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直播舔堂嫂

    我在京都上大一,來到京都一年的時間,讓我充分體會到「京城居大不易」的真正意味。這句話不僅僅指的生活,更多的則是一種狀態,一種集這個泱泱民族數千年歷史傳承,和現如今十幾億國民向往的精神狀態。

    一年的大學生活,讓我見識到了什麽叫做一切向錢看,也見識到了什麽叫做真正的民族精英,更多的,是深刻認識到在這個躁動中正在高速發展的時代,堅守本心,朝著自己夢想奮鬥的同齡人。

    于是我很知足,將考上大學時被眾望所托的那種飄浮高空的不真實理想徹底打碎,不再去為自己這一生絕對無法達到,甚至完全是癡人夢話的目標碰的頭破血流。我知道,我能考上京都大學,已經是我人生的頂點和終點,接下來我要做的,就是好好完成學業,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安心的做上班族,安心的過自己這一輩子注定平頭百姓的生活。如果說自己還有什麽夢想,那就是給自己的孩子們積攢足夠的家庭實力,讓他們在我這一輩子的奮鬥中,擁有更高的起點,進入更高的平臺。就像我這個從農村出來的土學生,在父母的努力供養下,考進京都大學,徹底改變自己人生,不用在和父母一樣,一輩子在貧瘠的土裏刨食。

    大一的成績單出來後,非常不好,僅僅是沒有挂科而已,以我入學時排名前一百的名次,絕對是淪落了。這就是大一一年中我的思想起伏的真實外現。我沒有悲傷,在老師同學的憐憫同情中,默默的收拾行李,借住到了京都定居的叔叔家。我準備暑假留在京都打工,而且已經找好了地方。我要借著暑假的兩個月,讓自己徹底安靜下來,清醒過來,好好的完成接下來的學業,好好的過好自己這一生。

    有句老話,皇帝家還有三門窮親戚。我應該就是這種窮親戚。我不知道叔叔一家怎麽會在京都定居,更不知道自己一家為什麽會在農村過活。已經接近大徹大悟的我,原本在考上京都大學時,就抱著餓死絕不會跟叔叔一家有任何聯係的唸頭,此刻早已風輕雲淡的想著自己曾經的執拗和輕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緣法,這種說法可能很因果,那就換一種,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這活法是需要自己努力的。

    我之所以選擇在叔叔家,是因為喜歡京都的老四合院。在大一學年快結束時,已經漸漸頓悟的我,決定找個自己喜歡的事情做,轉移自己的負面情緒,同時調整心態。于是,對于直播這個高速經濟和科技發展下的新興娛樂方式一直摒棄的我,嘗試著用直播的方式來研究京都的老四合院。

    效果很明顯,我真的喜歡上了老四合院,更喜歡上了直播研究老四合院這種方式。不過,像我這種拿著最新最炫的時代成果,去做老學究式的玩法,當然被人恥笑鄙視謾罵的無人關注,衹有幾個誌同道合的玩家逐漸成了真正的朋友。

    剛搬進叔叔家住的時候,我發現叔叔嬸嬸雖然是一種謹慎的熱情,但卻並沒有將這種血緣親情徹底斷絕的樣子,我很開心。如果對方但凡露出一點這種意思,我會扭頭就走,這輩子再不聯係,路上見面都不會認識。

    不過,叔叔的獨子堂哥,還有他準備結婚的未婚妻堂嫂,就沒那麽禮貌了。或者說,見面第一句話就問妳什麽時候走?

    好吧,這種典型的定居式京都二代的想法,可以理解,可以無視。

    于是我住在了西廂房,與堂哥堂嫂住的東廂房正面相對,也離得最遠。

    接下來的日子,我努力的打工,下班後就繼續身臨其境的研究這真實的老四合院。說起來,我這種研究並非真正的研究,純屬興趣愛好者。叔叔一家在明白了我借住進來的真正目的後,也不再理我,專心的投入到準備堂哥堂嫂的婚期上,我被明確告知,不需要幫忙。

    好吧,這麽愛憎分明,我……我真的好喜歡!

