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婦科實習的美好回憶

    我是一名醫校學生,我實習的醫院是本市一所較大的醫院,患者很多,作為一名臨床學生,實習就是去各個臨床科室轉 學習,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當然對我吸引力最大的,就是婦科了。曾經有個笑話是這樣講的,有個男醫生和院長吵了架,院長就調他到婦科工作 一天工作下來他都很興奮,還覺得院長真不錯 讓他在那裡興奮了一天,回家才知道,要交作業的時候,發現自己不行了,才發現被院長陰了,嘿,大概就是這個意思,我也想試試興奮一天的感覺。

    很快,便到了婦科實習的日子,讓我有點失望的是,我們在病房實習,不去門診,所以病人看的就少了,美女也很少了。一個醫生手下就那十多個病人,當然住院的時候,都會有常規婦科檢查,剛開始頭幾天,我老師手上的病人都是些中老年婦女,讓我很是失望啊,終於有一天,老天爺開眼了。

    「姓名?」「李XX」「年齡」「22」「為什麼來住院啊」「就是···晚上和男朋友做的時候下面老是有血,剛才在門診,醫生讓我住進來好好檢查下」···

    後面就是些常規問診情況了。我一看這個美女眼睛都直了,終於我老師也收了個美女病人了。一頭柔順烏黑的長髮搭在背上,一個清秀的面容,還有那略帶害羞的表情,那T恤下高聳的雙峰,大概165cm的身高,身材均勻,真是男人一看都會動心的女人。在問完情況後,就是常規的婦科檢查。我們來到了檢查室,「褲子脫了,趟床上去,腿打開一點。」

    老師一邊告訴她,一邊去戴手套。她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說:「能不能讓男醫生迴避一下?」「迴避什麼,他是醫生,你是病人,以後他就是婦科醫生了,都不看以後怎麼治病啊。」老師嚴厲的說道。

    她沒辦法,只能按老師說的,脫下了褲子,躺在檢查床上,張開雙腿,那秘密花園就完全展示在我眼前了。看那高聳的陰戶上濃鬱的陰毛,標準的東方女性的B,兩片小陰唇輕輕合著,還不是很黑,看得出來沒有經常做。我已經感覺到一點難以抑製的衝動了,老師做好準備就過來,伸手分開兩片小陰唇,看到那小小的洞口,真是太美妙了,洞壁那些粉粉的肉,我都想上去嘗嘗了。老師將手指伸進洞內,做起雙合診。只聽她輕輕哼了一聲,哇,聽到那聲音我臉一下就紅了,想像著把弟弟放進去,她哼哼的場景。

    「同學,你也來摸一下。」老師吩咐著,脫下手套。我趕緊帶上手套,沾好肥皂水,站在她對著我的「妹妹」前,幾根手指慢慢放進她的陰道,真濕啊,而且很緊,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很緊張,摸到那軟軟的陰道壁,我想像著弟弟被這麼夾著的場景,真是太興奮了,在往裡面摸的時候,我故意刺激了下她的G點,只聽她哼的一聲,比剛才聲音大多了,而且充滿了媚氣,屁股也往後縮了縮,陰部也收縮了一下,我的手背夾得更緊了。就是這個時候,我趁機往裡多進了點,讓她感到被插的感覺。她的陰道裡更滑了,我摸到了宮頸口,裝模作樣的做完了雙合診,戀戀不捨的抽出手來。

    「摸到什麼沒有?」老師問我說,「沒有」,我說道。「嗯,你去做個超聲看看吧」老師轉過頭對她說道。「恩」她一邊穿褲子,一邊說。我抓緊時間又看了兩眼她的「妹妹」,怕以後沒機會了。看著她那微微發紅的面容,我覺得太美了,要是有機會能跟她做一次,真是此生無憾啊。

    本以為可能以後沒機會能看到她的「妹妹」了,沒想到超聲結果回來,是宮頸息肉。老師看了看結果,對她說「你這個是宮頸息肉,超聲結果看來沒什麼問題,我們下午做個診颳,做個病理確定下。你回病房去休息吧。」我一聽,診颳,真是太爽了。

    下午,我去病房推她到手術室做診颳,因為診颳要打麻藥,做完後病人短時間不會有力氣,所以需要輪椅推過去,還要有家屬一起跟著過去。一路上她都問我,那個疼嗎,我對麻藥不敏感怎麼辦。我安慰她說,不會疼的,再不敏感也能讓你睡過去的,不用擔心。很快到了手術室門口。我對家屬說「你就在這裡等著,一會扶她出來你再推回去就是。」我就跟老師準備手術去了。

