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我的媽媽白玉貞

    (上)

    当秋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入卧室,我就从梦中醒来了,把手伸进裤头里调整了一下因为晨勃而硬挺的肉棒,这才慢悠悠从床上坐了起来,身边的被窝里还残留着伊人的体温和香气,这意味着她才刚离开不久……

    我叫李慕白,这名字据说是爷爷当时请教了一个过路的算命先生给取的,至于真假,我也无法得知,爷爷在我出生之前就葬在了后山的一个小山包里头了。父亲是李树牛,小学毕业的他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工,一年到头都在外面打拼,到了农忙时节或者是大年三十我才得以见他一面。因为我是家中独子,生下来就备受家里人疼爱。因为今年高考失利,所以打算复读争取到来年考个一本,这才对得起家里的期望啊。我生在是南方的一个小村庄,这里依旧贫穷落后,这里的人世世代代都依靠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生活着。可我家里穷归穷,老爸出去打拼的这些年还是得了不少积蓄,在村子里盖起的这栋两层高的楼房,倒也让不少同村的人们艳羡称赞。也因此,不少寡汉都跟着我父亲出去打工了,留下大半个村子的妇孺老人,大片的田地就这么荒废了。

    我妈妈白玉贞是被父亲从外面买回来的,这件事在村子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而前面说到的那些愿意跟着我父亲出去打工的寡汉大多都是冲著这个去的,他们渴望女人,都奢望着过年的时候能够买到一个像我妈妈这般水灵白嫩的老婆回家,白天一起生活,晚上关了门脱了裤子就能操个爽。

    妈妈白玉贞,一个来自广陵的女人,十七岁那年被坏人从回家的公共汽车上迷晕并拐卖到了南方,后来就被我父亲李树牛花了五千块钱从人贩子手里买了过来,再后来,就生下了我。这些年来,她不是没有想过要逃回家去,也就是在生下我之后的某个夜里趁着我父亲睡着了,她拿出白天就收拾好的衣裹悄悄开了门就逃了,结果被村里的一个守山猪的大叔发现了,我那些个叔伯带着我父亲就打着灯火追上去给抓了回来。陆陆续续有了那麽几回,挨了打吃了痛的她知道逃不掉了就不逃了。父亲老实,虽说对她的几次出逃心存芥蒂,但说到底对她还算是好的,家里的好吃的都给了她,新买的衣裳也是她的,除了限制其自由,哪里都没有亏待她。她慢慢没了唸头,就真的住下了,这一住就是二十多年。

    自我懂事起,我就很少见得妈妈在人前笑起来的样子,她只会和我呆在一起的时候才放开地笑。她笑起来真的很美,尤其是那双眼睛,水汪汪的,笑起来会弯成两月牙。

    这雁丘村的确称得上是穷山恶水,可丝毫改变不了妈妈。三十多岁的她没有像那些个山野村妇一般被太阳晒伤了皮肤,白嫩的脸蛋总会让人怀疑她的岁数,平日里的言行举止都透露著江南一带的婉约端庄,家里挂著的旗袍就更与她们不同,但妈妈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会穿在身上。又因为在哺乳期得到了充足的能量补充,喝了不少中草药汤的妈妈那时还尚且青涩的胸部不仅仅奶水充足,还完美发育,鼓胀丰满的双峰几乎要撑破胸衣,这就足以傲视村里大半妇人,而且安心在这住下的她还注重保养,尽管岁数在改变,身材与胸型却依旧保持着巅峰状态,将近一米七的身材,凹凸有致,真真羡慕死那些大妈大婶。

    第一次接触乱伦,是我读初中的时候。

    那天,我去给同学送资料。因为路程有点远,我特意提前了半个小时出门,等浑身汗水的我赶到邻村同学家里时,也才过了十五分钟。我把自行车锁在他门口,因为私下感情好,所以平日来往多次都没有敲门,这次也不例外,可当我推门进去想要跟同学打招呼的时候,就发现事情变得不简单了。我听见了女人的呻吟声,像极了那些A 片中的女优的淫叫,一开始还以为那家伙在家看毛片,后来仔细想想不对劲儿,因为我们平日在学校偷看毛片时都得戴着耳机躲进厕所里头,哪有这么大胆开着外放?更何况在家看的话,不也都是等著家里人睡下了才悄悄的打开带着耳机把自己隐藏的好好的?