    看著老四合院每一天都在叔叔一家的用心裝扮下,于沈重老舊的歷史痕跡上,增添了許多時代的新氣息,我也很有種感受到了時代脈搏的愜意感。

    這一天晚上,下班後我照舊打開視頻,開始了自己的直播。陪著我的,依然是三兩衹誌同道合的孤寂小貓。到了十一點,我準備按時睡覺,忽然聽見外面的喧鬧,立刻出來觀瞧。原來是堂哥堂嫂出去和朋友聚會,喝得酩酊大醉,被送到家門口醉的走不動,叔叔嬸嬸都值夜班,淩晨才能回來。于是,我勉為其難的把這對醉貓似的準夫妻,扔到了他們的婚房,也就是我對面的東廂房。

    回到屋裏,我對依然在直播室的朋友抱怨,幸虧都已經吐完了,要不然我還得幫他們收拾。即便這樣,也弄得我一身酒臭氣,我還得再洗一次澡。頓時,直播室裏的朋友化身成狼友,要求我直播洗澡,其中兩個美眉——真正的學究型美女,也跟著起哄,要看下我的身材,是否有他們的男友好。

    我立刻敗退,將攝像頭扭轉一邊,堅決不隨波逐流,泯然眾人!

    在他們的強烈抗議聲中,我匆匆衝個了澡,就準備跟還在做狼嚎的朋友們道晚安。結果忽然聽到門一響,堂嫂居然走了進來。而且,堂嫂身上居然衹穿著一身薄的透明的粉紅性感紗衣。

    「嗷嗚!」直播室裏頓時尖叫一片,大聲贊美我準備給他們真正的直播。

    我頓時暈了!趕緊上前去阻攔,卻被腳步虛浮的堂嫂一把推倒一邊,嘴裏含含糊糊的似乎在罵著什麽,然後直接走到床邊,撲通一聲躺了上去。

    直播室裏的朋友頓時大聲慫恿我,上,快上!這種時刻,送上門的鮮肉不吃就不是真男人!尤其那兩個學究型美眉,居然更加瘋狂的說,衹要我給他們上演真正的直播,她們就會給我單獨進行真正的直播!頓時,直播室裏徹底化為狼窩,傳來撕心裂肺的狼嚎!

    我不得不極其尷尬的耐心解釋道,這是我的堂嫂,馬上就要和堂哥結婚的準堂嫂。這話一出,直播間裏頓時安靜下來。

    堂嫂啊!這要是上了,可就是真正的亂倫啊!

    這種事情,真是……真是太刺激了!

    不過,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也都僅僅想想而已。道德倫理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卻真實存在于所有人的生活中,生命裏。

    于是,我在還保持著餓狼化身的狼友們的直播注視中,小心翼翼,做賊似的,輕手輕腳的走到床前,伸出手剛要去推,立刻想起男女授受不親的典故,拿起一本雜誌卷成筒狀,捅了捅堂嫂。

    「堂嫂,醒醒,妳走錯門了!堂嫂,快醒醒,妳走錯門了!」奈何堂嫂醉的厲害,我一捅她,立刻不耐煩的罵道:「廢物,別碰我!今天妳真丟人!那可是我交往了十幾年的閨蜜啊!妳……妳竟然讓我輸給她們!我肯定要被她們嘲笑一輩子的,這幾個賤人,絕對會把今天的是宣揚出去,到時我怎麽見人,丟人啊!妳這個廢物!」接下來,我從堂嫂迷醉中的斷斷續續的謾罵中,知曉的事情的緣由。

    原來,今天是堂嫂請相交了十幾年的閨蜜聚餐,提前慶祝自己的新婚大喜,各自都帶了家屬,老公、未婚夫和男友。因為關係親密,無話不談,一幹人喝酒喝到昏天黑地,最後堂嫂一個閨蜜居然提出來比自己的男人是不是真男人。當然,學西方人直接脫光了群交不可能,盡管都是心向往之。衹不過,想出一些特別的花樣,對于這群醉的失去理智的現代女人來說那叫個事兒?