    不一會,她進來了,老師說「把褲子脫了吧,躺到這上面來,把腿搭在這兩邊,一會會給你推針麻藥,你要一直強迫自己睡覺啊。」

    吩咐完就等她躺上去。大家應該看過醫院類的毛片吧,就是那種檢查床。等她躺好,又看到她的「妹妹」,一眼就讓我興奮起來了。她對麻藥是不很敏感,還跟我們說了好幾句話,才沉沉睡過去。老師把擴陰器放進她的陰道,撐開陰道,看到陰道壁那粉嫩的肉,還在一縮一縮的,我的精蟲一下就衝進了腦袋。她雖然害羞,雖然已經睡過去,可身體的反應還那麼強,真是個敏感的美人啊。手術很順利。老師拔出擴陰器,她的陰道口慢慢縮小,慢慢看著粉肉合攏。不過還有點流血,老師說,做了這個是要有點余血,一般慢慢就好了。

    老師站起身來,對我說「同學,一會把她叫醒,扶回去,我先回去了,那邊還有一大堆事情呢。」

    老師就那麼走了,手術室裡就剩下我們。看著她那緊閉的「妹妹」,躺在床上都能聳立起來的雙峰,我已經忘了自己的身份,只有著最原始的慾望。直勾勾的盯著她「妹妹」,我慢慢走到她的正前方,對著她的妹妹,看著還在熟睡的她,我慢慢蹲下,用臉對著她的妹妹,看著那兩片小小的小陰唇,還有那粉嫩的小洞洞,洞洞裡稍微有點血。我把鼻子湊到她的陰毛上,慢慢的聞了下,那上面有她妹妹的芳香,可能中午洗過澡的,還有一絲微微了沐浴液的香味,真是沁人心脾啊。我張開嘴,伸出舌頭,在那陰毛上捲了幾下,含住幾根陰毛,輕輕的嘗著。

    順著陰毛往下,我聞了聞那美妙的妹妹,有一絲血的氣息,還有年輕女人該有的美味。伸出舌頭,輕輕舔著兩片小陰唇,把上面的血跡也舔到嘴裡,一絲淡淡的血腥氣,還有一點甜甜的感覺(做診颳要先做陰道鏡,要用葡萄糖水沖洗),那種感覺,一起從來沒有過。因為是基礎麻醉,藥力已經快沒有了,在我舔她小陰唇的時候,她已經輕輕發出哼哼的聲音了,也許在夢中,她還想著什麼好事呢。舔過之後,我用嘴含住一片小陰唇,輕輕的吸著,用牙齒輕輕的磨。她哼哼的聲音更大了。

    然後是另一片小陰唇,再來就是,兩片一起,慢慢的品嚐著。嘗完小陰唇後,我看著她那粉嫩的洞洞,嘴慢慢湊過去,用舌頭在上面打著轉,感覺著那軟軟的觸感。

    「恩~~~恩~~~」她哼著,小洞洞一下下收縮著,我更興奮了,舌頭慢慢往裡面探。

    「恩~~~~恩~~~~啊!!!」隨著一聲小小的驚呼,她醒了,看到我正在那裡埋頭苦幹,我一看她醒了,立即轉戰她已經勃起的陰蒂,一口含住輕輕咬著,兩隻手也慢慢撫摸她的大腿內側。

    「你~~~啊~~~你在~~~啊~~~~啊~~~~」「舒服嗎?」我問著,「舒服~~~不~~~~啊~~~~~」

    「你真是個敏感的美人,很舒服吧,沒關係,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不要太大聲就是了。」我一邊說著,一邊舔著她的大腿內側。

    「啊~~~~舔我的小豆豆,那裡~~~~舒服~~~~這裡好癢哦~~~~~啊~~~~~」她叫著,雙腿一夾一夾的,要不是躺在這個椅子上,她雙腿就會夾在我身上了。

    「是這裡麼,美人,這裡舒服麼。」我又含住她的陰蒂,輕輕問她。

    「對~~~~~啊~~~~~就是這裡,感覺~~~~~好奇怪~~~~~~小肚子有點脹脹的~~~~~~身上~~~~~好舒服~~~~~這種感覺~~~~~~太奇怪了~~~~~~」

