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我給王思懿難忘的一次婦科檢查

    我是八十年代中期畢生於北京的協和醫科大學,現是北京一家大型三甲醫院的婦科的付主任醫師。記得大學畢業分配時的臨床實習,自己的志向是內科。可分配到醫院時,確通知到婦科報到。

    我當時的觀念是一個大男人在婦科工作,天天為女人檢查那裡。在朋友和親戚面前很沒有面子,加之我對醫學的興趣不在婦科,所以自己好長時間心情鬱悶。加之那時在本院的科室之間,婦科的效益不像現在這樣好。

    平時每月的獎金也比其它科--放射科、心外科、心內科等科少很多,大多數的畢業生不願去。工作的前兩年我都不是很安心工作,直到多年以後看看沒有太大的希望換科了,才慢慢安下心來工作。

    說實話,平時工作時給女性檢查私處自己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特別。你想天天的工作就是看和用手觸摸女性的性器管,時間長了也就有一點麻木了。有時自己甚至擔心自己會在這方面對女人失去興趣,失掉男人最基本的特性。

    同窗的好友聚會時也拿我的工作開玩笑,把我劃歸女同學一邊。理由是我看女人那裡比女人還瞭解得多,女人對我就沒有秘密。這時我會被氣得半死,真後悔不該在這種科室工作。不過說是對女人有點麻木,但也不一定!

    記得有一個夏天的一個下午,進來一位27- 28的少婦。她身高將近1。67米,體態豐胰,皮膚白晰,長得十分美麗端莊,衣著高檔而很有品味,尤其是她的氣質是那麼的高貴典雅,感覺很有一點面熟,看得出來她不是一般的女性。

    外面好像還有一位男士陪同,她戴了一付墨鏡,我很奇怪因為很少有病人看病會帶墨鏡的。一眼看去應該是有多年婚姻關係的女人,是被愛情滋潤的女性。

    說實話在北京看到名人沒有什麼奇怪的,我的直覺她應該是一位演藝圈的人物,我平時很少看文藝節目。也不是什麼追星族,但我在遲疑了十幾秒種後還是認出了她--王思懿!

    我有點激動起來,立刻我意識到必需控製自己的情緒。因為我是醫生,她是病人,在這裡她沒有什麼特權。我平時給女性做檢查時,可以說是很規範也很少有雜念。但不知為什麼一見這個女人,我有一鍾很怪的感覺,心裡突然產生出一股衝動。

    王思懿很鎮定,她沒有表現出什麼異樣。她病歷上寫的名字叫「王藝思」,我裝著沒有認出她來。我問她有什麼問題,她說:例假最近不太正常,而且還有一些疼痛。我知道這是最普通的婦科症狀,只需要吃些藥有一個好的休息即可。

    我對她說:到檢查床上檢查一下腹部。她躺到檢查床上,我要她解開褲帶。

    她順從的解開了褲帶,撩起了上衣。我把手伸到她的小腹摸了起來,從症狀來看沒有什麼大礙。可以結束檢查,我心裡一陣突突的亂跳,心想這可是一個機會啊。也許將來再也不可能和這樣的女人接觸了,自己會後悔一身的啊。

    我定了定神說:「你的情況有點問題,需要進一步確認你的病情。請你到婦科檢查床上做一個進一步的檢查。」這是我故意把問題說嚴重,她有一些緊張。

    她說:「大夫問題嚴重嗎?」

    我說:「是的,需要進一步確診。」 她來到專業的婦科檢查床前(這張檢查床是我們醫院剛不久前從德國進口的

    專業檢查床,功能很多,而且也比以前的國產的檢查床舒適很多),這張床在檢查室的內角,有一幅蘭色的屏風擋住(主要是為了保護病人的隱私權)。這就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為婦科的特性不可能很開放,我帶上了房門。

    她看著檢查床有一點發愣,尤其是檢查床上的固定女性張開雙腿的固定角。

    我看出來她有一些顧慮,我說:「脫掉褲子,把腿放在上面去。不要緊的,一會就好!。」

    她遲疑的開始脫下褲子,這是一條黑色的外褲,我知道第一步應該沒有問題了。我裝出無所謂的樣子看著她脫下外褲,最後她脫下了淺灰色小內褲。我看到了她下身濃鬱的陰毛,我說:「到床上躺好。」她沒有反對躺了上去。

    我走了過去,「把腿分開。」她面帶羞澀的張開了大腿,哇塞!好一個漂亮迷人的陰戶啊。陰毛呈到三角型延大陰唇的二邊疏密有緻的排列著,陰毛黝黑細膩。大陰唇豐胰美滿略帶著淺赫色,小陰唇清晰明瞭閃著濕潤的暗赫色。

