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紀才女落難

    這天項少龍受李園之約,來到李園的住處和他見面。

    「李先生,請問你今天約在下來所謂何事?」

    「嗯,我想和董先生你談談趙王的事。」化妝成「董馬癡」的項少龍心中一喜,遂假裝道:「趙王的事?請恕在下不懂。」

    「我再慢慢解釋給你聽,先坐下陪我喝一杯吧!」項少龍見無可推托,只好無奈的坐下,干了眼前的那杯酒。

    只聽到李園繼續說道:」紀才女待會也會過來,我看我就有話直說了!」

    「嗯,我這人最喜歡這樣了!」話才剛說完,項文龍便發覺不對,整個身子開始沈重了起來。

    項少龍機警的著地滾了幾滾,避免有人偷襲,欲起身站起時,卻又雙足無力支撐而跪倒。

    「哈哈哈!項少龍,我早知道是你!否則嫣然不會對你青睞有佳。」

    「你想怎樣?」

    「哼!你等下就知道了!」

    「來人啊!把他嘴塞住綁起來押到隔壁去!」說完便順手點了項少龍的周身大穴,讓他無法運氣掙脫。

    項少龍苦於穴道被點,加上迷藥的藥力發作,不一會兒便沈沈睡去,李園吩付手下將項少龍安置在地牢。

    之後,李園又從懷中掏出另一瓶藥,將藥粉灑入另一瓶酒杯中。

    這種春藥和剛才給項少龍的那種迷藥不同,它無色無味、遇水即溶,可以使服藥的人在不迷失理性的情況下將人的情慾激發到極限,並且使人全身癱軟,而又敏感不已。

    這種藥千金難買,這次李園來這裡的最大目的就是要把紀嫣然征服於胯下。

    李園不禁想像起紀才女待會在自己的高超的淫技下婉轉嬌吟,欲死欲仙的美景來。

    過了大約盞茶時分,家丁來報l「報告老爺,紀才女來了!」

    「快請她進來!」

    「是!」

    過了一會,家丁便把紀嫣然給帶了進來。

    今天的紀嫣然頭上梳了一個發髻,肌膚白裡透紅,比記憶中還要嬌艷動人,一件粉紅色的薄紗的衣裳,剪裁合度,勾畫出那靈瓏浮凸的身段,胸前雙峰入雲,纖腰不堪一握,美艷如花,真是艷波流轉,明眸可人。

    李園看得呆了,腹下漲的難受。

    紀嫣然看到輕聲笑了一聲,才使李園從夢中回魂過來。

    「李先生今天請嫣然來,不知有何指教呢?」

    李園按照早就想好的話答道:「嗯,在下想跟紀才女討教一些關於項少龍的事情。」

    果然這句話使紀嫣然赫然一驚,紀嫣然無措道:「項少龍的事嫣然並不清楚。」

    「喔,是這樣子啊…紀小姐,既然來了,不如陪在下喝一杯吧?」李園見第一步奏效馬上開始了第二步。

    紀嫣然在一驚之下,確實需要一杯酒定定神,在不暇細想之下,便舉起酒杯喝了下去,定了定神。

    喝下春藥紀嫣然馬上就發覺不妥,全身不覺的熱了起來,紀嫣然想:「可能是剛才驚慌所致吧。」

    而李園像是毫無所覺般,繼續的問著問題:「既是如此,紀小姐認為項少龍是什麼樣的人呢?」

    紀嫣然一聽到項少龍,竟不由自主的想起昨晚和項少龍纏綿悱惻的鏡頭來,昨天雖然沒有和項少龍登榻雲雨,但項少龍對她的親吻愛撫已為她打開了向往慾望的大門。

    紀嫣然心中情動,身上的那股熱氣就更加迅速的在全身蔓延開來,使得自己四肢酸軟無力,絕世的嬌顏上浮現出了誘人紅暈。

    李園見到紀嫣然臉頰透紅,眼波流動,美的是不可方物,知道喝下的春藥正在發生效用,於是加緊用言語挑逗著她:「聽說項少龍男女雲雨之事的能力極強,往往能夠使女方欲仙欲死,不知紀小姐有否聽過?」

    「我……我不知道…」

    聽到這些話,紀嫣然不禁的喘氣,極力壓下不斷高升熱浪,神明稍微一清,自知失態,十分不悅的說:「先生如何說出這樣的話來?」

    李園知道春藥已經達到效果便不再偽裝,哈哈大笑道:「呵,項少龍行不行我不知道,我李園這方面的能力如果稱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今天在下就是專門讓紀小姐你來試試的!」

    「你……不知羞恥!」

    「是嗎?等下不知道是誰不知羞恥呢!」李園傲答道。

    紀嫣然終於明白李園這次請她來的目的了。

    強忍著渾身的燥熱,嫣然憤然的想起身離去,卻驚覺全身卻一點力也使不出來,紀嫣然知道已中了李園的奸計,但現下手腳無力,只有怒視著李園。

    李園得意洋洋,站起身來說道:「紀小姐才貌冠絕天下,傾倒無數男兒。我李某對紀小姐更是仰慕已久,如不能一親芳澤,真是天大的遺憾啊!」

    「而紀小姐卻不把男人放在眼裡,在下實屬無奈,只好出此下策。李某御女無數,自然知道紀小姐還是處子之身,等會我自會用盡溫柔手段,讓紀小姐高登極樂的,天色不早了,讓我們早點共用雲雨,同赴巫山吧!」

    話一說完,李園便向紀嫣然走來。

    紀嫣然羞憤萬分,導致心中失禁,欲火沖燒,身軀搖搖欲墜。

    「啊…啊……不…不要過來…」,李園輕輕的就推開紀嫣然抵抗的小手,一把抱起紀嫣然,走進了密室之中。

    李園將紀嫣然放到密室柔軟的榻上,又將自己的衣物脫盡後,急不可耐的撲上榻去。

    李園赤裸的從背後緊緊抱住紀嫣然,只覺得觸手溫香軟玉,令人愛不釋手,處子的幽香更讓人心醉神迷。

    李園的一雙魔手忍不住開始按摩著她的雙肩。

    欲火如熾的紀嫣然,受到李園的襲擊,只覺一股酥麻的快感襲上心頭,不由得全身扭動更劇,雖說被淫藥刺激得欲念橫生,但畢竟仍為處子之身,一股強烈的羞恥感湧上心頭。

    羞得她緊閉雙眼,急道:「啊……不要……放開你的手……別…別…這樣…」

    皓首頻搖,全身婉延扭轉,想要躲避李園魔掌的肆虐,但因四肢癱軟無法逃離,反而好像是在迎合著李園的愛撫一般,更加深李園的刺激,李園拔下紀嫣然的發釵。

    讓她的長髮洩下,同時雙手順勢下滑,輕撫著她的上臂,小臂,慢慢的,遊移到掖下,輕輕的搔著她。

    紀嫣然扭動著身軀企圖躲避,口中仍不斷的喊著:「不要……住…手……」

    李園抽回了雙手,但並不代表他停止了,他撥開了紀嫣然的長髮,找到了她的雙耳,輕輕的撫弄著她的耳垂,再慢慢的劃著圓圈,緩緩的移到雪白的粉頸,再從頸部滑向胸前,這使得紀嫣然的呼吸紊亂了起來。

    但是李園卻並不立刻侵犯她的玉女雙峰,只是順著從兩旁劃過,同時脫下了她的外裳和內裳,隨著紀嫣然的衣服的解除,一個粉雕玉琢的胴體漸漸的顯現出來,直叫李園的肉棒暴漲欲裂。

