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殘虐俱樂部

    残虐俱乐部是两年两年前建立的,当然这名字并不确切,曾经被命名为色情王国,但10几对会员都称为残虐俱乐部。

    组织、参与者都很富有,他们把市郊的一所古屋变成他们的乐园。

    这个俱乐部每月的第一个星期六举行活动,其宗旨就是折磨、强奸和残杀一些清纯女孩。

    俱乐部最重要的人物就是RONJENKS,他甚至不是会员,其主要责任就是找到合适的女孩,周六晚上带到俱乐部,并在周日早晨把那个女孩所剩带走。

    (注,女孩身体的某些器官可能被会员毁掉或取走)他每月得到10000美元的报酬,为确保女孩们“合适”,往往到不同国家猎取,以免引起地方警察的注意!卡若琳和珍妮是这个俱乐部的会员,这个月轮到她们准备女孩。

    她们打开门走向里屋(RON放置猎取的女孩的地方),RON给她们准备的牺牲者,是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蒙着眼睛、戴着镣铐,面向墙壁站着。

    她们进屋时,女孩说道,“谁来了,快帮帮我!”珍妮打开她的蒙布,女孩在强光下眨着眼睛,卡若琳上前问道,“亲爱的,你多大了?”“玛丽”小女孩怯怯地说“你们是谁,我为什么在这?”“请让我走吧”玛丽说,“我不会告诉如何人这里发生的事!”珍妮微微一笑,突然全力向女孩的胃部打了一拳“不要骗我,骚货”她咆哮道:“我们问问题,你只有回答,说你多大了?”玛丽突受重击,疼得只想弯腰,但手腕上的镣铐限制迫使她站直身体。

    受此重击,还没有缓过气来,喘息著说道:“我十五了”“这才好!”卡若琳说道“你是处女吗”玛丽真想告诉她说,你去死吧,但看到珍妮钢针一样的眼睛,还是使她入实回答:“不,我已经有了几个男朋友了!”“好,”珍妮说,“现在要把你解开,让你洗澡,好好洗洗你的身体和头发,你如果试图逃跑,我将打断你的双腿,明白吗?”玛丽赶紧点头,卡若琳解开镣铐,带她到一个大厕所,按照指示洗净头发和身体,特别是性感区域。

    刚刚洗完,卡若琳就用唾沫润滑手指并让玛丽弯腰,把手指插进玛丽的屁眼,问道“你上回大便是什么时间?”“昨天下午”玛丽回答。

    卡若琳踫到屁眼里的屎时,点了点头。

    “现在我带你到里屋”卡若琳说,“在那里,吹干你的头发,然后穿上背心,棉制裤衩和最小的裙子,面向墙壁链好,直到晚上,才会有人来。

    你可以撒尿,但绝对不能拉屎,明白吗?”“请让我走吧,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玛丽问道。

    卡若琳猛的一掌打在玛丽的脸上,手指上的戒指在玛丽的脸上划了长长的一个口子,看到这,卡若琳极度兴奋“我问你,是否明白,小,现在回答我。”

    “明白了”玛丽一边试图阻止血从面颊上流下来,一边喊到。

    珍妮和卡若琳很满意她们的工作。

    玛丽已经把头发修整好并穿上高质衣物,很合适。

    白色背心清楚地显露出她的奶头,几滴血珠从面颊伤口上流下来,显得越加艳丽!“请让我走吧,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这里发生的事”在珍妮把她链接的墙壁时,玛丽又说,眼泪混合著血液,脸上一片污浊。

    珍妮微笑着,用手握揉玛丽的右奶,慢慢地移向左奶,而这时卡若琳的手指正在玛丽的小上摸索。

    “不要担心,美丽的小东西”珍妮说道,“过一会,我们将带来一些朋友,你要好好地对待他们,你才会不受伤害,懂吗?”她一边慢慢增加玛丽奶子上的压力一边说。

    随着疼痛增加,玛丽只有点头。

    “好乖!”卡若琳爱抚着她的面颊说道“再见!”晚上8点(当然玛丽不知道时间),她听到院子里有轿车停下,跟着说话声音传进屋里,她听不清说什么,但似乎有很多人在说笑。

    玛丽现在很害怕,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不一会她的手链、脚铐就被解下来,但没有机会逃跑,恐惧使她漏了少量的尿到裤衩上,同时要集中精力控制肌肉来阻止大便泄出。