    当时也是胆边长了毛,我竟然偷偷循着女人的呻吟摸了过去,这里来过太多次了,以至于我对这里的布置了如指掌。很快,我就摸到了同学父母的卧室外边,而声音就从里面传出来。

    是同学的父母?

    我心里想着,可很快就否定了。因为他的爸爸常年在外经商,回家次数比我父亲还少,怎么可能会在这个季节回来?

    那会是谁?

    我见房门未锁,就偷偷伸头去看,结果看到了让我震惊的一幕。

    我同学和他的妈妈两个人赤裸裸的在床上翻滚著,白花花的肉体纠缠在一起,然后同学重重地在他妈妈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就看见他妈妈顺从地跪在床上撅起雪白的屁股,摆出一个羞耻的姿势,同学见状就笑出声来扶着肉棒慢慢凑近,然后狠狠一挺,她妈妈就仰起头来大声的叫了起来。同学插的越恨,他妈妈叫的越浪,什么亲丈夫,什么大鸡巴儿子,统统都喊了出来,也幸亏这里住的人都隔了些距离,不然肯定能够听见。我在门外看得是唇干舌燥,鸡儿硬邦邦的,完全没有想到平日里斯斯文文的同学居然会把鸡巴插进他妈妈的身体里,更没有想到他那个平日里优雅端庄的老师妈妈在床上居然会是这般放荡淫乱。

    我不知道他们在我到来之前做了多久,反正我在外面站着看着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换著姿势,听着他们母子间淫荡的对话,最后亲眼目睹同学内射他那个淫荡的母亲后一股浓精从那个鲜红的阴唇间流出来,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十五分钟。

    “小母狗,快起来!再过一会儿,我同学就来了,让他看见妳这幅模样,我可就惨了!”

    只见同学“啪”的一巴掌扇在他妈妈的奶子上,鲜红的掌印立马就浮现,可正含着儿子的肉棒的她竟然兴奋的叫出声来,我分明看见她那张开的大腿之间鲜红的阴唇一阵收缩。

    “还是说,妳想让更多的人操妳?”

    我同学捏着他妈妈的脸颊,恶狠狠地盯着她,然后又狠狠的将她摔在被汗水浸透的床榻上。

    我见同学从床上下来找衣服穿上,就赶紧跑了。出了门,开了自行车,我就拼命往家里跑。

    最后,这次的送资料因为我的爽约而落空了。

    同学不知道的是,那个晚上,我把他那个漂亮的老师妈妈当做了性幻想的对象,狠狠地射了一次又一次……

    后来,等到初中毕业那天,同学拉着我到学校的天台上吹风,在掏出一根烟递给我后,叼著烟跟我说他其实知道那天我在他家里,因为他听见了我慌乱出门时弄出的声响。我拿着他的烟不敢点着,最后跟他承诺不会向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在我正准备离去的时候,他伸手把我拦了下来,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后就带上我去了他家。那天,我俩在他那个骚浪的老师妈妈身上折腾了足足一个下午,除了开始几次内射在他妈妈娇嫩的肉屄里头,往后都射在她的身上,直到把她雪白的胴体都射满了精液。那次之后,他们一家就搬走了……

    真正的乱伦发生在去年的春节。

    我记得很清楚,直到除夕那天下午,父亲才从外地赶回家里,手里提着几大袋烟酒和各种食品的他意气风发,走路都带风,只因为他当上了包工头,每个月能拿到比以往多双倍的工资。

    晚上,父亲破例地在饭桌上让我喝了酒,不仅如此,他还让妈妈穿上了新买的大红色镂花金丝旗袍,以及那双红色的高跟鞋。妈妈没说话,一一照做,还花了淡妆,梳了个漂亮的发髻。