    只見紀嫣然一身瑩白如玉的肌膚,宛如玉美人般閃閃發光,胸前兩座高聳堅實的乳峰,雖是躺著,仍如覆碗般高高挺起,胸前那兩顆淡紅色的蓓蕾,只有紅豆般大小。

    尤其是周邊的一圈如葡萄大小的乳暈,呈現出淡淡的粉紅色,不細看還看不出來,看了更是叫人垂涎欲滴,再加上那纖細的柳腰,只堪一握。

    李園並不打算停止,雙手又順勢將紀嫣然的下半身脫得只剩褻褲,使得她絞好的身段顯露無疑。

    一般人看到如此的情境,早已脫光褲子,提槍上陣了,而李園不愧是調情聖手,依然面不改色的愛撫著紀嫣然的每寸肌膚,或輕或重,或捏或壓,或急或徐,眼看著紀嫣然已是雙眼無神了,李園懈下了她的最後一道防線,讓她完美無暇的體完全呈現下眼前。

    一雙宛如春筍般嫩白的修長美腿,渾圓挺翹的美臀,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瑕疵,兩腿交界處,一條細長的肉縫,搭配著若隱若現的疏疏幾根柔細的茸毛,真是渾身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叫人目眩神迷,真叫人恨不得立刻提槍上馬,快意馳騁一番。

    李園看著這夢寐以求的胴體發出由衷的感嘆:「紀小姐果然不愧是名動天下的尤物!」

    而那雙另無數女孩發狂的雙手,終於攀上了紀嫣然的玉女峰,從山底緩緩的上爬,至山腰盤旋良久,最後才登至峰頂。

    揉搓著堅實柔嫩的玉乳,只覺觸感滑潤,滴溜溜的彈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贊真是十足的寶乳!

    紀嫣然雖然心理想極力抗拒,但不聽話的蓓蕾,逐漸的硬挺起來,而自己的神祕處也濕潤了起來。

    李園這之大淫魔,操縱著那雙靈巧的雙手,在紀嫣然的雙峰把玩了半個時辰之久,才轉移陣地,往大腿內側攻去。

    一只手在兩條大腿內側來回不停,輕輕的愛撫著,而另一只手,卻在她的神祕部位旁,繞著她的神祕部位劃著,一次、二次、三次強烈的快感竄上腦門,但是另一股空虛感也漸漸充斥著紀嫣然的身軀。

    渴望著那被愛撫的她不禁終於挺起了腰肢擺動著,李園看到她的回應,便將手指輕輕的在神祕桃園處撫摸著,沿著裂縫上下的撫弄著,找到了敏感的小豆,伸出大拇指按壓柔捏它,另外食指和中指已開始探尋桃園密洞了。

    李園非常有技巧性的,只進去了一個指節,然後在裡面旋轉,再輕輕退出來,再重複一次」二次」三次……李園高超的技巧配上強烈的媚藥驅使下,紀嫣然根本無力反抗,只能一步步的攀下尖峰。

    但是李園這樣的玩弄,只能帶給她一定的快感,卻無法將她送上尖峰。

    「啊……不要……不要……求求你…啊……」

    就在李園重複五十幾次後,紀嫣然的身子終於配合著進出的手指。

    迎合的挺起腰,並主動的張開雙腿,扭動臀部。

    李園得意的看著紀嫣然的回應,手上不緊不慢的撫弄著眼前這活色生香的迷人胴體,見到紀嫣然在自己的逗弄下,口中嬌喘籲籲,泛紅的肌膚佈滿了細細的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纖細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擺動,正在迎合著自己的愛撫,渾圓筆直的修長美腿,一張一合的緩緩夾纏,似乎難耐淫欲的煎熬……。

    「紀小姐,我李園的技術天下第一的吧?」

    沈迷在李園高超的挑逗下的紀嫣然不停的嬌喘著,看著紀嫣然美麗的雙眼。

    李園根本不給紀嫣然絲毫喘息的機會,張嘴就向紀嫣然飽滿的櫻唇吻去,「不行饒了我吧……」紀嫣然紅透了臉而斷然拒絕。

    利用淫藥無恥猥褻自己的李園,泛紅的臉頰被啾啾地親了兩下,隨後紅唇立刻成為下一個目標。

    李園火燙的嘴唇不斷轉圈緊追,紀嫣然絕望地吐出憋緊的氣息,李園舌頭在臉頰上來回的舔,紀嫣然幾經無力的拒絕後,鮮嫩的紅唇終於被逮到。

    男人強硬的將嘴唇貼上並粗重地喘著氣,舌尖沿著牙齦不斷向口腔探路。

    無比的厭惡感,紀嫣然純潔的雙唇四處逃避,李園使力抓住紀嫣然下顎並在指尖用力,使紀嫣然的下顎鬆弛,而李園的舌頭就趁機鑽進牙齒的接縫中。

    紀嫣然的抵抗漸漸減弱,舌頭被強烈吸引,交纏著。

    漸漸變成了像真正戀人一般所做的深吻,李園由於過分興奮不禁發出了深沈的呻吟,恣肆地品味著眼前的美女被自己強迫接吻的嬌羞掙拒。

    貪戀著紀嫣然口中的黏膜,逗弄著柔軟的舌頭,連甘甜的唾液都盡情吸取。

    不但淫亂而且舌頭和紀嫣然的香舌緊緊的糾纏在一起,只覺觸感香柔嫩滑,一股如蘭似麝的香氣撲鼻襲來更刺激得李園欲火焚心,抓住玉峰的左手不自覺的加重力道,在紀嫣然那高聳的酥胸狠狠揉搓,右手中指更緩緩插入紀嫣然的桃源洞內,一股酥麻飽滿的充實感,登時填補了紀嫣然心中的空虛。

    「啊…啊……少龍,救我!我受不了了!啊」

    在淫藥和挑逗長時間的煎熬下,紀嫣然終於放棄了所有的抵抗,所有的道德、理智都已悄然逝去,只余下肉體對淫欲的追求,忍不住由鼻中傳出一聲嬌柔甜美的輕哼,似乎訴說著無盡的滿足。

    李園邊狂吻著紀嫣然的櫻口香舌,邊揉搓著堅實柔嫩的玉乳,右手中指更被秘洞內層層溫濕緊湊的嫩肉緊緊纏繞,一種說不出舒爽美感,令李圓更加興奮,深埋在秘洞內的手指開始緩緩的抽插摳挖,只覺秘洞嫩肉有如層門疊戶般,在進退之間一層層纏繞著深入的手指,真有說不出的舒服。

    李圓心中不由得興奮狂叫:「極品!真是極品!這真是萬中選一的寶器!」手上抽插的動作不由得加快,更將紀嫣然插咿啊狂叫,粉臀玉股不停的上下篩動,迎合著李圓的抽插……離開了紀嫣然的櫻唇,順著雪白的玉頸一路吻下來,映入眼中的是高聳的酥胸。

    只見原本若隱若現的淡粉蓓蕾早己充血勃起,忍不住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含住紀嫣然的左乳,有如嬰兒吸乳般吸吮,時而伸出舌頭對著粉紅色的蓓蕾快速舔舐,時而用牙齒輕咬著那小小的豆蔻,左手更不停的在右邊蓓蕾上輕輕揉捏,由胸前蓓蕾傳來的酥麻快感,更令紀嫣然忍不住的哼嗯直叫。

    強忍著心中欲火,慢慢順著平坦的小腹一路吻下,李圓還不急著對紀嫣然的桃源聖地展開攻勢,伸出了粗糙的舌頭,在那渾圓筆直的大腿內側輕輕舔舐,舔得紀嫣然全身急抖,口中淫叫聲一陣緊似一陣,陰道嫩肉一張一合的吸吮著李圓入侵的手指,真有說不出的舒服。