    于是,經過慎重而混亂的爭執,幾個女人商量出了一個辦法。男人都是用自己兩腿之間的那根堅硬肉槍來征服女人,這不算本事,要讓男人用自己身上最柔軟的地方征服女人,那才算本事。

    但那裏才是男人身上最柔軟的地方?答案很明確:舌頭!

    于是,幾個迷醉的女人霸道的宣布,現在要當著閨蜜的面,對自己的男人進行真男人的考驗,考驗的方式就是:男人要用自己的舌頭,在最短的時間內把自己的女人舔到噴尿,輸了的女人,要當中給自己的男人打手槍到射出來。

    這種考驗方式,果然刺激香艷而又不失倫理,頓時獲得一致同意。

    為了杜絕作弊,所有人在考驗開始前,統統去撒了一泡尿。

    于是,在昏暗的包廂裏,所有的女人躺坐到沙發上,高高抬起自己的雙腿;所有的男人,統統跪倒沙發前,埋頭進女人的雙腿中。穿裙子最方便,直接脫下內褲挂到腿彎處,穿褲子則用外套蓋住自己的小腹。結果就是,所有人都知道對方在做什麽,所有人都能看到對方在做什麽,所有人就是無法真正看清對方在做什麽!

    真的好香艷!

    真的好刺激!

    于是,所有男人瘋狂起來,所有女人尖叫起來!

    不過,對于堂嫂來說,過程極度美好,結果卻極為不滿。

    經過至少半小時的舌頭考驗,所有的閨蜜都被自己的男人舔的尿的自己和自己男人滿身都是,唯獨自己還沒被舔到噴尿。

    輸了就要兌現!于是,在堂嫂的怒視中,堂哥脫下褲子開始被準老婆打手槍。這時,所有人都開始了圍觀。女人當眾裸體,那是不要臉發賤;而男人當中露雞雞,那就是無所謂的事了。

    結果,堂哥在愧疚和屈辱中,居然不到三分鐘就射了!被堂嫂的閨蜜嘲笑為真正的快槍手,還問堂嫂是不是真的很容易滿足?

    當然,這話都是幾個女人紮在一起說的私密話,但是對堂嫂來講無異于奇恥大辱!

    于是,迷醉歸來的堂嫂,一直唸唸不忘要一雪前恥,一定要找機會再比一次!所以,迷糊了一會的堂嫂恢復了點精神,立刻起身去撒了一泡尿,然後回來讓堂哥開始鍛煉他的舌頭。

    說道最後,堂嫂在謾罵中,開始抓住我的胳膊,要讓我現在就開始給她舔,今晚要是舔不到她噴尿,那就別想睡覺!

    「噗!」聽到這裏,直播室裏保持狼形化身的朋友們全都笑得現出了原形。

    「哈哈哈哈!」「咯咯咯咯!」頓時,都開了幸災樂禍的、大聲鼓勵的、反話慫恿的……各種各樣的狂笑。

    好嘛!明明是一個會被人誤會自己非禮堂嫂的極度緊張的事情,怎麽變成了如此開心的直播搞笑?

    「去去去!妳們都去死?老子這裏緊張的要死,妳們不幫忙還添亂!」我頓時氣的開罵,那些家夥反而更加賣力的起哄!

    于是我不理這些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家夥,準備強行將堂嫂抗回她的婚房。要是一會堂哥醒了,或者叔叔嬸嬸值夜班回來,看到這個樣子,絕對沒人會認為是堂嫂喝醉了走錯門,而是我趁堂嫂喝醉了準備迷姦。

    可是,當我強行將堂嫂拉起來時,她居然瘋狂的大叫道:「妳這個廢物,要是不聽我的話,我現在就去大街上告訴所有人妳是個廢物!」我靠!堂嫂居然變身潑婦,準備罵街!

