬挺起來的乳頭不斷的畫著圈,時而用舌尖快速的在白潔的乳頭上撥弄著,時而用牙齒輕輕咬著嬌小的乳頭。這些從日本AV里學來的技巧,被方實耐心的溫柔的用在白潔的身上。

    白潔只覺渾身酥軟,半張著的紅嫩嘴唇不斷的呻吟著,每一下的呻吟都有一種從心底發出的顫抖:「哦……小方……哦……不要……啊……」

    方實接著親吻著白潔平坦滑嫩的小腹,舌尖在女上司小巧紅嫩的肚臍周圍輕柔地舔弄著,癢癢的弄得白潔不斷挺動自己的腰肢屁股,穿著肉色絲襪的兩條筆直長腿不斷的屈起,在方實的身子兩側交纏、扭動。方實一邊親吻著白潔的白嫩的小肚皮,一邊伸手解開了白潔緊窄的短裙,隔著褲襪親吻著不斷露出的白嫩的下腹皮膚。

    兩個人就這樣沈醉在撩人的前戲當中。白潔閉著眼睛,雙手在兩邊胡亂的抓著床單和枕頭,不停的擺動著頭部,把臉埋進秀發和枕頭里,悶聲悶氣地呻吟著、倒吸著涼氣,抵擋著身體上那個調皮男人的挑逗:「呃……不……啊……喔……」當看到白潔已經失去理智之后,方實輕輕抬起白潔的絲腿,手伸到卷起的短裙內,把褲襪連同內褲一起從一條腿上脫掉。接著直起身,幾下脫光了自己的衣服,挺立著早已經充分硬起來的陰莖,看著躺在床上的白潔。白潔也急切地用手拉掉了還糾纏在另一只腳上的內褲和絲襪,另一只手嬌羞地勉強掩著自己過分豐滿堅挺的乳房,半躺在大床上。胡亂露出來的陰毛,配合著白潔嫩白耀眼的皮膚,給人一種難以抗拒的誘惑魅力。

    「你……你……」看著眼前男人因爲經常鍛煉而保持的標準健美的身體和那根挺立顫動的碩大東西,白潔有些不知所措,把頭偏向一邊。

    就這樣,白潔雪白柔滑的身子直接展示在了自己的男下屬眼前。她雙腿緊緊並著,纖素的小手掩不住胸口和下身的春光,披散長發下那迷離蒙亂的眼神假裝嬌羞地低著,卻不時地偷瞟方實的家夥。眼前的這根粗壯陽具,不同于王申的有些包皮半遮半掩,不同于高義的有些疲軟,不同于陳三的粗暴強悍,也不同于姜子明的粗長碩大,而是直挺挺的又粗又圓,因爲過度充血而光滑的龜頭整個都袒露在頂端,流露著一個年輕男性身體的健康。想到這個東西將要插在自己身體里的感受,白潔明顯感覺到自己的下身濕潤了,有一股熱流在下身流動……

    這邊的方實,看著女上司魔鬼般誘人的身體,也早已按捺不住沖動。眼前的這個美麗少婦,這個風騷尤物,這個自己每天晚上無數次幻想過的女人,讓自己奉獻了無數子孫的女人,讓此刻方實有一種極其強烈的渴望。現在的他只要一心想得到她,想征服她,那是一種年輕的雄性身體想要征服另一具雌性身體的原始欲望……

    方實慢慢地重新躺到白潔身邊,一條腿跨過去,身子溫柔地壓到白潔的身上。當兩個人皮膚接觸的時候,強烈的刺激襲滿了男人和女人的全身。兩個人的臉就這樣靠的很近。

    方實終于第一次有機會近距離觀察自己的美女上司:保養過的肌膚吹彈可破,高高翹著的睫毛微微顫動,精致的鼻子英氣地挺著,豐滿紅潤的小嘴俏皮地翹著,嘴角似笑非笑地微微抿著,一雙動人的秀目有些害怕、又有些害羞地看著自己……

    方實再也克制不住內心洶湧的情欲,很自然地深深吻上了白潔的嘴唇。已經意亂情迷的白潔也用柔軟的嘴唇主動和方實吮吸在一起,滑嫩的舌尖和方實伸過來的舌頭糾纏在一起。白潔用熟練精湛的接吻技巧,讓青澀男孩的鼻息越來越重。她不停的伸出舌尖在方實的嘴里,讓方實輕輕地吮吸,又用舌尖快速的包裹挑逗著方實的舌頭,讓方實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充滿了情緒和愛意的親吻。

    白潔的雙腿也自然地糾纏到了方實的身上,讓方實感受著白潔身體的火熱和喘息中的顫抖。方實側趴在白潔的身邊,熱乎乎的嘴唇從白潔的嘴角下巴滑過,向下親吻著白潔乳房的邊緣,然后再次慢慢的含住了白潔小巧紅嫩的乳頭,並沒有像別的男人那樣的粗魯的吮吸或者啃咬,而是溫柔的含著,用舌尖輕柔的在乳頭上畫著圈,右手伸到了白潔的雙腿之間,在白潔的陰唇陰蒂的位置柔柔的撫摸著,很快手指尖就感受到了白潔下身濕潤出來的淫水。

    「唔……哦……」白潔的身體不斷的扭動,控制不住地呻吟著,一邊又親吻著方實在自己面前的臉頰和脖頸,兩腿屈起在床上叉開著,方便著方實的手在自己下身撫摸。方實親了一會,身體往下移動,放開了白潔已經硬起來、仿佛黃豆粒一樣紅紅的、挺立著的乳頭,嘴唇和舌頭配合著不斷的親吻和舔吸著白潔平坦滑嫩的小腹、肚臍。

    方實把身體轉了過來,倒趴在白潔身邊,嘴唇親吻著白潔大腿內側敏感的皮膚。白潔屈起叉開的雙腿之間,稀疏卷起烏黑的陰毛,覆蓋在小饅頭一樣鼓起的陰丘上,陰阜下緊緊合在一起的肥厚的大陰唇粉紅鮮嫩沒有一絲的陰毛。下面那個濕潤的正在流出晶瑩透明的水滴的洞口同樣的鮮嫩粉紅。方實伸出舌尖,舔過白潔洞口那點欲滴不落的水滴,感受著白潔嫩肉緊張的一顫。

    「啊啊啊啊啊啊……別……噢噢噢噢……哦……」突如其來的刺激,讓白潔叫出了聲。

    方實繼續分開白潔的雙腿,把整個頭都埋入了白潔的雙腿中間,一邊試探著把身體倒壓在了白潔的身上,那條一直壓在身體下面的堅硬的陰莖就立在了白潔臉側。方實用從AV里學來的技巧,用舌尖嘴唇不斷的挑逗著刺激著白潔的陰唇、陰蒂,甚至把舌尖伸進白潔的陰道里把舌尖帶鈎一樣在陰道四壁挑動。那種熱乎乎的刺激感覺,是白潔從未體驗過的。雖然王市長和姜子明也舔過自己的陰部,但是都是敷衍地舔了一會就算了,而方實這種一心想讓白潔舒服的舔逗,讓她渾身不斷的顫栗,忍不住的心里都在哆嗦的感覺:「哦噢噢噢不要……噢哦哦哦……不……哦……啊啊啊啊啊……」

    不一會,受用無比的白潔看到了在自己臉側的粗長陰莖,想都沒想就直接伸出小手一把握住,側過頭主動張嘴含住了渾圓的龜頭!