    说笑变成了呻吟和喊叫,玛丽不能说什么,但很明显人们要进行性活动。

    过了一会,隔壁的门开了,20多人走了进来,他们穿着各色衣服,检视卡若琳和珍妮为他们准备的礼物。

    “怎么样?”珍妮问,“她叫玛丽,15岁,不是处女,满意吗?”“看起来,很好,适合我”一名女人上前说道。

    “用木棍插入玩的小非常适合你,珍妮斯”人群中的某人笑道。

    “奥,还是你了解我”说著走过来站在玛丽面前。

    “好美的奶子”她把手放到玛丽的奶上,并捏了捏奶头“太好了”玛丽的奶头明显突出,硬硬的。

    珍妮斯跪下来,掀起玛丽的短裙,仔细观察裤衩前面有些湿润的小外形。

    “你真可爱!”珍妮斯说著“你刚刚撒尿了吗?”一边低头舔著玛丽裤衩上的污处“是的,刚刚尿完”她向大家证实后有继续舔吸裤衩。

    玛丽看了看正在看她的一群人,发现大家都再爱抚自己或他人的性器官。

    卡若琳正在摸自己小里的豆豆,珍妮走到后面,一个男人把手指插进她的屁眼。

    站在旁边的一位长发女小里向下流着粘液,同时在使劲撸著旁边的男人的大鸡巴。

    人群中的最后面,玛丽看到一个红发女在口交,另一个长发女轻轻地抬起一只腿,让后面的男人用大鸡巴操她的小。

    珍妮斯满嘴尿骚,把玛丽的裤衩拉向一边开始用舌头舔弄玛丽小里的豆豆。

    玛丽正链在X型的墙壁上,别人对她身体的侵害,她毫无办法。

    但尽管极不情愿,小里的豆豆还是作出了反应,骚水也流了出来。

    一个健壮男人叫爱兰,把他的粗长大鸡巴深深插入一个身体修长的女人的屁眼里,而同时这个女人用自己的两个手指插弄自己的骚。

    今天晚上不要这么快就达到高潮,爱兰拨出鸡巴说“让我们开始吧!”几个会员走到屋子中间一个蒙布的大桌子时,爱兰把他沾满屎的大鸡巴送给他的情人苏姗,苏姗热切地舔净,她的双胞胎妹妹卡赖尔过来帮忙,同时把手指滑进苏姗的屁眼里抠出更多的屎,放进嘴里吃掉。

    其他人拉下桌布,露出10尺见方的大桌子,周围固定着各种链子、绳子和镣铐。

    “把她带过来。”

    一个人喊道。

    卡若琳和珍妮解开固定肢体的链子,把挣扎喊叫的小姑娘带到桌子前。

    “尽情地喊吧,亲爱的!”珍妮高兴地说:“整个屋子都是隔音的,没有人会听到。”

    在大家的帮助下,玛丽被脱下裙子,面朝上放到桌子上。

    两手在头上被绑上,双腿分开,上了镣铐。

    最后,双腿间的一块U型板被抽下,使她的小清晰可见。

    “好了,谁先上?”爱兰问道。

    “让我们先把她的脏物打出来”珍妮满意的回答。

    “不、等一会,”卡若琳的丈夫托尼说:“在弄脏她之前,我要先操她。”

    “好,我同意,”鲍勃说“让我们操她!”“好,操她,准备好,骚货!”爱兰说。

    卡若琳引导她的朋友们上前。

    她从墙壁上拿了个刀子,仔细地割开玛丽的背心,玛丽恐惧地看着。

    然后她开始与卡莱尔每人抓一个奶子,吸允奶头,同时珍妮和苏姗把她的裤衩扒到一边,热切地吸允玛丽的小和豆豆。

    玛丽极度害怕,但身体还是忍不住作出反应,随着高潮的接近,一边呻吟一边留着骚水。

    卡莱尔忙于舔著玛丽的奶头,突然感到屁眼有个大鸡巴要插入,没有回头看是谁,向后顶并摇晃着屁股,通过玛丽的奶头感觉的她的高潮,更加向后顶着屁股以使大鸡巴的每一寸都进入她的屁眼。