    這可糟了,這要是驚動周圍的鄰居,我絕對會跳進黃河洗不清,被判刑都是輕的。

    這時,直播室裏的朋友也都怒了!紛紛喊道:這個賤貨!讓她去罵街,剛才的事我們都錄下了,有視頻為證,讓她去罵!

    這話一說,頓時我徹底放下心來,對這些朋友高高舉起兩個大拇指,到底是朋友,想的真周到!可我忘了,這麽家夥錄像的初衷,純粹是為了抓我的把柄,或是留著自娛自樂!

    但是,即便這樣,沒有了法律和道德風險,可是真的鬧出去,堂嫂的名聲,叔叔一家的名聲可就全毀了。

    于是我開始好生安慰,可堂嫂已經陷入了執拗,就是不肯。並且說,本來結婚前讓妳一個月享受我一次,從現在開始,結婚前也別在碰我,就是結婚後,想要碰我也得用舌頭讓我舒服了再說!我一定要找機會把這個場子找回來!

    好嘛!這女人執拗起來,已經進入了瘋魔狀態。

    眼看無法安撫堂嫂,直播室裏頓時傳來一致統一的慫恿:舔就舔!怕什麽!送上門的舔了也白舔!怎麽?難道妳連女人都沒舔過?不對,妳是不是連女人都沒碰過?

    頓時,直播室裏開始我是不是處男的爭論。

    好嘛,這樓歪的,都是哪兒跟哪兒啊!

    最後,在兩個美女以女人角度的分析下,斷定陷入瘋魔的女人要是不順她的意,絕對沒完沒了,我除了給她舔以外,沒有任何選擇。我這才表面不情願,內心樂開花的勉為其難的同意。

    于是,我準備關掉視頻,決定想辦法敷衍一下堂嫂就把她送回婚房。真舔?我可沒那膽子!

    可是,直播室的朋友頓時化作餓狼,威逼利誘我不能關,必須全程直播,否則就要將剛才的視頻上傳網上公開!

    尼瑪!尼瑪狠!盡管我知道他們不會,但這卻表明他們要直播觀看的決心。

    好吧!那就真舔?

    我可真的還是處男啊!

    心中哀嚎著,表面矯情著,我將攝像頭調整了下,對準了床,讓他們全都看的見,卻實際上看不清究竟。

    等下!不能就這麽白舔了!

    突然,兩個美眉不約而同的大叫!嚇得我一哆嗦!剛剛硬起來的雞雞頓時軟了下來。

    這不就是白舔麽?為啥還不能這麽白舔?我和直播室裏的其他朋友都很不解!

    妳們這些臭男人!這可是直播啊!妳們臭男人最喜歡看的直播啊!妳們幾個真實活該處男到死!衹顧著自己過眼癮過嘴癮,難道妳們忘了,我們現在是在直播!這可是能夠賺錢的最佳途徑啊!

    對啊!我們可以直播堂弟舔堂嫂到噴尿啊!

    頓時,直播室裏一致嚴令我暫緩行動,他們要立刻宣傳一下,讓這次直播真正火氣來,大賺一筆。

    于是,在我的目瞪口呆中,兩個美女主持著,讓我將視頻照到的地方統統做了掩蓋,務必保證沒人能從圖像中聯係到我的現實生活。同時又讓我把堂嫂的臉和身上有標記的地方統統遮住,我自己也進行了化妝。然後,他們幾個分工去宣傳,喊人,聯係直播平臺強力推薦。

    也就半個小時後,當我這邊剛準備好,直播室裏就開始風一樣湧進無數人!

    哇哇!直播迷姦堂嫂!真實亂倫!好刺激好喜歡!

    嘎嘎!直播堂嫂醉後誤入堂弟房內主動獻身!這個可以看!

    咯咯!直播堂嫂為鍛煉潮吹,勾引堂弟練習技巧!這個好羞人啊!

