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黃飛鴻之風流十三姨

    清末民初,廣州寶芝林醫館。

    大廳中熙熙攘攘的佈滿了來看醫就診的人,幾個寶芝林的夥計也是來回奔波忙的不亦樂乎。

    最近的廣州也不知道怎麼就興起了一股瘟疫,雖然不是特別的嚴重,但受影響的人也不在少數。

    由於人手不夠,豬肉榮也放下了手中的生意,跑到寶芝林來幫忙,算起來也有三天了。

    「十三姨去哪裡了?還有幾個病人要等著抓藥呢。」

    開藥單的老先生李老本,一邊埋頭寫單子一邊問道。

    「應該是去後面的藥房準備藥去了吧?也有小半個時辰了呢。」

    一個小夥計說道。

    李老本聽後,也再沒有說什麼,轉頭向外面喊了一句「下一個……」又低回了頭。

    小夥計也沒有再答腔,又裡裡外外的忙了起來,只是心裡抱怨道「阿七去了哪裡?現在這麼忙,他就知道偷懶。」

    寶芝林後院側廂房的藥房之中。

    一個斜著頭歪脖子的光頭,正坐在一個小半個人高的大藥箱之上,深灰色的粗布褲子已經脫了一半,耷拉在分開的腿上,半個屁股坐在微涼的木箱上,微閉這眼睛,表情享受的很。

    還時不時的從鼻子裡哼出舒服的聲音。

    在他的胯下,一個年約二十七八的少婦,正在埋頭其中,起起伏伏的上下活動。

    「你這個壞坯子,在這個時間也總忘不了這麼點破事兒,過來這麼久,就不怕別人起疑心?有人過來怎麼辦?」少婦吐出了嘴裡巨大物件,用舌頭舔了舔不小心弄到嘴唇上的黏液,抬頭看了一眼男人,眼角中含著無盡的嬌媚,又有點幽怨的說道。

    「十三姨,你就放心吧,這幾天病人這麼多,外面的人手都不夠用了,哪裡還有人有閒工夫來這藥房?再說了,師傅不是平時除了你,也不允許別人隨便來這裡嗎?」男人滿不在乎的說道,「快點,再幫我好好的吹一吹,十三姨,你的嘴上工夫還真是厲害。」

    原來,這一男一女,不是鬼腳七和十三姨又是誰?!「你也知道外面忙不過來,還跑到這裡來胡搞,我過來拿藥也有小半個時辰了,結果藥沒拿成,倒是伺候了你這個壞東西這麼久。」

    十三姨左手握住鬼腳七的雞巴,用力的擼了幾下,右手卻是在他的屁股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說完,就又用櫻桃般的小嘴含住了形狀奇特的那根東西,賣力的吸吮了起來。

    「噢……對對對……再深一點……師娘你太厲害了……」鬼腳七忍不住的呻吟了起來,「誰叫師娘你這麼迷人,我看到你,就忍不住有幹你的衝動。」

    十三姨白了鬼腳七一眼,「就你嘴甜了,你說說,這幾天你趁你師傅不在,干了我多少次了?每次都把人家搞的腿軟,走路都沒了力氣。

    就是想幹,也不能在這個時候啊,外面都忙的不可開交了,你還有這等的心思。」

    「哎,我也知道,但是有什麼辦法呢?再過兩天,你不是要和師傅一起去那個什麼美國的舊什麼山的?這一去就是那麼多天,我當然要趁這幾天,好好的享受一下了。」

    鬼腳七說道。

    說完,就把手伸到了十三姨的衣服裡面,肆意把玩著十三姨的一對飽滿堅挺的大奶子,還時不時的用手捏一下紅如草莓的奶頭。

    十三姨舒服的哼了一聲,說道「就那麼幾天的時間都忍受不了麼?你也性慾也太旺盛了吧?像你這樣的話,早晚一天,也給你幹死了。

    再說,我也是體諒你的想法,這幾天,只要你想幹,我也不都從了你的意?你的要求我不也是盡量的滿足你了嗎?」「說起來這幾天真的辛苦師娘了,等你回來,我一定加倍的補償你。」