    甚至李圓緩緩抽出手指時,還急搖粉臀,好似捨不得讓其離開似的,看樣子紀嫣然已經完完全全的陷入了淫欲的深淵而無法自拔了……

    看到紀嫣然這副淫靡的嬌態,李圓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將紀嫣然摟了過來,讓她平躺在床上,一騰身,壓在紀嫣然那柔嫩的嬌軀上,張口對著紅潤潤的櫻唇就是一陣狂吻,雙手更在高聳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搓推移。

    正在欲火高漲的紀嫣然,忽覺有人在自己身上大肆輕薄,陣陣舒暢快感不斷傳來,尤其是胯下秘洞處,被一根熱氣騰騰的肉棒緊緊頂住,熨藉得好不舒服,那裡還管壓在自己身上的是什麼人,口中香舌更和李圓入侵的舌頭糾纏不休,一只迷人的修長美腿更是緊緊的夾纏在李圓的腰臀之間。

    柳腰粉臀不停的扭動,桃源洞口緊緊貼住李圓的肉棒不停的磨,更令李圓覺得舒爽無比。

    吻過了一陣子後,李圓坐起身來,雙手托起紀嫣然的圓臀,抓了個枕頭墊在底下,這才用手的扶著粗硬的肉棒,慢條斯理的在紀嫣然濕漉漉的秘洞口處緩緩揉動,偶爾將龜頭探入秘洞內,可是就是不肯深入。

    那股子熱燙酥癢的難受勁,更逗得紀嫣然全身直抖,口中不斷的淫聲高呼,幾乎要陷入瘋狂的地步,這才將紀嫣然兩條玉腿扛在肩上,雙手按在紀嫣然的腰胯間,一挺腰,緩緩的將肉棒給送了進去。

    甫一插入,李圓只覺秘洞內緊窄異常,雖說有著大量的淫液潤滑,但仍不易插入,尤其是陰道內層層疊疊的肉膜,緊緊的纏繞在肉棒頂端,更加添了進入的困難度,但卻又憑添無盡的舒爽快感。

    李圓的陽具已經突破第一道防線,嬌嫩的兩片蜜唇無奈地被擠開分向兩邊,粗大火燙的龜頭緊密地頂壓進紀嫣然貞潔的肉洞口,赤裸裸的嫩肉被迫接受著肉棒的接觸摩擦。

    李圓知道已到了最要緊的時候,馬上就要得到名動天下的紀才女的貞操了,他老練的用嘴含住紀嫣然美妙的乳頭,輕輕一咬,沈迷在肉欲中的紀才女不禁微微一痛,「恩」了一聲。

    接著李圓將腰巧妙一頂,而在那一瞬間,火棒立刻深深刺入窄嫩的蜜洞,衝破那代表處女貞潔的簾幕,陽具直抵花心嫩肉,緊緊相靠,熱燙的艷紅柔肌緊緊地將李圓的陽具挾住。

    沈淪在淫欲中的紀嫣然,忽然從下體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神智猛然一清,睜眼一看,李圓正壓在自己身上,胯下秘洞內已經被一根火辣辣的肉棒緊緊塞住,傳來一陣陣的火辣,但這火辣卻馬上隨著李圓的愛撫不斷減退。

    知道自己貞操已失,紀嫣然不由得輕嘆了一聲,似乎是悲傷於自己的貞操失去,又好似被欲火折磨太久而終獲滿足。

    李圓雖然用藥迷奸紀嫣然,但到底還是一個憐香惜玉之人,陽具插入蜜洞破了紀嫣然的貞潔之後,知道紀嫣然第一次必然疼痛,因此按棒不動。

    「嫣然,你已經是我李圓的人了,以後我會好好的愛你的。」說罷,一手在她胸前美乳上摸捏,一邊還不停地吻著她的額頭、臉頰、嘴唇、雪頸、耳後等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手指上暗用陰勁,在紀嫣然的乳根穴、乳中穴上按揉,以挑情手法惹起紀嫣然的欲念,讓她忘卻下體之痛。

    好一會兒,兩人四唇分開,李圓一手撫摸紀嫣然的烏黑秀發,一邊憐惜地吻著她美目流下的淚水,溫柔的問道:「還痛嗎?」

    紀嫣然的藥效未退,仍然四肢癱軟,溫緊的肉穴吞沒著李圓的肉棒,仍覺擦傷般的火熱略痛,柳眉微蹙,心中雖然不願,但木已成舟,於是閉上美目,任由李圓輕薄自己的身子。

     

    李圓的挑情手法極為高明,每一次愛撫都如彈琴挑弦般撥動紀嫣然的情慾之火,整個人緩緩地貼著紀嫣然的身子前挺,陽具徐徐深入,緩緩退出。

    左手環在紀嫣然頸後與她相吻,右手則不住地玩弄紀嫣然的乳房,在她的乳頭上撚揉搓捺,挑纏卷點,如火爐鼓風似的將她的欲火越催越旺。

    眼見紀嫣然終於放棄抵抗,李圓狂吻著紀嫣然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緊不慢的揉搓著一對高聳挺實的玉女峰巒,胯下不停的急抽緩送,立刻將紀嫣然推入淫欲的深淵。

    經過李圓這長時間的輕薄,紀嫣然慢慢的藥效已解,但混身欲火難平。

    只見她星眸微閉,滿臉泛紅,雙手緊勾住李圓的肩頸,一條香暖滑嫩的香舌緊緊的和李圓的舌頭不住的糾纏,口中嬌吟不絕,柳腰雪臀款款扭擺著迎合著李圓的抽插,一雙修長結實的玉腿緊緊夾在李圓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夾纏,有如八爪魚般糾纏住李圓的身體。

    隨著李圓的抽插,自秘洞中緩緩流出的淫液夾雜著片片落紅,憑添幾分淒艷的美感,更令李圓興奮得口水直流。

    約略過了盞茶時間,李圓抱住紀嫣然翻過身來,讓她跨坐在他身上,成為女上男下的姿勢,紀嫣然的臉更是紅如蔻丹,可是由秘洞內傳來的那股騷癢,更令她心頭髮慌。

    尤其是這種姿勢更能讓肉棒深入,紀嫣然只覺一根肉棒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頂住秘洞深處,那股酥酸麻癢的滋味更是叫人難耐,不由得開始緩緩搖擺小蠻腰,口中哼啊之聲不絕。

    紀嫣然心中感到無限的羞慚,兩串晶瑩的淚滑下臉龐,但是身體卻在欲火的煎熬下,不由自主的開始緩緩的上下套弄。

    雖然心裡不停的說著:「不行……啊……我不能這樣……」可是身體卻不聽指揮,漸漸的加快了動作。

    由於這種姿勢不但能使肉棒更加的深入,而且由於是女方主動,更加容易達到快感,漸漸的,紀嫣然不但加快了上下套動的速度,口中的淫叫聲浪也越來越大,腦中除了淫欲的追求外,那裡還想到其他。

    只見她雙手按在李圓的胸膛,在不停的套弄下,秀發如雲飛散,胸前玉峰不停的上下彈跳,看得李圓世眼都花了,不由得伸出雙手,在高聳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捏抓摳,更刺激得紀嫣然如癡如醉。

    李圓忍不住坐起身來,低頭含住左乳滋滋吸吮,大腿捧住粉臀上下套弄,雙手更在美乳處來回搓揉。

    紀嫣然全身上下的敏感處受到攻擊,終於忍不住叫道:「啊……不行了……我……!」

    兩手死命的抓著李圓的肩頭,一雙修長美腿更是緊緊的夾纏著李圓的腰部,渾身急遽抖顫,秘洞嫩肉一陣強力的收縮夾緊,好像要把李圓的肉棒給夾斷般,秘洞深處更緊咬著肉棒頂端不住的吸吮。