    「你剛做了小手術,可能有點不舒服,這樣舒服些吧。」我挑逗她說。

    「恩~~~~~~妹妹~~~~~想要~~~~~~~給我吧~~~~~~~」

    「不行哦,剛做了手術,要有一段時間不能做的。」我站起身來,掏出早已起來的槍,在她妹妹口上下磨著,把她雙腿也拿來夾在我腰上,我伸手去撩起她的T恤。

    「啊~~~~~~你個壞蛋~~~~~~把人家弄的~~~~~~啊~~~~~~別~~~~~~啊~~~~~~」看到我去撩她衣服,她說道。

    「別麼,我看你也想讓它們也舒服下吧。」我撩起她的衣服,看到粉色的內衣下,那呼之欲出的肉球,一下拉起內衣,一手一個玉乳把玩起來,真軟啊,又白,太舒服了。

    「啊~~~~~~」她的叫聲更大了,原來她胸部也那麼敏感,我含住一個乳頭吮吸起來,看著她的臉紅撲撲的,真是可愛至極。

    就這樣,磨著,舔著,揉著,我著急的交了子彈。「啊~~~~~~」她輕輕哼著,「壞蛋,人家還難受著呢,」她嗔道,「沒辦法,我做夢都想能跟你做一次,但是這次不行啊,還有,回去了也要記得讓你那男朋友等你好了再做。」我邊說著邊收好槍,幫她拉下衣服,去扶她起來穿褲子。扶她起來的時候,她的雙峰壓在我手上,又讓我小小的激動了下。

    等她穿好褲子,她輕輕打了我一拳,道「壞蛋。」一下沒站穩差點摔倒,我趕緊拉住,說你麻藥效力還在,還有點頭暈,不要亂動。「恩」她靠在我身上,我慢慢扶她出去。

    「做完啦?」她家屬問道,「恩」她輕輕答道,我心裡偷偷的笑,什麼都做完了,嘿。其實我也挺奇怪,她家屬居然沒問我們怎麼醫生走了那麼一陣我們才出來,也倖免去找借口解釋了。

    後來,沒事我都會去她病房門口晃晃,畢竟感覺很特殊的美女啊。就是查房的時候略顯尷尬,也許誰也不願去提起了,嘿。

    再後來,她的病理結果顯示是個良性病,沒兩天她就出院了。出院前例行去囑咐病人兩句,我們相視笑了下,她還是平時那種靦腆的樣子。這種出得廳堂,上得了床的美人,真是我心中夢想啊。算了,以後也沒留聯繫方式,就成我心裡最美的回憶吧。

    願你永遠美麗健康,我的大美人。

    【全文完】

    我是一名醫校學生,我實習的醫院是本市一所較大的醫院,患者很多,作為一名臨床學生,實習就是去各個臨床科室轉 學習,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當然對我吸引力最大的,就是婦科了。曾經有個笑話是這樣講的,有個男醫生和院長吵了架,院長就調他到婦科工作 一天工作下來他都很興奮,還覺得院長真不錯 讓他在那裡興奮了一天,回家才知道,要交作業的時候,發現自己不行了,才發現被院長陰了,嘿,大概就是這個意思,我也想試試興奮一天的感覺。

    很快,便到了婦科實習的日子,讓我有點失望的是,我們在病房實習,不去門診,所以病人看的就少了,美女也很少了。一個醫生手下就那十多個病人,當然住院的時候,都會有常規婦科檢查,剛開始頭幾天,我老師手上的病人都是些中老年婦女,讓我很是失望啊,終於有一天,老天爺開眼了。

    「姓名?」「李XX」「年齡」「22」「為什麼來住院啊」「就是···晚上和男朋友做的時候下面老是有血,剛才在門診,醫生讓我住進來好好檢查下」···

    後面就是些常規問診情況了。我一看這個美女眼睛都直了,終於我老師也收了個美女病人了。一頭柔順烏黑的長髮搭在背上,一個清秀的面容,還有那略帶害羞的表情,那T恤下高聳的雙峰,大概165cm的身高,身材均勻,真是男人一看都會動心的女人。在問完情況後,就是常規的婦科檢查。我們來到了檢查室,「褲子脫了,趟床上去,腿打開一點。」

    老師一邊告訴她,一邊去戴手套。她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說:「能不能讓男醫生迴避一下?」「迴避什麼,他是醫生,你是病人,以後他就是婦科醫生了,都不看以後怎麼治病啊。」老師嚴厲的說道。

    她沒辦法,只能按老師說的,脫下了褲子,躺在檢查床上,張開雙腿,那秘密花園就完全展示在我眼前了。看那高聳的陰戶上濃鬱的陰毛,標準的東方女性的B,兩片小陰唇輕輕合著,還不是很黑,看得出來沒有經常做。我已經感覺到一點難以抑製的衝動了,老師做好準備就過來,伸手分開兩片小陰唇,看到那小小的洞口,真是太美妙了,洞壁那些粉粉的肉,我都想上去嘗嘗了。老師將手指伸進洞內,做起雙合診。只聽她輕輕哼了一聲,哇,聽到那聲音我臉一下就紅了,想像著把弟弟放進去,她哼哼的場景。

