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撞見處長夫人偷情

    入夜,陳凱坐在酒吧中,酒吧對他來說是陌生的,裡面是晃動帶各色色彩的燈光,讓衆人在這舞池里盡情的墮落。而進入酒吧不過是一位好奇而已。當然,他並不是向剛出校門的年輕人那樣對酒吧好奇,而是,看到自己的一個同僚林科長,走了進來。他好奇人已經將至中年,平時嚴肅的林科長怎麽還回來這種地方以他的風格不像是會出入這類勁吧的人。他不是今晚就要陪同領導去省裡開會嗎?時間也差不了多久了,他還在這做什麽?

    可是,林科長和另外幾個人往左走進入一個很長的過道裡,過道裡的燈光是那種朦朦朧朧的粉紅色,兩邊有幾十間獨立的包間,無數衣著單薄的豔麗女郞便在過道裡走來走去,那些獨立的包間不時的開開合合,傳來許多男男女女的浪笑聲,空氣裡充溢著各種的香水味。

    林科長徑直地走進了一個包間,陳凱隱約瞧見裡面至少坐著十幾個性感少女,身著緊身外套,穿著很少,都露出性感的腰,誘人的身材顯現在陳凱的眼內。可是,一個保安攔住了他,只有會員才能進入。

    陳凱震驚的回望了那個包間一眼,然后到吧台前要了一杯果汁,眼睛仍不時瞄向那個包間,他開始對自己的堅持有了動搖,同樣的身份,別人開著名貴跑車,出入各種縱情場所。而自己每天上班還得擠公交,工作時受人白眼,追求心儀的女性,卻也敵不過別人比自己更有金錢。林科長可以左擁右抱,而自己想要個女人都是不可能。

    這就是社會的墮落面嗎?陳凱的欲望也在爆發,有錢就是上帝!因爲不肯靠靠著老爺子,自己的父親到老不過是一個小處長,母親病重居然拿不出前來治療,還是三叔聽說了,爲父親出了醫藥費。而這些地位與自己相當的人卻可以逍遙快活的在這裡倚紅偎綠,盡享溫柔。那些美麗的女子,因爲金錢不得不低頭滿足別人的願望,這就是金錢的魔力嗎?

    陳凱突然接道一個電話,張處長在電話裡說:“小陳啊,你現在有沒有時間,我今天喝了點酒,人不大舒服,你到東江飯店來接我一下。”陳凱不敢不應,馬上抛下什麽林科長,朝東江飯店趕來過去。陳凱是張處長一手提拔起來的,張處長對他可以說是是若己出。張處長早年喪妻,年初才又續弦,不過,他這個新夫人是他大權在握後才結識的。不過二十多歲,美豔無比,她有完美女人的身高,甜甜的笑貌,迷人性感的身材,時髦的打扮將她所有女性魅力散發出來。無論在哪裡,她都會成爲惹人注意的目光,而且帶有一種淡懶臃懶的氣質,讓任何男人都想呵護。

    張處長沒有子女,但是他待陳凱極好,老爺子和張處長派別不同,雖說,不是什麽對手,但相互直接畢竟也摩擦不斷,張處長也是頂住壓力,才破格把陳凱這樣一個新丁提拔起來。人們都說若不是張處長沒有女兒,一定把陳凱招爲東床快婿。

    到了東江飯店,陳凱就看見張處長站在門口和幾個西裝革履的人道別,一靠近,陳凱就聞到張處長身上濃烈的酒氣。陳凱立馬扶了上去,連連告罪自己來晚了,同時打量這這幾個人。同時,在心中想到:張處長平時在外飲酒都注意得很,說是酒後容易失言,這可是當官的最怕的。平日,酒瘾上來,或是有什麽好酒,張處長都是叫陳凱到他家裡喝,居然這次喝成這樣,倒是奇聞。

    張處長幾乎是已經爛醉如泥了,陳凱浦一將他扶上計程車他就倒在了一旁,不省人事。幸虧,張處長住的還是海關的宿舍,陳凱才勉強把他扶到了大門口,其實陳凱與其說是扶不如說是抬。張處長這倒也是一奇,在海關這樣的肥缺,家中居然都沒有什麽財産,還保持著一個普通公務員的生活,其實就是以張處長的正常收入來說,也完全可以住上比這好更多的房子。

    陳凱從張處長的口袋裡摸出張處長鑰匙串,陳凱將張處長先留在傳達室,先去張處長家,叫張處長夫人出來,兩人在一起把張處長抬回去。

    這個處長夫人陳凱一直不大敢面對她,這個女人實在美得驚人,讓陳凱看了第一眼就有了深刻的印像。,她說話的聲音很輕很誘人,讓任何男人都能激起占有欲,面對她陳凱總是會感到局促。