    …………

    總是,被各種各樣的標題黨吸引來的人越來越多,最後居然滿員,造成無數人進不來。

    這時,在兩個美女客串主持的指揮下,我開始了直播舔堂嫂。

    我在京都上大一,來到京都一年的時間,讓我充分體會到「京城居大不易」的真正意味。這句話不僅僅指的生活,更多的則是一種狀態,一種集這個泱泱民族數千年歷史傳承,和現如今十幾億國民向往的精神狀態。

    一年的大學生活,讓我見識到了什麽叫做一切向錢看,也見識到了什麽叫做真正的民族精英,更多的,是深刻認識到在這個躁動中正在高速發展的時代,堅守本心,朝著自己夢想奮鬥的同齡人。

    于是我很知足,將考上大學時被眾望所托的那種飄浮高空的不真實理想徹底打碎,不再去為自己這一生絕對無法達到,甚至完全是癡人夢話的目標碰的頭破血流。我知道,我能考上京都大學,已經是我人生的頂點和終點,接下來我要做的,就是好好完成學業,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安心的做上班族,安心的過自己這一輩子注定平頭百姓的生活。如果說自己還有什麽夢想,那就是給自己的孩子們積攢足夠的家庭實力,讓他們在我這一輩子的奮鬥中,擁有更高的起點,進入更高的平臺。就像我這個從農村出來的土學生,在父母的努力供養下,考進京都大學,徹底改變自己人生,不用在和父母一樣,一輩子在貧瘠的土裏刨食。

    大一的成績單出來後,非常不好,僅僅是沒有挂科而已,以我入學時排名前一百的名次,絕對是淪落了。這就是大一一年中我的思想起伏的真實外現。我沒有悲傷,在老師同學的憐憫同情中,默默的收拾行李,借住到了京都定居的叔叔家。我準備暑假留在京都打工,而且已經找好了地方。我要借著暑假的兩個月,讓自己徹底安靜下來,清醒過來,好好的完成接下來的學業,好好的過好自己這一生。

    有句老話,皇帝家還有三門窮親戚。我應該就是這種窮親戚。我不知道叔叔一家怎麽會在京都定居,更不知道自己一家為什麽會在農村過活。已經接近大徹大悟的我,原本在考上京都大學時,就抱著餓死絕不會跟叔叔一家有任何聯係的唸頭,此刻早已風輕雲淡的想著自己曾經的執拗和輕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緣法,這種說法可能很因果,那就換一種,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這活法是需要自己努力的。

    我之所以選擇在叔叔家,是因為喜歡京都的老四合院。在大一學年快結束時,已經漸漸頓悟的我,決定找個自己喜歡的事情做,轉移自己的負面情緒,同時調整心態。于是,對于直播這個高速經濟和科技發展下的新興娛樂方式一直摒棄的我,嘗試著用直播的方式來研究京都的老四合院。

    效果很明顯,我真的喜歡上了老四合院,更喜歡上了直播研究老四合院這種方式。不過,像我這種拿著最新最炫的時代成果,去做老學究式的玩法,當然被人恥笑鄙視謾罵的無人關注,衹有幾個誌同道合的玩家逐漸成了真正的朋友。

    剛搬進叔叔家住的時候,我發現叔叔嬸嬸雖然是一種謹慎的熱情,但卻並沒有將這種血緣親情徹底斷絕的樣子,我很開心。如果對方但凡露出一點這種意思,我會扭頭就走,這輩子再不聯係,路上見面都不會認識。

    不過,叔叔的獨子堂哥,還有他準備結婚的未婚妻堂嫂,就沒那麽禮貌了。或者說,見面第一句話就問妳什麽時候走?

    好吧,這種典型的定居式京都二代的想法,可以理解,可以無視。

    于是我住在了西廂房,與堂哥堂嫂住的東廂房正面相對,也離得最遠。

    接下來的日子,我努力的打工,下班後就繼續身臨其境的研究這真實的老四合院。說起來,我這種研究並非真正的研究,純屬興趣愛好者。叔叔一家在明白了我借住進來的真正目的後,也不再理我,專心的投入到準備堂哥堂嫂的婚期上,我被明確告知,不需要幫忙。

    好吧,這麽愛憎分明,我……我真的好喜歡!

