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女老師的逆襲

    在某個繁華都市的高級住宅區,一棟頂級豪宅的12樓的某個房間內。

    有一男一女正在進行人類一生中最為重要的事之一──做愛。

    在床上享受著性愛的快感的這名女性,擁有著相當出眾的外貌。

    鵝蛋臉、細眉、有著一雙足以勾人魂魄的大眼、因為正處於亢奮的狀態,所以原本白皙的皮膚帶著淡淡的紅色。

    眼睛微閉的她,雙手抱住男子的身體,隨著那名男子的進出而配合著他。口中則是不斷的呢喃著。

    「啊……那裡……用力一點…健……明……哦””」

    女子口中所說的健明,就是正在她身上衝刺的男子──陳健明,同時也是她今年任教班級的學生。

    而這名叫做陳健明的學生,因為父母期待他能健康聰明,所以取名叫健明。

    他自己本人對於這樣的名字倒是抱怨多多。(其實是作者不會取名字…)

    今年17歲,是市立高中的學生。外表是屬於眉清目秀的那型,身材並不高大,身體瘦長。在班上成績是屬於中上程度,雖然聰明,但是並沒有很認真在學習上。

    「老師的那裡…好棒……。好緊啊……每一次都……弄得我好舒服…」

    健明一邊親吻著他的老師一邊在她的耳朵邊說話。

    說完,雙手開始玩著那名女子的雙乳。

    兩顆雪白色的肉球,再配合著粉色的乳暈,健明特別喜歡著那名女子的這個部位。

    「快啊……健明……人家想要啦……」

    因為重心放在那名女子的酥胸上,所以健明減緩了活塞運動的頻率,這讓原本要高潮的美女,快感開始消失。

    「可是…我喜歡玩這裡嘛……」就像是個小孩一樣,健明一邊玩弄的雙乳,一邊親吻著女子的耳後。

    「嗯”””小壞蛋,你真的不給人家嗎………」

    女子看著健明露出的楚楚可憐的表情,眼中充滿了水氣,感覺隨時就要掉下淚來。

    這眼神足以讓這世上全部的生物感到不舍,當然,健明也不例外。

    「既然老師想要,那我就…………」

    面對眼前這可人兒的請求健明時在是狠不下心來拒絕,而“奸計”得逞的女子則是吻了健明一下。

    健明也只好暫時放下對於雙乳的攻勢,又開始努力的進行著打地基運動。

    「啊””好棒啊…不愧是我的…健明……」

    而健明將女子的左腳舉起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以半跪的方式,加大進去女子體內的深度。

    就像鑽地基一樣,狠狠的進攻女子的陰道。

    兩人的私處緊密的結合,巨大的武器每一次攻入她的體內,都讓她有著滿足的充實感。

    而女子的陰道則是緊緊的包覆著健明的小弟,健明可以感覺的到女子的私處緊緊的咬住自己的小弟,健明的每一次攻擊,都讓他幾乎忍不住要噴射。

    「她真的是絕世尤物……」健明不禁這樣子想。

    「啊…用力一點啊…那裡…喲…啊…好棒…要死了…」

    女子在健明的攻擊下,理智又逐漸的喪失,取而代之的是近乎於無限的快感。

    「啊””歐””…啊…哦”””」

    到了最後,女子的理智早已不存在,她只想要追求的更多的快樂,她想要上天堂的感覺。

    健明又換了個姿勢,他將女子的身體背向自己,以後進式繼續攻擊。

    而讓人驚訝的是,在健明轉變動作時,女子的小洞居然能緊緊的咬住健明的小弟不放。

    而在轉動身體時,健明感受到小弟傳來的感覺,真的是爽死啦。

    橫向的旋轉所帶來的快感,跟一般的活塞運動又不同,感覺就像是有人輕輕的在搓揉著小弟弟。

    「啊…快要…啊…」

    女子已經忘記了一切,包況自己是誰,家住哪之類的。

    現在的她只有一個感覺,就是自己要飛天了。

    從小弟傳來的情報顯示,自己跨下的美人已經要高潮了,也差不多要進行最後的階段了。

    健明加快進入女子小穴的節奏,然後配合著女子的高潮,將現榨的新鮮豆漿送進女子的體內。

    「啊”””””!」女子高聲的叫了,隨即便昏了過去。

    「喂…喂…不是吧,這樣子就昏過去了……」健明苦笑著說。

    「真是的……我又不是什麼啞犯提,也不是什麼聾使的,這樣居然能把女人干暈…這是不是在寫色文啊。」

    健明持續的抱怨中。

    (迷之聲:你這樣寫不怕被人罵嗎?)

    (THANATOS1204:我相信兩位大神們跟他們的忠實的粉絲們是不會計較這樣的事。)

    (迷之聲:哀……請保重。)

    過了許久,兩人大戰的過後的痕跡已經被健明收拾完畢。

    而健明一剛收完,之前昏過的女子“剛好”就醒過來……  這樣如此剛好的事讓健明有種自己被人給陰了的感覺。

    健明將女子抱在懷中,說:

    「我說美玲啊…妳該不會是故意要我收拾殘局,所以才裝暈的吧……」

    那名叫做美玲的女子吃吃的笑說

    「誰叫上次我們兩個在做愛時你都不早點給我,還在那邊想玩調教,看是你調教我,還是我調教你。」

    「好啊…妳這家伙,這麼容易記恨,這哪是當老師該有的個性。當老師應該要慈悲為懷,看到學生有不對的地方就要寬宏大量的原諒他。哪有玩報復的……」

    健明一邊伸出手在美玲身上搔癢,一邊說著。

    「啊…好癢啦,不要用了啦。人家知道錯了嘛…………」

    眼見沒法子阻止健明的攻擊,美玲只好再拿出自己的絕技──裝可憐。希望能化解健明的攻勢。

    「真是的,妳每次都露出這樣的表情,作弊啦!」

    健明對於這樣的表情相當沒辦法。

    只要美玲一露出這樣楚楚可憐的表情,就算健明有再大的怒氣,也會瞬間消失。

    剛剛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早早就把豆漿送給了美玲。

    「嘻嘻,誰叫我是你的女人。換成是別人,我才不會有這樣的表情呢。」

    「是”是”我偉大的美玲老婆,說什麼都對、做什麼都對……。」

    健明抱著美玲,不自覺的想起兩人的過去。

    自己是市立高中的學生,原先有個交往一年多的女友,婉玉。

    兩人都是同所高中的學生,雖然分屬不同班,但是兩人常常到對方的班級找對方。

    所以兩班的學生都知道兩人是一對。

    至於美玲,全名是林美玲,24歲。是健明高二時,才轉到健明的學校任教的女老師。

    在健明班上的負責教英文的。

    由於外型出眾,才剛進入學校就成為不少男同學玩CS(第一人稱“射擊”游戲)的對像。

    而也是在高二的時候,健明跟婉玉,開始出現了感情上的問題。

    原先兩人都還很熱烈的到對方班級報到,可是突然有一陣子,健明發現婉玉很少來自己的班上。

    而自己過去時,婉玉又常常不在班上。這開始讓健明覺得奇怪,到底是怎麼了?