    一顿饭下来,在此之前从没喝过酒的我在父亲的劝说下喝了差不多半瓶红酒,而他则喝得烂醉。我和妈妈好不容易才把他服侍睡下,这个过程母子俩少不了身体接触。

    半夜,酒醒的我感到口干起来喝水,经过父母房间的时候听到了他们做爱的声音。其实,我每年都会听见,可这次短短的两分钟却让我有了性冲动。

    高中以来,不,应该是初中毕业那天后,我就对性爱产生了迷恋,时不时就会通过看黄书或者黄色盘片来打手枪。到县城唸高中,我又接触了电脑,以及电脑里五花八门的网址,从一开始的小心尝试,到最后的极度迷恋沈沦,只用了短短的几个通宵。从一开始的都市情色,到武侠玄幻,最后是母子乱伦,我一步步地走向罪恶的深渊,无法自拔。每次看着手机里的乱伦小说和影片,每次在床上被窝里的激情发射,我都没有把妈妈作为性幻想对象,直到那天晚上我看到换上旗袍穿着高跟鞋的妈妈想起了初中毕业那天同学在我最后一次在他妈妈身上射进后说的话。

    “妳妈妈那麽美,妳小子就不想搞她?”

    黑暗中,父亲很快就结束了,又挣扎著拖了几分钟,这才从妈妈身上滚下来。依稀可见的是而此时的妈妈云鬓凌乱,身上甚至还穿着那身旗袍,轻轻叹息一声后就从床上下来,我知道她是要去洗澡了。

    忍住渴意的我躲在转角里看着穿着高跟鞋的妈妈从房间里出来,往我卧室的方向看了看后就走向浴室,她应该是怕我听到动静,却压根没有想到我早就躲在不远处窥看着她。

    然而妈妈没有直接去浴室,而是进了厕所。我偷摸著跟上去躲在门外听见她用纸巾擦拭的声音,一个劲儿的吞著唾液。她一定是在擦著父亲射出来的东西!

    我一边幻想着妈妈在里面的动作,一边脱下裤子掏出了肉棒,正要开始撸管,却听见妈妈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谁?谁在外面?”她的声音发颤,应该是太紧张了。

    我知道是自己刚才的动作太大了,所以惊扰了妈妈,赶紧说道,“妈妈,是我,慕白啊!”

    “啊!是……是妳啊?妳怎么……怎么还没睡啊?”妈妈一听到是我,就更加更紧张了,我都能听见她慌乱地把纸巾揉成一团扔进马桶的声音了。

    “我……我被尿憋醒了,所以起来解决一下。”我胡乱地找了个借口,“妈妈妳在方便吗?”

    “啊~是……是的!”大概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尴尬的事情,妈妈一时竟有些语无伦次,“要……要不,妳去屋外?”

    我哪里肯轻易放过这难得的机会,连忙说道,“不不不!我能忍住,妈妈妳先解决吧!我在外面等一会儿就好了,再说了外面又黑又冷了,我最怕黑了!”

    “那……那好吧!”妈妈居然还答应了!

    就这样,我站在厕所门外,妈妈躲在厕所里面,仅有一门之隔。

    足足有三分钟,我都没有听见一点儿声响,整个空间静悄悄的。

    “小白……要不……要不妳先?妈妈……妈妈……”后面的内容太羞人了,妈妈说不出口。

    我不客气的“嗯”的一声,其实心中早有他想!

    “咔!”厕所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缝,紧接着是更多的,更多的!

    我握著硬胀的肉棒,双眼死死盯着慢慢打开的门缝,直到妈妈完全出现在门后。

    “啊!”

    看到门外的我的模样,妈妈直吓得尖叫!

    我趁机向前,一手挡住她要关上的门,一手捂住她的嘴巴。

    妈妈惊恐万状,双手用力掰着我的手,双目除了惊讶更多的是慌乱。

    我用力挤进狭窄的厕所,然后反手关上门,随后将妈妈推坐在马桶上,捂住她嘴巴的手丝毫不敢放松。

    “妈妈,我……我想……”我舔著干干的嘴唇,喘著粗气说道,“我想……”

    心知即将会发生什么的妈妈“呜呜”地用力摇著头,眼神透露著哀求,双手用力地往外推着我的身体。

    精虫上脑的我开始恳求她,“就一次!就这一次!”

    “呜呜!呜呜!”妈妈依旧摇头,眼里的泪水已经流了下来,然后就被我的手掌截住。

    “一次都不可以吗?我只要一次就够了啊!”

    我几乎崩溃,肉棒已经硬到要爆了,再不发泄,恐怕就要废了。

    “呜呜呜呜!”妈妈双手合抱在一起,不停的向我求饶,小脑袋左右摇晃着,笑起来很好看的眼睛流出了更多的泪水。

    我无视了她的哀求,抱住她的腰将她拉近,然后松开手,在她喊出声来之前就吻住了她的嘴唇。妈妈并不配合,左右摇晃着脑袋,被我压在胸前的双手更加用力的推着我的胸膛,整个身躯都在扭动挣扎,这无疑更加激发了我的兽性!