    鬼腳七淫笑著說。

    「哼,人家給你這樣干都快受不了了,還怎麼能承受你加倍?非要干死人家才算數的麼?」十三姨假裝生氣道。

    但聲音卻不知道什麼原因,明顯的顫抖了起來。

    「十三姨的承受能力我又不是不知道。

    想當初,你一個人對付趙天霸大平號的4 個舞獅師傅,還不是一樣把他們殺的丟盔棄甲?」想到那時的激烈場面,鬼腳七的雞巴不由的又硬了許多。

    十三姨感受到了鬼腳七陽具的變化,心下一顫,回應道「當時若不是為了飛鴻,我也不會貿然的做出這樣的決定,再說,當時不是也便宜了你這小子?」舊事重提,十三姨的小穴彷彿真的回到了那個時間,竟然不自覺的流了許多的淫水出來。

    「我也只不過是揀了個漏子而已,並沒有干的太爽,想起現在和以前,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語了。」

    鬼腳七感歎道。

    「還叫揀了個漏子?雖然那時候,人家被四個人不知道姦淫了多少次,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但還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你今天老實告訴我,那天你總共操了人家幾次?」「也只有兩次而已啊,你嘴裡射了一次,小騷穴了射了一次,最遺憾的就是,沒有干到十三姨你的小菊穴。」

    「哼,你想的倒美,你師傅都從來沒有碰過我,你把人家干了兩次不說,還想要操人家的屁股。」

    十三姨道。

    「大平號的那幫小子都能操,我怎麼就不能?」鬼腳七並不服氣。

    「如果不是他們人太多,我怎麼也不容他們碰我那裡。

    我是怕第二天走不了路,還怎麼陪你師傅去參加獅王爭霸」十三姨說道,「再說,後來,人家不也讓你幹過了嗎?怎麼還是這樣唸唸不忘的?」鬼腳七卻是再也沒有答話,嘿嘿的傻笑了下,就又享受起來。

    「阿七,不如今天,我就給你吹出來吧,等一下,又怕你把人家操的走不了路,況且,這個時間也不夠給你好好操的了,等今天晚上,人家再好好的陪你玩    一趟。」

    十三姨用商量的口氣說。

    「也好,時間太久,別人也會起疑心,但是師傅今晚不回來麼?」鬼腳七說道。

    「飛鴻和阿寬陪李大人去了佛山的民團總練那邊,今晚應該是回不來了,我們這次去這麼久,他總是有很多事情要交代的,不然,他也不會在這麼忙的時候出去了。」

    說完,十三姨,把鬼腳七的兩個蛋蛋含進了嘴裡,用舌頭不斷的挑逗著。

    「那也好,我就是擔心,那個豬肉榮,今晚也不會放過你,那我怎麼辦?」鬼腳七擔心道。

    「哎,那個死肥豬也是淨給我添亂,藉著寶芝林人手不夠的理由,非是要過來幫忙,一住就是三天,忙是沒幫多少,天天晚上可是把我弄的夠戧。

    也是一刻都消停不得。」

    十三姨無奈道,「他那根肉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從豬身上拿下來的,真讓人受不了。」

    鬼腳七聽了這個話,心裡當然是很不爽,心裡想道,「好像只有那個肥豬才讓你受不了,我你就受的了嗎?看我今天晚上怎麼收拾你!「嘴上卻沒有說出來。

    「如果他今晚真的找你,你怎麼辦啊?」鬼腳七問道。

    「要不……要不今晚,你們一起過來?」十三姨試探的說道。

    「真是個賤婦,看看今晚怎麼懲治你!」鬼腳七心裡想道,嘴上卻說,「好啊,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也只能如此了。」