    陳凱敲了半天的門,確沒有人,陳凱想不會是睡了吧,只好先去叫醒處長夫人了,還好從那拿了張處長鑰匙。陳凱開了門,進到了屋裡,確聽到了一些聲音,是裡間傳來的……好象是女人的聲音……陳凱輕手輕腳的摸了過去,發現大臥室的門是虛掩著的,看到裡邊有一個女人躺在床上,兩腿搭在一個男人的兩肩上,雙手被男子雙手死死地抓著,肉棒在女人的陰戶的小穴裡吞吞吐吐,把女子的屁股撞得啪啪直響,圓潤的玉乳在胸前不停地擺動!陳凱立馬感覺自己的小弟正在昂首立正。

    陳凱突然震驚了,這個女人不就是張處長的夫人麽,見屋裡的男女正在奮戰,沒有注意,陳凱立即拍了幾張照片。看著處長夫人,陳凱想到,媽的!處長夫人,別人能操你,我爲什麽不行,等會非把你幹個夠!

    陳凱突然發現這男人不是張處長的司機嗎。原來如此,他還以爲張處長酒局散場時,會叫他去接,卻沒想到張處長喝得爛醉如泥,又不夠信任他,反而叫了自己。

    陳凱立即就衝了進去,一拳打在司機的臉上,沒有防備之下,把他打的摔倒了一邊的地上。

    司機剛想爬起來朝陳凱撲過來,陳凱一把把司機按回去說:“別動!不然我就喊人了!”

    “你……你想幹什麽?”

    “問我?你又在幹什麽?你們對得起張叔嗎?你好大的膽子,要是張叔知道了,我看你死都不知道怎麽死的!”陳凱繼續威脅道。

    “別別別!那你想怎樣?”司機急忙答道。

    “嗚…”處長夫人這時才反應過來,扯過一條床單,突然哭泣起來。

    “哭吧!用勁哭!一會兒來一群人,讓大家好好看看你這騷貨偷人!”

    聽了這話,處長夫人也不敢再哭,只是低低的抽泣。

    這時又突然朝陳凱撲過來像把將他推到一邊,陳凱一側身,腳底一拌一代,司機又倒在了地上,陳凱用力踹了他一腳,踩在他身上。“怎麽你跑啊,我告訴你跑也沒用,我已經拍下來證據,你不老實點,我就向張叔告發你。”

    “別別別!你想怎樣我都答應你。”

    “好,只要你們答應我的條件,我也不是不可以幫你們隱瞞一下。畢竟,張叔年紀大了,氣壞了身子不好!陳凱不緊不慢地說。

    ”那你要什麽條件?“司機顫抖著問。

    ”條件嘛,我不會太爲難你的!我也知道你沒什麽錢,只是以後我有什麽差遣,要你留心什麽,你都得給我辦到。“我說。

    ”好好好,你說什麽我都聽你的!“司機回答。

    ”那你還不快滾,一會別給人看見!“陳凱說。

    聽后司機很快穿好衣服,奔到大門前,打開門,什麽東西掉在了地上,雖然陳凱叫他可他依然頭也不回的消失在黑夜裡。看見司機走去后,陳凱關好門,走回處長夫人面前。

    ”求求你了,放過我這一次,以後,我再也不敢了“ 處長夫人向陳凱哀求道。

    赤裸著的她雖弓腰駝背,雙手摟在胸前,盡力遮掩自己,可一對大波還是在我眼前直晃悠,看得我眼都發直。

    ”你好大的膽子,你這樣對得起張叔嗎?說你爲什麽這麽做?“陳凱罵道。

    ”我……我……我……又不是我想嫁給他的,他平常半夜才回來,晚上一回來就睡,我也很寂寞啊。“原來,處長夫人是先傳總經理李祥華的妹妹,先傳是海關隸屬企業。李祥華想討好張處長可是張處長平日滴水不漏,油鹽不侵。李祥華沒有機會,後來他打聽到張處長,還是獨身一人,李祥華爲了討好張處長,就把自己的妹妹嫁給了張處長。“我也和他一樣會聽你的,你放了我吧。”

    “就這樣嗎?還不夠?”

    處長夫人啪的就跪了下來。“求求你,你是不是要錢,我給你。”,赤裸著的她雖弓腰駝背,雙手摟在胸前,盡力遮掩自己,可一對大波還是在陳凱眼前直晃悠,看得陳凱眼都發直。

    陳凱突然想到張處長還在傳達室,不能讓他,呆的太久了,不然可就惹人懷疑了。“別哭了,先穿上衣服,跟我下去把張叔抬上來,我待會再收拾你這個賤貨。快點,別讓人懷疑了。”

    處長夫人急沖沖地穿上一件連衣裙,可能是穿的急,胸前的那隊玉兔在那緊窄低胸的衣服的束裹下幾乎呼之欲出,飽滿堅挺的乳房將薄衫頂起,完美的勾勒出渾圓的咪咪上凸起的乳頭,前端兩顆櫻桃的形狀清楚地透出來。處長夫人忐忑的幫陳凱把張處長抬回房安置好,張處長已經是完全沒有知覺了,陳凱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張處長。