    看著老四合院每一天都在叔叔一家的用心裝扮下,于沈重老舊的歷史痕跡上,增添了許多時代的新氣息,我也很有種感受到了時代脈搏的愜意感。

    這一天晚上,下班後我照舊打開視頻,開始了自己的直播。陪著我的,依然是三兩衹誌同道合的孤寂小貓。到了十一點,我準備按時睡覺,忽然聽見外面的喧鬧,立刻出來觀瞧。原來是堂哥堂嫂出去和朋友聚會,喝得酩酊大醉,被送到家門口醉的走不動,叔叔嬸嬸都值夜班,淩晨才能回來。于是,我勉為其難的把這對醉貓似的準夫妻,扔到了他們的婚房,也就是我對面的東廂房。

    回到屋裏,我對依然在直播室的朋友抱怨,幸虧都已經吐完了,要不然我還得幫他們收拾。即便這樣,也弄得我一身酒臭氣,我還得再洗一次澡。頓時,直播室裏的朋友化身成狼友,要求我直播洗澡,其中兩個美眉——真正的學究型美女,也跟著起哄,要看下我的身材,是否有他們的男友好。

    我立刻敗退,將攝像頭扭轉一邊,堅決不隨波逐流,泯然眾人!

    在他們的強烈抗議聲中,我匆匆衝個了澡,就準備跟還在做狼嚎的朋友們道晚安。結果忽然聽到門一響,堂嫂居然走了進來。而且,堂嫂身上居然衹穿著一身薄的透明的粉紅性感紗衣。

    「嗷嗚!」直播室裏頓時尖叫一片,大聲贊美我準備給他們真正的直播。

    我頓時暈了!趕緊上前去阻攔,卻被腳步虛浮的堂嫂一把推倒一邊,嘴裏含含糊糊的似乎在罵著什麽,然後直接走到床邊,撲通一聲躺了上去。

    直播室裏的朋友頓時大聲慫恿我,上,快上!這種時刻,送上門的鮮肉不吃就不是真男人!尤其那兩個學究型美眉,居然更加瘋狂的說,衹要我給他們上演真正的直播,她們就會給我單獨進行真正的直播!頓時,直播室裏徹底化為狼窩,傳來撕心裂肺的狼嚎!

    我不得不極其尷尬的耐心解釋道,這是我的堂嫂,馬上就要和堂哥結婚的準堂嫂。這話一出,直播間裏頓時安靜下來。

    堂嫂啊!這要是上了,可就是真正的亂倫啊!

    這種事情,真是……真是太刺激了!

    不過,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也都僅僅想想而已。道德倫理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卻真實存在于所有人的生活中,生命裏。

    于是,我在還保持著餓狼化身的狼友們的直播注視中,小心翼翼,做賊似的,輕手輕腳的走到床前,伸出手剛要去推,立刻想起男女授受不親的典故,拿起一本雜誌卷成筒狀,捅了捅堂嫂。

    「堂嫂,醒醒,妳走錯門了!堂嫂,快醒醒,妳走錯門了!」奈何堂嫂醉的厲害,我一捅她,立刻不耐煩的罵道:「廢物,別碰我!今天妳真丟人!那可是我交往了十幾年的閨蜜啊!妳……妳竟然讓我輸給她們!我肯定要被她們嘲笑一輩子的,這幾個賤人,絕對會把今天的是宣揚出去,到時我怎麽見人,丟人啊!妳這個廢物!」接下來,我從堂嫂迷醉中的斷斷續續的謾罵中,知曉的事情的緣由。

    原來,今天是堂嫂請相交了十幾年的閨蜜聚餐,提前慶祝自己的新婚大喜,各自都帶了家屬,老公、未婚夫和男友。因為關係親密,無話不談,一幹人喝酒喝到昏天黑地,最後堂嫂一個閨蜜居然提出來比自己的男人是不是真男人。當然,學西方人直接脫光了群交不可能,盡管都是心向往之。衹不過,想出一些特別的花樣,對于這群醉的失去理智的現代女人來說那叫個事兒?