    感覺到自己的陰莖忽然被一個溫熱濕軟的感覺含住了,還有一個跳動滑軟的舌尖在敏感的龜頭上挑動,方實渾身一陣哆嗦:「嗯嗯嗯嗯!!!姐……姐哦哦哦哦……」這是他第一次被女人口交,前所未有的酥麻和溫暖從下身強烈的襲上方實的大腦,男人強壯的身體劇烈的抽搐了幾下。他倒過來只是爲了給白潔舔陰,並沒有讓她口交的意思,他更沒有想過自己的女上司會主動含住自己的雞巴。方實趕緊抬起下身,擺正了位置跟白潔形成了標準的69式口交。白潔也動情地盡力含吮著方實粗長的陰莖,眼前晃動著方實黑乎乎的陰毛、鼓鼓碩大的陰囊和健美的小腹……

    「唔……唔……」

    在和方實互相愛撫挑逗了半個小時之后,白潔終于仰躺在松軟的大床上,主動的岔開了雙腿,抱著方實的腰,第一次感受著這個年輕男孩溫柔地進入自己身體的陰莖。那種感覺,不是王申那種不自信和自卑,不是高義那種貪婪急切,不是陳三粗暴玩弄,也不是姜子明那種自信和強勢,而是一種讓她永生難忘的刺激和舒服感覺,是那種兩個年輕身體在渴望中終于合爲一體的感覺,那種不再是被脅迫或者被欺騙的感覺,而是自己主動追尋的快感!年輕男性的力量和強壯讓白潔幾乎一下失去了意識,這個進入自己身體的東西就是自己此時最需要、最想要的感受。

    當方實在白潔的耳邊,低聲溫柔的說:「白姐……我……我……」白潔毫不猶豫的說:「沒事的……姐姐……姐姐也……喜歡的……沒事的……」

    方實開始溫柔地在白潔的身體里抽送,陰莖跟陰道保持著一個溫柔又不失刺激的頻率深深的插入、拔出。這種體貼、柔緩的抽送,反而讓白潔享受到未曾有過的舒服,她抱著方實的腰,兩個腳跟踩在了方實趴著的兩個小腿肚上,濕滑的下身裹著方實的陰莖開始快速挺動,用陰道套弄著方實的陰莖。方實馬上配合著白潔的頻率。很快,兩個緊緊摟在一起的人在白潔逐漸大聲的呻吟中激烈地在床上碰撞起來。大床在兩個人的身下「吱呀吱呀」地呻吟,床板和牆壁也在這個激烈的節奏中發出了「咣當咣當」有節奏的聲響。

    感受著平日里文靜端莊的女上司,在自己身下逐漸爆發出來的激情,感受著白潔的下身在接近高潮時候那種柔軟緊裹在自己陰莖上的感覺,和白潔主動瘋狂的那種屁股和下身的不斷的挺動扭動顫動,方實一邊配合著白潔的節奏,一邊喘著粗氣發自內心的對白潔說:「呼……啊……姐……哦……我好愛你……姐……我愛你……」

    第一次在這種正激情澎湃、意亂情迷的時候,聽到這樣溫柔充滿真誠愛意的話,白潔的心里一顫,感覺到方實正在插著自己的陰莖,給她的刺激仿佛更加強烈了。之前那些男人,多少都是用手段強迫自己上床的,做愛的時候白潔總有一些屈辱和被迫的感覺,而方實是不會對自己有什麽損害。跟他做愛,白潔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去追尋女性最極致的高潮。那種迷亂的感覺,更加上不可抑制的心動、心顫,讓白潔迷亂的雙眼看著方實,主動抱住了方實的脖子,紅嫩的嘴唇溫柔地吻在他的嘴唇上。深吻片刻后,白潔看著方實這時候充滿了深情的雙眼,竟然能清晰的感受到方實的真誠。此時的兩個人還在床上保持著一個頻率抽送晃動著。

    在這樣迷亂的時刻,白潔柔柔的幾乎用嗓子的聲音說:「哦……哦……我也……唔……啊……」

    聽著白潔的話,方實心里狂喜一樣的興奮,不管這是真的假的,不管是因爲什麽跟自己說的,總之他聽到了白潔,這個平日里大方干練的性感白領,這個高貴端莊的人妻少婦,這個溫柔可人的女上司,在自己身下被自己干著。

    方實抱住白潔,兩人一邊深吻著一邊用一種溫柔的又加快了深度和節奏的頻率抽送起來。沒幾下,白潔就再次陷入了瘋狂,渾圓的屁股和腰肢又開始快速的挺動起來。在方實的要求和刺激下,不斷急促地大聲呻吟起來:「啊啊啊啊啊……老……老公……哦哦哦……我愛你……我愛你……老公……啊……好舒服……啊……」

    感受著白潔下身如同馬達一樣的快速挺動,方實也不再控制自己射精的欲望,全身心投入的和白潔共同瘋狂起來。

    「啊……我死了……啊……噢……老公……我死了……啊啊啊啊!」

    方實也抱住白潔的身體,快速的抽送著,感受著未曾體驗過的女人高潮時陰道的抽搐顫抖,發自內心深處地低吼著:「寶貝兒!我……我也不行了!啊!我……我射了!嗯嗯嗯嗯嗯!!!」

    在白潔不斷的高潮中,方實就這樣直接把自己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進了自己美女上司的身體里!

    「啊啊啊啊啊……射吧……啊啊……我……老公……啊啊啊啊啊……」

    隨著男人的射精,白潔也進入了昏迷一樣的感覺,腦子里驚濤駭浪一樣的高潮不斷的沖擊著她的理智:「啊……啊……啊……」

    白潔仰著脖子,張開著小嘴在方實的身下大口的喘著氣,雙手用力把著方實肌肉虬結的手臂,粉色的美甲陷到了男人黝黑的皮膚里,香汗淋漓、泛著水光的身體不停地、大幅度地一下一下顫抖著,大腿根部和腹部都在有節奏地用力縮緊著,私處也跟著用力夾著男人的陽具,留戀著這個剛剛征服了自己的東西……白潔,這個淫蕩的女人,正在貪婪地享受著女性高潮的極致興奮……

    方實這時沒有像別的男人那樣直接拔出陰莖躺倒一邊,而是把陽具留在女人的體內,一邊撫摸著白潔的肌膚,一邊溫柔地親吻著白潔涼涼的嘴唇、激動的脖頸和乳房,感受著女人體內逐漸緩解的激動,體貼地照顧著女人的情緒……

    兩個人享受了第一次共同高潮之后,白潔起身拉著方實和自己一起洗了個澡。在下午灑滿陽光的寬大衛生間里,赤裸的白潔認真地給方實擦洗著身體。她把頭發簡單地紮在后面,給方實肌肉虬結、黝黑健康的身上塗滿了泡沫,一會撫弄著男孩的胸口和乳頭,一會又用赤裸的身體蹭著方實的后背和腿,一會直接攬著方實結實的脖子,在花灑下面忘情地舌吻了起來,白潔雪白赤裸的身體和豐滿的胸部直接貼上了男人精壯的身子……很快,年輕男孩的粗大陽具恢複了狀態,直接粗魯地抱起白潔,把她頂到了大理石洗手台上,抬起美人的一條腿就從后面再次進入了女上司的身體。兩個沾滿泡沫的身體滑溜溜的,做起來又是另一種享受。因爲剛高潮不久,方實很快就讓女上司又來了一次高潮,自己卻依然龍精虎猛。接著兩個人也沒心思洗澡,隨便沖了沖水,身上還沒擦干淨,方實就輕松地把白潔抱到客廳,頂在寬大的真皮沙發上繼續弄……