    打手機給她時,婉玉總是說有事,或是以各種理由表示自己很忙。

    這讓健明覺得也許……也許兩人之間就要玩完了。

    有了這樣的感覺後,健明打算找婉玉把事情給談清楚,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健明不希望自己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就和婉玉結束關系。

    接連打了好幾天的電話,對方都沒有響應。

    而自己到班上去找人,婉玉的同學都說她沒有來。

    這讓健明覺得會什麼兩人之間會發生這樣的關系呢,頓時間健明感覺相當無奈,有種莫名的無力感。

    而健明也因為這樣的事情,導致在課堂上不專心,屢屢被任課老師“注意”。

    其中最為“注意”健明的就是美玲了。

    原先美玲一到健明的班上,就開始盯住健明。搞的健明常常在想,自己是哪裡得罪她了。

    而現在健明上課常分心的情況下,美玲盯的更緊了。

    「陳健明,你來回答這個問題。」

    剛剛上課恍神的健明,馬上就被美玲給抓包。

    旁邊的同學小小聲的打暗號給健明

    「誰告訴他答案的,今年的英文就別想過了…」

    此話一出。不論是再好的朋友,都要在顧及成績的情況下,果決的割舍掉友情了……  「答不出來是嗎……到後面罰站!」

    健明心中一邊抱怨著自己那群好友沒義氣外,對於這位屢屢盯上自己的老師,心中充滿了怒氣。

    「可惡…就不要落在我的手上…否則我一定會把妳給這樣…那樣的…」健明在心中想著

    「陳健明,關於剛剛這個問題,你的答案是什麼?」

    明又中彈了…………

    幾天之後,健明跟著父母到市內的一間頂級餐廳用餐。

    由於很少跟父母見面,加上自己又住在外面。而父母也長期不在國內,所以三人很少見面。

    健明家是個相當富有的家庭,父母白手起家,不到45歲便創立了跨國企業,在國際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

    然而健明卻因為個性的緣故,很少對其他人提起自己的家境。

    甚至是自己的女友,健明也沒有說過,只有說自己的父母開間小公司,算是個小商人吧…  不過沒想到健明在這碰到她……婉玉。

    「婉玉……」

    健明看見自己的女友跟著一位年輕人說話,兩人正坐在位置上聊得非常愉快。

    「健明,怎麼了?」

    健明的母親看著自己的兒子臉色不對,便開口關心。

    「啊…沒什麼…等我一下,爸、媽。」

    說完也不等父母的回答,健明便往婉玉那桌走去。

    「王婉玉同學,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妳,好巧喔。」

    健明若無其事的打招呼。

    對於健明的出現,婉玉倒是嚇了一跳,印像中健明家不是非常有錢,要來這裡消費,有點難度吧…  「你好啊,陳同學。」

    婉玉也若無其事的回答。

    而與婉玉一起用餐的人則是起身向健明身出手說:

    「你好,我是婉玉的未婚夫,我姓戴名律茂。」

    健明聽到對方的名字,呆了一下……這世上真的有這麼經典的名字……

    雖然自己跟婉玉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可是這名字也……  「你好,我叫陳健明。」

    健明也友好的伸出手來。

    「…我從小就跟婉玉訂婚,如果不是這陣子有空,我也不會回來跟婉玉見面……」

    從跟綠帽兄…咳…我是說律茂兄的談話中知道原來婉玉早在小時候就跟他訂婚了。

    而自己不過是綠帽不在時的代替品而已。

    而婉玉這一陣子都聯絡不到人是因為律茂回來了,兩人整天在一起的緣故。

    知道事情的真相後,健明也不打算再跟兩人廢話,便找個借口就離開了。

    雖然那天跟久違的父母吃飯,但是對於健明來說,那頓飯大概是吃過的東西理最難吃的一次了。

    晚上,健明走在街頭。雖然說自己跟婉玉的分手是早已預料到的事。

    但沒想到實際上居然會這麼難過,大概是自己放了感情進去的緣故。

    走進一間PUB,健明雖然沒有想在這裡放蕩自己的打算,但是偶而來這裡玩玩也不錯。

    沒想到的是,健明居然在這看見熟悉的臉孔。

    「那個臭女人!」

    健明口中的臭女人自然是最近盯他很凶的林美玲。

    「什麼嘛……看見有錢的女人就自己貼過去…要錢…本小姐沒有嗎!」

    美玲看來已經喝醉了。

    「林老師,妳怎麼會在這裡?」

    看到美玲喝成這個樣子,健明決定過去關切一下。

    畢竟在這裡喝成這樣子,也許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像是被人拖到暗巷去強暴啦…之類的事。

    「啊呀…這不是小健明嗎?來陪我喝一杯。」

    小健明?!喝一杯?!

    健明認為美玲已經喝醉了…再喝下去應該就會過頭了。

    「老師,妳喝多了…不要再喝了。」

    健明一邊說著,一邊制止美玲繼續喝。

    「煩死了!不陪我喝就滾!」

    對於想要搶走杯子的健明,美玲發出了驅逐令。

    「老師,我們改喝果汁好了……請給我兩杯果汁。」

    實在是不能這樣放著她不管,健明雖然很討厭這個老師,但是總不能就這樣不理她。

    「喝果汁也可以啊……干杯∼」

    拿著服務生遞上來的果汁,美玲一口就干掉它…然後又點了一杯酒。

    「好…好猛…」

    「話說…老師,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健明想要藉由著多說話,來減少美玲喝酒的次數。

    「啊…都是那個負心漢,看見有錢的肥婆就貼上去。什麼嘛…有錢有什麼了不起。本小姐也有啊!」

    美玲一邊喝著一邊抱怨著。同時也將自己的事情告訴健明。

    「老師,喝果汁啦…」健明將手上的果汁給遞了過去。

    美玲拿到手又直接把它干掉…  「又是一口喝掉它……。」

    「那你呢………最近上課怎麼都不專心……」

    美玲突如其來的問著健明。

    「我…我沒什麼啦…只是被女生給甩了。對方早就已經有未婚夫了,可是我都不知道……」健明苦笑著說。

    然後就向美玲說著自己跟婉玉的事。

    「這樣啊…看來大家都是一樣可憐。來…喝一杯吧…喝完苦悶就會過去了。」

    說完美玲便把酒遞給健明。

    「老師,我未成年呢…」

    「這樣啊…麻煩啊…老師說你可以喝就可以喝,不要婆婆媽媽的…像個老太婆似的。」

    「可是……」

    正當健明還想辯解什麼時,美玲將酒倒入自己口中,然後吻上健明,把酒送進健明口中。

    「!!」

    健明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到,酒進入自己的嘴中,好像還帶有點美玲身上的香味。

    而美玲軟軟的嘴唇貼在自己的嘴上,就像個棉花糖一樣,健明忍不住想要多嘗幾口。

    可是美玲卻在此時分開,說:

    「不錯喝吧…?」一點都沒有注意到自己到底做了什麼的美玲問著。

    「嗯…啊…」健明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腦中還在回味著剛剛的感覺。

    「哪…再來一次…」

    美玲說完就重復剛剛的動作。

    而這次健明不會再錯失良機,趁著美玲將嘴貼上來把酒送進來的同時,伸出雙手抱住她。

    健明吻著美玲的嘴,不讓她離開。剛開始美玲還有些驚慌,但是很快就適應。

    同時還輕輕的伸出舌頭進入健明的口中,健明也不甘示弱的伸出舌頭反擊。

    過了許久,兩人才分開來。

    也許是剛剛的吻的緣故,美玲好像有點清醒了。

    「你知道自己剛剛在做什麼嗎……健明。」

    美玲質問著健明,健明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我要走了……」

    美玲起身離開。

    健明追了出去,說

    「老師…我…對不起。」

    「沒有想到……你果然是個色狼。」「那是因為老師太美的緣故!」

    對於美玲的話,健明幾乎是同時就響應。

    「這句話可是對我沒有用呢。」美玲很明快的回應著

    「嗯…這…。那個……」對於美玲的響應,健明倒是反應不及。

    「嘻嘻…笨蛋。」美玲對於健明的反應覺得相當有趣。

    「我……」健明反倒是被美玲弄到臉紅了。

    「如果我們兩個在一起,這可是會毀了我們兩個人呢………」

    美玲沒頭沒腦的迸出這一句。

    健明楞了一下,老師是想說什麼?

    「回答啊…」

    「回答什麼?」健明還在思考著美玲剛剛的話。

    「你……喜歡我嗎?」美玲開口問著。

    「!!老…老師…妳喝多了吧……」健明以幾乎是錯愕的口氣回答著。

    「我說過了…是男人就不要婆婆媽媽的,活像個老太婆似的。」

    「我……。」健明不知道眼前的這位老師到底在玩什麼把戲,所以遲遲沒有回答。

    美玲看見健明這樣的反應,也沒有多說什麼,轉頭就走。

    看著美玲的身影隨著遠去的高跟鞋聲逐漸變小,健明的心裡有個什麼在產生。

    健明做出這一輩子所做的最重要的決定,他追了上去。

    「老師……我…」

    他跑到美玲面前,擋住了美玲。

    「有什麼事嗎?陳同學。」林美玲又回復到在學校時的表情,這是她身為老師的一號表情。

    「就算…就算老師把我當成是個替代品也無所謂;就算我跟老師在一起會毀掉彼此也無所謂。現在的我,只想跟老師在一起!」

    健明大聲的說出這樣的話來。

    「很遺憾呢,我已經給過你機會…可惜你沒有好好把握……!」美玲的話被健明的吻給中斷了。

    美玲推開健明說

    「請你尊重我,陳健明!」

    「我喜歡妳,老師…我是真的很喜歡妳。」

    「我是你的“老師”,所以請不要說這樣子的話。」美玲在回話時特意加中了老師兩個字。

    「我……」健明頓了頓…想到了什麼。

    「妳說的沒錯…妳是我老師,而我不能喜歡上自己的老師……  所以…我喜歡的是林美玲,沒錯!我喜歡的是林美玲!」

    就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健明興奮的說著。

    「喂喂…你是不是會錯意啦…」美玲有些想笑的說著。「還有…你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應該…應該是從那個吻開始吧……」健明臉紅的說著…  「我就知道…喝酒會誤事…」美玲抱著頭說。可是健明卻沒有看見美玲眼中的一絲狡猾的光芒。

    「美玲,我……。」健明想說些什麼…可是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可惡…自己不是平常說自己很聰明嗎…怎麼現在發揮不出來。」健明在心中想著。

    看著健明發呆的表情,美玲慢慢的走近健明,然後…抱住健明,向健明吻了下去。

    「!!」

    「怎麼又被偷襲了。」健明在心裡想著

    唇分後,美玲笑嘻嘻的說:「我說小笨蛋,你到底想起來了沒?」

    「想?想起來什麼…??」健明越來越不懂眼前的這位老師了。

    「你忘了…有人在我高中的時候,就奪走我的初吻呢……」

    「!?咦∼?」健明越來越不懂了…  「………………你這家伙…你明明就說要對我負責的…結果你什麼都忘了!」美玲像發了瘋似的狂打健明。

    「啊∼不要打啦…」健明依然是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

    美玲氣呼呼的從包包中拿出眼鏡,然後當美玲戴上眼鏡時。健明的心中就好像有個什麼東西被浮上來了。

    美玲接著把自己的長發拉起來,用手綁成雙馬尾。

    「想起來了嗎?」

    當健明看到美玲這個大大又厚厚的眼鏡,外加上呆到不行的發型時。他就知道是誰了……  「妳是…那個大姊姊!!」

    原來,以前健明家附近有住著一個女高中生,當時那位女高中生是標准的乖乖牌,只知道念書的那型。

    當時的健明只有10歲,雖然年紀很小,可是因為父母長期不在家的緣故,所以健明異常的早熟。

    而自己當時不過是覺得無聊所以常常跑去找她玩。

    美玲也因為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面,所以對於健明這樣的小弟弟常常跑來覺得不會那麼無聊。

    不過沒想到健明居然在有一次的到美玲家去時,吻了美玲一下!