    吸得李圓渾身急抖,真有說不出的酥爽,一道熱滾滾的洪流自秘洞深處急湧而出,澆得李圓胯下肉棒不停抖動。

    只聽李圓一聲狂吼,胯下一挺,緊抵住肉洞深處,雙手捧住紀嫣然粉臀一陣磨轉,將一股濃燙的精液射入了紀嫣然的體內。

    經過絕頂高潮後的紀嫣然,全身的力氣彷佛被抽空似的,整個人癱在李圓的身上,那裡還能動彈半分。

    只見她玉面泛著一股妖艷的的紅暈,星眸緊閉,長長的睫毛不停的顫抖著,鼻中嬌哼不斷,迷人的紅唇微微開啟,陣陣如蘭似麝的香氣不斷吐出,整個人沈醉在洩身的高潮快感中。

    李圓也得償所願,滿足的報著紀嫣然睡去。

    翌日,李圓醒來,細細瞧著紀嫣然的睡姿。

    紀嫣然正躺在自己懷中,胸前雙峰依然雪白堅挺,彈力十足,隨著紀嫣然的呼吸起伏微微顫動,鮮紅的乳頭襯著雪白的柔肌更呈嫣紅,誘人之極,李圓差點忍不住就想咬了下去。

    再看下去,除了堅挺豐滿的雙乳外,紀嫣然纖細的小蠻腰也是光滑如緞,白璧無瑕,而之下的渾圓的雪臀,細長溫潤的一雙美腿更是放出無限熱力,尤其是兩股之間露出一小措黑毛,夾雜著落紅淫液與雪白嫩玉的肌膚相襯,更是美不勝收。

    李圓一早起來,陽具正處於興奮勃起的狀態,看著這美女身無寸縷地躺在自己身側,陽具更呈火熱發燙,小心地分開紀嫣然的玉腿,將她的雙腿分開多一些,登時便看見那兩股之間的蜜洞小穴是如此的鮮紅可愛。

    昨晚的淫液浪水還未完全退去,在微光下閃閃發光,美麗之極。

    那還忍得住,一個翻身,壓在紀嫣然身上,大陽具自動找到蜜洞,右手放在紀嫣然左大腿根部外側一提。

    紀嫣然嚶嚀一聲,左腿被高高提起,將那蜜動鮮紅的陰唇完全暴露了出來,而這時李圓運用腰力,「滋」的一聲,大陽具隨即插入紀嫣然的蜜洞之中,抽插了起來。

    紀嫣然被李圓一插,人也醒了,睜眼就看到李圓在自己的嬌軀上馳乘,不由的想起昨晚被他迷奸,破了貞潔,自己還不知羞恥的被他以高明的手段干得高潮疊起,於是淚水滑下臉龐。

    李圓知道這時要安慰佳人,張嘴吻向紀嫣然的櫻唇,一陣狂抽猛送,雙手不停的在一對堅實的玉峰上揉捏愛撫,又將紀嫣然所有的理智,羞恥撞得煙消雲散。

    紀嫣然只覺下體奇癢,身體的磨擦令紀嫣然的情慾迅速高升,身體很快的發熱,滿臉通紅。

    紀嫣然漲紅著臉,嬌羞道:「你……昨夜我都被你給……你怎麼還不滿足?」

    李圓輕吻她的鼻頭,下體仍然快速挺動,發出滋滋的肉擊聲,邊干邊道:「沒辦法啊,嫣然,我的情慾可是很強的,可以說是無女不歡。難道你不想我把你弄得欲仙欲死,同遊巫山?」

    話停陽具可不停,挺動的更厲害,干得紀嫣然雪肌泛出鮮豔的紅光,淫水直流,口中不停叫道:「啊……啊……不行…啊…我…」

    李圓聽得紀嫣然浪叫,欲火更是高漲,索性將紀嫣然兩腿扛在肩上,紫紅發燙的大陽具不停在紀嫣然那已經濕透了的玉門蜜穴抽插旋動。

    時而九淺一深,時而七淺三深,時而記記結實,紀嫣然的雙手雙腳,有如八爪魚般緊緊的纏在李圓的腰上,柳腰粉臀不住的搖擺前挺,迎合著李圓的抽送,發出陣陣啪啪急響。

    李圓的陽具猛然在紀嫣然的肉穴中緊絞連旋,龜頭貼住穴中嫩肉又吸又咬,紀嫣然那裡見過如此絕技,「啊」的一聲長聲,陰精自玉穴奔流而出,沖激在李圓又熱又硬的龜頭上,弄得李圓也是快感連連。

    微閉雙眼,陽具仍然塞在紀嫣然穴中,享受那將龜頭浸泡在陰精穴心中的溫柔。

    紀嫣然昨夜今早連續兩次與李園合體交歡,臉色紅潤中略帶蒼白,晶瑩剔透的汗珠自額頭、秀發,嬌軀滾下,看在李圓眼中當真是憐惜萬分。

    雖然胯下大陽具不再像一早起來那麼火氣升旺,但也脹得有些難受,過了好一會兒,才將陽具從紀嫣然的小穴抽出。

    將紀嫣然整個翻轉過來,背對自己,露出光滑晶瑩的玉背,肥美的圓臀高高鼓起,又翹又挺。

    李圓驚喜萬分,心道:「這麼翹的雪臀,搞起來一定很舒服。」

    雙手分開兩股,大陽具於濃密烏亮的黑森林中自動找到燙紅的小穴。

    紀嫣然才回過頭來問道:「…你要干…什麼」兩字還沒說退場門,李圓的大陽具已經中宮直入,擠開護衛小穴的兩邊肉唇,滋的一聲清脆水聲,陽具已入花心重地。

    李圓整個人也已貼上了紀嫣然後背,雙手自腋下穿過,緊握紀嫣然高聳的圓滾玉乳又摸又揉,又捏又搓,在她耳邊吐氣悄悄道:「嫣然,你已經是我的人了,今天我要好好讓你爽翻天,你學著了,這招叫老漢推車,實用的很。」

    不等紀嫣然回話,屁股一陣風狂雨驟的急頂,紀嫣然的雪臀又翹又挺,被李圓的大陽具狠命抽插,弄得她舒爽的搖扭屁股止癢,迎合李圓。

    李圓陰部與紀嫣然圓臀相擊,快疾的抽插,勢若烈火,不時還可聽到兩人肌膚相撞的肉緊聲,啪啪啪啪,又密又響聲若連珠,又似烈火焚木,劈哩啪啦,火星飛濺。

    不同的是,飛濺的是蒙朧閃光的淫液浪水,而非燎原星火。

    李圓一連串急攻猛打,陰部狠撞紀嫣然雪臀,力道結實,把紀嫣然的臀部撞的都紅了,白玉似的臀肉肌膚泛出水淋淋的嬌艷紅光,又鮮又嫩,令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兩人這陣子熱烈的合體愛撫,耗力不少,李圓唔的一聲,精關松動,背脊一麻,在狠插了數百下之後也擋不住如此快感,真陽傾瀉,與紀嫣然的元陰混合交流,同時軟癱在床。