    「不要……別啊啊啊啊……歇會兒呀你……哎喲……啊啊啊啊啊啊……」

    兩個人當天一直玩到太陽落山,直到白潔的下面被整得紅腫生疼,向方實直求饒的時候,才在男人射完了第三次精之后才被放開……一直到晚上九點多,一起吃了外賣的方實和白潔在門口摟抱親吻了足足十幾分鍾,才戀戀不舍的道別。分別之后的兩個人都知道,經曆了今天下午的瘋狂,兩個人的關系不會再是上下級這麽簡單了。

    接下里的半個月里,趁著姜子明出差,白潔更加放肆大膽,隔三差五的就叫方實來玩。方實這個年輕實習生,就這樣明目張膽地在自己公司老總裝修豪華的洋房里,跟老總的情人、自己的女上司放肆地性愛。兩個人從早上一直玩到下午,從晚上弄到淩晨;從一進門就迫不及待的忘情舌吻,到房里各種的姿勢和玩法;從客廳的沙發茶幾,到餐廳的餐桌上,從廚房的竈台上,到陽台的躺椅上……健壯持久的方實,輕松地抱著嬌小柔弱的白潔,在寬敞豪華的大房間各個地方嘗試著各種性愛姿勢。兩個年輕、充滿活力的身體,瘋狂地、忘我地做著愛,放肆地追尋著屬于兩性最原始的情欲和快樂。

    「白……白姐……你……你真美……」

    「啊……啊哦哦哦……小冤家……啊啊……你……輕點……哎喲……討厭……」

    可是,白潔卻不知道,窗戶外面的樹上,小區里的一個攝像頭,偷偷記錄下了她和方實每一次不倫的愛戀…

    這天晚上,當姜子明在白潔身上射精的時候,在城市的另一端,一個昏黃紛亂的單身宿舍里,另一個男人也在射精的時候喊出了白潔的名字。

    「呼……喔……白……白姐……我……呃!嗯!!!」

    一只手翻動著手機相冊,看著里面偷拍白潔的高跟絲腿,方實終于把溫熱的精液射到了汗濕的手里……

    方實,今年二十二歲,今年剛從大學畢業,經過了層層面試篩選進入大明公司工作,被分在了公關科。這是他人生的第一份工作。一畢業就能夠淘汰衆多對手,進入大明公司這樣的大公司工作,一開始,他還爲自己的幸運而慶幸,憧憬著自己的未來,但現在,他卻卷入了一場意料之外的情欲漩渦……

    把手機放在桌子上,有些失神的方實把手里的衛生紙扔進了紙簍。起身到衛生間里洗了把臉,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遇見白潔的情景……

    那是方實來大明公司報到的第三天,卻依然遲遲沒有見到公關科的負責人。那天上午,方實正在辦公室里做著衛生。這時一陣高跟鞋根的聲音急匆匆由遠而近,一位靓麗的年輕少婦大方地走了進來。

    方實抬頭一看,這位美人上身一件雞心領白色真絲襯衫,有點透的材質看得到里面的黑色文胸的樣式,是那種半包的;襯衫紮在一條黑色雪紡裹臀一步裙里面,長度只到膝蓋上方十五公分,裙子正面有個開衩,但依然緊緊裹著稍顯誇張的圓滑翹臀,兩條勻稱筆直的黑色薄絲長腿從開衩里出來,長腿的盡頭是繃得筆直的絲腳背,踩在一雙十二公分的酒紅色漆皮尖頭淺口高跟里。

    「你好,方實是嗎,我是白潔,公關科的負責人。一會兒你到我辦公室來一下。」說完,美女就轉身走了。

    一個大美女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方實被剛剛的一切搞得有些愣,定了定神,趕緊帶著筆和本子去了白潔的辦公室。

    方實本來不是好色的人,從高中以來成績就一直不錯,而且身高將近一米九的他一直堅持鍛煉,身材保持的非常不錯,可以說是標準的運動員身材,籃球足球都很不錯。長相也很陽光,性格也很開朗。他在大學也交過女朋友,但是都是清純可愛的那種。方實家里條件不錯,父親是地方的單位一把手,母親是當地電視台的主持人,氣質很出衆的那種。爸媽爲了他上班方便,還給他在省城買了車。對于成熟的女性,他長這麽大除了他媽沒怎麽接觸過。在這個年輕男孩的眼里,那些濃妝豔抹、長發披肩、短裙高跟的女人並不是他的菜。但是自從那天和白潔的見面之后,這個年輕小夥子的心里好像突然打開了一扇門……

    白潔那干練大方的舉止、高貴端莊的談吐、性感惹火的身材和精致得體的妝容,讓方實這個血氣方剛的男人突然就難以忘懷。接下來的幾天里,他開始不自覺地多看白潔兩眼,跟她說話也會緊張,不敢正視她的眼睛。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對這樣一個輕熟少婦如此著迷。

    當然,公司里面對這個剛來的性感少婦有「非分之想」的男人不止他一個。下班跟同事聚會的時候,他從其他同事的嘴里知道,這個白潔就是老總姜子明的情人。聽女同事們豔羨著她渾身高檔品牌的穿著、傲人的身材和嬌美的臉蛋,聽男同事瞎編她每天晚上都要和姜總在辦公室、會議室里做愛的事情;還有不少男同事每天在暗地里打賭她內衣的顔色,有的男同事甚至想要設局給她下藥……這些事情在同事間傳得神乎其神,方實也半信半疑,但卻無形中在方實的腦海里,爲他這位端莊豔麗的女上司,罩上了一層香豔神秘的色彩……工作了一段時間,他內心里對白潔,除了上下級關系之外的感情,好像逐漸多了一些別的東西……但是,畢竟白潔是自己的上司,這也是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第一份工作,方實只有努力克制自己的邪念。

    初見白潔的那天晚上,方實在出租公寓的床上聽著音樂玩著手機。可是白潔那嬌柔美麗的豔麗面容、裹著薄絲的筆直美腿、高翹豐滿的渾圓雙峰、渾圓絲滑的翹挺香臀和舒服柔膩的馥郁香味,在他腦海中始終揮之不去……他翻來覆去,下面硬的不行,怎麽也睡不著,只好起來洗了個冷水澡,出門跑步去了……

    剛開始的時候白潔不是怎麽在意這個剛來的年輕人,但是一來二去相處久了,覺得這個高高壯壯、面容俊朗的小孩子性格開朗,挺討人喜歡的。雖然剛剛參加工作,但是學校的鍛煉讓他的工作能力並不比一般的老員工差,加上陽光的外形和挺拔的身材,讓白潔在平時也有些有意無意地喜歡將工作交給他。相比公司里那些色眯眯偷看、議論自己的猥瑣男人們,她更喜歡跟方實這樣相對單純的人打交道。漸漸地,白潔也就跟方實走得比別人更近了一些。

    幾個月之后,白潔和方實漸漸地熟悉起來,互相開著玩笑,聊著娛樂八卦,兩個人之間甚至都開始察覺到上下級之外的感覺,但是他們都當做是姐弟之間的關系,平時也開始以姐弟相稱。方實會經常主動承擔一些白潔的工作,會幫白潔帶點吃的,白潔也詢問方實喜歡什麽樣的女生,要不要她幫忙留意……兩個人之間,從生疏變得親密,接著又開始有那麽一點超過正常關系的莫名感覺。而后來的一件事,直接打破了兩人如此美好的暧昧關系……