    結果是……美玲當場大哭,所以健明只好安撫她說:「等我長大了…我絕對會負責的!」

    沒想到等到自己長大(17歲),美玲還真的回來了……………  「你想起來了嗎?」美玲不爽的問著

    對於美玲的怒氣,健明只敢點點頭。

    「很好…那你還要負責嗎?」

    「要!」健明也不是傻子…有美女送上來,自然不會推出去。

    健明抱住美玲,說:

    「對不起…我差一點就忘記跟妳的約定了……」

    「是差一點嗎……你不是都有女朋友了…」美玲依然很不爽的說

    「我…那個…我…」健明又再一次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美玲。

    「我最後問你一次,你真的要對我負責?」

    「對!」健明點點頭的說

    「那…陪我去個地方。」美玲下定決心的說

    說完,便拉著健明走。

    兩人來到一棟頂級豪宅的12樓的某個房間內

    一進到屋內,健明還沒來得及問美玲什麼,美玲便撲上來瘋狂的向健明索吻。

    健明雖然有些許的莫名其妙,但美玲的舉動確實挑起他的欲火。

    健明也不想思考什麼,他也同樣的瘋狂的吻著美玲。

    兩人一邊吻著一邊除去身上的衣物。接著健明抱起已經發情的美玲走進美玲的臥室裡。

    「這樣好嗎…?」健明問著,今天發生的事,讓健明覺得相當錯愕。

    「嗯…一但我跟你發生關系後,你就別想甩開我了…所以應該是我問你才是。」美玲笑著說。

    「我才不怕妳呢…」

    說完健明開始吻著美玲的臉。

    「嗯∼人家還是第一次…不要太大力…」美玲一邊享受著健明的吻,一遍說著。

    「放心好了…我也是第一次…」健明笑笑著說。

    健明一邊吻著,一邊搓揉起美玲的胸部。

    兩顆白白的山東大饅頭,玩起來相當的有意思。

    「好美啊…」健明忍不住贊嘆的說

    說完,健明開始含著饅頭上的小紅豆,用舌頭輕輕的玩弄著。

    「啊…健明…不要……好難為情。」第一次被人這樣玩弄的美玲,羞澀的說著,臉上盡是緋紅。

    「我…很喜歡嘛………」健明一邊用舌頭玩弄小紅豆,一邊說著。

    同時健明也伸出手摸像美玲的下面,深怕弄痛美玲,所以只有在洞口輕輕撫摸。

    不過這樣的動作反而刺激了美玲。幽暗的小穴中開始流出涓涓細流來。

    「啊…怎麼會……?」對於自己下面的反應,美玲的臉已經紅到可以吃的地步了。

    「咦∼老師很濕呢…」

    「討厭啦……還有不要叫我老師…」美玲最後的反抗著,在健明上下二路進攻下,自己的理智幾乎快要被磨光。

    「可是我喜歡跟老師做愛,這樣比較好玩。」健明笑嘻嘻的說

    同時手還不忘記在美玲的陰蒂四周打轉,可是卻又不去處碰哪裡。

    「沒想到平常看色文,這下可以發揮用處了!」健明在心中興奮的想著。

    健明低下頭去對著美玲的小穴開始舔著。

    「啊∼∼不要…那裡…很髒啊…」

    對於美玲的話,健明不也理她,持續的舔著。

    在這樣的動作下,美玲體驗到了人生的第一個高潮。

    「啊∼∼∼」美玲弓起身子,腦中什麼東西都沒有,只感覺到過去24年來都沒有感受過的滋味。

    健明看著美玲的下面已經相當濕潤了,他也舉起自己的尖端武器,對准美玲的山洞,准備進行攻擊。

    「美玲…要進去了…」

    正在享受著高潮滋味的美玲點點頭

    「啊∼!」隨著健明的進入,原先眼睛微閉的美玲,因為受到刺激而睜大了眼睛。

    當健明進入美玲的體內時,首先感受到的有東西擋住洞口。

    而在健明用力刺入後,美玲便開口叫了出來。

    因為害怕美玲會受不了,所以健明在進入體內後並沒有馬上乘勝追擊,反而是靜靜的待在山洞中。

    同時一手輕輕的撫摸的美玲的臉。

    「健…明…沒關系,我沒有問題了…你可以繼續了。」美玲在適應健明的武器後這樣說著。

    「嗯…那我繼續了。」

    健明慢慢的運行著活塞運動,剛開始,美玲的臉上還有露出些微的痛苦。

    然而到了後來,美玲臉上的痛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享受的表情。

    同時美玲配合健明的動作,擺動自己的身體,尋求自己最大的快樂。

    「啊∼嗯…喔∼啊…」美玲開始不自覺的發出一些單音調的詞。

    「美玲…妳那裡…好緊啊…」健明一邊說著一邊動作著。

    「老公……人家就要……死啦∼∼」

    美玲眼睛微閉,雙手抱住健明的脖子。健明則是扶著美玲的細腰,不斷的進行衝刺。

    就這樣進行的不知道多少次的動作。

    兩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感覺的下面的異常。

    美玲眼睛往上一翻,身子又再次的弓了起來,她感覺的自己好像飛了出去那樣。

    同時她也感覺的自己尿尿了……。

    而在美玲體內的,健明的小弟被美玲體內的洪水刺激到,也吐了一口大口的新鮮豆漿反擊。

    做完後,兩人喘息著。兩人都在同一時間抵達高潮,同時也都精疲力盡。健明幫頭發凌亂的美玲整理頭發,美玲則是靠在健明的懷中。

    「老公…老公…」美玲的聲音把健明從回憶中拉回來。

    「怎麼了?」

    「真是的…你在想什麼啦…」美玲對於健明恍神不滿的抱怨著。

    「我只是想到我們剛剛第一天交往的事而已。」

    美玲聽到健明的話,不自覺的臉又紅了。

    第一天交往……兩人第一天交往就上了床。

    而且從那天之後,兩人干脆就住在一起,沒事就做愛。

    基本上就是相當糜爛的生活,可是兩人卻是相當喜歡過這樣的日子。

    「老公…你會不會覺得我很淫蕩…?」美玲把投靠在健明的懷中說著。

    「嗯…會呀…不過我知道妳只會在面對我時淫蕩,這樣就好了。那個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做愛時是淫蕩的。」

    「…………那這樣的話………」美玲聽到健明的回答後,眼中露出了一絲閃光。

    「??」

    「老公∼∼我們再來一次吧!」美玲以甜到不行聲音說著

    「咦∼可是明天早上一二節是妳的英文課呢!」

    「我是英文老師…我可以准許你在課堂上睡覺啊!」

    健明覺得……這應該就是叫做濫用特權吧…  「………可是妳不可以在課堂上睡覺啊…!」

    「很簡單啊…我打電話給英文小老師,叫她發考卷下去寫就好啦…」

    「咦∼!那…我沒有考試…這樣不行吧…」

    「我說過了…是男人就不要婆婆媽媽的,活像個老太婆似的。

    再說…我是你的英文老師,你的英文成績可是操在我手上的。」美玲露出狡詐的眼光說。

    「所以啦…你只要在家裡喂飽我就可以了…」說完,美玲露出吃吃的笑聲。

    「既然老婆有令,那作老公的自然是要完成它啦。」健明說完便向美玲的臉吻去。

    「老公∼∼我真的好愛你∼∼。」

    「老婆∼我也真的好愛妳。」

    在某個繁華都市的高級住宅區,一棟頂級豪宅的12樓的某個房間內。

    有一男一女正在進行人類一生中最為重要的事之一──做愛。

    在床上享受著性愛的快感的這名女性,擁有著相當出眾的外貌。

    鵝蛋臉、細眉、有著一雙足以勾人魂魄的大眼、因為正處於亢奮的狀態,所以原本白皙的皮膚帶著淡淡的紅色。

    眼睛微閉的她,雙手抱住男子的身體,隨著那名男子的進出而配合著他。口中則是不斷的呢喃著。

    「啊……那裡……用力一點…健……明……哦””」

    女子口中所說的健明,就是正在她身上衝刺的男子──陳健明,同時也是她今年任教班級的學生。

    而這名叫做陳健明的學生,因為父母期待他能健康聰明,所以取名叫健明。

    他自己本人對於這樣的名字倒是抱怨多多。(其實是作者不會取名字…)