    交談完畢,十三姨又埋頭苦幹起來,一張小嘴不斷的開開合合,小舌頭更是充分的挑逗著鬼腳七的大龜頭。

    嘴中的唾液,來不及嚥下去的,都順著雞巴流到了陰囊上,再從陰囊滴到了藥箱上。

    不一會兒的時間,鬼腳七的屁股下面就濕了一大片。

    「阿七,你今天怎麼這麼久啊?還沒有要出來的感覺嗎?」長時間的活塞運動,讓十三姨的嘴酸麻無比。

    「有一點感覺了,如果你著急的話,就幫我舔舔屁眼吧,這樣會快一些。」

    鬼腳七使勁的分了分兩腿,上身向後仰了仰。

    「你這人,就是喜歡這一口,屁股洗過了嗎?」十三姨白了他一眼,騰出嘴來,兩手把鬼腳七的屁股向前托了托。

    「今早幹完了你一次以後,有洗過澡了。」

    鬼腳七說道。

    十三姨扒開了鬼腳七的屁股,讓屁眼露了出來,俯下頭去,用舌尖在屁眼上掃了掃。

    鬼腳七馬上舒服的呻吟了起來,「喔,再深一點。」

    屁眼中還是有淡淡的味道飄了出來,不過十三姨也並沒有再多說什麼,把舌尖一點一點的探到了屁眼裡面。

    一隻手卻又握住了巨大的雞巴,來回套弄起來。

    「是這樣嗎?再裡一點嗎?」十三姨一邊試探著進入,一邊問道。

    「對對對,就是這樣,再深一點,好舒服啊。」

    鬼腳七仰著頭,閉上了眼睛。

    「你怎麼這麼喜歡人家給你舔屁眼,真的有那麼舒服嗎?阿榮也是,就是喜歡人家給他舔腳。」

    十三姨說道。

    「還不是一樣的道理?別人操你屁眼的時候,你也不是舒服的大叫?我這一身的功夫都練在腿腳上,已經練的皮糙肉厚,沒什麼感覺了。」

    鬼腳七說道。

    「那當然不一樣,操屁眼的那種充實的感覺,真的是暢快無比呢。

    這怎麼能同日而語?」十三姨的舌頭不停的在屁眼和屁股周圍打著圈,時不時的就用舌尖探進去抽插幾下。

    果然過了沒有多久,就聽到鬼腳七的呻吟更加大聲了起來。

    「快快,十三姨,含住我的雞巴,我要射出來了。」

    十三姨聞聲趕緊的用嘴含住了鬼腳七的大龜頭,更加快速的上下活動起來。

    一隻手握住雞巴的中間,一隻手的食指輕輕的愛撫著鬼腳七的肛門。

    同時,嘴中口水撲哧撲哧的聲音也越發的大了起來,鼻子還發出「恩恩」的聲音。

    就這樣持續了沒有多久,在十三姨覺得快要窒息的時候,鬼腳七卻用手抱住了她的頭,使勁的按到胯下,十三姨也明顯的感覺到嘴裡的雞巴大了也硬了不少。

    瞬間,那濃濃的精液就盡數的射到了她的口中。

    滾燙的精液刺激的十三姨咳了起來,眼淚都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等到鬼腳七的雞巴徹底的結束了痙攣,十三姨才把嘴拿開。

    用手攏了攏因為劇烈活動而溢出到嘴角和脖子上的,口水和精液的混合液體,咕咚一聲,全部都嚥了下去。

    「剛剛差一點就憋死人家了,說了多少次了,不要插的太深,」十三姨吞完了精液,咂了咂舌頭,嬌怒的說道。

    「對不起了,剛剛真的是身不由己了,感覺太強烈了。」

    鬼腳七憨憨的笑道,說完,就摸了摸自己的光頭。

    「好了,快收起你那個醜陋的大傢伙,我要去拿藥了。」

    十三姨輕打了一下鬼腳七的雞巴,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被他搞亂的衣服,收起了剛剛還裸露在外邊的大奶子,轉身走到了藥架的旁邊,開始認真的抓起藥來。

    鬼腳七意猶未盡的穿好了衣服,來到了十三姨的身邊,一手抓住了她的挺翹的屁股,來回的揉捏著,說道「要不要我幫忙啊?」「不用了,你快點到前廳去吧,你在這裡,只怕是越幫越忙了。」

    十三姨嬌媚的扭了扭屁股說道。

    「那好,晚上別忘了給我個信兒啊。」

    鬼腳七一邊說著,一邊往門外走去。

    「哼,就忘不了這點事,放心吧,我會的。」

    十三姨說著。

    聽到關門的聲音,十三姨的心裡莫名的開始發顫。

    「自己怎麼能這麼淫蕩,竟然主動的說要晚上伺候他們兩個。

    哎,今晚注定了又是一個不眠之夜啊。」

    想著想著,自己的小穴不禁的又流出水來,確實對這個即將到來的夜晚,充滿了無限的期待。

     