    陳凱把處長夫人帶到客房,一把抱住她,毫不客氣的反手摸向處長夫人飽滿豐腴的玉乳,處長夫人大急,叫道:“你……你不要亂來!”可又不敢反抗,只好站在那裡,任他搓揉。

    陳凱一巴掌打在處長夫人的豐潤的翹臀上,“怎麽你就可以,給別人幹就不可以給我幹,老實點,不然,沒你好處。”

    陳凱索性一把摟過處長夫人,胸貼胸貼得死緊,雙手對豐盈的美臀掐揉起來。陳凱摸著還不夠,又開始吻她軟軟的唇,軟軟的。然后開始親吻她的耳垂,陳凱的唇舌一步步的往下移動,陳凱近乎野蠻地擠進去她的口中。陳凱的舌頭感覺到自己正躺臥在處長夫人綿軟滑熱的丁香瓣上,高度的緊張使她的舌頭不知所措的畏縮著,津液的纏裹下,緊緊的鑽進處長夫人的舌下,一股純粹味覺上的綿軟香熱 讓陳凱貪婪的隨即上翻,本能的想與這鮮嫩的肉體糾纏爲一體。開始肆無忌憚的侵犯著她的口腔的每一個角落。而后陳凱的舌頭有向下,在她的白白的脖頸上猖狂著,侵襲著自己從未開發過的領地。

    陳凱又將處長夫人的裙子撩提上來,直接著肉的撫弄。處長夫人被他抓住把柄,雖然心理老不願意,但是她本來就不是個性堅強的女人,只得由陳凱輕薄。陳凱得寸進尺,將手掌伸進群內摸到她的蜜穴上。處長夫人的身體像是觸電般顫抖了一下,左手伸過來想阻止陳凱,卻被陳凱推到了一邊。處長夫人和司機快樂的痕迹還在,所以仍然潮濕潤滑,一下子被陳凱輕易的侵入,不禁款款的搖動起來,陳凱見她不敢反抗,知道今天這塊嫩肉必然到口,便將手掌伸出,剝起處長夫人的衣服。

    處長夫人的心情亂七八糟極了。剛剛才和司機做愛才興起就被陳凱給打斷,現在又來了陳凱,一身衣服被脫了又穿,穿了又要被脫,心慌意亂,茫然無策,就傻在那裡。

    陳凱將處長夫人抱到懷裡欣賞著。她豐乳肥臀,體態高挑,兩腿修長,皮膚細膩白稚,卻是難得一見的尤物。

    陳凱將處長夫人拉到旁邊客房的床上,讓她躺下,擡起她的雙腳,不及脫下她的裙子,也沒空欣賞小穴的美景,雙腳跪在床上,肉棒抵住蜜穴,就將肉棒塞進去了。

    處長夫人見他那條雞巴,竟然比司機還要粗大,著實嚇了一大跳,司機已經非常雄偉了,沒想到陳凱有一根特大號雞巴,又粗又長,龜頭黑亮。

    處長夫人雙眼一翻,頭向後仰,叫了一聲:“啊……”處長夫人和司機做愛,沒有盡興,正在暗自瘙癢,卻是一下被陳凱搔到了癢處。

    陳凱看她一插就騷的模樣,就不再猶豫,搖起屁股,使力的將剩於在外面的肉棒奮力插入。處長夫人漸漸又被插出水來,臉上浮出浪笑,喘息沈重,嘴巴忍不住叫出聲音:“啊……啊……唔……”

    陳凱終於將雞巴整根插盡穴裡,還在花心上磨動,磨得處長夫人更是花枝亂顫,哀求起來:“別磨……了……你……插嘛……動一動嘛……”

    “你這個蕩婦,真是有夠騷的。”他說著,邊扭捏她靠近的乳頭,而乳頭則被長長地拉起來。“別……”處長夫人象個嬰兒般啼叫道,從這狠狠的揉捏醒過來。

    陳凱開始插起來,小穴雖然已經潮濕,陳凱仍然只是輕輕慢慢的抽動。這可讓處長夫人難過極了,又不好意思直催他,便自己擺動白桃般的香臀,努力迎湊。陳凱知道她已經浪透了,于是加快動作,大起大落,粗大的肉棒不停的在騷穴中快速的出沒,插得處長夫人的淫水又像忘了關的水龍頭一樣,泄個不停。

    陳凱發現原來是她個徹底騷女人,插得更狠了,陳凱毫不憐惜地撞擊她的騷穴,沾滿淫液的肉棒輕易地突破緊窄的陰道,擊打著盡頭的花蕊,隨著抽送,肉棒和肉壁摩擦還發出噗嗤噗嗤的淫糜水聲。

    “唉呦……啊……啊……好深哪……啊……好棒啊……哦……哦……美死我了……啊呀……完蛋了……啊……”處長夫人一邊斷斷續續的呻吟著,一邊瘋狂扭動著自己成熟雪白的赤裸肉體,抖出了一陣陣令人目眩的乳波臀浪。