    于是,經過慎重而混亂的爭執,幾個女人商量出了一個辦法。男人都是用自己兩腿之間的那根堅硬肉槍來征服女人,這不算本事,要讓男人用自己身上最柔軟的地方征服女人,那才算本事。

    但那裏才是男人身上最柔軟的地方?答案很明確:舌頭!

    于是,幾個迷醉的女人霸道的宣布,現在要當著閨蜜的面,對自己的男人進行真男人的考驗,考驗的方式就是:男人要用自己的舌頭,在最短的時間內把自己的女人舔到噴尿,輸了的女人,要當中給自己的男人打手槍到射出來。

    這種考驗方式,果然刺激香艷而又不失倫理,頓時獲得一致同意。

    為了杜絕作弊,所有人在考驗開始前,統統去撒了一泡尿。

    于是,在昏暗的包廂裏,所有的女人躺坐到沙發上,高高抬起自己的雙腿;所有的男人,統統跪倒沙發前,埋頭進女人的雙腿中。穿裙子最方便,直接脫下內褲挂到腿彎處,穿褲子則用外套蓋住自己的小腹。結果就是,所有人都知道對方在做什麽,所有人都能看到對方在做什麽,所有人就是無法真正看清對方在做什麽!

    真的好香艷!

    真的好刺激!

    于是,所有男人瘋狂起來,所有女人尖叫起來!

    不過,對于堂嫂來說,過程極度美好,結果卻極為不滿。

    經過至少半小時的舌頭考驗,所有的閨蜜都被自己的男人舔的尿的自己和自己男人滿身都是,唯獨自己還沒被舔到噴尿。

    輸了就要兌現!于是,在堂嫂的怒視中,堂哥脫下褲子開始被準老婆打手槍。這時,所有人都開始了圍觀。女人當眾裸體,那是不要臉發賤;而男人當中露雞雞,那就是無所謂的事了。

    結果,堂哥在愧疚和屈辱中,居然不到三分鐘就射了!被堂嫂的閨蜜嘲笑為真正的快槍手,還問堂嫂是不是真的很容易滿足?

    當然,這話都是幾個女人紮在一起說的私密話,但是對堂嫂來講無異于奇恥大辱!

    于是,迷醉歸來的堂嫂,一直唸唸不忘要一雪前恥,一定要找機會再比一次!所以,迷糊了一會的堂嫂恢復了點精神,立刻起身去撒了一泡尿,然後回來讓堂哥開始鍛煉他的舌頭。

    說道最後,堂嫂在謾罵中,開始抓住我的胳膊,要讓我現在就開始給她舔,今晚要是舔不到她噴尿,那就別想睡覺!

    「噗!」聽到這裏,直播室裏保持狼形化身的朋友們全都笑得現出了原形。

    「哈哈哈哈!」「咯咯咯咯!」頓時,都開了幸災樂禍的、大聲鼓勵的、反話慫恿的……各種各樣的狂笑。

    好嘛!明明是一個會被人誤會自己非禮堂嫂的極度緊張的事情,怎麽變成了如此開心的直播搞笑?

    「去去去!妳們都去死?老子這裏緊張的要死,妳們不幫忙還添亂!」我頓時氣的開罵,那些家夥反而更加賣力的起哄!

    于是我不理這些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家夥,準備強行將堂嫂抗回她的婚房。要是一會堂哥醒了,或者叔叔嬸嬸值夜班回來,看到這個樣子,絕對沒人會認為是堂嫂喝醉了走錯門,而是我趁堂嫂喝醉了準備迷姦。

    可是,當我強行將堂嫂拉起來時,她居然瘋狂的大叫道:「妳這個廢物,要是不聽我的話,我現在就去大街上告訴所有人妳是個廢物!」我靠!堂嫂居然變身潑婦,準備罵街!