    那是上個月的一個周末晚上,方實正在外面餐館和幾個同學吃飯,突然手機響了,他一看是白潔打來的。

    「呃……喂?喂?老……老公嗎……你能來接人家一下嘛?對……江淮北路……我們上個周六吃飯那里……嗯,好的……麽麽……」他聽見白潔醉醺醺的聲音,還沒等方實說話,對面就挂了。

    方實一頭霧水,以爲是白潔打錯了電話,但是放下手機他一想:姜總這段時間正在外地出差,怎麽會去接白姐?江淮北路,是上次自己跟白潔還有公司的其他同事吃過飯的地方。所以方實斷定,白潔的電話沒有打錯,可能真的找自己有什麽事。他還是放心不下,匆匆跟同學道了別,開車去找白潔。

    開著車的方實,一邊在路邊找著白潔的身影,一邊回味起剛才白潔那甜膩蝕骨的話語。雖然自己一直克制著對白潔的感情,但是今天聽到自己的女上司叫自己「老公」,還是讓他像喝醉了酒一樣有些神魂顛倒……

    方實開著車在江淮北路上沿路找著,不一會,那個他日思夜想、無比熟悉的身影就出現在街邊……

    原來,這一個月姜子明連續出差,在家沒事的白潔今天把張敏約出來玩。兩位美女逛完街、吃完飯之后,張敏提出要去酒吧坐坐。

    兩個人進了酒吧剛點了酒,看到兩個如花似玉的姑娘進來,酒吧里的男人不免紛紛往這邊看著。今天張敏白潔穿的也不保守,兩雙白花花的大長腿在桌子下面放肆地晃蕩著,著實吸引了不少男人們的眼光。

    沒坐一會,張敏接個電話就走了。白潔看著還早,就自己一個人在酒吧里喝著酒。不一會,一個長頭發的中年男的走了過來,說是酒吧老板,主動跟白潔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色眯眯的小眼睛卻盯著白潔的胸口不放,還勸了白潔不少的酒。結果不勝酒力的白潔不小心喝的有點多。再一看表,已經快十二點了,白潔晃晃地起身剛要走,酒吧里幾個混混模樣的男孩子就圍了過來,說是非要請白潔去唱歌什麽的。此時已經喝多了的白潔有些頭暈,姜子明又不在,看著七八個打扮流里流氣的青年圍過來,身上還紋著身,白潔有些擔心自己沒辦法脫身。她趕緊摸出手機,慌亂之中只好給方實打了電話,還假裝在電話里叫「老公」來接自己。幾個混混看這位性感美女真的叫了老公來接,也只好悻悻地散了。

    白潔這邊好不容易才從酒吧全身而退,剛一出門便覺得天旋地轉,趕緊到路邊休息一下。

    不一會兒,一輛車就停在了自己的跟前……

    方實搖下車窗,只見街邊的白潔面容有些憔悴,一頭栗色長發慵懶的攏在一邊肩上,全身一套白色無袖V領緊身裙十分顯眼,因爲出來玩,裙子短得只能勉強遮住屁股,里面是一條肉色亮面絲襪和一雙高防水台的白色魚嘴高跟。醉醺醺的白潔一手扶著道旁的樹,一手拿著一件棕色風衣捂著胸口,好像很難受的樣子。

    「小方,對……對不起啊……剛有幾個人……要……姜……姜總他又不在……我一下子沒辦法,只有……只有打你電話了……」上了車的白潔小臉紅紅的,趕緊跟方實道歉。

    「沒……沒事……白姐,我剛好在外面……」這是方實第一次在工作之外的時間和白潔獨處,有些不太自然。假裝鎮定的他還是瞟到副駕上白潔胸口鼓鼓的白肉和下面絲滑的美腿……

    因爲白潔難受,兩個人在車上沒怎麽說話,方實則一心開車,可是香香的性感美女上司就坐在旁邊,年輕的身體下面就不聽話地挺了起來……

    按著白潔的指引,車不一會就到了白潔住的小區樓下。車剛停,白潔的酒勁就上來了,加上路上的顛簸胃里更加難受,她趕緊開門下車,在一旁的綠化帶吐了。只見白潔彎著腰,兩條絲腿並著,對著花壇干嘔著。方實趕緊下車上前關心著,上去輕輕拍了拍白潔的背。白潔吐了一會,反而感覺更加不舒服,頭也更暈了。

    「白姐,您……您沒事吧……」

    「我……我好難受……」說完,腳下一軟,竟靠在了方實的身上。

    被白潔靠著的方實渾身突然就像通了電一樣,平日里朝思夜想的少婦美人,這下居然直接倒在了自己的懷里。方實只感覺渾身受用,但還是鎮定了一下:「呃……白……白姐……白姐……」白潔嘴里卻嘟嘟哝哝地不知道在說些什麽,他見白潔基本沒了意識,只好先讓白潔坐在路沿石上,幫白潔脫掉高跟鞋,然后直接將白潔橫著抱了起來,走進了樓道。苗條的白潔只有九十斤,對平時堅持鍛煉、高大威猛的方實來說更是輕松。這一路上,方實一手拎著白潔的高跟鞋,一邊抱著肉乎乎、很重酒氣、微微發燙的白潔的胴體,年輕小夥子的心都快要跳到了嗓子眼。白潔渾身沒勁,腦子暈乎乎的,只知道自己好像被方實抱了起來,上了樓,然后放在了床上。「白……白姐……」方實繼續叫了兩聲白潔,只好去找毛巾想幫白潔擦了擦嘴。拿著毛巾回來的時候,在昏暗的光線下,一個自己夢里出現了無數次的尤物,如今喝醉了酒倒在大床上毫無意識。兩條像藝術品一樣的絲滑美腿微微並著,散發著誘人的光,嬌小可愛、塗著紅色指甲油翹著的腳趾頭被薄薄的絲襪裹著,飽滿柔美。緊身的裙子太短,即使光線不好,還是可以看到仰躺在床上的白潔下面肉色絲襪加厚的部分,和里面黑紫色的絲質蕾絲內褲……

    倒在柔軟大床上的白潔,嘴里微微的哼哼著,她只知道自己到了家,混沌的大腦中僅有的一點意識告訴自己,自己穿著短裙絲襪,和一個年輕的男人同處一室。僅有微弱意識的白潔有些擔心,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哪個男人會不想占點自己便宜……但是白潔也沒有辦法想很多,自己已經醉得沒有一點反抗的力氣,如果方實真的要對自己做些什麽,自己也沒有辦法。在酒精的催動之下,此時的她甚至還有些想有個男人現在能摟摟自己……

    但是,等到第二天白潔醒過來,卻發現自己衣服是完好的,身上還搭了一件薄薄的毯子……從那以后,白潔對這個年輕的男孩子,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好感……

    一個星期之后……

    「喂,方實嗎,我是白潔……你……你今天忙嗎……我……我家里的電腦壞了,能不能麻煩你過來看一下……嗯……上次你送我回家那里……9樓……嗯,路上小心……」

    姜子明又一次出差沒回來,一個人在家實在無聊的白潔,先給張敏打了電話。張敏說她最近挺忙的,說是跟著胡總去廣東那邊談一筆生意。白潔想,張敏總是躲著自己,也許是上次帶她逛街買了不少東西讓她眼紅了吧。這個小妞這次怕又是背著自己老公去給她那個什麽胡總操個十天半個月的。想想那個胡總也是上過自己的,回想起那個男人的尺寸和持久,白潔敏感的下面有了反應……