    陳凱雙手有了空閑,便專心的揉起她的那對柔軟又充滿彈性的豐滿乳球,還不時的用力捏著葡萄般的乳頭,處長夫人上下都舒服透了,一時挺受不住,陰道強烈的收縮,全身抽搐。

    “你這個賤貨,你這樣和一隻發情的母狗有什麽差別?”陳凱開始快速地拍打處長夫人的大腿和臀部,他一邊發出咕噜聲,一邊用他的大手打著她柔嫩嬌豔的身體。

    那陳凱愈接近射精時,他插入的動作就愈大愈重,他把能打得到的每寸肌膚都打過了,他彎起處長夫人的身體,開始前後拍打她的胸部,直到它們紅得像著火一樣,又開始打她的腿,直到她的大腿布滿紅色的手印,而每一次的拍擊聲和一陣陣的痛楚都使處長夫人發出淫蕩的像是誘惑多過哀號的呻吟。

    “騷貨,你以後還敢不敢偷人?”

    “不敢了……呃……啊……我以後……只偷……你……好老公……你比他們強多了……”

    “他們是誰?”陳凱一聽,更加用力的抽打著處長夫人,沒想到這處長夫人還是個公共汽車。

    “就是司機和你張叔……啊……陳凱開始打大腿外側時,處長夫人感到膝蓋軟了下來,但是他用手及陰莖扶著她,使她繼續擡高屁股,而且他同時繼續打她及幹她,然後她感到他開始顫抖著達到高潮,精液開始射進她的騷穴中。他叫道:「啊……小賤貨……我要泄了……」當陳凱的陰莖開始射出濃熱的精液進她的騷穴時,他又開始用力捶打她的雙乳,處長夫人全身的神經都隨著他每次猛烈的動作下尖叫著,他的精液填滿了她的騷穴而且開始漏出,延著她受盡折磨的大腿流下來。

    處長夫人的騷穴緊緊地包著他,使他發出快樂的吼叫聲,他的陰莖在她的騷穴中前後抽插,盡情地射精,構成一副淫蕩的畫面。甚至在精液全部射完後,陳凱仍然繼續地抽插他的陰莖,直到他的陽具軟化了下來才從她的身體中退出。

    處長夫人感到陽精的溫暖,又聽到陳凱的叫嚷,連忙再作幾下最後的掙紮,然後深深坐實,抱緊陳凱,也跟著泄了。

    而后兩人累癱在櫃台上,動也不動的互相摟抱著,半晌才回過神來。處長夫人不停的在陳凱的臉上到處亂吻著,她感謝陳凱帶給她這麽暢美的發泄。”啊,好美啊,好老公,我真是愛死你了。

    處長夫人胸口鼓起的兩個熟透的半球,在舉手投足間,晃蕩出一陣誘人的乳波,晃呀晃的,白皙柔軟的一對乳房,在中間形成了深深的乳溝,在她的呼吸中起俯不停。

    不停搖擺晃蕩的嬌嫩大胸,真是波濤洶湧,再加上纖腰和雙腿美妙的擺動,足以讓任何的男人在瞬間産生強烈的性沖動,處長夫人就像是裸露在外面的乳房,其上細致的肌紋、薄青的血管、粉嫩而凸點無數的乳暈、玫瑰色尖翹的乳頭,渾圓纖細的腰肢,平坦結實的小腹不清晰地盡收在文志眼中。

    處長夫人火辣誘人的軀體,不斷在陳凱的身上蹭過,陳凱感到自己下身的肉棒又開始硬挺起來。陳凱將處長夫人蹲下來,將雞巴伸到她面前,並且示意要她舔舐雞巴,爲自己口交。

    處長夫人不肯,陳凱則不顧她的反對硬塞,處長夫人也不敢反抗,只好張開嘴巴,雙唇徐徐地向前,包裹住了大半支肉棒,將龜頭吞了進去,粗壯的巨根,塞滿她的小嘴。

    陳凱低頭看見處長夫人豐厚的紅唇一前一后的開始吞吐自己暗紅的龜頭,不禁大爲滿意,龜頭上傳來陣陣快感,脹得更大,處長夫人幾乎要含不下了。他抓起處長夫人的手掌,要她套弄雞巴杆子,處長夫人只好跟著照作。

    陳凱將唾液當作潤滑,讓肉棒在裡面抽送,溫暖的口腔,就如此被異物蹂躏著,處長夫人泛紅的臉頰,也被龜頭頂得向外撐開。肉棒就像是活塞一樣在處長夫的嘴裡進進出出,而陳凱陶醉在那樣的摩擦感裡。

    陳凱一用力將肉棒整個頂到處長夫人嘴巴的最深處。緊接著……“嗚!”灼熱的精液直接射入處長夫人的小嘴。

    兩人又親熱了一陣,陳凱才和處長夫人一起收拾好穢漬,然后,約定有時間再重溫舊夢。

    入夜,陳凱坐在酒吧中,酒吧對他來說是陌生的,裡面是晃動帶各色色彩的燈光,讓衆人在這舞池里盡情的墮落。而進入酒吧不過是一位好奇而已。當然,他並不是向剛出校門的年輕人那樣對酒吧好奇,而是,看到自己的一個同僚林科長,走了進來。他好奇人已經將至中年,平時嚴肅的林科長怎麽還回來這種地方以他的風格不像是會出入這類勁吧的人。他不是今晚就要陪同領導去省裡開會嗎?時間也差不了多久了,他還在這做什麽?