    今年17歲,是市立高中的學生。外表是屬於眉清目秀的那型,身材並不高大,身體瘦長。在班上成績是屬於中上程度,雖然聰明,但是並沒有很認真在學習上。

    「老師的那裡…好棒……。好緊啊……每一次都……弄得我好舒服…」

    健明一邊親吻著他的老師一邊在她的耳朵邊說話。

    說完,雙手開始玩著那名女子的雙乳。

    兩顆雪白色的肉球,再配合著粉色的乳暈,健明特別喜歡著那名女子的這個部位。

    「快啊……健明……人家想要啦……」

    因為重心放在那名女子的酥胸上,所以健明減緩了活塞運動的頻率,這讓原本要高潮的美女,快感開始消失。

    「可是…我喜歡玩這裡嘛……」就像是個小孩一樣,健明一邊玩弄的雙乳,一邊親吻著女子的耳後。

    「嗯”””小壞蛋,你真的不給人家嗎………」

    女子看著健明露出的楚楚可憐的表情,眼中充滿了水氣,感覺隨時就要掉下淚來。

    這眼神足以讓這世上全部的生物感到不舍,當然,健明也不例外。

    「既然老師想要,那我就…………」

    面對眼前這可人兒的請求健明時在是狠不下心來拒絕,而“奸計”得逞的女子則是吻了健明一下。

    健明也只好暫時放下對於雙乳的攻勢,又開始努力的進行著打地基運動。

    「啊””好棒啊…不愧是我的…健明……」

    而健明將女子的左腳舉起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以半跪的方式,加大進去女子體內的深度。

    就像鑽地基一樣,狠狠的進攻女子的陰道。

    兩人的私處緊密的結合,巨大的武器每一次攻入她的體內,都讓她有著滿足的充實感。

    而女子的陰道則是緊緊的包覆著健明的小弟,健明可以感覺的到女子的私處緊緊的咬住自己的小弟,健明的每一次攻擊,都讓他幾乎忍不住要噴射。

    「她真的是絕世尤物……」健明不禁這樣子想。

    「啊…用力一點啊…那裡…喲…啊…好棒…要死了…」

    女子在健明的攻擊下,理智又逐漸的喪失,取而代之的是近乎於無限的快感。

    「啊””歐””…啊…哦”””」

    到了最後,女子的理智早已不存在,她只想要追求的更多的快樂,她想要上天堂的感覺。

    健明又換了個姿勢,他將女子的身體背向自己,以後進式繼續攻擊。

    而讓人驚訝的是,在健明轉變動作時,女子的小洞居然能緊緊的咬住健明的小弟不放。

    而在轉動身體時,健明感受到小弟傳來的感覺,真的是爽死啦。

    橫向的旋轉所帶來的快感,跟一般的活塞運動又不同,感覺就像是有人輕輕的在搓揉著小弟弟。

    「啊…快要…啊…」

    女子已經忘記了一切,包況自己是誰,家住哪之類的。

    現在的她只有一個感覺,就是自己要飛天了。

    從小弟傳來的情報顯示,自己跨下的美人已經要高潮了,也差不多要進行最後的階段了。

    健明加快進入女子小穴的節奏,然後配合著女子的高潮,將現榨的新鮮豆漿送進女子的體內。

    「啊”””””!」女子高聲的叫了,隨即便昏了過去。

    「喂…喂…不是吧,這樣子就昏過去了……」健明苦笑著說。

    「真是的……我又不是什麼啞犯提,也不是什麼聾使的,這樣居然能把女人干暈…這是不是在寫色文啊。」

    健明持續的抱怨中。

    (迷之聲:你這樣寫不怕被人罵嗎?)

    (THANATOS1204:我相信兩位大神們跟他們的忠實的粉絲們是不會計較這樣的事。)

    (迷之聲:哀……請保重。)

    過了許久,兩人大戰的過後的痕跡已經被健明收拾完畢。

    而健明一剛收完,之前昏過的女子“剛好”就醒過來……  這樣如此剛好的事讓健明有種自己被人給陰了的感覺。

    健明將女子抱在懷中,說:

    「我說美玲啊…妳該不會是故意要我收拾殘局,所以才裝暈的吧……」

    那名叫做美玲的女子吃吃的笑說

    「誰叫上次我們兩個在做愛時你都不早點給我,還在那邊想玩調教,看是你調教我,還是我調教你。」

    「好啊…妳這家伙,這麼容易記恨,這哪是當老師該有的個性。當老師應該要慈悲為懷,看到學生有不對的地方就要寬宏大量的原諒他。哪有玩報復的……」

    健明一邊伸出手在美玲身上搔癢,一邊說著。

    「啊…好癢啦,不要用了啦。人家知道錯了嘛…………」

    眼見沒法子阻止健明的攻擊,美玲只好再拿出自己的絕技──裝可憐。希望能化解健明的攻勢。

    「真是的,妳每次都露出這樣的表情,作弊啦!」

    健明對於這樣的表情相當沒辦法。

    只要美玲一露出這樣楚楚可憐的表情,就算健明有再大的怒氣,也會瞬間消失。

    剛剛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早早就把豆漿送給了美玲。

    「嘻嘻,誰叫我是你的女人。換成是別人,我才不會有這樣的表情呢。」

    「是”是”我偉大的美玲老婆,說什麼都對、做什麼都對……。」

    健明抱著美玲,不自覺的想起兩人的過去。

    自己是市立高中的學生,原先有個交往一年多的女友,婉玉。

    兩人都是同所高中的學生,雖然分屬不同班,但是兩人常常到對方的班級找對方。

    所以兩班的學生都知道兩人是一對。

    至於美玲,全名是林美玲,24歲。是健明高二時,才轉到健明的學校任教的女老師。

    在健明班上的負責教英文的。

    由於外型出眾,才剛進入學校就成為不少男同學玩CS(第一人稱“射擊”游戲)的對像。

    而也是在高二的時候,健明跟婉玉,開始出現了感情上的問題。

    原先兩人都還很熱烈的到對方班級報到,可是突然有一陣子,健明發現婉玉很少來自己的班上。

    而自己過去時,婉玉又常常不在班上。這開始讓健明覺得奇怪,到底是怎麼了?