    雖說是做了公關經理,在省城這邊到處跟各種男人們應酬,喝酒、唱歌、打情罵俏的,可是大明公司不像張敏的公司,爲了公司形象白潔跟男客戶們自然也不能做得太過火,如非必要,她最多也只是跟男人們摟摟抱抱,讓老總們摸摸大腿、揩揩油,可以說根本不會最后跟他們上床。可是白潔來到省城,雖然沒了之前那些男人們的糾纏,只做姜子明的情人。可是姜子明也不是總能一直陪在白潔這里,有時要麽要回家陪女兒,有時又要去找別的女人,有時又要出十天半個月的差,也不好每次都帶著白潔。這樣一來,白潔和男人做愛次數反而減少。這樣的狀況反而讓白潔有些不太適應。

    又是一個無聊悶熱的初秋中午,欲求不滿的白潔因爲自己剛剛的一個念頭撩起了突如其來的欲火,干渴漫漲的欲望被點燃之后,馬上像秋天的野火一下子燎遍了全身。坐在大沙發上的白潔慢慢用手撫摸起了自己的胸部和穿著絲襪、內褲的下面,一個人情不自禁地在沙發上自慰了起來。隔著絲襪和內褲摸了半天,白潔索性把它們脫掉,翻過身來趴在沙發上,屁股跷得老高,繼續用手指放肆地刺激著自己的陰蒂。在把自己搞得衣衫淩亂、高潮好幾次之后,已經被性欲搞得失去理智的白潔反而覺得越來越不過瘾,她翻身抓起手機。可是她翻了半天也找不到一個可以現在馬上跟自己上床的男人,王市長去省里開會了,胡勇是那種自己不可能主動去找的男人。翻來翻去,最后翻到通話記錄,看到了方實的名字,白潔猶豫了一會,還是撥通了電話……

    一路上,方實心里七上八下的。自從上次送白潔回家之后,這個女上司對自己好像不一樣了,自己跟白潔的關系好像也開始變得微妙了起來。今天自己又一次到白潔家里去,他知道白潔和姜子明的關系,有點擔心姜總會不會也在。

    門一打開,只見自己日思夜想的美人正俏生生地站在門口:渾身上下只穿著一件貼身黑色緞面蕾絲小吊帶裙,白潔完美傲人的身材將這件本來就很出格的衣服穿得有些過于暴露,彈性的材質包裹著少婦姐姐嬌柔的腰身,高高的雙峰將里面的黑色半包文胸撐得老高,文胸帶子和吊帶的帶子拼命地拉著美人圓晃晃的酥胸,淡淡的乳暈將將藏在黑色的蕾絲邊里;兩顆渾圓的肉球幾乎已經完全暴露在客人面前,隨著女主人的走動和俯身而微微顫動、呼之欲出;一頭蓬松卻又光滑的栗色大卷發散發著高檔護發精華的味道,慵懶地披在女人雪白細膩的肩上;美人精致嬌俏的臉上只是畫了直直的眉毛,簡單地塗了一點唇彩,幾近素顔的打扮並未讓白潔的容顔有任何的打折,卻顯得比平日里的「白部長」多了一分清爽和親近;薄薄的小嘴似笑非笑的抿著,吊帶裙的蕾絲下擺也很短,只能勉強把美人的私處和翹臀遮住;讓方實驚訝的是白潔在自己家里還穿著一條肉色褲襪,也許是剛從外面回來吧;修長妖娆的絲襪美腿下面踩著一雙毛茸茸的粉色兔子居家拖鞋……

    「來,別站著啦~ 快進來吧~ 」白潔大方得體地把方實迎進了屋。

    白潔順勢彎下腰,去鞋櫃里給方實找拖鞋。這一下從方實上面的角度,直接將白潔本就裸露的雙峰一覽無余!男孩子本就有些發硬的下體更加不受控制起來,直挺挺的在白潔的面前,還好白潔沒有察覺到,方實趕緊難以察覺地收了收肚子,臉卻一下就紅了……

    「開車來的嗎?今天路上不堵吧。」白潔直起身子,一邊領著方實往屋里走,一邊熱情地跟男孩寒暄著。

    「還……還好……」

    「來吃點水果……哎呀,本來不應該麻煩你的,但是我自己又不太懂,剛好想著你又會一點,所以……哈哈……」

    「沒……沒事的白姐,我……我周末也沒事……」

    「難道,不應該跟女朋友一起出去玩嗎?」

    「呃……那個……哈哈……我……我還沒找著女朋友呢……」

    「啊?怎麽可能?小夥子這麽帥,身材也這麽好,這麽陽光,我才不信呢。」

    「呃……哈哈……那個……別人看不上的啦……姐姐……姐姐能幫我留心一下咯?」

    「啊呀,那好的呀……喏~ 就是這個電腦。你慢慢看吧……我……我去洗個澡哈……」

    熱情的白潔和方實閑聊著,平時開朗陽光的方實,如今在自己嬌媚萬千的女上司的家里,和她單獨相處,卻像丟了魂一樣,緊張得連手不知道怎麽放了。

    把方實領到電腦這,白潔看著傻乎乎的年輕人,笑了一下,轉身去洗澡了。

    看著白潔輕盈苗條的身影進了衛生間,方實呆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方實在這邊本分地檢查著電腦,但是白潔剛剛的倩影在自己腦海始終無法消散:凹凸有致的身線、高挺甚至有些誇張的雙峰、光滑細膩的絲襪美腿、溫馨舒服的香氣、軟糯嬌媚的話語……耳朵又聽到旁邊衛生間里響起的淅淅瀝瀝的水聲,使得他不自覺地朝衛生間方向看去。

    只看到白潔剛脫下來的肉色薄褲襪和上身的黑色吊帶扔在衛生間門口的粉色兔子拖鞋上面。方實忍不住想象著此刻在衛生間里,這個性感少婦脫掉這些之后展現出來的仙境般的景象:白潔那尤物一般的胴體,在晶瑩的水花下,用雙手搓揉著緊致的皮膚和傲人的胸部,仔細按壓、清洗每一寸香滑肌膚的誘人場景……想到這里,方實的雞巴更加硬了,已經木木的在牛仔褲里沒有了感覺。他有些受不了,于是只好換了個姿勢蹲著……

    大概半個小時之后,方實電腦也弄好了,衛生間里的水聲才停。又過了好一會,白潔才裹著浴巾走了出來,雪白的浴巾並不比美人的皮膚白上多少,細嫩的肌膚沾著還沒擦干的水珠。白潔用浴巾輕輕地搓揉著濕濕的頭發,光著小腳丫子直接踩在干淨的地板上,款款地朝方實走過來。