    清末民初,廣州寶芝林醫館。

    大廳中熙熙攘攘的佈滿了來看醫就診的人,幾個寶芝林的夥計也是來回奔波忙的不亦樂乎。

    最近的廣州也不知道怎麼就興起了一股瘟疫,雖然不是特別的嚴重,但受影響的人也不在少數。

    由於人手不夠,豬肉榮也放下了手中的生意,跑到寶芝林來幫忙,算起來也有三天了。

    「十三姨去哪裡了?還有幾個病人要等著抓藥呢。」

    開藥單的老先生李老本,一邊埋頭寫單子一邊問道。

    「應該是去後面的藥房準備藥去了吧?也有小半個時辰了呢。」

    一個小夥計說道。

    李老本聽後,也再沒有說什麼,轉頭向外面喊了一句「下一個……」又低回了頭。

    小夥計也沒有再答腔,又裡裡外外的忙了起來,只是心裡抱怨道「阿七去了哪裡?現在這麼忙,他就知道偷懶。」

    寶芝林後院側廂房的藥房之中。

    一個斜著頭歪脖子的光頭,正坐在一個小半個人高的大藥箱之上,深灰色的粗布褲子已經脫了一半,耷拉在分開的腿上,半個屁股坐在微涼的木箱上,微閉這眼睛,表情享受的很。

    還時不時的從鼻子裡哼出舒服的聲音。

    在他的胯下,一個年約二十七八的少婦,正在埋頭其中,起起伏伏的上下活動。

    「你這個壞坯子,在這個時間也總忘不了這麼點破事兒,過來這麼久,就不怕別人起疑心?有人過來怎麼辦?」少婦吐出了嘴裡巨大物件,用舌頭舔了舔不小心弄到嘴唇上的黏液,抬頭看了一眼男人,眼角中含著無盡的嬌媚,又有點幽怨的說道。

    「十三姨,你就放心吧,這幾天病人這麼多,外面的人手都不夠用了,哪裡還有人有閒工夫來這藥房?再說了,師傅不是平時除了你,也不允許別人隨便來這裡嗎?」男人滿不在乎的說道,「快點,再幫我好好的吹一吹,十三姨,你的嘴上工夫還真是厲害。」

    原來,這一男一女,不是鬼腳七和十三姨又是誰?!「你也知道外面忙不過來,還跑到這裡來胡搞,我過來拿藥也有小半個時辰了,結果藥沒拿成,倒是伺候了你這個壞東西這麼久。」

    十三姨左手握住鬼腳七的雞巴,用力的擼了幾下,右手卻是在他的屁股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說完,就又用櫻桃般的小嘴含住了形狀奇特的那根東西,賣力的吸吮了起來。

    「噢……對對對……再深一點……師娘你太厲害了……」鬼腳七忍不住的呻吟了起來,「誰叫師娘你這麼迷人,我看到你,就忍不住有幹你的衝動。」

    十三姨白了鬼腳七一眼,「就你嘴甜了,你說說,這幾天你趁你師傅不在,干了我多少次了?每次都把人家搞的腿軟,走路都沒了力氣。

    就是想幹,也不能在這個時候啊,外面都忙的不可開交了,你還有這等的心思。」

    「哎,我也知道,但是有什麼辦法呢?再過兩天,你不是要和師傅一起去那個什麼美國的舊什麼山的?這一去就是那麼多天,我當然要趁這幾天,好好的享受一下了。」

    鬼腳七說道。

    說完,就把手伸到了十三姨的衣服裡面,肆意把玩著十三姨的一對飽滿堅挺的大奶子,還時不時的用手捏一下紅如草莓的奶頭。

    十三姨舒服的哼了一聲,說道「就那麼幾天的時間都忍受不了麼?你也性慾也太旺盛了吧?像你這樣的話,早晚一天,也給你幹死了。

    再說,我也是體諒你的想法,這幾天,只要你想幹,我也不都從了你的意?你的要求我不也是盡量的滿足你了嗎?」「說起來這幾天真的辛苦師娘了,等你回來,我一定加倍的補償你。」