    李圓趴壓在紀嫣然背上,輕撫她烏光晶亮的秀發,吻的她細膩柔致的耳垂,陽具仍緊緊塞在紀嫣然的小穴裡,享受那合體交歡後的溫柔舒適,嫩軟溫潤,久久不願起來。

    就這樣,幾天後李圓住進了紀嫣然的府第,每天不分黑天白夜的享受著紀嫣然那美妙的肉體。

    ---(全文完)---

    這天項少龍受李園之約,來到李園的住處和他見面。

    「李先生,請問你今天約在下來所謂何事?」

    「嗯,我想和董先生你談談趙王的事。」化妝成「董馬癡」的項少龍心中一喜,遂假裝道:「趙王的事?請恕在下不懂。」

    「我再慢慢解釋給你聽,先坐下陪我喝一杯吧!」項少龍見無可推托,只好無奈的坐下,干了眼前的那杯酒。

    只聽到李園繼續說道:」紀才女待會也會過來,我看我就有話直說了!」

    「嗯,我這人最喜歡這樣了!」話才剛說完,項文龍便發覺不對,整個身子開始沈重了起來。

    項少龍機警的著地滾了幾滾,避免有人偷襲,欲起身站起時,卻又雙足無力支撐而跪倒。

    「哈哈哈!項少龍,我早知道是你!否則嫣然不會對你青睞有佳。」

    「你想怎樣?」

    「哼!你等下就知道了!」

    「來人啊!把他嘴塞住綁起來押到隔壁去!」說完便順手點了項少龍的周身大穴,讓他無法運氣掙脫。

    項少龍苦於穴道被點,加上迷藥的藥力發作,不一會兒便沈沈睡去,李園吩付手下將項少龍安置在地牢。

    之後,李園又從懷中掏出另一瓶藥,將藥粉灑入另一瓶酒杯中。

    這種春藥和剛才給項少龍的那種迷藥不同,它無色無味、遇水即溶,可以使服藥的人在不迷失理性的情況下將人的情慾激發到極限,並且使人全身癱軟,而又敏感不已。

    這種藥千金難買,這次李園來這裡的最大目的就是要把紀嫣然征服於胯下。

    李園不禁想像起紀才女待會在自己的高超的淫技下婉轉嬌吟,欲死欲仙的美景來。

    過了大約盞茶時分,家丁來報l「報告老爺,紀才女來了!」

    「快請她進來!」

    「是!」

    過了一會,家丁便把紀嫣然給帶了進來。

    今天的紀嫣然頭上梳了一個發髻,肌膚白裡透紅,比記憶中還要嬌艷動人,一件粉紅色的薄紗的衣裳,剪裁合度,勾畫出那靈瓏浮凸的身段,胸前雙峰入雲,纖腰不堪一握,美艷如花,真是艷波流轉,明眸可人。

    李園看得呆了,腹下漲的難受。

    紀嫣然看到輕聲笑了一聲,才使李園從夢中回魂過來。

    「李先生今天請嫣然來,不知有何指教呢?」

    李園按照早就想好的話答道:「嗯,在下想跟紀才女討教一些關於項少龍的事情。」

    果然這句話使紀嫣然赫然一驚,紀嫣然無措道:「項少龍的事嫣然並不清楚。」

    「喔,是這樣子啊…紀小姐,既然來了,不如陪在下喝一杯吧?」李園見第一步奏效馬上開始了第二步。

    紀嫣然在一驚之下,確實需要一杯酒定定神,在不暇細想之下,便舉起酒杯喝了下去,定了定神。

    喝下春藥紀嫣然馬上就發覺不妥,全身不覺的熱了起來,紀嫣然想:「可能是剛才驚慌所致吧。」

    而李園像是毫無所覺般,繼續的問著問題:「既是如此,紀小姐認為項少龍是什麼樣的人呢?」

    紀嫣然一聽到項少龍,竟不由自主的想起昨晚和項少龍纏綿悱惻的鏡頭來,昨天雖然沒有和項少龍登榻雲雨,但項少龍對她的親吻愛撫已為她打開了向往慾望的大門。

    紀嫣然心中情動,身上的那股熱氣就更加迅速的在全身蔓延開來,使得自己四肢酸軟無力,絕世的嬌顏上浮現出了誘人紅暈。

    李園見到紀嫣然臉頰透紅,眼波流動,美的是不可方物,知道喝下的春藥正在發生效用,於是加緊用言語挑逗著她:「聽說項少龍男女雲雨之事的能力極強,往往能夠使女方欲仙欲死,不知紀小姐有否聽過?」

    「我……我不知道…」

    聽到這些話,紀嫣然不禁的喘氣,極力壓下不斷高升熱浪,神明稍微一清,自知失態,十分不悅的說:「先生如何說出這樣的話來?」

    李園知道春藥已經達到效果便不再偽裝,哈哈大笑道:「呵,項少龍行不行我不知道,我李園這方面的能力如果稱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今天在下就是專門讓紀小姐你來試試的!」

    「你……不知羞恥!」

    「是嗎?等下不知道是誰不知羞恥呢!」李園傲答道。

    紀嫣然終於明白李園這次請她來的目的了。

    強忍著渾身的燥熱,嫣然憤然的想起身離去,卻驚覺全身卻一點力也使不出來,紀嫣然知道已中了李園的奸計,但現下手腳無力,只有怒視著李園。

    李園得意洋洋,站起身來說道:「紀小姐才貌冠絕天下,傾倒無數男兒。我李某對紀小姐更是仰慕已久,如不能一親芳澤,真是天大的遺憾啊!」

    「而紀小姐卻不把男人放在眼裡,在下實屬無奈,只好出此下策。李某御女無數,自然知道紀小姐還是處子之身,等會我自會用盡溫柔手段,讓紀小姐高登極樂的,天色不早了,讓我們早點共用雲雨,同赴巫山吧!」

    話一說完,李園便向紀嫣然走來。

    紀嫣然羞憤萬分,導致心中失禁,欲火沖燒,身軀搖搖欲墜。

    「啊…啊……不…不要過來…」,李園輕輕的就推開紀嫣然抵抗的小手,一把抱起紀嫣然,走進了密室之中。

    李園將紀嫣然放到密室柔軟的榻上,又將自己的衣物脫盡後,急不可耐的撲上榻去。

    李園赤裸的從背後緊緊抱住紀嫣然,只覺得觸手溫香軟玉,令人愛不釋手,處子的幽香更讓人心醉神迷。

    李園的一雙魔手忍不住開始按摩著她的雙肩。

    欲火如熾的紀嫣然,受到李園的襲擊,只覺一股酥麻的快感襲上心頭,不由得全身扭動更劇,雖說被淫藥刺激得欲念橫生,但畢竟仍為處子之身,一股強烈的羞恥感湧上心頭。

    羞得她緊閉雙眼,急道:「啊……不要……放開你的手……別…別…這樣…」

    皓首頻搖,全身婉延扭轉,想要躲避李園魔掌的肆虐,但因四肢癱軟無法逃離,反而好像是在迎合著李園的愛撫一般,更加深李園的刺激,李園拔下紀嫣然的發釵。

    讓她的長髮洩下,同時雙手順勢下滑,輕撫著她的上臂,小臂,慢慢的,遊移到掖下,輕輕的搔著她。

    紀嫣然扭動著身軀企圖躲避,口中仍不斷的喊著:「不要……住…手……」

    李園抽回了雙手,但並不代表他停止了,他撥開了紀嫣然的長髮,找到了她的雙耳,輕輕的撫弄著她的耳垂,再慢慢的劃著圓圈,緩緩的移到雪白的粉頸,再從頸部滑向胸前,這使得紀嫣然的呼吸紊亂了起來。

    但是李園卻並不立刻侵犯她的玉女雙峰,只是順著從兩旁劃過,同時脫下了她的外裳和內裳,隨著紀嫣然的衣服的解除,一個粉雕玉琢的胴體漸漸的顯現出來,直叫李園的肉棒暴漲欲裂。