    可是,林科長和另外幾個人往左走進入一個很長的過道裡,過道裡的燈光是那種朦朦朧朧的粉紅色,兩邊有幾十間獨立的包間,無數衣著單薄的豔麗女郞便在過道裡走來走去,那些獨立的包間不時的開開合合,傳來許多男男女女的浪笑聲,空氣裡充溢著各種的香水味。

    林科長徑直地走進了一個包間,陳凱隱約瞧見裡面至少坐著十幾個性感少女,身著緊身外套,穿著很少,都露出性感的腰,誘人的身材顯現在陳凱的眼內。可是,一個保安攔住了他,只有會員才能進入。

    陳凱震驚的回望了那個包間一眼,然后到吧台前要了一杯果汁,眼睛仍不時瞄向那個包間,他開始對自己的堅持有了動搖,同樣的身份,別人開著名貴跑車,出入各種縱情場所。而自己每天上班還得擠公交,工作時受人白眼,追求心儀的女性,卻也敵不過別人比自己更有金錢。林科長可以左擁右抱,而自己想要個女人都是不可能。

    這就是社會的墮落面嗎?陳凱的欲望也在爆發,有錢就是上帝!因爲不肯靠靠著老爺子,自己的父親到老不過是一個小處長,母親病重居然拿不出前來治療,還是三叔聽說了,爲父親出了醫藥費。而這些地位與自己相當的人卻可以逍遙快活的在這裡倚紅偎綠,盡享溫柔。那些美麗的女子,因爲金錢不得不低頭滿足別人的願望,這就是金錢的魔力嗎?

    陳凱突然接道一個電話,張處長在電話裡說:“小陳啊,你現在有沒有時間,我今天喝了點酒,人不大舒服,你到東江飯店來接我一下。”陳凱不敢不應,馬上抛下什麽林科長,朝東江飯店趕來過去。陳凱是張處長一手提拔起來的,張處長對他可以說是是若己出。張處長早年喪妻,年初才又續弦,不過,他這個新夫人是他大權在握後才結識的。不過二十多歲,美豔無比,她有完美女人的身高,甜甜的笑貌,迷人性感的身材,時髦的打扮將她所有女性魅力散發出來。無論在哪裡,她都會成爲惹人注意的目光,而且帶有一種淡懶臃懶的氣質,讓任何男人都想呵護。

    張處長沒有子女,但是他待陳凱極好,老爺子和張處長派別不同,雖說,不是什麽對手,但相互直接畢竟也摩擦不斷,張處長也是頂住壓力,才破格把陳凱這樣一個新丁提拔起來。人們都說若不是張處長沒有女兒,一定把陳凱招爲東床快婿。

    到了東江飯店,陳凱就看見張處長站在門口和幾個西裝革履的人道別,一靠近,陳凱就聞到張處長身上濃烈的酒氣。陳凱立馬扶了上去,連連告罪自己來晚了,同時打量這這幾個人。同時,在心中想到:張處長平時在外飲酒都注意得很,說是酒後容易失言,這可是當官的最怕的。平日,酒瘾上來,或是有什麽好酒,張處長都是叫陳凱到他家裡喝,居然這次喝成這樣,倒是奇聞。

    張處長幾乎是已經爛醉如泥了,陳凱浦一將他扶上計程車他就倒在了一旁,不省人事。幸虧,張處長住的還是海關的宿舍,陳凱才勉強把他扶到了大門口,其實陳凱與其說是扶不如說是抬。張處長這倒也是一奇,在海關這樣的肥缺,家中居然都沒有什麽財産,還保持著一個普通公務員的生活,其實就是以張處長的正常收入來說,也完全可以住上比這好更多的房子。

    陳凱從張處長的口袋裡摸出張處長鑰匙串,陳凱將張處長先留在傳達室,先去張處長家,叫張處長夫人出來,兩人在一起把張處長抬回去。

    這個處長夫人陳凱一直不大敢面對她,這個女人實在美得驚人,讓陳凱看了第一眼就有了深刻的印像。,她說話的聲音很輕很誘人,讓任何男人都能激起占有欲,面對她陳凱總是會感到局促。