    「同學,你也來摸一下。」老師吩咐著,脫下手套。我趕緊帶上手套,沾好肥皂水,站在她對著我的「妹妹」前,幾根手指慢慢放進她的陰道,真濕啊,而且很緊,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很緊張,摸到那軟軟的陰道壁,我想像著弟弟被這麼夾著的場景,真是太興奮了,在往裡面摸的時候,我故意刺激了下她的G點,只聽她哼的一聲,比剛才聲音大多了,而且充滿了媚氣,屁股也往後縮了縮,陰部也收縮了一下,我的手背夾得更緊了。就是這個時候,我趁機往裡多進了點,讓她感到被插的感覺。她的陰道裡更滑了,我摸到了宮頸口,裝模作樣的做完了雙合診,戀戀不捨的抽出手來。

    「摸到什麼沒有?」老師問我說,「沒有」,我說道。「嗯,你去做個超聲看看吧」老師轉過頭對她說道。「恩」她一邊穿褲子,一邊說。我抓緊時間又看了兩眼她的「妹妹」,怕以後沒機會了。看著她那微微發紅的面容,我覺得太美了,要是有機會能跟她做一次,真是此生無憾啊。

    本以為可能以後沒機會能看到她的「妹妹」了,沒想到超聲結果回來,是宮頸息肉。老師看了看結果,對她說「你這個是宮頸息肉,超聲結果看來沒什麼問題,我們下午做個診颳,做個病理確定下。你回病房去休息吧。」我一聽,診颳,真是太爽了。

    下午,我去病房推她到手術室做診颳,因為診颳要打麻藥,做完後病人短時間不會有力氣,所以需要輪椅推過去,還要有家屬一起跟著過去。一路上她都問我,那個疼嗎,我對麻藥不敏感怎麼辦。我安慰她說,不會疼的,再不敏感也能讓你睡過去的,不用擔心。很快到了手術室門口。我對家屬說「你就在這裡等著,一會扶她出來你再推回去就是。」我就跟老師準備手術去了。

    不一會,她進來了,老師說「把褲子脫了吧,躺到這上面來,把腿搭在這兩邊,一會會給你推針麻藥,你要一直強迫自己睡覺啊。」

    吩咐完就等她躺上去。大家應該看過醫院類的毛片吧,就是那種檢查床。等她躺好,又看到她的「妹妹」,一眼就讓我興奮起來了。她對麻藥是不很敏感,還跟我們說了好幾句話,才沉沉睡過去。老師把擴陰器放進她的陰道,撐開陰道,看到陰道壁那粉嫩的肉,還在一縮一縮的,我的精蟲一下就衝進了腦袋。她雖然害羞,雖然已經睡過去,可身體的反應還那麼強,真是個敏感的美人啊。手術很順利。老師拔出擴陰器,她的陰道口慢慢縮小,慢慢看著粉肉合攏。不過還有點流血,老師說,做了這個是要有點余血,一般慢慢就好了。

    老師站起身來,對我說「同學,一會把她叫醒,扶回去,我先回去了,那邊還有一大堆事情呢。」

    老師就那麼走了,手術室裡就剩下我們。看著她那緊閉的「妹妹」,躺在床上都能聳立起來的雙峰,我已經忘了自己的身份,只有著最原始的慾望。直勾勾的盯著她「妹妹」,我慢慢走到她的正前方,對著她的妹妹,看著還在熟睡的她,我慢慢蹲下,用臉對著她的妹妹,看著那兩片小小的小陰唇,還有那粉嫩的小洞洞,洞洞裡稍微有點血。我把鼻子湊到她的陰毛上,慢慢的聞了下,那上面有她妹妹的芳香,可能中午洗過澡的,還有一絲微微了沐浴液的香味,真是沁人心脾啊。我張開嘴,伸出舌頭,在那陰毛上捲了幾下,含住幾根陰毛,輕輕的嘗著。

    順著陰毛往下,我聞了聞那美妙的妹妹,有一絲血的氣息,還有年輕女人該有的美味。伸出舌頭,輕輕舔著兩片小陰唇,把上面的血跡也舔到嘴裡,一絲淡淡的血腥氣,還有一點甜甜的感覺(做診颳要先做陰道鏡,要用葡萄糖水沖洗),那種感覺,一起從來沒有過。因為是基礎麻醉,藥力已經快沒有了,在我舔她小陰唇的時候,她已經輕輕發出哼哼的聲音了,也許在夢中,她還想著什麼好事呢。舔過之後,我用嘴含住一片小陰唇,輕輕的吸著,用牙齒輕輕的磨。她哼哼的聲音更大了。