    苏姗看到她的胞妹正被操屁眼忙示意珍妮斯过来代替她舔弄玛丽的豆豆。

    她过来坐在地板上,在卡莱尔的下面舔苏姗的小,卡莱尔高潮了,屁股肌肉急剧收缩使得托尼一抖,把精液射入她的屁眼。

    托尼一拨出,苏姗立刻过去舔吸鸡巴上残留的精液和屎,托尼借机把肮脏的粗长鸡巴插入喉咙,确保舔净。

    随着身体的受功,玛丽已经不知道达到了多少次高潮,头部从一侧摆到另一侧。

    苏姗的脸和牙齿上沾满了她胞妹的屎,才站起来亲吻玛丽的嘴唇,把舌头和屎末滑入他的喉咙。

    当玛丽剧烈咳时,她开心极了,卡若琳拿着刀子在玛丽面前晃来晃去。

    “听着,小骚”她嘶叫着:“如果你不使我们高兴,我将用这把刀子哥下你的奶子,明白吗?”玛丽怕怕地点点头。

    珍妮和珍妮斯站了起来问道:“她已经准备好了,谁先开始?”“我”爱兰说。

    他站起来时,珍妮握住粗长大鸡巴吻了两下,然后对准玛丽的小入口“一推,操!”她嗥叫道!爱兰借力腰一沉,粗长大鸡巴全部插入珍妮的小里,直到卵子踫到女孩的屁股,玛丽一声尖叫,人群立刻爆发一阵欢呼喝彩声。

    他们全都看着爱兰狂奸著玛丽的小嫩,按照规则强奸越快越残忍越好。

    爱兰呻吟著,把全部精液射进玛丽的体内,一拨出来。

    一个女人立刻上前添吃掉玛丽小口的淫液,后第二个男人上前继续操,这样经过了六个男人的插弄,玛丽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控制,从一个高潮到另一个高潮,轮到鲍勃了,这时,玛丽的阴道口大开,骚水、精液横流“太滑了,没有一点摩擦力!”他抱怨道。

    “我来帮你。”