    陳凱敲了半天的門,確沒有人,陳凱想不會是睡了吧,只好先去叫醒處長夫人了,還好從那拿了張處長鑰匙。陳凱開了門,進到了屋裡,確聽到了一些聲音,是裡間傳來的……好象是女人的聲音……陳凱輕手輕腳的摸了過去,發現大臥室的門是虛掩著的,看到裡邊有一個女人躺在床上,兩腿搭在一個男人的兩肩上,雙手被男子雙手死死地抓著,肉棒在女人的陰戶的小穴裡吞吞吐吐,把女子的屁股撞得啪啪直響,圓潤的玉乳在胸前不停地擺動!陳凱立馬感覺自己的小弟正在昂首立正。

    陳凱突然震驚了,這個女人不就是張處長的夫人麽,見屋裡的男女正在奮戰,沒有注意,陳凱立即拍了幾張照片。看著處長夫人,陳凱想到,媽的!處長夫人,別人能操你,我爲什麽不行,等會非把你幹個夠!

    陳凱突然發現這男人不是張處長的司機嗎。原來如此,他還以爲張處長酒局散場時,會叫他去接,卻沒想到張處長喝得爛醉如泥,又不夠信任他,反而叫了自己。

    陳凱立即就衝了進去,一拳打在司機的臉上,沒有防備之下,把他打的摔倒了一邊的地上。

    司機剛想爬起來朝陳凱撲過來,陳凱一把把司機按回去說:“別動!不然我就喊人了!”

    “你……你想幹什麽?”

    “問我?你又在幹什麽?你們對得起張叔嗎?你好大的膽子,要是張叔知道了,我看你死都不知道怎麽死的!”陳凱繼續威脅道。

    “別別別!那你想怎樣?”司機急忙答道。

    “嗚…”處長夫人這時才反應過來,扯過一條床單,突然哭泣起來。

    “哭吧!用勁哭!一會兒來一群人,讓大家好好看看你這騷貨偷人!”

    聽了這話,處長夫人也不敢再哭,只是低低的抽泣。

    這時又突然朝陳凱撲過來像把將他推到一邊,陳凱一側身,腳底一拌一代,司機又倒在了地上,陳凱用力踹了他一腳,踩在他身上。“怎麽你跑啊,我告訴你跑也沒用,我已經拍下來證據,你不老實點,我就向張叔告發你。”

    “別別別!你想怎樣我都答應你。”

    “好,只要你們答應我的條件,我也不是不可以幫你們隱瞞一下。畢竟,張叔年紀大了,氣壞了身子不好!陳凱不緊不慢地說。

    ”那你要什麽條件?“司機顫抖著問。

    ”條件嘛,我不會太爲難你的!我也知道你沒什麽錢,只是以後我有什麽差遣,要你留心什麽,你都得給我辦到。“我說。

    ”好好好,你說什麽我都聽你的!“司機回答。

    ”那你還不快滾,一會別給人看見!“陳凱說。

    聽后司機很快穿好衣服,奔到大門前,打開門,什麽東西掉在了地上,雖然陳凱叫他可他依然頭也不回的消失在黑夜裡。看見司機走去后,陳凱關好門,走回處長夫人面前。

    ”求求你了,放過我這一次,以後,我再也不敢了“ 處長夫人向陳凱哀求道。

    赤裸著的她雖弓腰駝背,雙手摟在胸前,盡力遮掩自己,可一對大波還是在我眼前直晃悠,看得我眼都發直。

    ”你好大的膽子,你這樣對得起張叔嗎?說你爲什麽這麽做?“陳凱罵道。

    ”我……我……我……又不是我想嫁給他的,他平常半夜才回來,晚上一回來就睡,我也很寂寞啊。“原來,處長夫人是先傳總經理李祥華的妹妹,先傳是海關隸屬企業。李祥華想討好張處長可是張處長平日滴水不漏,油鹽不侵。李祥華沒有機會,後來他打聽到張處長,還是獨身一人,李祥華爲了討好張處長,就把自己的妹妹嫁給了張處長。“我也和他一樣會聽你的,你放了我吧。”

    “就這樣嗎?還不夠?”

    處長夫人啪的就跪了下來。“求求你,你是不是要錢,我給你。”,赤裸著的她雖弓腰駝背,雙手摟在胸前,盡力遮掩自己,可一對大波還是在陳凱眼前直晃悠,看得陳凱眼都發直。

    陳凱突然想到張處長還在傳達室,不能讓他,呆的太久了,不然可就惹人懷疑了。“別哭了,先穿上衣服,跟我下去把張叔抬上來,我待會再收拾你這個賤貨。快點,別讓人懷疑了。”

    處長夫人急沖沖地穿上一件連衣裙,可能是穿的急,胸前的那隊玉兔在那緊窄低胸的衣服的束裹下幾乎呼之欲出,飽滿堅挺的乳房將薄衫頂起,完美的勾勒出渾圓的咪咪上凸起的乳頭,前端兩顆櫻桃的形狀清楚地透出來。處長夫人忐忑的幫陳凱把張處長抬回房安置好,張處長已經是完全沒有知覺了,陳凱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張處長。