    從陰道口來看應該是性愛比較活躍的情況,陰道門口教大而細長。陰蒂呈暗赫紅色,像一枚熟透的葡萄。肛門紅潤而精緻,一對美白的臀部呈半梨型顯得性欲勃動。在她的陰唇左下角有一個暗色的斑點,像個小豆豆。 我從一個婦科醫生的專業角度看得出來王思懿應該有過很豐富的性生活經歷

    和教長的性愛時期,這是一個已婚女人才有的性慾十足的性愛器官。是一個完全被男人勇敢開懇播種過的土地,有過無數次的激動高昂急風驟雨的衝擊和噴射。

    它也在男人的衝擊中無數次的酥麻顫慄中慾火重生,一遍又一遍的感受來自異性的強悍的刺入和堅實的抽送。正是因為有了男人性的滋養,它才具有現在的成熟和豐韻。

    我看的有點入迷,但我也提醒自己要小心!我先用雙手把她的雙腿向兩邊盡力打開,並把她的二條小腿固定在二條支架上。讓她的陰部毫無保留的呈現在我面前。她感覺到我在幹什麼,她把眼睛向上看去。

    她依然帶著墨鏡,我說:「把腿向兩邊用力張開。」她只得聽從,哦!太刺激了,我想像她在做愛時也是這樣張開雙腿等待大陰莖的刺入!

    我先用塑料的一次性擴陰器插入她的陰道,很輕鬆的就放了進去,這更證實了我對她有豐富的性生活的判斷。我先將她的陰道口擴開一部分,我的動作很輕,為的是不讓她反感。然後我用帶著橡膠手套的左手食指放在她的大陰唇上,慢慢的撫摸。然後向下用大母指固定陰道口下端,食指固定陰道口上端,把她的陰道口輕柔的向兩端打開。

    我用食指有意的觸動了她的陰蒂,她的大陰唇一陣輕微的顫動。她也從嘴裡發出幾乎聽不見的一聲呻呤,好個性意豐富而敏感的女人,真不知男人的陰莖插入後會是如何的讓人消魂懾骨的快慰啊!

    我問她:「你平時多長時間和丈夫有一次房事?」我這是明知故問。她臉色有些發紅,我知道這個問題醫生應先問病人是否已婚後再提。但我不想給她一個迴避的機會,她遲疑了一下說:「二天一次吧。」

    「你們通常多長時間?」我繼續問道,她的臉色更加紅暈起來。「30- 40分鐘吧。」她答道,一般女人不太願意回答這個問題,她畢竟是一個見過大場面的女人,很有節製地回答著我。

    「哦,你們以後的房事要節製一點。」這是我說的一句真話,她的問題和過於瀕繁和強烈的性生活也有一定的關係。而且通過對她的性器官的檢查我發現,她的性愛生活應該是很瀕繁的。遠遠超過她說的二天一次,別的時間我不敢說,但最近幾個月她應該是天天上天入地、高潮不斷。

    想想也不奇怪,那一個男人上了她的身可能都會不顧一切的把她幹的爽翻天,「哦……」她哼了一聲。

    我看她把眼睛閉上,女人在這時都很羞澀。我的膽子開始大了起來,我索性脫下塑料手套,把手指伸到她的陰道裡。我說:「我要檢查一下子宮頸是否有炎症,你不要亂動。」

    我是用左手固定分開她的陰道口,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插入她的陰道內。她的陰道內以是汪洋大海了,不用我在塗什麼潤滑劑了。我用手指插入後發現她的陰道較深,我的中指一觸到她的子宮頸她混身顫慄起來,陰道口也開始收縮夾緊。

    我用手指輕輕的來回抽動,一會她陰道中便股股地溢出淫液。好一個淫意纏綿的女人,我用手托住她的臀部讓她把臀部向上提起,這是我有意搞的鬼只為愛撫一下她的美臀。她在我近十多分鐘的「檢查」下已是性意遙遙,想來她離開醫院後會和男友大幹一場吧。

    我用自己的白色手巾給她的陰部搽試了一翻,這快白色的手巾上粘滿了她的斑斑性液和幾根細長黝黑的陰毛,直到現在這快手巾還在我的辦公室的書櫃中保留著看看差不多了,我說:「好了,你下來吧。」

    她下來背對著我穿內褲,她一玩腰一對豐胰美白的大屁股正對著我,臀部的中間黑色的陰毛襯著流著性液的陰唇,好性感的場面啊。當時真想從後面抽乾她一場!

    一會她穿戴整齊,我給她開了一些藥,並告訴她如何服用。我給她開藥時眼睛一直不太敢正視她,但她好像以從剛才的事中回過神來。我能感覺出來她以明白剛才我對她的性向舉動。我現在很佩服她的是她--毫不聲張,而且臉色反而變得正常起來。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我真的好感謝她!