    只見紀嫣然一身瑩白如玉的肌膚,宛如玉美人般閃閃發光,胸前兩座高聳堅實的乳峰,雖是躺著,仍如覆碗般高高挺起,胸前那兩顆淡紅色的蓓蕾,只有紅豆般大小。

    尤其是周邊的一圈如葡萄大小的乳暈,呈現出淡淡的粉紅色,不細看還看不出來,看了更是叫人垂涎欲滴,再加上那纖細的柳腰,只堪一握。

    李園並不打算停止,雙手又順勢將紀嫣然的下半身脫得只剩褻褲,使得她絞好的身段顯露無疑。

    一般人看到如此的情境,早已脫光褲子,提槍上陣了,而李園不愧是調情聖手,依然面不改色的愛撫著紀嫣然的每寸肌膚,或輕或重,或捏或壓,或急或徐,眼看著紀嫣然已是雙眼無神了,李園懈下了她的最後一道防線,讓她完美無暇的體完全呈現下眼前。

    一雙宛如春筍般嫩白的修長美腿,渾圓挺翹的美臀,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瑕疵,兩腿交界處,一條細長的肉縫,搭配著若隱若現的疏疏幾根柔細的茸毛,真是渾身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叫人目眩神迷,真叫人恨不得立刻提槍上馬,快意馳騁一番。

    李園看著這夢寐以求的胴體發出由衷的感嘆:「紀小姐果然不愧是名動天下的尤物!」

    而那雙另無數女孩發狂的雙手,終於攀上了紀嫣然的玉女峰,從山底緩緩的上爬,至山腰盤旋良久,最後才登至峰頂。

    揉搓著堅實柔嫩的玉乳,只覺觸感滑潤,滴溜溜的彈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贊真是十足的寶乳!

    紀嫣然雖然心理想極力抗拒,但不聽話的蓓蕾,逐漸的硬挺起來,而自己的神祕處也濕潤了起來。

    李園這之大淫魔,操縱著那雙靈巧的雙手,在紀嫣然的雙峰把玩了半個時辰之久,才轉移陣地,往大腿內側攻去。

    一只手在兩條大腿內側來回不停,輕輕的愛撫著,而另一只手,卻在她的神祕部位旁,繞著她的神祕部位劃著,一次、二次、三次強烈的快感竄上腦門,但是另一股空虛感也漸漸充斥著紀嫣然的身軀。

    渴望著那被愛撫的她不禁終於挺起了腰肢擺動著,李園看到她的回應,便將手指輕輕的在神祕桃園處撫摸著,沿著裂縫上下的撫弄著,找到了敏感的小豆,伸出大拇指按壓柔捏它,另外食指和中指已開始探尋桃園密洞了。

    李園非常有技巧性的,只進去了一個指節,然後在裡面旋轉,再輕輕退出來,再重複一次」二次」三次……李園高超的技巧配上強烈的媚藥驅使下,紀嫣然根本無力反抗,只能一步步的攀下尖峰。

    但是李園這樣的玩弄,只能帶給她一定的快感,卻無法將她送上尖峰。

    「啊……不要……不要……求求你…啊……」

    就在李園重複五十幾次後,紀嫣然的身子終於配合著進出的手指。

    迎合的挺起腰,並主動的張開雙腿,扭動臀部。

    李園得意的看著紀嫣然的回應,手上不緊不慢的撫弄著眼前這活色生香的迷人胴體,見到紀嫣然在自己的逗弄下,口中嬌喘籲籲,泛紅的肌膚佈滿了細細的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纖細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擺動,正在迎合著自己的愛撫,渾圓筆直的修長美腿,一張一合的緩緩夾纏,似乎難耐淫欲的煎熬……。

    「紀小姐,我李園的技術天下第一的吧?」

    沈迷在李園高超的挑逗下的紀嫣然不停的嬌喘著,看著紀嫣然美麗的雙眼。

    李園根本不給紀嫣然絲毫喘息的機會,張嘴就向紀嫣然飽滿的櫻唇吻去,「不行饒了我吧……」紀嫣然紅透了臉而斷然拒絕。

    利用淫藥無恥猥褻自己的李園,泛紅的臉頰被啾啾地親了兩下,隨後紅唇立刻成為下一個目標。

    李園火燙的嘴唇不斷轉圈緊追,紀嫣然絕望地吐出憋緊的氣息,李園舌頭在臉頰上來回的舔,紀嫣然幾經無力的拒絕後,鮮嫩的紅唇終於被逮到。

    男人強硬的將嘴唇貼上並粗重地喘著氣,舌尖沿著牙齦不斷向口腔探路。

    無比的厭惡感,紀嫣然純潔的雙唇四處逃避,李園使力抓住紀嫣然下顎並在指尖用力,使紀嫣然的下顎鬆弛,而李園的舌頭就趁機鑽進牙齒的接縫中。

    紀嫣然的抵抗漸漸減弱,舌頭被強烈吸引,交纏著。

    漸漸變成了像真正戀人一般所做的深吻,李園由於過分興奮不禁發出了深沈的呻吟,恣肆地品味著眼前的美女被自己強迫接吻的嬌羞掙拒。

    貪戀著紀嫣然口中的黏膜,逗弄著柔軟的舌頭,連甘甜的唾液都盡情吸取。

    不但淫亂而且舌頭和紀嫣然的香舌緊緊的糾纏在一起,只覺觸感香柔嫩滑,一股如蘭似麝的香氣撲鼻襲來更刺激得李園欲火焚心,抓住玉峰的左手不自覺的加重力道,在紀嫣然那高聳的酥胸狠狠揉搓,右手中指更緩緩插入紀嫣然的桃源洞內,一股酥麻飽滿的充實感,登時填補了紀嫣然心中的空虛。

    「啊…啊……少龍,救我!我受不了了!啊」

    在淫藥和挑逗長時間的煎熬下,紀嫣然終於放棄了所有的抵抗,所有的道德、理智都已悄然逝去,只余下肉體對淫欲的追求,忍不住由鼻中傳出一聲嬌柔甜美的輕哼,似乎訴說著無盡的滿足。

    李園邊狂吻著紀嫣然的櫻口香舌,邊揉搓著堅實柔嫩的玉乳,右手中指更被秘洞內層層溫濕緊湊的嫩肉緊緊纏繞,一種說不出舒爽美感,令李圓更加興奮,深埋在秘洞內的手指開始緩緩的抽插摳挖,只覺秘洞嫩肉有如層門疊戶般,在進退之間一層層纏繞著深入的手指,真有說不出的舒服。

    李圓心中不由得興奮狂叫:「極品!真是極品!這真是萬中選一的寶器!」手上抽插的動作不由得加快,更將紀嫣然插咿啊狂叫,粉臀玉股不停的上下篩動,迎合著李圓的抽插……離開了紀嫣然的櫻唇,順著雪白的玉頸一路吻下來,映入眼中的是高聳的酥胸。

    只見原本若隱若現的淡粉蓓蕾早己充血勃起,忍不住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含住紀嫣然的左乳,有如嬰兒吸乳般吸吮,時而伸出舌頭對著粉紅色的蓓蕾快速舔舐,時而用牙齒輕咬著那小小的豆蔻,左手更不停的在右邊蓓蕾上輕輕揉捏,由胸前蓓蕾傳來的酥麻快感,更令紀嫣然忍不住的哼嗯直叫。

    強忍著心中欲火,慢慢順著平坦的小腹一路吻下,李圓還不急著對紀嫣然的桃源聖地展開攻勢,伸出了粗糙的舌頭,在那渾圓筆直的大腿內側輕輕舔舐,舔得紀嫣然全身急抖,口中淫叫聲一陣緊似一陣,陰道嫩肉一張一合的吸吮著李圓入侵的手指,真有說不出的舒服。