    陳凱把處長夫人帶到客房,一把抱住她,毫不客氣的反手摸向處長夫人飽滿豐腴的玉乳,處長夫人大急,叫道:“你……你不要亂來!”可又不敢反抗,只好站在那裡,任他搓揉。

    陳凱一巴掌打在處長夫人的豐潤的翹臀上,“怎麽你就可以,給別人幹就不可以給我幹,老實點,不然,沒你好處。”

    陳凱索性一把摟過處長夫人,胸貼胸貼得死緊,雙手對豐盈的美臀掐揉起來。陳凱摸著還不夠,又開始吻她軟軟的唇,軟軟的。然后開始親吻她的耳垂,陳凱的唇舌一步步的往下移動,陳凱近乎野蠻地擠進去她的口中。陳凱的舌頭感覺到自己正躺臥在處長夫人綿軟滑熱的丁香瓣上,高度的緊張使她的舌頭不知所措的畏縮著,津液的纏裹下,緊緊的鑽進處長夫人的舌下,一股純粹味覺上的綿軟香熱 讓陳凱貪婪的隨即上翻,本能的想與這鮮嫩的肉體糾纏爲一體。開始肆無忌憚的侵犯著她的口腔的每一個角落。而后陳凱的舌頭有向下,在她的白白的脖頸上猖狂著,侵襲著自己從未開發過的領地。

    陳凱又將處長夫人的裙子撩提上來,直接著肉的撫弄。處長夫人被他抓住把柄,雖然心理老不願意,但是她本來就不是個性堅強的女人,只得由陳凱輕薄。陳凱得寸進尺,將手掌伸進群內摸到她的蜜穴上。處長夫人的身體像是觸電般顫抖了一下,左手伸過來想阻止陳凱,卻被陳凱推到了一邊。處長夫人和司機快樂的痕迹還在,所以仍然潮濕潤滑,一下子被陳凱輕易的侵入,不禁款款的搖動起來,陳凱見她不敢反抗,知道今天這塊嫩肉必然到口,便將手掌伸出,剝起處長夫人的衣服。

    處長夫人的心情亂七八糟極了。剛剛才和司機做愛才興起就被陳凱給打斷,現在又來了陳凱,一身衣服被脫了又穿,穿了又要被脫,心慌意亂,茫然無策,就傻在那裡。

    陳凱將處長夫人抱到懷裡欣賞著。她豐乳肥臀,體態高挑,兩腿修長,皮膚細膩白稚,卻是難得一見的尤物。

    陳凱將處長夫人拉到旁邊客房的床上,讓她躺下,擡起她的雙腳,不及脫下她的裙子,也沒空欣賞小穴的美景,雙腳跪在床上,肉棒抵住蜜穴,就將肉棒塞進去了。

    處長夫人見他那條雞巴,竟然比司機還要粗大,著實嚇了一大跳,司機已經非常雄偉了,沒想到陳凱有一根特大號雞巴,又粗又長,龜頭黑亮。

    處長夫人雙眼一翻,頭向後仰,叫了一聲:“啊……”處長夫人和司機做愛,沒有盡興,正在暗自瘙癢,卻是一下被陳凱搔到了癢處。

    陳凱看她一插就騷的模樣,就不再猶豫,搖起屁股,使力的將剩於在外面的肉棒奮力插入。處長夫人漸漸又被插出水來,臉上浮出浪笑,喘息沈重,嘴巴忍不住叫出聲音:“啊……啊……唔……”

    陳凱終於將雞巴整根插盡穴裡,還在花心上磨動,磨得處長夫人更是花枝亂顫,哀求起來:“別磨……了……你……插嘛……動一動嘛……”

    “你這個蕩婦,真是有夠騷的。”他說著,邊扭捏她靠近的乳頭,而乳頭則被長長地拉起來。“別……”處長夫人象個嬰兒般啼叫道,從這狠狠的揉捏醒過來。

    陳凱開始插起來,小穴雖然已經潮濕,陳凱仍然只是輕輕慢慢的抽動。這可讓處長夫人難過極了,又不好意思直催他,便自己擺動白桃般的香臀,努力迎湊。陳凱知道她已經浪透了,于是加快動作,大起大落,粗大的肉棒不停的在騷穴中快速的出沒,插得處長夫人的淫水又像忘了關的水龍頭一樣,泄個不停。

    陳凱發現原來是她個徹底騷女人,插得更狠了,陳凱毫不憐惜地撞擊她的騷穴,沾滿淫液的肉棒輕易地突破緊窄的陰道,擊打著盡頭的花蕊,隨著抽送,肉棒和肉壁摩擦還發出噗嗤噗嗤的淫糜水聲。

    “唉呦……啊……啊……好深哪……啊……好棒啊……哦……哦……美死我了……啊呀……完蛋了……啊……”處長夫人一邊斷斷續續的呻吟著,一邊瘋狂扭動著自己成熟雪白的赤裸肉體,抖出了一陣陣令人目眩的乳波臀浪。