    珍妮说著,拿了个巨大的塑料鸡巴,插进玛丽的阴道里。

    小猛烈爆满,玛丽尖叫着,珍妮说:“鲍勃,试试”鲍勃开始把他的大鸡巴从巨大的塑料鸡巴旁边挤进去。

    玛丽再次尖叫,狂乱地摇摆身体。

    女孩们高呼著鼓励鲍勃。

    “鲍勃,加劲,操进去!”一人喊到。

    “把她小撕开”另一人又喊。

    她们全都围观,无一例外,同时用手指磨著自己的阴蒂。

    最后鲍勃把他的鸡巴全部插了进去并开始猛烈抽插。

    鲍勃后,第八个男人代替了他,而每一次,珍妮都不让假鸡巴猾出。

    最后全部轮完了。

    玛丽的阴道扩张到了极限,里里外外充满了精液。

    男人们在恢复精力,卡若琳解开玛丽的腿,站在桌子上。

    她一只拿玛丽的一条腿抬起并弯曲到她的胸部上,使她的屁股高高的离开桌子,然后坐在玛丽的脸上。

    “快舔我的,骚货”她喊道。

    同时苏姗把手指插进玛丽的屁眼,然后甜着手指上的屎说“这骚货需要肛交,谁准备操她屁眼?”“我,”汤姆晃着他的大鸡巴说。

    苏姗看着汤姆的大鸡巴挤进玛丽的处女屁眼时,添了添嘴唇,说:“使劲,汤姆,把她的屎推向大里边!”卡若琳轻轻地向前移动,使她的屁眼对准玛丽的嘴巴,“舔”她命令道。

    卡若琳对着玛丽开始用力,把一根屎拉进玛丽的嘴里,并使劲下坐,迫使她吃掉。

    卡若琳的屎滑进玛丽的喉咙时,汤姆把精液射进玛丽的肛门内。

    玛丽咽了下去,她没有选择,想着胃里屎,幼嫩的身体颤抖著,不知道下一个又是谁。

    卡若琳跳起来喊道,“看看,这骚货作了什么!”几分钟后,玛丽才停止咳漱,这才看到珍妮站在旁边,受里拿着刀子。

    “卡若琳去清洁了,她告诉过你,如果你不好好的,会发生什么,是吗?”“是的”“请不要伤害我!我很抱歉!”“但伤害别人真的会使我异常兴奋”她说。

    并转过头面向大家甜甜地问:”“有人想操我的小吗?我真的好兴奋!”托尼来到她身后,抬起她的一条腿,把鸡巴插了进去。

    她感觉著托尼慢慢地抽插,把刀子放在玛丽的右奶上。

    “谁是最好的奶子吸允者?”她问她的朋友。

    “我是”苏姗回答。

    “好”来吧。

    她把左手放在奶子的顶端并固定捏住奶头,反复揉搓,这时刀片划入皮肤,血液迸得到处都是,玛丽痛苦地尖叫,好像长矛刺进身体一样疼痛。

    珍妮兴奋了,可以感觉到自己两腿间的阴蒂火烧火了,忙狠很得坐回到托尼的鸡巴上。

    在奶子要割掉下来时,她停下来在阴蒂上使劲揉了两下,然后立刻把奶子割下来。

    “奥,好舒服!”她呻吟著,身体颤抖著。

    托尼站起来,在她割下来时,把精液射进她的体内。

    现在玛丽已经昏了过去,珍妮把奶子扔给苏姗说“给你,吸允吧!”苏姗拿着奶子,把血液抹在她兴奋得有些疼痛的小上,然后把它全部塞进阴道内。

    “现在我的阴道内有了奇怪的东西了,但这是第一次整个奶子进入小里面”她呻吟著揉摸著自己的阴蒂。

    其他的所有人都极度兴奋,男人们正找一个能让他们的鸡巴放进去的洞。

    爱兰操著仍在昏迷中的玛丽,汤姆站着吻著卡莱儿,下面的鸡巴插入她的阴道,她跳起来,双腿夹着汤姆的腰增加刺激,而且感觉到鲍勃站在后面操着她的屁眼。

    珍妮从高潮中回过气来,看到玛丽已经昏迷,很失望“谁能取些水来,把这个骚货浇醒?”她喊到。

    “我弄些来”长发姑娘内克,刚刚被操完屁眼,说道。

    她跳到桌子上,对正玛丽的脸,扒开阴唇,撒了一大泊尿到玛丽的脸上。

    玛丽醒来,忙转过脸以逃避尿液的袭击,但尿都落到及其疼痛的胸上。

    从浇尿中醒来,看到自己残废的身体,玛丽歇斯底里地喊叫,珍妮重击玛丽的脸以防止他再次昏迷。

    “你喜欢把另一个奶子也割下来吗?”她甜甜地问道。

    “奥,请不要,除了这,什么都行!”玛丽无奈得说。

    “而且,你知道规则,不伤害我的,不是吗?”玛丽说说。

    “卡若琳,过来”珍妮喊道。

    卡若琳已经洗净了屁眼的泄出物,过来站在珍妮的旁边。

    “现在,玛丽,卡若琳将坐在你的脸上,你要舔她的屁眼,当她有便意时,你要吃掉她拉的屎,如果你不做好,我将割下你另一个奶,清楚了吗?”玛丽只有点头,内克下来,卡若琳爬上去。

    这是汤姆和托尼都已经在卡莱尔体内射精,对这边的这边的情况很有兴趣,卡莱尔站着,前后两个洞向下滴著混合液。

    卡若琳降低屁股,坐在玛丽的脸上,感觉的玛丽舌头舔着她的褐色的屁眼,于是放松扩约肌把屎拉进玛丽的嘴里,她站了起来,每个人都能看到玛丽嘴里地屎,眼看着玛丽慢慢地吞了下去。

    珍妮又尿了,她期待更多的切割。

    过一会再说吧。

    她捡起那个巨大塑料鸡巴,插进自己小里,沾上她自己和托尼的精液后,插进玛丽的肛门。

    她全力推进,一次就全部插进玛丽的屁眼内。

    这次突袭,玛丽尖叫着,感觉到屁眼的破裂。

    珍妮全力抽插,她的朋友扶住玛丽以防她掉下桌子,屎和血从屁眼里流出来。

    卡若琳用自己骚水润滑了自己的手,然后把整个手插进玛丽的阴道。

    通过薄膜可以感觉到屁眼里的假鸡巴,对珍妮笑了笑。

    这时苏姗用力抽打着玛丽的脸颊以防她昏迷,卡若琳在玛丽阴道里握成拳头反复地向子宫颈冲刺,终于穿过进入子宫,玛丽陷入极度痛苦中。

    卡若琳抽回到阴道,用指甲抠住粘膜去握塑料鸡巴,珍妮仍然在猛烈得操著。

    珍妮看到她的朋友做法时,笑了,抽出巨大塑料阳具,也把整个手伸了进去,在玛丽两个洞内与卡若琳握手。

    到处都在流血,随着性欲的上升,大家乱操起来。

    珍妮向下看了看玛丽的身体,知道活动该结束了。

    她拨出手,对大家说,穿上鞋,是离开的时候了。

    鸡巴从小和屁眼中拨出,走出屋子去穿衣。

    剩下的活动由珍妮来完成。

    他们把玛丽降低到地面,四个男人每人拿一胳膊或腿,把玛丽太高6英寸并拉成X型,玛丽呻吟著,珍妮走到她的双腿中间,用力踢她的小,直到整个脚掌陷入玛丽的阴道内到脚脖为止。