    甚至李圓緩緩抽出手指時,還急搖粉臀,好似捨不得讓其離開似的,看樣子紀嫣然已經完完全全的陷入了淫欲的深淵而無法自拔了……

    看到紀嫣然這副淫靡的嬌態,李圓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將紀嫣然摟了過來,讓她平躺在床上,一騰身,壓在紀嫣然那柔嫩的嬌軀上,張口對著紅潤潤的櫻唇就是一陣狂吻,雙手更在高聳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搓推移。

    正在欲火高漲的紀嫣然,忽覺有人在自己身上大肆輕薄,陣陣舒暢快感不斷傳來,尤其是胯下秘洞處,被一根熱氣騰騰的肉棒緊緊頂住,熨藉得好不舒服,那裡還管壓在自己身上的是什麼人,口中香舌更和李圓入侵的舌頭糾纏不休,一只迷人的修長美腿更是緊緊的夾纏在李圓的腰臀之間。

    柳腰粉臀不停的扭動,桃源洞口緊緊貼住李圓的肉棒不停的磨,更令李圓覺得舒爽無比。

    吻過了一陣子後,李圓坐起身來,雙手托起紀嫣然的圓臀,抓了個枕頭墊在底下,這才用手的扶著粗硬的肉棒,慢條斯理的在紀嫣然濕漉漉的秘洞口處緩緩揉動,偶爾將龜頭探入秘洞內,可是就是不肯深入。

    那股子熱燙酥癢的難受勁,更逗得紀嫣然全身直抖,口中不斷的淫聲高呼,幾乎要陷入瘋狂的地步,這才將紀嫣然兩條玉腿扛在肩上,雙手按在紀嫣然的腰胯間,一挺腰,緩緩的將肉棒給送了進去。

    甫一插入,李圓只覺秘洞內緊窄異常,雖說有著大量的淫液潤滑,但仍不易插入,尤其是陰道內層層疊疊的肉膜,緊緊的纏繞在肉棒頂端,更加添了進入的困難度,但卻又憑添無盡的舒爽快感。

    李圓的陽具已經突破第一道防線,嬌嫩的兩片蜜唇無奈地被擠開分向兩邊,粗大火燙的龜頭緊密地頂壓進紀嫣然貞潔的肉洞口,赤裸裸的嫩肉被迫接受著肉棒的接觸摩擦。

    李圓知道已到了最要緊的時候,馬上就要得到名動天下的紀才女的貞操了,他老練的用嘴含住紀嫣然美妙的乳頭,輕輕一咬,沈迷在肉欲中的紀才女不禁微微一痛,「恩」了一聲。

    接著李圓將腰巧妙一頂,而在那一瞬間,火棒立刻深深刺入窄嫩的蜜洞,衝破那代表處女貞潔的簾幕,陽具直抵花心嫩肉,緊緊相靠,熱燙的艷紅柔肌緊緊地將李圓的陽具挾住。

    沈淪在淫欲中的紀嫣然,忽然從下體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神智猛然一清,睜眼一看,李圓正壓在自己身上,胯下秘洞內已經被一根火辣辣的肉棒緊緊塞住,傳來一陣陣的火辣,但這火辣卻馬上隨著李圓的愛撫不斷減退。

    知道自己貞操已失,紀嫣然不由得輕嘆了一聲,似乎是悲傷於自己的貞操失去,又好似被欲火折磨太久而終獲滿足。

    李圓雖然用藥迷奸紀嫣然,但到底還是一個憐香惜玉之人,陽具插入蜜洞破了紀嫣然的貞潔之後,知道紀嫣然第一次必然疼痛,因此按棒不動。

    「嫣然,你已經是我李圓的人了,以後我會好好的愛你的。」說罷,一手在她胸前美乳上摸捏,一邊還不停地吻著她的額頭、臉頰、嘴唇、雪頸、耳後等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手指上暗用陰勁,在紀嫣然的乳根穴、乳中穴上按揉,以挑情手法惹起紀嫣然的欲念,讓她忘卻下體之痛。

    好一會兒,兩人四唇分開,李圓一手撫摸紀嫣然的烏黑秀發,一邊憐惜地吻著她美目流下的淚水,溫柔的問道:「還痛嗎?」

    紀嫣然的藥效未退,仍然四肢癱軟,溫緊的肉穴吞沒著李圓的肉棒,仍覺擦傷般的火熱略痛,柳眉微蹙,心中雖然不願,但木已成舟,於是閉上美目,任由李圓輕薄自己的身子。

     

    李圓的挑情手法極為高明,每一次愛撫都如彈琴挑弦般撥動紀嫣然的情慾之火,整個人緩緩地貼著紀嫣然的身子前挺,陽具徐徐深入,緩緩退出。

    左手環在紀嫣然頸後與她相吻,右手則不住地玩弄紀嫣然的乳房,在她的乳頭上撚揉搓捺,挑纏卷點,如火爐鼓風似的將她的欲火越催越旺。

    眼見紀嫣然終於放棄抵抗,李圓狂吻著紀嫣然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緊不慢的揉搓著一對高聳挺實的玉女峰巒,胯下不停的急抽緩送,立刻將紀嫣然推入淫欲的深淵。

    經過李圓這長時間的輕薄,紀嫣然慢慢的藥效已解,但混身欲火難平。

    只見她星眸微閉,滿臉泛紅,雙手緊勾住李圓的肩頸,一條香暖滑嫩的香舌緊緊的和李圓的舌頭不住的糾纏,口中嬌吟不絕,柳腰雪臀款款扭擺著迎合著李圓的抽插,一雙修長結實的玉腿緊緊夾在李圓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夾纏,有如八爪魚般糾纏住李圓的身體。

    隨著李圓的抽插,自秘洞中緩緩流出的淫液夾雜著片片落紅,憑添幾分淒艷的美感,更令李圓興奮得口水直流。

    約略過了盞茶時間,李圓抱住紀嫣然翻過身來,讓她跨坐在他身上,成為女上男下的姿勢,紀嫣然的臉更是紅如蔻丹,可是由秘洞內傳來的那股騷癢,更令她心頭髮慌。

    尤其是這種姿勢更能讓肉棒深入,紀嫣然只覺一根肉棒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頂住秘洞深處,那股酥酸麻癢的滋味更是叫人難耐,不由得開始緩緩搖擺小蠻腰,口中哼啊之聲不絕。

    紀嫣然心中感到無限的羞慚,兩串晶瑩的淚滑下臉龐,但是身體卻在欲火的煎熬下,不由自主的開始緩緩的上下套弄。

    雖然心裡不停的說著:「不行……啊……我不能這樣……」可是身體卻不聽指揮,漸漸的加快了動作。

    由於這種姿勢不但能使肉棒更加的深入,而且由於是女方主動,更加容易達到快感,漸漸的,紀嫣然不但加快了上下套動的速度,口中的淫叫聲浪也越來越大,腦中除了淫欲的追求外,那裡還想到其他。

    只見她雙手按在李圓的胸膛,在不停的套弄下,秀發如雲飛散,胸前玉峰不停的上下彈跳,看得李圓世眼都花了,不由得伸出雙手,在高聳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捏抓摳,更刺激得紀嫣然如癡如醉。

    李圓忍不住坐起身來,低頭含住左乳滋滋吸吮,大腿捧住粉臀上下套弄,雙手更在美乳處來回搓揉。

    紀嫣然全身上下的敏感處受到攻擊,終於忍不住叫道:「啊……不行了……我……!」

    兩手死命的抓著李圓的肩頭,一雙修長美腿更是緊緊的夾纏著李圓的腰部,渾身急遽抖顫,秘洞嫩肉一陣強力的收縮夾緊,好像要把李圓的肉棒給夾斷般,秘洞深處更緊咬著肉棒頂端不住的吸吮。