    陳凱雙手有了空閑,便專心的揉起她的那對柔軟又充滿彈性的豐滿乳球,還不時的用力捏著葡萄般的乳頭,處長夫人上下都舒服透了,一時挺受不住,陰道強烈的收縮,全身抽搐。

    “你這個賤貨,你這樣和一隻發情的母狗有什麽差別?”陳凱開始快速地拍打處長夫人的大腿和臀部,他一邊發出咕噜聲,一邊用他的大手打著她柔嫩嬌豔的身體。

    那陳凱愈接近射精時,他插入的動作就愈大愈重,他把能打得到的每寸肌膚都打過了,他彎起處長夫人的身體,開始前後拍打她的胸部,直到它們紅得像著火一樣,又開始打她的腿,直到她的大腿布滿紅色的手印,而每一次的拍擊聲和一陣陣的痛楚都使處長夫人發出淫蕩的像是誘惑多過哀號的呻吟。

    “騷貨,你以後還敢不敢偷人?”

    “不敢了……呃……啊……我以後……只偷……你……好老公……你比他們強多了……”

    “他們是誰?”陳凱一聽,更加用力的抽打著處長夫人,沒想到這處長夫人還是個公共汽車。

    “就是司機和你張叔……啊……陳凱開始打大腿外側時,處長夫人感到膝蓋軟了下來,但是他用手及陰莖扶著她,使她繼續擡高屁股,而且他同時繼續打她及幹她,然後她感到他開始顫抖著達到高潮,精液開始射進她的騷穴中。他叫道:「啊……小賤貨……我要泄了……」當陳凱的陰莖開始射出濃熱的精液進她的騷穴時,他又開始用力捶打她的雙乳,處長夫人全身的神經都隨著他每次猛烈的動作下尖叫著,他的精液填滿了她的騷穴而且開始漏出,延著她受盡折磨的大腿流下來。

    處長夫人的騷穴緊緊地包著他,使他發出快樂的吼叫聲,他的陰莖在她的騷穴中前後抽插,盡情地射精,構成一副淫蕩的畫面。甚至在精液全部射完後,陳凱仍然繼續地抽插他的陰莖,直到他的陽具軟化了下來才從她的身體中退出。

    處長夫人感到陽精的溫暖,又聽到陳凱的叫嚷,連忙再作幾下最後的掙紮,然後深深坐實,抱緊陳凱,也跟著泄了。

    而后兩人累癱在櫃台上,動也不動的互相摟抱著,半晌才回過神來。處長夫人不停的在陳凱的臉上到處亂吻著,她感謝陳凱帶給她這麽暢美的發泄。”啊,好美啊,好老公,我真是愛死你了。

    處長夫人胸口鼓起的兩個熟透的半球,在舉手投足間,晃蕩出一陣誘人的乳波,晃呀晃的,白皙柔軟的一對乳房,在中間形成了深深的乳溝,在她的呼吸中起俯不停。

    不停搖擺晃蕩的嬌嫩大胸,真是波濤洶湧,再加上纖腰和雙腿美妙的擺動,足以讓任何的男人在瞬間産生強烈的性沖動,處長夫人就像是裸露在外面的乳房,其上細致的肌紋、薄青的血管、粉嫩而凸點無數的乳暈、玫瑰色尖翹的乳頭,渾圓纖細的腰肢,平坦結實的小腹不清晰地盡收在文志眼中。

    處長夫人火辣誘人的軀體,不斷在陳凱的身上蹭過,陳凱感到自己下身的肉棒又開始硬挺起來。陳凱將處長夫人蹲下來,將雞巴伸到她面前,並且示意要她舔舐雞巴,爲自己口交。

    處長夫人不肯,陳凱則不顧她的反對硬塞,處長夫人也不敢反抗,只好張開嘴巴,雙唇徐徐地向前,包裹住了大半支肉棒,將龜頭吞了進去,粗壯的巨根,塞滿她的小嘴。

    陳凱低頭看見處長夫人豐厚的紅唇一前一后的開始吞吐自己暗紅的龜頭,不禁大爲滿意,龜頭上傳來陣陣快感,脹得更大,處長夫人幾乎要含不下了。他抓起處長夫人的手掌,要她套弄雞巴杆子,處長夫人只好跟著照作。

    陳凱將唾液當作潤滑,讓肉棒在裡面抽送,溫暖的口腔,就如此被異物蹂躏著,處長夫人泛紅的臉頰,也被龜頭頂得向外撐開。肉棒就像是活塞一樣在處長夫的嘴裡進進出出,而陳凱陶醉在那樣的摩擦感裡。

    陳凱一用力將肉棒整個頂到處長夫人嘴巴的最深處。緊接著……“嗚!”灼熱的精液直接射入處長夫人的小嘴。

    兩人又親熱了一陣,陳凱才和處長夫人一起收拾好穢漬,然后,約定有時間再重溫舊夢。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