    打手機給她時,婉玉總是說有事,或是以各種理由表示自己很忙。

    這讓健明覺得也許……也許兩人之間就要玩完了。

    有了這樣的感覺後,健明打算找婉玉把事情給談清楚,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健明不希望自己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就和婉玉結束關系。

    接連打了好幾天的電話,對方都沒有響應。

    而自己到班上去找人,婉玉的同學都說她沒有來。

    這讓健明覺得會什麼兩人之間會發生這樣的關系呢,頓時間健明感覺相當無奈,有種莫名的無力感。

    而健明也因為這樣的事情,導致在課堂上不專心,屢屢被任課老師“注意”。

    其中最為“注意”健明的就是美玲了。

    原先美玲一到健明的班上,就開始盯住健明。搞的健明常常在想,自己是哪裡得罪她了。

    而現在健明上課常分心的情況下,美玲盯的更緊了。

    「陳健明,你來回答這個問題。」

    剛剛上課恍神的健明,馬上就被美玲給抓包。

    旁邊的同學小小聲的打暗號給健明

    「誰告訴他答案的,今年的英文就別想過了…」

    此話一出。不論是再好的朋友,都要在顧及成績的情況下,果決的割舍掉友情了……  「答不出來是嗎……到後面罰站!」

    健明心中一邊抱怨著自己那群好友沒義氣外,對於這位屢屢盯上自己的老師,心中充滿了怒氣。

    「可惡…就不要落在我的手上…否則我一定會把妳給這樣…那樣的…」健明在心中想著

    「陳健明,關於剛剛這個問題,你的答案是什麼?」

    明又中彈了…………

    幾天之後,健明跟著父母到市內的一間頂級餐廳用餐。

    由於很少跟父母見面,加上自己又住在外面。而父母也長期不在國內,所以三人很少見面。

    健明家是個相當富有的家庭,父母白手起家,不到45歲便創立了跨國企業,在國際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

    然而健明卻因為個性的緣故,很少對其他人提起自己的家境。

    甚至是自己的女友,健明也沒有說過,只有說自己的父母開間小公司,算是個小商人吧…  不過沒想到健明在這碰到她……婉玉。

    「婉玉……」

    健明看見自己的女友跟著一位年輕人說話,兩人正坐在位置上聊得非常愉快。

    「健明,怎麼了?」

    健明的母親看著自己的兒子臉色不對,便開口關心。

    「啊…沒什麼…等我一下,爸、媽。」

    說完也不等父母的回答,健明便往婉玉那桌走去。

    「王婉玉同學,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妳,好巧喔。」

    健明若無其事的打招呼。

    對於健明的出現,婉玉倒是嚇了一跳,印像中健明家不是非常有錢,要來這裡消費,有點難度吧…  「你好啊,陳同學。」

    婉玉也若無其事的回答。

    而與婉玉一起用餐的人則是起身向健明身出手說:

    「你好,我是婉玉的未婚夫,我姓戴名律茂。」

    健明聽到對方的名字,呆了一下……這世上真的有這麼經典的名字……

    雖然自己跟婉玉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可是這名字也……  「你好,我叫陳健明。」

    健明也友好的伸出手來。

    「…我從小就跟婉玉訂婚,如果不是這陣子有空,我也不會回來跟婉玉見面……」

    從跟綠帽兄…咳…我是說律茂兄的談話中知道原來婉玉早在小時候就跟他訂婚了。

    而自己不過是綠帽不在時的代替品而已。

    而婉玉這一陣子都聯絡不到人是因為律茂回來了,兩人整天在一起的緣故。

    知道事情的真相後,健明也不打算再跟兩人廢話,便找個借口就離開了。

    雖然那天跟久違的父母吃飯,但是對於健明來說,那頓飯大概是吃過的東西理最難吃的一次了。

    晚上,健明走在街頭。雖然說自己跟婉玉的分手是早已預料到的事。

    但沒想到實際上居然會這麼難過,大概是自己放了感情進去的緣故。

    走進一間PUB,健明雖然沒有想在這裡放蕩自己的打算,但是偶而來這裡玩玩也不錯。

    沒想到的是,健明居然在這看見熟悉的臉孔。

    「那個臭女人!」

    健明口中的臭女人自然是最近盯他很凶的林美玲。

    「什麼嘛……看見有錢的女人就自己貼過去…要錢…本小姐沒有嗎!」

    美玲看來已經喝醉了。

    「林老師,妳怎麼會在這裡?」

    看到美玲喝成這個樣子,健明決定過去關切一下。

    畢竟在這裡喝成這樣子,也許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像是被人拖到暗巷去強暴啦…之類的事。

    「啊呀…這不是小健明嗎?來陪我喝一杯。」

    小健明?!喝一杯?!

    健明認為美玲已經喝醉了…再喝下去應該就會過頭了。

    「老師,妳喝多了…不要再喝了。」

    健明一邊說著,一邊制止美玲繼續喝。

    「煩死了!不陪我喝就滾!」

    對於想要搶走杯子的健明,美玲發出了驅逐令。

    「老師,我們改喝果汁好了……請給我兩杯果汁。」

    實在是不能這樣放著她不管,健明雖然很討厭這個老師,但是總不能就這樣不理她。

    「喝果汁也可以啊……干杯∼」

    拿著服務生遞上來的果汁,美玲一口就干掉它…然後又點了一杯酒。

    「好…好猛…」

    「話說…老師,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健明想要藉由著多說話,來減少美玲喝酒的次數。

    「啊…都是那個負心漢,看見有錢的肥婆就貼上去。什麼嘛…有錢有什麼了不起。本小姐也有啊!」

    美玲一邊喝著一邊抱怨著。同時也將自己的事情告訴健明。

    「老師,喝果汁啦…」健明將手上的果汁給遞了過去。

    美玲拿到手又直接把它干掉…  「又是一口喝掉它……。」

    「那你呢………最近上課怎麼都不專心……」

    美玲突如其來的問著健明。

    「我…我沒什麼啦…只是被女生給甩了。對方早就已經有未婚夫了,可是我都不知道……」健明苦笑著說。

    然後就向美玲說著自己跟婉玉的事。

    「這樣啊…看來大家都是一樣可憐。來…喝一杯吧…喝完苦悶就會過去了。」

    說完美玲便把酒遞給健明。

    「老師,我未成年呢…」

    「這樣啊…麻煩啊…老師說你可以喝就可以喝,不要婆婆媽媽的…像個老太婆似的。」

    「可是……」

    正當健明還想辯解什麼時,美玲將酒倒入自己口中,然後吻上健明,把酒送進健明口中。

    「!!」

    健明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到,酒進入自己的嘴中,好像還帶有點美玲身上的香味。

    而美玲軟軟的嘴唇貼在自己的嘴上,就像個棉花糖一樣,健明忍不住想要多嘗幾口。

    可是美玲卻在此時分開,說:

    「不錯喝吧…?」一點都沒有注意到自己到底做了什麼的美玲問著。

    「嗯…啊…」健明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腦中還在回味著剛剛的感覺。

    「哪…再來一次…」

    美玲說完就重復剛剛的動作。

    而這次健明不會再錯失良機,趁著美玲將嘴貼上來把酒送進來的同時,伸出雙手抱住她。

    健明吻著美玲的嘴,不讓她離開。剛開始美玲還有些驚慌,但是很快就適應。

    同時還輕輕的伸出舌頭進入健明的口中,健明也不甘示弱的伸出舌頭反擊。

    過了許久,兩人才分開來。

    也許是剛剛的吻的緣故,美玲好像有點清醒了。

    「你知道自己剛剛在做什麼嗎……健明。」

    美玲質問著健明,健明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我要走了……」

    美玲起身離開。

    健明追了出去,說

    「老師…我…對不起。」

    「沒有想到……你果然是個色狼。」「那是因為老師太美的緣故!」

    對於美玲的話,健明幾乎是同時就響應。

    「這句話可是對我沒有用呢。」美玲很明快的回應著

    「嗯…這…。那個……」對於美玲的響應,健明倒是反應不及。

    「嘻嘻…笨蛋。」美玲對於健明的反應覺得相當有趣。

    「我……」健明反倒是被美玲弄到臉紅了。

    「如果我們兩個在一起,這可是會毀了我們兩個人呢………」

    美玲沒頭沒腦的迸出這一句。

    健明楞了一下,老師是想說什麼?

    「回答啊…」

    「回答什麼?」健明還在思考著美玲剛剛的話。

    「你……喜歡我嗎?」美玲開口問著。

    「!!老…老師…妳喝多了吧……」健明以幾乎是錯愕的口氣回答著。

    「我說過了…是男人就不要婆婆媽媽的,活像個老太婆似的。」

    「我……。」健明不知道眼前的這位老師到底在玩什麼把戲,所以遲遲沒有回答。

    美玲看見健明這樣的反應,也沒有多說什麼,轉頭就走。

    看著美玲的身影隨著遠去的高跟鞋聲逐漸變小,健明的心裡有個什麼在產生。

    健明做出這一輩子所做的最重要的決定,他追了上去。

    「老師……我…」

    他跑到美玲面前,擋住了美玲。

    「有什麼事嗎?陳同學。」林美玲又回復到在學校時的表情,這是她身為老師的一號表情。

    「就算…就算老師把我當成是個替代品也無所謂;就算我跟老師在一起會毀掉彼此也無所謂。現在的我,只想跟老師在一起!」

    健明大聲的說出這樣的話來。

    「很遺憾呢,我已經給過你機會…可惜你沒有好好把握……!」美玲的話被健明的吻給中斷了。

    美玲推開健明說

    「請你尊重我,陳健明!」

    「我喜歡妳,老師…我是真的很喜歡妳。」

    「我是你的“老師”,所以請不要說這樣子的話。」美玲在回話時特意加中了老師兩個字。

    「我……」健明頓了頓…想到了什麼。

    「妳說的沒錯…妳是我老師,而我不能喜歡上自己的老師……  所以…我喜歡的是林美玲,沒錯!我喜歡的是林美玲!」

    就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健明興奮的說著。

    「喂喂…你是不是會錯意啦…」美玲有些想笑的說著。「還有…你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應該…應該是從那個吻開始吧……」健明臉紅的說著…  「我就知道…喝酒會誤事…」美玲抱著頭說。可是健明卻沒有看見美玲眼中的一絲狡猾的光芒。

    「美玲,我……。」健明想說些什麼…可是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可惡…自己不是平常說自己很聰明嗎…怎麼現在發揮不出來。」健明在心中想著。

    看著健明發呆的表情,美玲慢慢的走近健明,然後…抱住健明,向健明吻了下去。

    「!!」

    「怎麼又被偷襲了。」健明在心裡想著

    唇分後,美玲笑嘻嘻的說:「我說小笨蛋,你到底想起來了沒?」

    「想?想起來什麼…??」健明越來越不懂眼前的這位老師了。

    「你忘了…有人在我高中的時候,就奪走我的初吻呢……」

    「!?咦∼?」健明越來越不懂了…  「………………你這家伙…你明明就說要對我負責的…結果你什麼都忘了!」美玲像發了瘋似的狂打健明。

    「啊∼不要打啦…」健明依然是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

    美玲氣呼呼的從包包中拿出眼鏡,然後當美玲戴上眼鏡時。健明的心中就好像有個什麼東西被浮上來了。

    美玲接著把自己的長發拉起來,用手綁成雙馬尾。

    「想起來了嗎?」

    當健明看到美玲這個大大又厚厚的眼鏡,外加上呆到不行的發型時。他就知道是誰了……  「妳是…那個大姊姊!!」

    原來,以前健明家附近有住著一個女高中生,當時那位女高中生是標准的乖乖牌,只知道念書的那型。

    當時的健明只有10歲,雖然年紀很小,可是因為父母長期不在家的緣故,所以健明異常的早熟。

    而自己當時不過是覺得無聊所以常常跑去找她玩。

    美玲也因為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面,所以對於健明這樣的小弟弟常常跑來覺得不會那麼無聊。

    不過沒想到健明居然在有一次的到美玲家去時,吻了美玲一下!