    所有女人轮流踢向玛丽已经毁得不成形状的阴部。

    男人们把玛丽降到地板上,也参加了进来,在玛丽的头、奶、腹和所有性感区,乱踢一通,玛丽身体到处都沾满了血。

    大家都踢累了,内克拿起刀子,割断玛丽的喉咙。

    “去死吧,骚货!”她说道。

    之后大家陆续离开,结束了这次狂欢集会。

    明天RON将来收拾残局。

    残虐俱乐部是两年两年前建立的,当然这名字并不确切,曾经被命名为色情王国,但10几对会员都称为残虐俱乐部。

    组织、参与者都很富有,他们把市郊的一所古屋变成他们的乐园。

    这个俱乐部每月的第一个星期六举行活动,其宗旨就是折磨、强奸和残杀一些清纯女孩。

    俱乐部最重要的人物就是RONJENKS,他甚至不是会员,其主要责任就是找到合适的女孩,周六晚上带到俱乐部,并在周日早晨把那个女孩所剩带走。

    (注,女孩身体的某些器官可能被会员毁掉或取走)他每月得到10000美元的报酬,为确保女孩们“合适”,往往到不同国家猎取,以免引起地方警察的注意!卡若琳和珍妮是这个俱乐部的会员,这个月轮到她们准备女孩。

    她们打开门走向里屋(RON放置猎取的女孩的地方),RON给她们准备的牺牲者,是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蒙着眼睛、戴着镣铐,面向墙壁站着。

    她们进屋时,女孩说道,“谁来了,快帮帮我!”珍妮打开她的蒙布,女孩在强光下眨着眼睛,卡若琳上前问道,“亲爱的,你多大了?”“玛丽”小女孩怯怯地说“你们是谁,我为什么在这?”“请让我走吧”玛丽说,“我不会告诉如何人这里发生的事!”珍妮微微一笑,突然全力向女孩的胃部打了一拳“不要骗我,骚货”她咆哮道:“我们问问题,你只有回答,说你多大了?”玛丽突受重击,疼得只想弯腰,但手腕上的镣铐限制迫使她站直身体。

    受此重击,还没有缓过气来,喘息著说道:“我十五了”“这才好!”卡若琳说道“你是处女吗”玛丽真想告诉她说,你去死吧,但看到珍妮钢针一样的眼睛,还是使她入实回答:“不,我已经有了几个男朋友了!”“好,”珍妮说,“现在要把你解开,让你洗澡,好好洗洗你的身体和头发,你如果试图逃跑,我将打断你的双腿,明白吗?”玛丽赶紧点头,卡若琳解开镣铐,带她到一个大厕所,按照指示洗净头发和身体,特别是性感区域。

    刚刚洗完,卡若琳就用唾沫润滑手指并让玛丽弯腰,把手指插进玛丽的屁眼,问道“你上回大便是什么时间?”“昨天下午”玛丽回答。

    卡若琳踫到屁眼里的屎时,点了点头。

    “现在我带你到里屋”卡若琳说,“在那里,吹干你的头发,然后穿上背心,棉制裤衩和最小的裙子,面向墙壁链好,直到晚上,才会有人来。

    你可以撒尿,但绝对不能拉屎,明白吗?”“请让我走吧,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玛丽问道。

    卡若琳猛的一掌打在玛丽的脸上,手指上的戒指在玛丽的脸上划了长长的一个口子,看到这,卡若琳极度兴奋“我问你,是否明白,小,现在回答我。”

    “明白了”玛丽一边试图阻止血从面颊上流下来,一边喊到。

    珍妮和卡若琳很满意她们的工作。

    玛丽已经把头发修整好并穿上高质衣物,很合适。

    白色背心清楚地显露出她的奶头,几滴血珠从面颊伤口上流下来,显得越加艳丽!“请让我走吧,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这里发生的事”在珍妮把她链接的墙壁时,玛丽又说,眼泪混合著血液,脸上一片污浊。

    珍妮微笑着,用手握揉玛丽的右奶,慢慢地移向左奶,而这时卡若琳的手指正在玛丽的小上摸索。

    “不要担心,美丽的小东西”珍妮说道,“过一会,我们将带来一些朋友,你要好好地对待他们,你才会不受伤害,懂吗?”她一边慢慢增加玛丽奶子上的压力一边说。

    随着疼痛增加,玛丽只有点头。

    “好乖!”卡若琳爱抚着她的面颊说道“再见!”晚上8点(当然玛丽不知道时间),她听到院子里有轿车停下,跟着说话声音传进屋里,她听不清说什么,但似乎有很多人在说笑。

    玛丽现在很害怕,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不一会她的手链、脚铐就被解下来,但没有机会逃跑,恐惧使她漏了少量的尿到裤衩上,同时要集中精力控制肌肉来阻止大便泄出。