    吸得李圓渾身急抖,真有說不出的酥爽,一道熱滾滾的洪流自秘洞深處急湧而出,澆得李圓胯下肉棒不停抖動。

    只聽李圓一聲狂吼,胯下一挺,緊抵住肉洞深處,雙手捧住紀嫣然粉臀一陣磨轉,將一股濃燙的精液射入了紀嫣然的體內。

    經過絕頂高潮後的紀嫣然,全身的力氣彷佛被抽空似的,整個人癱在李圓的身上,那裡還能動彈半分。

    只見她玉面泛著一股妖艷的的紅暈,星眸緊閉,長長的睫毛不停的顫抖著,鼻中嬌哼不斷,迷人的紅唇微微開啟,陣陣如蘭似麝的香氣不斷吐出,整個人沈醉在洩身的高潮快感中。

    李圓也得償所願,滿足的報著紀嫣然睡去。

    翌日,李圓醒來,細細瞧著紀嫣然的睡姿。

    紀嫣然正躺在自己懷中,胸前雙峰依然雪白堅挺,彈力十足,隨著紀嫣然的呼吸起伏微微顫動,鮮紅的乳頭襯著雪白的柔肌更呈嫣紅,誘人之極,李圓差點忍不住就想咬了下去。

    再看下去,除了堅挺豐滿的雙乳外,紀嫣然纖細的小蠻腰也是光滑如緞,白璧無瑕,而之下的渾圓的雪臀,細長溫潤的一雙美腿更是放出無限熱力,尤其是兩股之間露出一小措黑毛,夾雜著落紅淫液與雪白嫩玉的肌膚相襯,更是美不勝收。

    李圓一早起來,陽具正處於興奮勃起的狀態,看著這美女身無寸縷地躺在自己身側,陽具更呈火熱發燙,小心地分開紀嫣然的玉腿,將她的雙腿分開多一些,登時便看見那兩股之間的蜜洞小穴是如此的鮮紅可愛。

    昨晚的淫液浪水還未完全退去,在微光下閃閃發光,美麗之極。

    那還忍得住,一個翻身,壓在紀嫣然身上,大陽具自動找到蜜洞,右手放在紀嫣然左大腿根部外側一提。

    紀嫣然嚶嚀一聲,左腿被高高提起,將那蜜動鮮紅的陰唇完全暴露了出來,而這時李圓運用腰力,「滋」的一聲,大陽具隨即插入紀嫣然的蜜洞之中,抽插了起來。

    紀嫣然被李圓一插,人也醒了,睜眼就看到李圓在自己的嬌軀上馳乘,不由的想起昨晚被他迷奸,破了貞潔,自己還不知羞恥的被他以高明的手段干得高潮疊起,於是淚水滑下臉龐。

    李圓知道這時要安慰佳人,張嘴吻向紀嫣然的櫻唇,一陣狂抽猛送,雙手不停的在一對堅實的玉峰上揉捏愛撫,又將紀嫣然所有的理智,羞恥撞得煙消雲散。

    紀嫣然只覺下體奇癢,身體的磨擦令紀嫣然的情慾迅速高升,身體很快的發熱,滿臉通紅。

    紀嫣然漲紅著臉,嬌羞道:「你……昨夜我都被你給……你怎麼還不滿足?」

    李圓輕吻她的鼻頭,下體仍然快速挺動,發出滋滋的肉擊聲,邊干邊道:「沒辦法啊,嫣然,我的情慾可是很強的,可以說是無女不歡。難道你不想我把你弄得欲仙欲死,同遊巫山?」

    話停陽具可不停,挺動的更厲害,干得紀嫣然雪肌泛出鮮豔的紅光,淫水直流,口中不停叫道:「啊……啊……不行…啊…我…」

    李圓聽得紀嫣然浪叫,欲火更是高漲,索性將紀嫣然兩腿扛在肩上,紫紅發燙的大陽具不停在紀嫣然那已經濕透了的玉門蜜穴抽插旋動。

    時而九淺一深,時而七淺三深,時而記記結實,紀嫣然的雙手雙腳,有如八爪魚般緊緊的纏在李圓的腰上,柳腰粉臀不住的搖擺前挺,迎合著李圓的抽送,發出陣陣啪啪急響。

    李圓的陽具猛然在紀嫣然的肉穴中緊絞連旋,龜頭貼住穴中嫩肉又吸又咬,紀嫣然那裡見過如此絕技,「啊」的一聲長聲,陰精自玉穴奔流而出,沖激在李圓又熱又硬的龜頭上,弄得李圓也是快感連連。

    微閉雙眼,陽具仍然塞在紀嫣然穴中,享受那將龜頭浸泡在陰精穴心中的溫柔。

    紀嫣然昨夜今早連續兩次與李園合體交歡,臉色紅潤中略帶蒼白,晶瑩剔透的汗珠自額頭、秀發,嬌軀滾下,看在李圓眼中當真是憐惜萬分。

    雖然胯下大陽具不再像一早起來那麼火氣升旺,但也脹得有些難受,過了好一會兒,才將陽具從紀嫣然的小穴抽出。

    將紀嫣然整個翻轉過來,背對自己,露出光滑晶瑩的玉背,肥美的圓臀高高鼓起,又翹又挺。

    李圓驚喜萬分,心道:「這麼翹的雪臀,搞起來一定很舒服。」

    雙手分開兩股,大陽具於濃密烏亮的黑森林中自動找到燙紅的小穴。

    紀嫣然才回過頭來問道:「…你要干…什麼」兩字還沒說退場門,李圓的大陽具已經中宮直入,擠開護衛小穴的兩邊肉唇,滋的一聲清脆水聲,陽具已入花心重地。

    李圓整個人也已貼上了紀嫣然後背,雙手自腋下穿過,緊握紀嫣然高聳的圓滾玉乳又摸又揉,又捏又搓,在她耳邊吐氣悄悄道:「嫣然,你已經是我的人了,今天我要好好讓你爽翻天,你學著了,這招叫老漢推車,實用的很。」

    不等紀嫣然回話,屁股一陣風狂雨驟的急頂,紀嫣然的雪臀又翹又挺,被李圓的大陽具狠命抽插,弄得她舒爽的搖扭屁股止癢,迎合李圓。

    李圓陰部與紀嫣然圓臀相擊,快疾的抽插,勢若烈火,不時還可聽到兩人肌膚相撞的肉緊聲,啪啪啪啪,又密又響聲若連珠,又似烈火焚木,劈哩啪啦,火星飛濺。

    不同的是,飛濺的是蒙朧閃光的淫液浪水,而非燎原星火。

    李圓一連串急攻猛打,陰部狠撞紀嫣然雪臀,力道結實,把紀嫣然的臀部撞的都紅了,白玉似的臀肉肌膚泛出水淋淋的嬌艷紅光,又鮮又嫩,令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兩人這陣子熱烈的合體愛撫,耗力不少,李圓唔的一聲,精關松動,背脊一麻,在狠插了數百下之後也擋不住如此快感,真陽傾瀉,與紀嫣然的元陰混合交流,同時軟癱在床。

    李圓趴壓在紀嫣然背上,輕撫她烏光晶亮的秀發,吻的她細膩柔致的耳垂,陽具仍緊緊塞在紀嫣然的小穴裡,享受那合體交歡後的溫柔舒適,嫩軟溫潤,久久不願起來。

    就這樣,幾天後李圓住進了紀嫣然的府第,每天不分黑天白夜的享受著紀嫣然那美妙的肉體。

    ---(全文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