    這可糟了,這要是驚動周圍的鄰居,我絕對會跳進黃河洗不清,被判刑都是輕的。

    這時,直播室裏的朋友也都怒了!紛紛喊道:這個賤貨!讓她去罵街,剛才的事我們都錄下了,有視頻為證,讓她去罵!

    這話一說,頓時我徹底放下心來,對這些朋友高高舉起兩個大拇指,到底是朋友,想的真周到!可我忘了,這麽家夥錄像的初衷,純粹是為了抓我的把柄,或是留著自娛自樂!

    但是,即便這樣,沒有了法律和道德風險,可是真的鬧出去,堂嫂的名聲,叔叔一家的名聲可就全毀了。

    于是我開始好生安慰,可堂嫂已經陷入了執拗,就是不肯。並且說,本來結婚前讓妳一個月享受我一次,從現在開始,結婚前也別在碰我,就是結婚後,想要碰我也得用舌頭讓我舒服了再說!我一定要找機會把這個場子找回來!

    好嘛!這女人執拗起來,已經進入了瘋魔狀態。

    眼看無法安撫堂嫂,直播室裏頓時傳來一致統一的慫恿:舔就舔!怕什麽!送上門的舔了也白舔!怎麽?難道妳連女人都沒舔過?不對,妳是不是連女人都沒碰過?

    頓時,直播室裏開始我是不是處男的爭論。

    好嘛,這樓歪的,都是哪兒跟哪兒啊!

    最後,在兩個美女以女人角度的分析下,斷定陷入瘋魔的女人要是不順她的意,絕對沒完沒了,我除了給她舔以外,沒有任何選擇。我這才表面不情願,內心樂開花的勉為其難的同意。

    于是,我準備關掉視頻,決定想辦法敷衍一下堂嫂就把她送回婚房。真舔?我可沒那膽子!

    可是,直播室的朋友頓時化作餓狼,威逼利誘我不能關,必須全程直播,否則就要將剛才的視頻上傳網上公開!

    尼瑪!尼瑪狠!盡管我知道他們不會,但這卻表明他們要直播觀看的決心。

    好吧!那就真舔?

    我可真的還是處男啊!

    心中哀嚎著,表面矯情著,我將攝像頭調整了下,對準了床,讓他們全都看的見,卻實際上看不清究竟。

    等下!不能就這麽白舔了!

    突然,兩個美眉不約而同的大叫!嚇得我一哆嗦!剛剛硬起來的雞雞頓時軟了下來。

    這不就是白舔麽?為啥還不能這麽白舔?我和直播室裏的其他朋友都很不解!

    妳們這些臭男人!這可是直播啊!妳們臭男人最喜歡看的直播啊!妳們幾個真實活該處男到死!衹顧著自己過眼癮過嘴癮,難道妳們忘了,我們現在是在直播!這可是能夠賺錢的最佳途徑啊!

    對啊!我們可以直播堂弟舔堂嫂到噴尿啊!

    頓時,直播室裏一致嚴令我暫緩行動,他們要立刻宣傳一下,讓這次直播真正火氣來,大賺一筆。

    于是,在我的目瞪口呆中,兩個美女主持著,讓我將視頻照到的地方統統做了掩蓋,務必保證沒人能從圖像中聯係到我的現實生活。同時又讓我把堂嫂的臉和身上有標記的地方統統遮住,我自己也進行了化妝。然後,他們幾個分工去宣傳,喊人,聯係直播平臺強力推薦。

    也就半個小時後,當我這邊剛準備好,直播室裏就開始風一樣湧進無數人!

    哇哇!直播迷姦堂嫂!真實亂倫!好刺激好喜歡!

    嘎嘎!直播堂嫂醉後誤入堂弟房內主動獻身!這個可以看!

    咯咯!直播堂嫂為鍛煉潮吹,勾引堂弟練習技巧!這個好羞人啊!

    …………

    總是,被各種各樣的標題黨吸引來的人越來越多,最後居然滿員,造成無數人進不來。

    這時,在兩個美女客串主持的指揮下,我開始了直播舔堂嫂。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