    我一手搂住妈妈,一手直接从旗袍高叉处伸进去胡乱掏摸,没想到的是她没有穿内裤!大腿的肌肤温暖而滑嫩,沾染了父亲的精液以及她自身的体液的阴毛贴在阴阜上,我的手指在那里乱戳了几下,就找到了生我出来的甬道!手指借着那些体液顺利插入妈妈小屄的时候,妈妈浑身一颤,“呜呜”地叫的更响了。

    “妳看,妳那里都湿了!是爸爸的精液还是妳的淫水?妳一定很想要了吧!”我用言语羞辱著妈妈,手指却没有停止动作,不停地扣弄著妈妈的屄肉,然后感受着她在我怀里不停的颤抖,就会获得莫名的快感!

    母子俩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开展了持久的拉锯战。

    我的手指深入到妈妈的体内,那里面很暖很滑,待会儿插进去一定很爽!一想到这里,我就更加卖力的扣弄,直接就伸进去两根手指,我要把父亲的精液都掏干净!

    “唔?呜呜!呜呜呜呜!”

    突然,妈妈整个人都开始剧烈地扭动起来,一双大腿左右摇晃,最后猛地一夹,发出长长的“呜”的一声,本来还在推着我胸膛的手臂就没了力气。

    她高潮了!

    我插入妈妈体内的手指感觉到一股暖流冲了出来,赶紧就把手指抽了出来,紧接着就是“哗啦啦”的水声,溅在我腿上的也不知道是尿还是妈妈的淫水。

    我抱着浑身瘫软的妈妈,终于没有再去封住她的嘴巴,因为她已经晕了过去。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只能紧紧地抱着她,感受到她高低起伏的胸部,才稍稍安下心来。

    然而,忍不住欲望的我还是撩起她的旗袍,一手扶住她的身体,一手握着肉棒慢慢向她靠近。

    龟头已经感觉到阴毛的存在了,只需要用力一插,就能完完全全的进入到妈妈的体内。可我并没有这样做,只是握着肉棒不停的磨蹭著妈妈的阴唇,单单是这样的接触,我就差点忍不住要射了!

    这是我的亲生妈妈啊!

    小说和毛片里头的母子乱伦,那都是假的,这可真的是我的妈妈啊!生我养我的亲生妈妈啊!

    我一想到这,就难免心血澎湃,呼吸急促,握着肉棒的手都止不住颤抖了。

    “嗯~”

    妈妈终于醒了,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吐出了一口浊气。

    “妈妈?”我轻声叫道,却在下一秒捂住了她要喊出声来的嘴巴,“嘘!不要激动!万一惊醒了爸爸,妳我可就惨咯!”

    一听到我提起父亲,妈妈的情绪就更加激动了,再次挣扎起来。

    我闭上眼睛,感受着龟头处传来的快感,笑出了声。

    妈妈这时才察觉到异样,自己两腿间有根火热的东西正顶着自己的私密处,每一次的扭动,阴唇都会擦过那个粗硕的圆圆的头部,身为人妻的她深知那是什么,不正正就是眼前这个禽兽儿子的龟头吗!看着儿子无比享受的表情,她再次流下了屈辱哦的泪水,身体也不再胡乱扭动。

    妈妈一停下来,我就睁开了眼睛,看着她哀求的神情,笑了笑说,“妈妈,舒服吗?”

    妈妈潮红的脸蛋分不清是汗水还是眼泪,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摇著头,发出“呜呜”的哀求声。

    “更舒服的在后面呢!”我邪恶的笑了笑。

    用力将妈妈搂紧,我完全不用任何辅助就用龟头叩开了回家的大门,两片阴唇被龟头狠狠地分开,紧接着就是用力的,插入!

    “嗯!!!”

    妈妈睁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带着恨意的眼神极其尖锐冰冷,最终却还是被性起的我无视掉。

    长十二公分的肉棒一插到底,滑嫩的肉壁被强硬撑开,敏感的龟头撞在了一处更加柔软的地方,几乎是同一瞬间,我和妈妈都感觉到有一股电流击穿了彼此的身体。

    “啊!”