    我是八十年代中期畢生於北京的協和醫科大學,現是北京一家大型三甲醫院的婦科的付主任醫師。記得大學畢業分配時的臨床實習,自己的志向是內科。可分配到醫院時,確通知到婦科報到。

    我當時的觀念是一個大男人在婦科工作,天天為女人檢查那裡。在朋友和親戚面前很沒有面子,加之我對醫學的興趣不在婦科,所以自己好長時間心情鬱悶。加之那時在本院的科室之間,婦科的效益不像現在這樣好。

    平時每月的獎金也比其它科--放射科、心外科、心內科等科少很多,大多數的畢業生不願去。工作的前兩年我都不是很安心工作,直到多年以後看看沒有太大的希望換科了,才慢慢安下心來工作。

    說實話,平時工作時給女性檢查私處自己並沒有覺得有什麼特別。你想天天的工作就是看和用手觸摸女性的性器管,時間長了也就有一點麻木了。有時自己甚至擔心自己會在這方面對女人失去興趣,失掉男人最基本的特性。

    同窗的好友聚會時也拿我的工作開玩笑,把我劃歸女同學一邊。理由是我看女人那裡比女人還瞭解得多,女人對我就沒有秘密。這時我會被氣得半死,真後悔不該在這種科室工作。不過說是對女人有點麻木,但也不一定!

    記得有一個夏天的一個下午,進來一位27- 28的少婦。她身高將近1。67米,體態豐胰,皮膚白晰,長得十分美麗端莊,衣著高檔而很有品味,尤其是她的氣質是那麼的高貴典雅,感覺很有一點面熟,看得出來她不是一般的女性。

    外面好像還有一位男士陪同,她戴了一付墨鏡,我很奇怪因為很少有病人看病會帶墨鏡的。一眼看去應該是有多年婚姻關係的女人,是被愛情滋潤的女性。

    說實話在北京看到名人沒有什麼奇怪的,我的直覺她應該是一位演藝圈的人物,我平時很少看文藝節目。也不是什麼追星族,但我在遲疑了十幾秒種後還是認出了她--王思懿!

    我有點激動起來,立刻我意識到必需控製自己的情緒。因為我是醫生,她是病人,在這裡她沒有什麼特權。我平時給女性做檢查時,可以說是很規範也很少有雜念。但不知為什麼一見這個女人,我有一鍾很怪的感覺,心裡突然產生出一股衝動。

    王思懿很鎮定,她沒有表現出什麼異樣。她病歷上寫的名字叫「王藝思」,我裝著沒有認出她來。我問她有什麼問題,她說:例假最近不太正常,而且還有一些疼痛。我知道這是最普通的婦科症狀,只需要吃些藥有一個好的休息即可。

    我對她說:到檢查床上檢查一下腹部。她躺到檢查床上,我要她解開褲帶。

    她順從的解開了褲帶,撩起了上衣。我把手伸到她的小腹摸了起來,從症狀來看沒有什麼大礙。可以結束檢查,我心裡一陣突突的亂跳,心想這可是一個機會啊。也許將來再也不可能和這樣的女人接觸了,自己會後悔一身的啊。

    我定了定神說:「你的情況有點問題,需要進一步確認你的病情。請你到婦科檢查床上做一個進一步的檢查。」這是我故意把問題說嚴重,她有一些緊張。

    她說:「大夫問題嚴重嗎?」

    我說:「是的,需要進一步確診。」 她來到專業的婦科檢查床前(這張檢查床是我們醫院剛不久前從德國進口的

    專業檢查床,功能很多,而且也比以前的國產的檢查床舒適很多),這張床在檢查室的內角,有一幅蘭色的屏風擋住(主要是為了保護病人的隱私權)。這就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為婦科的特性不可能很開放,我帶上了房門。

    她看著檢查床有一點發愣,尤其是檢查床上的固定女性張開雙腿的固定角。

    我看出來她有一些顧慮,我說:「脫掉褲子,把腿放在上面去。不要緊的,一會就好!。」

    她遲疑的開始脫下褲子,這是一條黑色的外褲,我知道第一步應該沒有問題了。我裝出無所謂的樣子看著她脫下外褲,最後她脫下了淺灰色小內褲。我看到了她下身濃鬱的陰毛,我說:「到床上躺好。」她沒有反對躺了上去。

    我走了過去,「把腿分開。」她面帶羞澀的張開了大腿,哇塞!好一個漂亮迷人的陰戶啊。陰毛呈到三角型延大陰唇的二邊疏密有緻的排列著,陰毛黝黑細膩。大陰唇豐胰美滿略帶著淺赫色,小陰唇清晰明瞭閃著濕潤的暗赫色。