    说笑变成了呻吟和喊叫,玛丽不能说什么,但很明显人们要进行性活动。

    过了一会,隔壁的门开了,20多人走了进来,他们穿着各色衣服,检视卡若琳和珍妮为他们准备的礼物。

    “怎么样?”珍妮问,“她叫玛丽,15岁,不是处女,满意吗?”“看起来,很好,适合我”一名女人上前说道。

    “用木棍插入玩的小非常适合你,珍妮斯”人群中的某人笑道。

    “奥,还是你了解我”说著走过来站在玛丽面前。

    “好美的奶子”她把手放到玛丽的奶上,并捏了捏奶头“太好了”玛丽的奶头明显突出,硬硬的。

    珍妮斯跪下来,掀起玛丽的短裙,仔细观察裤衩前面有些湿润的小外形。

    “你真可爱!”珍妮斯说著“你刚刚撒尿了吗?”一边低头舔著玛丽裤衩上的污处“是的,刚刚尿完”她向大家证实后有继续舔吸裤衩。

    玛丽看了看正在看她的一群人,发现大家都再爱抚自己或他人的性器官。

    卡若琳正在摸自己小里的豆豆,珍妮走到后面,一个男人把手指插进她的屁眼。

    站在旁边的一位长发女小里向下流着粘液,同时在使劲撸著旁边的男人的大鸡巴。

    人群中的最后面,玛丽看到一个红发女在口交,另一个长发女轻轻地抬起一只腿,让后面的男人用大鸡巴操她的小。

    珍妮斯满嘴尿骚,把玛丽的裤衩拉向一边开始用舌头舔弄玛丽小里的豆豆。

    玛丽正链在X型的墙壁上,别人对她身体的侵害,她毫无办法。

    但尽管极不情愿,小里的豆豆还是作出了反应,骚水也流了出来。

    一个健壮男人叫爱兰,把他的粗长大鸡巴深深插入一个身体修长的女人的屁眼里,而同时这个女人用自己的两个手指插弄自己的骚。

    今天晚上不要这么快就达到高潮,爱兰拨出鸡巴说“让我们开始吧!”几个会员走到屋子中间一个蒙布的大桌子时,爱兰把他沾满屎的大鸡巴送给他的情人苏姗,苏姗热切地舔净,她的双胞胎妹妹卡赖尔过来帮忙,同时把手指滑进苏姗的屁眼里抠出更多的屎,放进嘴里吃掉。

    其他人拉下桌布,露出10尺见方的大桌子,周围固定着各种链子、绳子和镣铐。

    “把她带过来。”

    一个人喊道。

    卡若琳和珍妮解开固定肢体的链子,把挣扎喊叫的小姑娘带到桌子前。

    “尽情地喊吧,亲爱的!”珍妮高兴地说:“整个屋子都是隔音的,没有人会听到。”

    在大家的帮助下,玛丽被脱下裙子,面朝上放到桌子上。

    两手在头上被绑上,双腿分开,上了镣铐。

    最后,双腿间的一块U型板被抽下,使她的小清晰可见。

    “好了,谁先上?”爱兰问道。

    “让我们先把她的脏物打出来”珍妮满意的回答。

    “不、等一会,”卡若琳的丈夫托尼说:“在弄脏她之前,我要先操她。”

    “好,我同意,”鲍勃说“让我们操她!”“好,操她,准备好,骚货!”爱兰说。

    卡若琳引导她的朋友们上前。

    她从墙壁上拿了个刀子,仔细地割开玛丽的背心,玛丽恐惧地看着。

    然后她开始与卡莱尔每人抓一个奶子,吸允奶头,同时珍妮和苏姗把她的裤衩扒到一边,热切地吸允玛丽的小和豆豆。

    玛丽极度害怕,但身体还是忍不住作出反应,随着高潮的接近,一边呻吟一边留着骚水。

    卡莱尔忙于舔著玛丽的奶头,突然感到屁眼有个大鸡巴要插入,没有回头看是谁,向后顶并摇晃着屁股,通过玛丽的奶头感觉的她的高潮,更加向后顶着屁股以使大鸡巴的每一寸都进入她的屁眼。

    苏姗看到她的胞妹正被操屁眼忙示意珍妮斯过来代替她舔弄玛丽的豆豆。

    她过来坐在地板上,在卡莱尔的下面舔苏姗的小,卡莱尔高潮了,屁股肌肉急剧收缩使得托尼一抖,把精液射入她的屁眼。

    托尼一拨出,苏姗立刻过去舔吸鸡巴上残留的精液和屎,托尼借机把肮脏的粗长鸡巴插入喉咙,确保舔净。

    随着身体的受功,玛丽已经不知道达到了多少次高潮,头部从一侧摆到另一侧。

    苏姗的脸和牙齿上沾满了她胞妹的屎,才站起来亲吻玛丽的嘴唇,把舌头和屎末滑入他的喉咙。

    当玛丽剧烈咳时,她开心极了,卡若琳拿着刀子在玛丽面前晃来晃去。

    “听着,小骚”她嘶叫着:“如果你不使我们高兴,我将用这把刀子哥下你的奶子,明白吗?”玛丽怕怕地点点头。

    珍妮和珍妮斯站了起来问道:“她已经准备好了,谁先开始?”“我”爱兰说。

    他站起来时,珍妮握住粗长大鸡巴吻了两下,然后对准玛丽的小入口“一推,操!”她嗥叫道!爱兰借力腰一沉,粗长大鸡巴全部插入珍妮的小里,直到卵子踫到女孩的屁股,玛丽一声尖叫,人群立刻爆发一阵欢呼喝彩声。