    「怎麽樣?能修好嗎?」洗了澡的白潔,本就晶瑩透亮的皮膚更加水嫩透亮,不加修飾的肉體散發著年輕的活力。她微微彎下身來,一雙明媚動人的眼睛低下來看著方實。

    「呃……修好了……就是開機的時候……有幾個設置沒弄好……你……你再看看……」

    「哦,好的。謝謝你啦,你真厲害~ 」

    看著笑顔如花的白潔誇自己厲害,方實有些不自在:「呃……那個……姐……要……要沒事兒我……我就先走了……」

    「诶~ 別急著走嘛。好不容易來一次姐姐家,中午就在這里吃飯吧。要感謝你上次把姐送回來呢!」

    「不了不了……我……我還打球呢……」

    「喏~ 都快吃午飯了,還打什麽球呀……小笨蛋~ 乖乖坐著哈,姐姐去換套衣服,就給你做好吃的……」

    面對白潔的萬般挽留,方實也不知道怎麽辦,只好答應了下來。白潔進自己房間換了身衣服,上身換了一件粉黃色棉質吊帶,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剛換上的白色蕾絲胸罩,下身是一截非常短的白色布質裹臀短裙。換好衣服的白潔在廚房忙出忙進,方實就在客廳看著電視玩著手機,可是房間里的氛圍總覺得怪怪的。

    「喜歡吃什麽啊你……」

    「堅持健身嗎,看你身材保持的不錯……」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對話著。聽著白潔甜膩柔滑的聲音,方實的下面依舊硬著難受。

    不一會,飯就做好了。雖然不多,但是個個精致。雖然飯菜可口,可是跟這樣一個嬌媚少婦單獨面對面吃飯,方實並沒有吃好,他總是要克制自己,不要去盯著白潔抿動著的小嘴和胸口深邃的乳溝……

    吃完了飯,方實覺得有些困,白潔非要留下他在自己的床上睡了午覺。柔軟雪白的床單、清香馥郁的香氣,很快讓方實陷入了美夢之中。

    等他醒過來的時候,發現白潔正坐在床沿上看著他,他不知道自己的白姐這樣看了自己多長時間。

    只見下午柔和的陽光透過昏黃的窗簾灑進來,整個房間充滿了暧昧的氛圍。床邊的白潔全身籠上一層柔和的色彩,不知何時她在里面穿上了一條超薄肉絲褲襪,一對豪乳在方實眼前呼之欲出,一雙杏眼飽含春意,有些出格地近距離地看著自己。如此近的距離,讓方實甚至可以感受到女上司香蘭一般的吐息……

    「唔……你醒了……睡渴了吧,來,喝點可樂……哎呀……」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白潔手中的可樂打到了方實的手,潑在了他的身上,她趕緊拿紙巾在方實裆部反複的擦著,反複碰觸著男人那在睡夢中已經勃起的粗大陰莖……

    方實那睡醒后脆弱的神經和高漲的欲望,無情地被眼前這具性感誘人的尤物胴體反複的沖擊著。到了這個時候,這個年輕的男孩已經深深地跌入自己女上司的情欲陷阱之中。其實實在怪不得方實,面對一個主動想要跟男人上床的性感少婦勾引,隨便換做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也早就受不了了……

    終于,失去理智的方實一下將白潔撲倒在床上。

    「啊……啊……你……方……方實……你干嘛呀……啊……」白潔用還拿著紙巾的小手,毫無意義地推著男人,綿軟無力的抵抗只是更加勾引男人的侵犯。

    「白……白姐……我……我實在……受不……了了……對……對不起……」白潔沒有掙紮幾下,就被方實摟著吻上了紅嫩的嘴唇。女上司柔軟滑膩的嘴唇刺激著方實已經瘋狂的神經,甜香醉人的感覺是他做夢也感受不到的。白潔推拒了幾下,並沒有顯得那麽堅決,只是抓著方實的手不讓他伸到自己衣服里直接摸自己的乳房,讓他在胸前隔著衣服揉捏著。可是當情欲沖動的白潔被健壯的方實一把抱起,扔到白色寬大的大床上的時候,白潔還是有點臉紅心跳了,畢竟自己現在又要面對一個陌生的男人的身體。

    半躺著的白潔,黑色的小抹胸已經被方實脫下去了,薄薄的黑色蕾絲吊帶胸罩,更顯得白潔乳房的堅挺。方實翻身壓到了白潔身上,大手伸到了白潔的內衣里面,一手握住了白潔豐滿的乳房。那種滑嫩柔軟又極其有彈性質感的感覺,讓方實和白潔,同時發出了一種歎息一樣的呻吟。白潔也丟掉了女上司的矜持,一邊撫摸著男人粗壯的手臂,一邊不斷的親吻著男人略帶胡茬的嘴。方實的嘴唇輕輕地在白潔的嘴唇上不斷親吻著,時而滑過白潔圓潤尖巧的小巴,親吻在細嫩敏感的脖子上,時而又溜到敏感的耳垂上,對著女人精致的耳廓輕輕地吹氣。微微有些紮人的胡須和火熱的嘴唇,在白潔最敏感的地方不斷的刺激。加上撲面而來的男性氣息,讓白潔本就有些情動的身體,此刻如同火上澆油一樣的燃燒起來。

    「嗯……哦……唔嗯……」白潔特有的嬌柔喘息和媚人叫聲,在屋里回蕩起來。

    方實一邊不斷的親吻挑逗著白潔,一邊伸手到美人的背后,把黑色蕾絲文胸從白潔胸前脫下。白潔烏黑卷曲的長發被弄得蓬松有些淩亂,披散在她雪白秀美的臉龐上,顯得性感迷人的同時又充滿了一種迷亂的誘惑。豐滿挺起的乳房裸露著,上邊紅嫩的乳頭在方實的眼前顫動翹立著,看得方實心里起火,直接低頭一口含住。他一邊親吻吮吸,一邊用舌尖繞著已經有些微微硬挺起來的乳頭不斷的畫著圈,時而用舌尖快速的在白潔的乳頭上撥弄著,時而用牙齒輕輕咬著嬌小的乳頭。這些從日本AV里學來的技巧,被方實耐心的溫柔的用在白潔的身上。

    白潔只覺渾身酥軟,半張著的紅嫩嘴唇不斷的呻吟著,每一下的呻吟都有一種從心底發出的顫抖:「哦……小方……哦……不要……啊……」

    方實接著親吻著白潔平坦滑嫩的小腹,舌尖在女上司小巧紅嫩的肚臍周圍輕柔地舔弄著,癢癢的弄得白潔不斷挺動自己的腰肢屁股,穿著肉色絲襪的兩條筆直長腿不斷的屈起,在方實的身子兩側交纏、扭動。方實一邊親吻著白潔的白嫩的小肚皮,一邊伸手解開了白潔緊窄的短裙,隔著褲襪親吻著不斷露出的白嫩的下腹皮膚。

    兩個人就這樣沈醉在撩人的前戲當中。白潔閉著眼睛,雙手在兩邊胡亂的抓著床單和枕頭,不停的擺動著頭部,把臉埋進秀發和枕頭里,悶聲悶氣地呻吟著、倒吸著涼氣,抵擋著身體上那個調皮男人的挑逗:「呃……不……啊……喔……」當看到白潔已經失去理智之后,方實輕輕抬起白潔的絲腿,手伸到卷起的短裙內,把褲襪連同內褲一起從一條腿上脫掉。接著直起身,幾下脫光了自己的衣服,挺立著早已經充分硬起來的陰莖,看著躺在床上的白潔。白潔也急切地用手拉掉了還糾纏在另一只腳上的內褲和絲襪,另一只手嬌羞地勉強掩著自己過分豐滿堅挺的乳房,半躺在大床上。胡亂露出來的陰毛,配合著白潔嫩白耀眼的皮膚,給人一種難以抗拒的誘惑魅力。