    我激动得大叫出来,只感觉三魂七魄都离开了身体,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再低头看妈妈,哦,她又晕了过去。

    就这样,我开始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性爱之行——在这个狭小的厕所里,我射出了人生中最猛最急也最多的一次!

    当我把肉棒从妈妈高潮中的阴道里抽出来时,那些白花花的浓精混合著妈妈的淫水一个劲儿的往外涌出,地板上积聚了一大滩这样的混合液……

    占有了这样的尤物,我很快就重振了旗鼓。肉棒再次插入妈妈的小穴里,我将她抱了起来,离开了厕所,向我的卧室走去。

    (上)

    当秋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入卧室,我就从梦中醒来了,把手伸进裤头里调整了一下因为晨勃而硬挺的肉棒,这才慢悠悠从床上坐了起来,身边的被窝里还残留着伊人的体温和香气,这意味着她才刚离开不久……

    我叫李慕白,这名字据说是爷爷当时请教了一个过路的算命先生给取的,至于真假,我也无法得知,爷爷在我出生之前就葬在了后山的一个小山包里头了。父亲是李树牛,小学毕业的他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工,一年到头都在外面打拼,到了农忙时节或者是大年三十我才得以见他一面。因为我是家中独子,生下来就备受家里人疼爱。因为今年高考失利,所以打算复读争取到来年考个一本,这才对得起家里的期望啊。我生在是南方的一个小村庄,这里依旧贫穷落后,这里的人世世代代都依靠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生活着。可我家里穷归穷,老爸出去打拼的这些年还是得了不少积蓄,在村子里盖起的这栋两层高的楼房,倒也让不少同村的人们艳羡称赞。也因此,不少寡汉都跟着我父亲出去打工了,留下大半个村子的妇孺老人,大片的田地就这么荒废了。

    我妈妈白玉贞是被父亲从外面买回来的,这件事在村子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而前面说到的那些愿意跟着我父亲出去打工的寡汉大多都是冲著这个去的,他们渴望女人,都奢望着过年的时候能够买到一个像我妈妈这般水灵白嫩的老婆回家,白天一起生活,晚上关了门脱了裤子就能操个爽。

    妈妈白玉贞,一个来自广陵的女人,十七岁那年被坏人从回家的公共汽车上迷晕并拐卖到了南方,后来就被我父亲李树牛花了五千块钱从人贩子手里买了过来,再后来,就生下了我。这些年来,她不是没有想过要逃回家去,也就是在生下我之后的某个夜里趁着我父亲睡着了,她拿出白天就收拾好的衣裹悄悄开了门就逃了,结果被村里的一个守山猪的大叔发现了,我那些个叔伯带着我父亲就打着灯火追上去给抓了回来。陆陆续续有了那麽几回,挨了打吃了痛的她知道逃不掉了就不逃了。父亲老实,虽说对她的几次出逃心存芥蒂,但说到底对她还算是好的,家里的好吃的都给了她,新买的衣裳也是她的,除了限制其自由,哪里都没有亏待她。她慢慢没了唸头,就真的住下了,这一住就是二十多年。

    自我懂事起,我就很少见得妈妈在人前笑起来的样子,她只会和我呆在一起的时候才放开地笑。她笑起来真的很美,尤其是那双眼睛,水汪汪的,笑起来会弯成两月牙。

    这雁丘村的确称得上是穷山恶水,可丝毫改变不了妈妈。三十多岁的她没有像那些个山野村妇一般被太阳晒伤了皮肤,白嫩的脸蛋总会让人怀疑她的岁数,平日里的言行举止都透露著江南一带的婉约端庄,家里挂著的旗袍就更与她们不同,但妈妈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会穿在身上。又因为在哺乳期得到了充足的能量补充,喝了不少中草药汤的妈妈那时还尚且青涩的胸部不仅仅奶水充足,还完美发育,鼓胀丰满的双峰几乎要撑破胸衣,这就足以傲视村里大半妇人,而且安心在这住下的她还注重保养,尽管岁数在改变,身材与胸型却依旧保持着巅峰状态,将近一米七的身材,凹凸有致,真真羡慕死那些大妈大婶。