    他们全都看着爱兰狂奸著玛丽的小嫩,按照规则强奸越快越残忍越好。

    爱兰呻吟著,把全部精液射进玛丽的体内,一拨出来。

    一个女人立刻上前添吃掉玛丽小口的淫液,后第二个男人上前继续操,这样经过了六个男人的插弄,玛丽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控制,从一个高潮到另一个高潮,轮到鲍勃了,这时,玛丽的阴道口大开,骚水、精液横流“太滑了,没有一点摩擦力!”他抱怨道。

    “我来帮你。”

    珍妮说著,拿了个巨大的塑料鸡巴,插进玛丽的阴道里。

    小猛烈爆满,玛丽尖叫着,珍妮说:“鲍勃,试试”鲍勃开始把他的大鸡巴从巨大的塑料鸡巴旁边挤进去。

    玛丽再次尖叫,狂乱地摇摆身体。

    女孩们高呼著鼓励鲍勃。

    “鲍勃,加劲,操进去!”一人喊到。

    “把她小撕开”另一人又喊。

    她们全都围观,无一例外,同时用手指磨著自己的阴蒂。

    最后鲍勃把他的鸡巴全部插了进去并开始猛烈抽插。

    鲍勃后,第八个男人代替了他,而每一次,珍妮都不让假鸡巴猾出。

    最后全部轮完了。

    玛丽的阴道扩张到了极限,里里外外充满了精液。

    男人们在恢复精力,卡若琳解开玛丽的腿,站在桌子上。

    她一只拿玛丽的一条腿抬起并弯曲到她的胸部上,使她的屁股高高的离开桌子,然后坐在玛丽的脸上。

    “快舔我的,骚货”她喊道。

    同时苏姗把手指插进玛丽的屁眼,然后甜着手指上的屎说“这骚货需要肛交,谁准备操她屁眼?”“我,”汤姆晃着他的大鸡巴说。

    苏姗看着汤姆的大鸡巴挤进玛丽的处女屁眼时,添了添嘴唇,说:“使劲,汤姆,把她的屎推向大里边!”卡若琳轻轻地向前移动,使她的屁眼对准玛丽的嘴巴,“舔”她命令道。

    卡若琳对着玛丽开始用力,把一根屎拉进玛丽的嘴里,并使劲下坐,迫使她吃掉。

    卡若琳的屎滑进玛丽的喉咙时,汤姆把精液射进玛丽的肛门内。

    玛丽咽了下去,她没有选择,想着胃里屎,幼嫩的身体颤抖著,不知道下一个又是谁。

    卡若琳跳起来喊道,“看看,这骚货作了什么!”几分钟后,玛丽才停止咳漱,这才看到珍妮站在旁边,受里拿着刀子。

    “卡若琳去清洁了,她告诉过你,如果你不好好的,会发生什么,是吗?”“是的”“请不要伤害我!我很抱歉!”“但伤害别人真的会使我异常兴奋”她说。

    并转过头面向大家甜甜地问:”“有人想操我的小吗?我真的好兴奋!”托尼来到她身后,抬起她的一条腿,把鸡巴插了进去。

    她感觉著托尼慢慢地抽插,把刀子放在玛丽的右奶上。

    “谁是最好的奶子吸允者?”她问她的朋友。

    “我是”苏姗回答。

    “好”来吧。

    她把左手放在奶子的顶端并固定捏住奶头,反复揉搓,这时刀片划入皮肤,血液迸得到处都是,玛丽痛苦地尖叫,好像长矛刺进身体一样疼痛。

    珍妮兴奋了,可以感觉到自己两腿间的阴蒂火烧火了,忙狠很得坐回到托尼的鸡巴上。

    在奶子要割掉下来时,她停下来在阴蒂上使劲揉了两下,然后立刻把奶子割下来。

    “奥,好舒服!”她呻吟著,身体颤抖著。

    托尼站起来,在她割下来时,把精液射进她的体内。

    现在玛丽已经昏了过去,珍妮把奶子扔给苏姗说“给你,吸允吧!”苏姗拿着奶子,把血液抹在她兴奋得有些疼痛的小上,然后把它全部塞进阴道内。

    “现在我的阴道内有了奇怪的东西了,但这是第一次整个奶子进入小里面”她呻吟著揉摸著自己的阴蒂。