    「你……你……」看著眼前男人因爲經常鍛煉而保持的標準健美的身體和那根挺立顫動的碩大東西,白潔有些不知所措,把頭偏向一邊。

    就這樣,白潔雪白柔滑的身子直接展示在了自己的男下屬眼前。她雙腿緊緊並著,纖素的小手掩不住胸口和下身的春光,披散長發下那迷離蒙亂的眼神假裝嬌羞地低著,卻不時地偷瞟方實的家夥。眼前的這根粗壯陽具,不同于王申的有些包皮半遮半掩,不同于高義的有些疲軟,不同于陳三的粗暴強悍,也不同于姜子明的粗長碩大,而是直挺挺的又粗又圓,因爲過度充血而光滑的龜頭整個都袒露在頂端,流露著一個年輕男性身體的健康。想到這個東西將要插在自己身體里的感受,白潔明顯感覺到自己的下身濕潤了,有一股熱流在下身流動……

    這邊的方實,看著女上司魔鬼般誘人的身體,也早已按捺不住沖動。眼前的這個美麗少婦,這個風騷尤物,這個自己每天晚上無數次幻想過的女人,讓自己奉獻了無數子孫的女人,讓此刻方實有一種極其強烈的渴望。現在的他只要一心想得到她,想征服她,那是一種年輕的雄性身體想要征服另一具雌性身體的原始欲望……

    方實慢慢地重新躺到白潔身邊,一條腿跨過去,身子溫柔地壓到白潔的身上。當兩個人皮膚接觸的時候,強烈的刺激襲滿了男人和女人的全身。兩個人的臉就這樣靠的很近。

    方實終于第一次有機會近距離觀察自己的美女上司:保養過的肌膚吹彈可破,高高翹著的睫毛微微顫動,精致的鼻子英氣地挺著,豐滿紅潤的小嘴俏皮地翹著,嘴角似笑非笑地微微抿著,一雙動人的秀目有些害怕、又有些害羞地看著自己……

    方實再也克制不住內心洶湧的情欲,很自然地深深吻上了白潔的嘴唇。已經意亂情迷的白潔也用柔軟的嘴唇主動和方實吮吸在一起,滑嫩的舌尖和方實伸過來的舌頭糾纏在一起。白潔用熟練精湛的接吻技巧,讓青澀男孩的鼻息越來越重。她不停的伸出舌尖在方實的嘴里,讓方實輕輕地吮吸,又用舌尖快速的包裹挑逗著方實的舌頭,讓方實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充滿了情緒和愛意的親吻。

    白潔的雙腿也自然地糾纏到了方實的身上,讓方實感受著白潔身體的火熱和喘息中的顫抖。方實側趴在白潔的身邊,熱乎乎的嘴唇從白潔的嘴角下巴滑過,向下親吻著白潔乳房的邊緣,然后再次慢慢的含住了白潔小巧紅嫩的乳頭,並沒有像別的男人那樣的粗魯的吮吸或者啃咬,而是溫柔的含著,用舌尖輕柔的在乳頭上畫著圈,右手伸到了白潔的雙腿之間,在白潔的陰唇陰蒂的位置柔柔的撫摸著,很快手指尖就感受到了白潔下身濕潤出來的淫水。

    「唔……哦……」白潔的身體不斷的扭動,控制不住地呻吟著,一邊又親吻著方實在自己面前的臉頰和脖頸,兩腿屈起在床上叉開著,方便著方實的手在自己下身撫摸。方實親了一會,身體往下移動,放開了白潔已經硬起來、仿佛黃豆粒一樣紅紅的、挺立著的乳頭,嘴唇和舌頭配合著不斷的親吻和舔吸著白潔平坦滑嫩的小腹、肚臍。

    方實把身體轉了過來,倒趴在白潔身邊,嘴唇親吻著白潔大腿內側敏感的皮膚。白潔屈起叉開的雙腿之間,稀疏卷起烏黑的陰毛,覆蓋在小饅頭一樣鼓起的陰丘上,陰阜下緊緊合在一起的肥厚的大陰唇粉紅鮮嫩沒有一絲的陰毛。下面那個濕潤的正在流出晶瑩透明的水滴的洞口同樣的鮮嫩粉紅。方實伸出舌尖,舔過白潔洞口那點欲滴不落的水滴,感受著白潔嫩肉緊張的一顫。

    「啊啊啊啊啊啊……別……噢噢噢噢……哦……」突如其來的刺激,讓白潔叫出了聲。

    方實繼續分開白潔的雙腿,把整個頭都埋入了白潔的雙腿中間,一邊試探著把身體倒壓在了白潔的身上,那條一直壓在身體下面的堅硬的陰莖就立在了白潔臉側。方實用從AV里學來的技巧,用舌尖嘴唇不斷的挑逗著刺激著白潔的陰唇、陰蒂,甚至把舌尖伸進白潔的陰道里把舌尖帶鈎一樣在陰道四壁挑動。那種熱乎乎的刺激感覺,是白潔從未體驗過的。雖然王市長和姜子明也舔過自己的陰部,但是都是敷衍地舔了一會就算了,而方實這種一心想讓白潔舒服的舔逗,讓她渾身不斷的顫栗,忍不住的心里都在哆嗦的感覺:「哦噢噢噢不要……噢哦哦哦……不……哦……啊啊啊啊啊……」

    不一會,受用無比的白潔看到了在自己臉側的粗長陰莖,想都沒想就直接伸出小手一把握住,側過頭主動張嘴含住了渾圓的龜頭!

    感覺到自己的陰莖忽然被一個溫熱濕軟的感覺含住了,還有一個跳動滑軟的舌尖在敏感的龜頭上挑動,方實渾身一陣哆嗦:「嗯嗯嗯嗯!!!姐……姐哦哦哦哦……」這是他第一次被女人口交,前所未有的酥麻和溫暖從下身強烈的襲上方實的大腦,男人強壯的身體劇烈的抽搐了幾下。他倒過來只是爲了給白潔舔陰,並沒有讓她口交的意思,他更沒有想過自己的女上司會主動含住自己的雞巴。方實趕緊抬起下身,擺正了位置跟白潔形成了標準的69式口交。白潔也動情地盡力含吮著方實粗長的陰莖,眼前晃動著方實黑乎乎的陰毛、鼓鼓碩大的陰囊和健美的小腹……

    「唔……唔……」

    在和方實互相愛撫挑逗了半個小時之后,白潔終于仰躺在松軟的大床上,主動的岔開了雙腿,抱著方實的腰,第一次感受著這個年輕男孩溫柔地進入自己身體的陰莖。那種感覺,不是王申那種不自信和自卑,不是高義那種貪婪急切,不是陳三粗暴玩弄,也不是姜子明那種自信和強勢,而是一種讓她永生難忘的刺激和舒服感覺,是那種兩個年輕身體在渴望中終于合爲一體的感覺,那種不再是被脅迫或者被欺騙的感覺,而是自己主動追尋的快感!年輕男性的力量和強壯讓白潔幾乎一下失去了意識,這個進入自己身體的東西就是自己此時最需要、最想要的感受。