    然後是另一片小陰唇,再來就是,兩片一起,慢慢的品嚐著。嘗完小陰唇後,我看著她那粉嫩的洞洞,嘴慢慢湊過去,用舌頭在上面打著轉,感覺著那軟軟的觸感。

    「恩~~~恩~~~」她哼著,小洞洞一下下收縮著,我更興奮了,舌頭慢慢往裡面探。

    「恩~~~~恩~~~~啊!!!」隨著一聲小小的驚呼,她醒了,看到我正在那裡埋頭苦幹,我一看她醒了,立即轉戰她已經勃起的陰蒂,一口含住輕輕咬著,兩隻手也慢慢撫摸她的大腿內側。

    「你~~~啊~~~你在~~~啊~~~~啊~~~~」「舒服嗎?」我問著,「舒服~~~不~~~~啊~~~~~」

    「你真是個敏感的美人,很舒服吧,沒關係,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不要太大聲就是了。」我一邊說著,一邊舔著她的大腿內側。

    「啊~~~~舔我的小豆豆,那裡~~~~舒服~~~~這裡好癢哦~~~~~啊~~~~~」她叫著,雙腿一夾一夾的,要不是躺在這個椅子上,她雙腿就會夾在我身上了。

    「是這裡麼,美人,這裡舒服麼。」我又含住她的陰蒂,輕輕問她。

    「對~~~~~啊~~~~~就是這裡,感覺~~~~~好奇怪~~~~~~小肚子有點脹脹的~~~~~~身上~~~~~好舒服~~~~~這種感覺~~~~~~太奇怪了~~~~~~」

    「你剛做了小手術,可能有點不舒服,這樣舒服些吧。」我挑逗她說。

    「恩~~~~~~妹妹~~~~~想要~~~~~~~給我吧~~~~~~~」

    「不行哦,剛做了手術,要有一段時間不能做的。」我站起身來,掏出早已起來的槍,在她妹妹口上下磨著,把她雙腿也拿來夾在我腰上,我伸手去撩起她的T恤。

    「啊~~~~~~你個壞蛋~~~~~~把人家弄的~~~~~~啊~~~~~~別~~~~~~啊~~~~~~」看到我去撩她衣服,她說道。

    「別麼,我看你也想讓它們也舒服下吧。」我撩起她的衣服,看到粉色的內衣下,那呼之欲出的肉球,一下拉起內衣,一手一個玉乳把玩起來,真軟啊,又白,太舒服了。

    「啊~~~~~~」她的叫聲更大了,原來她胸部也那麼敏感,我含住一個乳頭吮吸起來,看著她的臉紅撲撲的,真是可愛至極。

    就這樣,磨著,舔著,揉著,我著急的交了子彈。「啊~~~~~~」她輕輕哼著,「壞蛋,人家還難受著呢,」她嗔道,「沒辦法,我做夢都想能跟你做一次,但是這次不行啊,還有,回去了也要記得讓你那男朋友等你好了再做。」我邊說著邊收好槍,幫她拉下衣服,去扶她起來穿褲子。扶她起來的時候,她的雙峰壓在我手上,又讓我小小的激動了下。

    等她穿好褲子,她輕輕打了我一拳,道「壞蛋。」一下沒站穩差點摔倒,我趕緊拉住,說你麻藥效力還在,還有點頭暈,不要亂動。「恩」她靠在我身上,我慢慢扶她出去。

    「做完啦?」她家屬問道,「恩」她輕輕答道,我心裡偷偷的笑,什麼都做完了,嘿。其實我也挺奇怪,她家屬居然沒問我們怎麼醫生走了那麼一陣我們才出來,也倖免去找借口解釋了。

    後來,沒事我都會去她病房門口晃晃,畢竟感覺很特殊的美女啊。就是查房的時候略顯尷尬,也許誰也不願去提起了,嘿。

    再後來,她的病理結果顯示是個良性病,沒兩天她就出院了。出院前例行去囑咐病人兩句,我們相視笑了下,她還是平時那種靦腆的樣子。這種出得廳堂,上得了床的美人,真是我心中夢想啊。算了,以後也沒留聯繫方式,就成我心裡最美的回憶吧。

    願你永遠美麗健康,我的大美人。

    【全文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