    鬼腳七淫笑著說。

    「哼,人家給你這樣干都快受不了了,還怎麼能承受你加倍?非要干死人家才算數的麼?」十三姨假裝生氣道。

    但聲音卻不知道什麼原因,明顯的顫抖了起來。

    「十三姨的承受能力我又不是不知道。

    想當初,你一個人對付趙天霸大平號的4 個舞獅師傅,還不是一樣把他們殺的丟盔棄甲?」想到那時的激烈場面,鬼腳七的雞巴不由的又硬了許多。

    十三姨感受到了鬼腳七陽具的變化,心下一顫,回應道「當時若不是為了飛鴻,我也不會貿然的做出這樣的決定,再說,當時不是也便宜了你這小子?」舊事重提,十三姨的小穴彷彿真的回到了那個時間,竟然不自覺的流了許多的淫水出來。

    「我也只不過是揀了個漏子而已,並沒有干的太爽,想起現在和以前,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語了。」

    鬼腳七感歎道。

    「還叫揀了個漏子?雖然那時候,人家被四個人不知道姦淫了多少次,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但還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你今天老實告訴我,那天你總共操了人家幾次?」「也只有兩次而已啊,你嘴裡射了一次,小騷穴了射了一次,最遺憾的就是,沒有干到十三姨你的小菊穴。」

    「哼,你想的倒美,你師傅都從來沒有碰過我,你把人家干了兩次不說,還想要操人家的屁股。」

    十三姨道。

    「大平號的那幫小子都能操,我怎麼就不能?」鬼腳七並不服氣。

    「如果不是他們人太多,我怎麼也不容他們碰我那裡。

    我是怕第二天走不了路,還怎麼陪你師傅去參加獅王爭霸」十三姨說道,「再說,後來,人家不也讓你幹過了嗎?怎麼還是這樣唸唸不忘的?」鬼腳七卻是再也沒有答話,嘿嘿的傻笑了下,就又享受起來。

    「阿七,不如今天,我就給你吹出來吧,等一下,又怕你把人家操的走不了路,況且,這個時間也不夠給你好好操的了,等今天晚上,人家再好好的陪你玩    一趟。」

    十三姨用商量的口氣說。

    「也好,時間太久,別人也會起疑心,但是師傅今晚不回來麼?」鬼腳七說道。

    「飛鴻和阿寬陪李大人去了佛山的民團總練那邊,今晚應該是回不來了,我們這次去這麼久,他總是有很多事情要交代的,不然,他也不會在這麼忙的時候出去了。」

    說完,十三姨,把鬼腳七的兩個蛋蛋含進了嘴裡,用舌頭不斷的挑逗著。

    「那也好,我就是擔心,那個豬肉榮,今晚也不會放過你,那我怎麼辦?」鬼腳七擔心道。

    「哎,那個死肥豬也是淨給我添亂,藉著寶芝林人手不夠的理由,非是要過來幫忙,一住就是三天,忙是沒幫多少,天天晚上可是把我弄的夠戧。

    也是一刻都消停不得。」

    十三姨無奈道,「他那根肉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從豬身上拿下來的,真讓人受不了。」

    鬼腳七聽了這個話,心裡當然是很不爽,心裡想道,「好像只有那個肥豬才讓你受不了,我你就受的了嗎?看我今天晚上怎麼收拾你!「嘴上卻沒有說出來。

    「如果他今晚真的找你,你怎麼辦啊?」鬼腳七問道。

    「要不……要不今晚,你們一起過來?」十三姨試探的說道。

    「真是個賤婦,看看今晚怎麼懲治你!」鬼腳七心裡想道,嘴上卻說,「好啊,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也只能如此了。」