    當方實在白潔的耳邊,低聲溫柔的說:「白姐……我……我……」白潔毫不猶豫的說:「沒事的……姐姐……姐姐也……喜歡的……沒事的……」

    方實開始溫柔地在白潔的身體里抽送,陰莖跟陰道保持著一個溫柔又不失刺激的頻率深深的插入、拔出。這種體貼、柔緩的抽送,反而讓白潔享受到未曾有過的舒服,她抱著方實的腰,兩個腳跟踩在了方實趴著的兩個小腿肚上,濕滑的下身裹著方實的陰莖開始快速挺動,用陰道套弄著方實的陰莖。方實馬上配合著白潔的頻率。很快,兩個緊緊摟在一起的人在白潔逐漸大聲的呻吟中激烈地在床上碰撞起來。大床在兩個人的身下「吱呀吱呀」地呻吟,床板和牆壁也在這個激烈的節奏中發出了「咣當咣當」有節奏的聲響。

    感受著平日里文靜端莊的女上司,在自己身下逐漸爆發出來的激情,感受著白潔的下身在接近高潮時候那種柔軟緊裹在自己陰莖上的感覺,和白潔主動瘋狂的那種屁股和下身的不斷的挺動扭動顫動,方實一邊配合著白潔的節奏,一邊喘著粗氣發自內心的對白潔說:「呼……啊……姐……哦……我好愛你……姐……我愛你……」

    第一次在這種正激情澎湃、意亂情迷的時候,聽到這樣溫柔充滿真誠愛意的話,白潔的心里一顫,感覺到方實正在插著自己的陰莖,給她的刺激仿佛更加強烈了。之前那些男人,多少都是用手段強迫自己上床的,做愛的時候白潔總有一些屈辱和被迫的感覺,而方實是不會對自己有什麽損害。跟他做愛,白潔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去追尋女性最極致的高潮。那種迷亂的感覺,更加上不可抑制的心動、心顫,讓白潔迷亂的雙眼看著方實,主動抱住了方實的脖子,紅嫩的嘴唇溫柔地吻在他的嘴唇上。深吻片刻后,白潔看著方實這時候充滿了深情的雙眼,竟然能清晰的感受到方實的真誠。此時的兩個人還在床上保持著一個頻率抽送晃動著。

    在這樣迷亂的時刻,白潔柔柔的幾乎用嗓子的聲音說:「哦……哦……我也……唔……啊……」

    聽著白潔的話,方實心里狂喜一樣的興奮,不管這是真的假的,不管是因爲什麽跟自己說的,總之他聽到了白潔,這個平日里大方干練的性感白領,這個高貴端莊的人妻少婦,這個溫柔可人的女上司,在自己身下被自己干著。

    方實抱住白潔,兩人一邊深吻著一邊用一種溫柔的又加快了深度和節奏的頻率抽送起來。沒幾下,白潔就再次陷入了瘋狂,渾圓的屁股和腰肢又開始快速的挺動起來。在方實的要求和刺激下,不斷急促地大聲呻吟起來:「啊啊啊啊啊……老……老公……哦哦哦……我愛你……我愛你……老公……啊……好舒服……啊……」

    感受著白潔下身如同馬達一樣的快速挺動,方實也不再控制自己射精的欲望,全身心投入的和白潔共同瘋狂起來。

    「啊……我死了……啊……噢……老公……我死了……啊啊啊啊!」

    方實也抱住白潔的身體,快速的抽送著,感受著未曾體驗過的女人高潮時陰道的抽搐顫抖,發自內心深處地低吼著:「寶貝兒!我……我也不行了!啊!我……我射了!嗯嗯嗯嗯嗯!!!」

    在白潔不斷的高潮中,方實就這樣直接把自己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進了自己美女上司的身體里!

    「啊啊啊啊啊……射吧……啊啊……我……老公……啊啊啊啊啊……」

    隨著男人的射精,白潔也進入了昏迷一樣的感覺,腦子里驚濤駭浪一樣的高潮不斷的沖擊著她的理智:「啊……啊……啊……」

    白潔仰著脖子,張開著小嘴在方實的身下大口的喘著氣,雙手用力把著方實肌肉虬結的手臂,粉色的美甲陷到了男人黝黑的皮膚里,香汗淋漓、泛著水光的身體不停地、大幅度地一下一下顫抖著,大腿根部和腹部都在有節奏地用力縮緊著,私處也跟著用力夾著男人的陽具,留戀著這個剛剛征服了自己的東西……白潔,這個淫蕩的女人,正在貪婪地享受著女性高潮的極致興奮……

    方實這時沒有像別的男人那樣直接拔出陰莖躺倒一邊,而是把陽具留在女人的體內,一邊撫摸著白潔的肌膚,一邊溫柔地親吻著白潔涼涼的嘴唇、激動的脖頸和乳房,感受著女人體內逐漸緩解的激動,體貼地照顧著女人的情緒……

    兩個人享受了第一次共同高潮之后,白潔起身拉著方實和自己一起洗了個澡。在下午灑滿陽光的寬大衛生間里,赤裸的白潔認真地給方實擦洗著身體。她把頭發簡單地紮在后面,給方實肌肉虬結、黝黑健康的身上塗滿了泡沫,一會撫弄著男孩的胸口和乳頭,一會又用赤裸的身體蹭著方實的后背和腿,一會直接攬著方實結實的脖子,在花灑下面忘情地舌吻了起來,白潔雪白赤裸的身體和豐滿的胸部直接貼上了男人精壯的身子……很快,年輕男孩的粗大陽具恢複了狀態,直接粗魯地抱起白潔,把她頂到了大理石洗手台上,抬起美人的一條腿就從后面再次進入了女上司的身體。兩個沾滿泡沫的身體滑溜溜的,做起來又是另一種享受。因爲剛高潮不久,方實很快就讓女上司又來了一次高潮,自己卻依然龍精虎猛。接著兩個人也沒心思洗澡,隨便沖了沖水,身上還沒擦干淨,方實就輕松地把白潔抱到客廳,頂在寬大的真皮沙發上繼續弄……

    「不要……別啊啊啊啊……歇會兒呀你……哎喲……啊啊啊啊啊啊……」

    兩個人當天一直玩到太陽落山,直到白潔的下面被整得紅腫生疼,向方實直求饒的時候,才在男人射完了第三次精之后才被放開……一直到晚上九點多,一起吃了外賣的方實和白潔在門口摟抱親吻了足足十幾分鍾,才戀戀不舍的道別。分別之后的兩個人都知道,經曆了今天下午的瘋狂,兩個人的關系不會再是上下級這麽簡單了。

    接下里的半個月里,趁著姜子明出差,白潔更加放肆大膽,隔三差五的就叫方實來玩。方實這個年輕實習生,就這樣明目張膽地在自己公司老總裝修豪華的洋房里,跟老總的情人、自己的女上司放肆地性愛。兩個人從早上一直玩到下午,從晚上弄到淩晨;從一進門就迫不及待的忘情舌吻,到房里各種的姿勢和玩法;從客廳的沙發茶幾,到餐廳的餐桌上,從廚房的竈台上,到陽台的躺椅上……健壯持久的方實,輕松地抱著嬌小柔弱的白潔,在寬敞豪華的大房間各個地方嘗試著各種性愛姿勢。兩個年輕、充滿活力的身體,瘋狂地、忘我地做著愛,放肆地追尋著屬于兩性最原始的情欲和快樂。

    「白……白姐……你……你真美……」

    「啊……啊哦哦哦……小冤家……啊啊……你……輕點……哎喲……討厭……」

    可是,白潔卻不知道,窗戶外面的樹上,小區里的一個攝像頭,偷偷記錄下了她和方實每一次不倫的愛戀…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