    結果是……美玲當場大哭,所以健明只好安撫她說:「等我長大了…我絕對會負責的!」

    沒想到等到自己長大(17歲),美玲還真的回來了……………  「你想起來了嗎?」美玲不爽的問著

    對於美玲的怒氣,健明只敢點點頭。

    「很好…那你還要負責嗎?」

    「要!」健明也不是傻子…有美女送上來,自然不會推出去。

    健明抱住美玲,說:

    「對不起…我差一點就忘記跟妳的約定了……」

    「是差一點嗎……你不是都有女朋友了…」美玲依然很不爽的說

    「我…那個…我…」健明又再一次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美玲。

    「我最後問你一次,你真的要對我負責?」

    「對!」健明點點頭的說

    「那…陪我去個地方。」美玲下定決心的說

    說完,便拉著健明走。

    兩人來到一棟頂級豪宅的12樓的某個房間內

    一進到屋內,健明還沒來得及問美玲什麼,美玲便撲上來瘋狂的向健明索吻。

    健明雖然有些許的莫名其妙,但美玲的舉動確實挑起他的欲火。

    健明也不想思考什麼,他也同樣的瘋狂的吻著美玲。

    兩人一邊吻著一邊除去身上的衣物。接著健明抱起已經發情的美玲走進美玲的臥室裡。

    「這樣好嗎…?」健明問著,今天發生的事,讓健明覺得相當錯愕。

    「嗯…一但我跟你發生關系後,你就別想甩開我了…所以應該是我問你才是。」美玲笑著說。

    「我才不怕妳呢…」

    說完健明開始吻著美玲的臉。

    「嗯∼人家還是第一次…不要太大力…」美玲一邊享受著健明的吻,一遍說著。

    「放心好了…我也是第一次…」健明笑笑著說。

    健明一邊吻著,一邊搓揉起美玲的胸部。

    兩顆白白的山東大饅頭,玩起來相當的有意思。

    「好美啊…」健明忍不住贊嘆的說

    說完,健明開始含著饅頭上的小紅豆,用舌頭輕輕的玩弄著。

    「啊…健明…不要……好難為情。」第一次被人這樣玩弄的美玲,羞澀的說著,臉上盡是緋紅。

    「我…很喜歡嘛………」健明一邊用舌頭玩弄小紅豆,一邊說著。

    同時健明也伸出手摸像美玲的下面,深怕弄痛美玲,所以只有在洞口輕輕撫摸。

    不過這樣的動作反而刺激了美玲。幽暗的小穴中開始流出涓涓細流來。

    「啊…怎麼會……?」對於自己下面的反應,美玲的臉已經紅到可以吃的地步了。

    「咦∼老師很濕呢…」

    「討厭啦……還有不要叫我老師…」美玲最後的反抗著,在健明上下二路進攻下,自己的理智幾乎快要被磨光。

    「可是我喜歡跟老師做愛,這樣比較好玩。」健明笑嘻嘻的說

    同時手還不忘記在美玲的陰蒂四周打轉,可是卻又不去處碰哪裡。

    「沒想到平常看色文,這下可以發揮用處了!」健明在心中興奮的想著。

    健明低下頭去對著美玲的小穴開始舔著。

    「啊∼∼不要…那裡…很髒啊…」

    對於美玲的話,健明不也理她,持續的舔著。

    在這樣的動作下,美玲體驗到了人生的第一個高潮。

    「啊∼∼∼」美玲弓起身子,腦中什麼東西都沒有,只感覺到過去24年來都沒有感受過的滋味。

    健明看著美玲的下面已經相當濕潤了,他也舉起自己的尖端武器,對准美玲的山洞,准備進行攻擊。

    「美玲…要進去了…」

    正在享受著高潮滋味的美玲點點頭

    「啊∼!」隨著健明的進入,原先眼睛微閉的美玲,因為受到刺激而睜大了眼睛。

    當健明進入美玲的體內時,首先感受到的有東西擋住洞口。

    而在健明用力刺入後,美玲便開口叫了出來。

    因為害怕美玲會受不了,所以健明在進入體內後並沒有馬上乘勝追擊,反而是靜靜的待在山洞中。

    同時一手輕輕的撫摸的美玲的臉。

    「健…明…沒關系,我沒有問題了…你可以繼續了。」美玲在適應健明的武器後這樣說著。

    「嗯…那我繼續了。」

    健明慢慢的運行著活塞運動,剛開始,美玲的臉上還有露出些微的痛苦。

    然而到了後來,美玲臉上的痛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享受的表情。

    同時美玲配合健明的動作,擺動自己的身體,尋求自己最大的快樂。

    「啊∼嗯…喔∼啊…」美玲開始不自覺的發出一些單音調的詞。

    「美玲…妳那裡…好緊啊…」健明一邊說著一邊動作著。

    「老公……人家就要……死啦∼∼」

    美玲眼睛微閉,雙手抱住健明的脖子。健明則是扶著美玲的細腰,不斷的進行衝刺。

    就這樣進行的不知道多少次的動作。

    兩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感覺的下面的異常。

    美玲眼睛往上一翻,身子又再次的弓了起來,她感覺的自己好像飛了出去那樣。

    同時她也感覺的自己尿尿了……。

    而在美玲體內的,健明的小弟被美玲體內的洪水刺激到,也吐了一口大口的新鮮豆漿反擊。

    做完後,兩人喘息著。兩人都在同一時間抵達高潮,同時也都精疲力盡。健明幫頭發凌亂的美玲整理頭發,美玲則是靠在健明的懷中。

    「老公…老公…」美玲的聲音把健明從回憶中拉回來。

    「怎麼了?」

    「真是的…你在想什麼啦…」美玲對於健明恍神不滿的抱怨著。

    「我只是想到我們剛剛第一天交往的事而已。」

    美玲聽到健明的話,不自覺的臉又紅了。

    第一天交往……兩人第一天交往就上了床。

    而且從那天之後,兩人干脆就住在一起,沒事就做愛。

    基本上就是相當糜爛的生活,可是兩人卻是相當喜歡過這樣的日子。

    「老公…你會不會覺得我很淫蕩…?」美玲把投靠在健明的懷中說著。

    「嗯…會呀…不過我知道妳只會在面對我時淫蕩,這樣就好了。那個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做愛時是淫蕩的。」

    「…………那這樣的話………」美玲聽到健明的回答後,眼中露出了一絲閃光。

    「??」

    「老公∼∼我們再來一次吧!」美玲以甜到不行聲音說著

    「咦∼可是明天早上一二節是妳的英文課呢!」

    「我是英文老師…我可以准許你在課堂上睡覺啊!」

    健明覺得……這應該就是叫做濫用特權吧…  「………可是妳不可以在課堂上睡覺啊…!」

    「很簡單啊…我打電話給英文小老師,叫她發考卷下去寫就好啦…」

    「咦∼!那…我沒有考試…這樣不行吧…」

    「我說過了…是男人就不要婆婆媽媽的,活像個老太婆似的。

    再說…我是你的英文老師,你的英文成績可是操在我手上的。」美玲露出狡詐的眼光說。

    「所以啦…你只要在家裡喂飽我就可以了…」說完,美玲露出吃吃的笑聲。

    「既然老婆有令,那作老公的自然是要完成它啦。」健明說完便向美玲的臉吻去。

    「老公∼∼我真的好愛你∼∼。」

    「老婆∼我也真的好愛妳。」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