    交談完畢,十三姨又埋頭苦幹起來,一張小嘴不斷的開開合合,小舌頭更是充分的挑逗著鬼腳七的大龜頭。

    嘴中的唾液,來不及嚥下去的,都順著雞巴流到了陰囊上,再從陰囊滴到了藥箱上。

    不一會兒的時間,鬼腳七的屁股下面就濕了一大片。

    「阿七,你今天怎麼這麼久啊?還沒有要出來的感覺嗎?」長時間的活塞運動,讓十三姨的嘴酸麻無比。

    「有一點感覺了,如果你著急的話,就幫我舔舔屁眼吧,這樣會快一些。」

    鬼腳七使勁的分了分兩腿,上身向後仰了仰。

    「你這人,就是喜歡這一口,屁股洗過了嗎?」十三姨白了他一眼,騰出嘴來,兩手把鬼腳七的屁股向前托了托。

    「今早幹完了你一次以後,有洗過澡了。」

    鬼腳七說道。

    十三姨扒開了鬼腳七的屁股,讓屁眼露了出來,俯下頭去,用舌尖在屁眼上掃了掃。

    鬼腳七馬上舒服的呻吟了起來,「喔,再深一點。」

    屁眼中還是有淡淡的味道飄了出來,不過十三姨也並沒有再多說什麼,把舌尖一點一點的探到了屁眼裡面。

    一隻手卻又握住了巨大的雞巴,來回套弄起來。

    「是這樣嗎?再裡一點嗎?」十三姨一邊試探著進入,一邊問道。

    「對對對,就是這樣,再深一點,好舒服啊。」

    鬼腳七仰著頭,閉上了眼睛。

    「你怎麼這麼喜歡人家給你舔屁眼,真的有那麼舒服嗎?阿榮也是,就是喜歡人家給他舔腳。」

    十三姨說道。

    「還不是一樣的道理?別人操你屁眼的時候,你也不是舒服的大叫?我這一身的功夫都練在腿腳上,已經練的皮糙肉厚,沒什麼感覺了。」

    鬼腳七說道。

    「那當然不一樣,操屁眼的那種充實的感覺,真的是暢快無比呢。

    這怎麼能同日而語?」十三姨的舌頭不停的在屁眼和屁股周圍打著圈,時不時的就用舌尖探進去抽插幾下。

    果然過了沒有多久,就聽到鬼腳七的呻吟更加大聲了起來。

    「快快,十三姨,含住我的雞巴,我要射出來了。」

    十三姨聞聲趕緊的用嘴含住了鬼腳七的大龜頭,更加快速的上下活動起來。

    一隻手握住雞巴的中間,一隻手的食指輕輕的愛撫著鬼腳七的肛門。

    同時,嘴中口水撲哧撲哧的聲音也越發的大了起來,鼻子還發出「恩恩」的聲音。

    就這樣持續了沒有多久,在十三姨覺得快要窒息的時候,鬼腳七卻用手抱住了她的頭,使勁的按到胯下,十三姨也明顯的感覺到嘴裡的雞巴大了也硬了不少。

    瞬間,那濃濃的精液就盡數的射到了她的口中。

    滾燙的精液刺激的十三姨咳了起來,眼淚都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等到鬼腳七的雞巴徹底的結束了痙攣,十三姨才把嘴拿開。

    用手攏了攏因為劇烈活動而溢出到嘴角和脖子上的,口水和精液的混合液體,咕咚一聲,全部都嚥了下去。

    「剛剛差一點就憋死人家了,說了多少次了,不要插的太深,」十三姨吞完了精液,咂了咂舌頭,嬌怒的說道。

    「對不起了,剛剛真的是身不由己了,感覺太強烈了。」

    鬼腳七憨憨的笑道,說完,就摸了摸自己的光頭。

    「好了,快收起你那個醜陋的大傢伙,我要去拿藥了。」

    十三姨輕打了一下鬼腳七的雞巴,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被他搞亂的衣服,收起了剛剛還裸露在外邊的大奶子,轉身走到了藥架的旁邊,開始認真的抓起藥來。

    鬼腳七意猶未盡的穿好了衣服,來到了十三姨的身邊,一手抓住了她的挺翹的屁股,來回的揉捏著,說道「要不要我幫忙啊?」「不用了,你快點到前廳去吧,你在這裡,只怕是越幫越忙了。」

    十三姨嬌媚的扭了扭屁股說道。

    「那好,晚上別忘了給我個信兒啊。」

    鬼腳七一邊說著,一邊往門外走去。

    「哼,就忘不了這點事,放心吧,我會的。」

    十三姨說著。

    聽到關門的聲音,十三姨的心裡莫名的開始發顫。

    「自己怎麼能這麼淫蕩,竟然主動的說要晚上伺候他們兩個。

    哎,今晚注定了又是一個不眠之夜啊。」

    想著想著,自己的小穴不禁的又流出水來,確實對這個即將到來的夜晚,充滿了無限的期待。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