    其他的所有人都极度兴奋,男人们正找一个能让他们的鸡巴放进去的洞。

    爱兰操著仍在昏迷中的玛丽,汤姆站着吻著卡莱儿,下面的鸡巴插入她的阴道,她跳起来,双腿夹着汤姆的腰增加刺激,而且感觉到鲍勃站在后面操着她的屁眼。

    珍妮从高潮中回过气来,看到玛丽已经昏迷,很失望“谁能取些水来,把这个骚货浇醒?”她喊到。

    “我弄些来”长发姑娘内克,刚刚被操完屁眼,说道。

    她跳到桌子上,对正玛丽的脸,扒开阴唇,撒了一大泊尿到玛丽的脸上。

    玛丽醒来,忙转过脸以逃避尿液的袭击,但尿都落到及其疼痛的胸上。

    从浇尿中醒来,看到自己残废的身体,玛丽歇斯底里地喊叫,珍妮重击玛丽的脸以防止他再次昏迷。

    “你喜欢把另一个奶子也割下来吗?”她甜甜地问道。

    “奥,请不要,除了这,什么都行!”玛丽无奈得说。

    “而且,你知道规则,不伤害我的,不是吗?”玛丽说说。

    “卡若琳,过来”珍妮喊道。

    卡若琳已经洗净了屁眼的泄出物,过来站在珍妮的旁边。

    “现在,玛丽,卡若琳将坐在你的脸上,你要舔她的屁眼,当她有便意时,你要吃掉她拉的屎,如果你不做好,我将割下你另一个奶,清楚了吗?”玛丽只有点头,内克下来,卡若琳爬上去。

    这是汤姆和托尼都已经在卡莱尔体内射精,对这边的这边的情况很有兴趣,卡莱尔站着,前后两个洞向下滴著混合液。

    卡若琳降低屁股,坐在玛丽的脸上,感觉的玛丽舌头舔着她的褐色的屁眼,于是放松扩约肌把屎拉进玛丽的嘴里,她站了起来,每个人都能看到玛丽嘴里地屎,眼看着玛丽慢慢地吞了下去。

    珍妮又尿了,她期待更多的切割。

    过一会再说吧。

    她捡起那个巨大塑料鸡巴,插进自己小里,沾上她自己和托尼的精液后,插进玛丽的肛门。

    她全力推进,一次就全部插进玛丽的屁眼内。

    这次突袭,玛丽尖叫着,感觉到屁眼的破裂。

    珍妮全力抽插,她的朋友扶住玛丽以防她掉下桌子,屎和血从屁眼里流出来。

    卡若琳用自己骚水润滑了自己的手,然后把整个手插进玛丽的阴道。

    通过薄膜可以感觉到屁眼里的假鸡巴,对珍妮笑了笑。

    这时苏姗用力抽打着玛丽的脸颊以防她昏迷,卡若琳在玛丽阴道里握成拳头反复地向子宫颈冲刺,终于穿过进入子宫,玛丽陷入极度痛苦中。

    卡若琳抽回到阴道,用指甲抠住粘膜去握塑料鸡巴,珍妮仍然在猛烈得操著。

    珍妮看到她的朋友做法时,笑了,抽出巨大塑料阳具,也把整个手伸了进去,在玛丽两个洞内与卡若琳握手。

    到处都在流血,随着性欲的上升,大家乱操起来。

    珍妮向下看了看玛丽的身体,知道活动该结束了。

    她拨出手,对大家说,穿上鞋,是离开的时候了。

    鸡巴从小和屁眼中拨出,走出屋子去穿衣。

    剩下的活动由珍妮来完成。

    他们把玛丽降低到地面,四个男人每人拿一胳膊或腿,把玛丽太高6英寸并拉成X型,玛丽呻吟著,珍妮走到她的双腿中间,用力踢她的小,直到整个脚掌陷入玛丽的阴道内到脚脖为止。

    所有女人轮流踢向玛丽已经毁得不成形状的阴部。

    男人们把玛丽降到地板上,也参加了进来,在玛丽的头、奶、腹和所有性感区,乱踢一通,玛丽身体到处都沾满了血。

    大家都踢累了,内克拿起刀子,割断玛丽的喉咙。

    “去死吧,骚货!”她说道。

    之后大家陆续离开,结束了这次狂欢集会。

    明天RON将来收拾残局。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