    從陰道口來看應該是性愛比較活躍的情況,陰道門口教大而細長。陰蒂呈暗赫紅色,像一枚熟透的葡萄。肛門紅潤而精緻,一對美白的臀部呈半梨型顯得性欲勃動。在她的陰唇左下角有一個暗色的斑點,像個小豆豆。 我從一個婦科醫生的專業角度看得出來王思懿應該有過很豐富的性生活經歷

    和教長的性愛時期,這是一個已婚女人才有的性慾十足的性愛器官。是一個完全被男人勇敢開懇播種過的土地,有過無數次的激動高昂急風驟雨的衝擊和噴射。

    它也在男人的衝擊中無數次的酥麻顫慄中慾火重生,一遍又一遍的感受來自異性的強悍的刺入和堅實的抽送。正是因為有了男人性的滋養,它才具有現在的成熟和豐韻。

    我看的有點入迷,但我也提醒自己要小心!我先用雙手把她的雙腿向兩邊盡力打開,並把她的二條小腿固定在二條支架上。讓她的陰部毫無保留的呈現在我面前。她感覺到我在幹什麼,她把眼睛向上看去。

    她依然帶著墨鏡,我說:「把腿向兩邊用力張開。」她只得聽從,哦!太刺激了,我想像她在做愛時也是這樣張開雙腿等待大陰莖的刺入!

    我先用塑料的一次性擴陰器插入她的陰道,很輕鬆的就放了進去,這更證實了我對她有豐富的性生活的判斷。我先將她的陰道口擴開一部分,我的動作很輕,為的是不讓她反感。然後我用帶著橡膠手套的左手食指放在她的大陰唇上,慢慢的撫摸。然後向下用大母指固定陰道口下端,食指固定陰道口上端,把她的陰道口輕柔的向兩端打開。

    我用食指有意的觸動了她的陰蒂,她的大陰唇一陣輕微的顫動。她也從嘴裡發出幾乎聽不見的一聲呻呤,好個性意豐富而敏感的女人,真不知男人的陰莖插入後會是如何的讓人消魂懾骨的快慰啊!

    我問她:「你平時多長時間和丈夫有一次房事?」我這是明知故問。她臉色有些發紅,我知道這個問題醫生應先問病人是否已婚後再提。但我不想給她一個迴避的機會,她遲疑了一下說:「二天一次吧。」

    「你們通常多長時間?」我繼續問道,她的臉色更加紅暈起來。「30- 40分鐘吧。」她答道,一般女人不太願意回答這個問題,她畢竟是一個見過大場面的女人,很有節製地回答著我。

    「哦,你們以後的房事要節製一點。」這是我說的一句真話,她的問題和過於瀕繁和強烈的性生活也有一定的關係。而且通過對她的性器官的檢查我發現,她的性愛生活應該是很瀕繁的。遠遠超過她說的二天一次,別的時間我不敢說,但最近幾個月她應該是天天上天入地、高潮不斷。

    想想也不奇怪,那一個男人上了她的身可能都會不顧一切的把她幹的爽翻天,「哦……」她哼了一聲。

    我看她把眼睛閉上,女人在這時都很羞澀。我的膽子開始大了起來,我索性脫下塑料手套,把手指伸到她的陰道裡。我說:「我要檢查一下子宮頸是否有炎症,你不要亂動。」

    我是用左手固定分開她的陰道口,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插入她的陰道內。她的陰道內以是汪洋大海了,不用我在塗什麼潤滑劑了。我用手指插入後發現她的陰道較深,我的中指一觸到她的子宮頸她混身顫慄起來,陰道口也開始收縮夾緊。

    我用手指輕輕的來回抽動,一會她陰道中便股股地溢出淫液。好一個淫意纏綿的女人,我用手托住她的臀部讓她把臀部向上提起,這是我有意搞的鬼只為愛撫一下她的美臀。她在我近十多分鐘的「檢查」下已是性意遙遙,想來她離開醫院後會和男友大幹一場吧。

    我用自己的白色手巾給她的陰部搽試了一翻,這快白色的手巾上粘滿了她的斑斑性液和幾根細長黝黑的陰毛,直到現在這快手巾還在我的辦公室的書櫃中保留著看看差不多了,我說:「好了,你下來吧。」

    她下來背對著我穿內褲,她一玩腰一對豐胰美白的大屁股正對著我,臀部的中間黑色的陰毛襯著流著性液的陰唇,好性感的場面啊。當時真想從後面抽乾她一場!

    一會她穿戴整齊,我給她開了一些藥,並告訴她如何服用。我給她開藥時眼睛一直不太敢正視她,但她好像以從剛才的事中回過神來。我能感覺出來她以明白剛才我對她的性向舉動。我現在很佩服她的是她--毫不聲張,而且臉色反而變得正常起來。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我真的好感謝她!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