    第一次接触乱伦,是我读初中的时候。

    那天,我去给同学送资料。因为路程有点远,我特意提前了半个小时出门,等浑身汗水的我赶到邻村同学家里时,也才过了十五分钟。我把自行车锁在他门口,因为私下感情好,所以平日来往多次都没有敲门,这次也不例外,可当我推门进去想要跟同学打招呼的时候,就发现事情变得不简单了。我听见了女人的呻吟声,像极了那些A 片中的女优的淫叫,一开始还以为那家伙在家看毛片,后来仔细想想不对劲儿,因为我们平日在学校偷看毛片时都得戴着耳机躲进厕所里头,哪有这么大胆开着外放?更何况在家看的话,不也都是等著家里人睡下了才悄悄的打开带着耳机把自己隐藏的好好的?

    当时也是胆边长了毛,我竟然偷偷循着女人的呻吟摸了过去,这里来过太多次了,以至于我对这里的布置了如指掌。很快,我就摸到了同学父母的卧室外边,而声音就从里面传出来。

    是同学的父母?

    我心里想着,可很快就否定了。因为他的爸爸常年在外经商,回家次数比我父亲还少,怎么可能会在这个季节回来?

    那会是谁?

    我见房门未锁,就偷偷伸头去看,结果看到了让我震惊的一幕。

    我同学和他的妈妈两个人赤裸裸的在床上翻滚著,白花花的肉体纠缠在一起,然后同学重重地在他妈妈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就看见他妈妈顺从地跪在床上撅起雪白的屁股,摆出一个羞耻的姿势,同学见状就笑出声来扶着肉棒慢慢凑近,然后狠狠一挺,她妈妈就仰起头来大声的叫了起来。同学插的越恨,他妈妈叫的越浪,什么亲丈夫,什么大鸡巴儿子,统统都喊了出来,也幸亏这里住的人都隔了些距离,不然肯定能够听见。我在门外看得是唇干舌燥,鸡儿硬邦邦的,完全没有想到平日里斯斯文文的同学居然会把鸡巴插进他妈妈的身体里,更没有想到他那个平日里优雅端庄的老师妈妈在床上居然会是这般放荡淫乱。

    我不知道他们在我到来之前做了多久,反正我在外面站着看着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换著姿势,听着他们母子间淫荡的对话,最后亲眼目睹同学内射他那个淫荡的母亲后一股浓精从那个鲜红的阴唇间流出来,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十五分钟。

    “小母狗,快起来!再过一会儿,我同学就来了,让他看见妳这幅模样,我可就惨了!”

    只见同学“啪”的一巴掌扇在他妈妈的奶子上,鲜红的掌印立马就浮现,可正含着儿子的肉棒的她竟然兴奋的叫出声来,我分明看见她那张开的大腿之间鲜红的阴唇一阵收缩。

    “还是说,妳想让更多的人操妳?”

    我同学捏着他妈妈的脸颊,恶狠狠地盯着她,然后又狠狠的将她摔在被汗水浸透的床榻上。

    我见同学从床上下来找衣服穿上,就赶紧跑了。出了门,开了自行车,我就拼命往家里跑。

    最后,这次的送资料因为我的爽约而落空了。

    同学不知道的是,那个晚上,我把他那个漂亮的老师妈妈当做了性幻想的对象,狠狠地射了一次又一次……

    后来,等到初中毕业那天,同学拉着我到学校的天台上吹风,在掏出一根烟递给我后,叼著烟跟我说他其实知道那天我在他家里,因为他听见了我慌乱出门时弄出的声响。我拿着他的烟不敢点着,最后跟他承诺不会向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在我正准备离去的时候,他伸手把我拦了下来,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后就带上我去了他家。那天,我俩在他那个骚浪的老师妈妈身上折腾了足足一个下午,除了开始几次内射在他妈妈娇嫩的肉屄里头,往后都射在她的身上,直到把她雪白的胴体都射满了精液。那次之后,他们一家就搬走了……

    真正的乱伦发生在去年的春节。

    我记得很清楚,直到除夕那天下午,父亲才从外地赶回家里,手里提着几大袋烟酒和各种食品的他意气风发,走路都带风,只因为他当上了包工头,每个月能拿到比以往多双倍的工资。

    晚上,父亲破例地在饭桌上让我喝了酒,不仅如此,他还让妈妈穿上了新买的大红色镂花金丝旗袍,以及那双红色的高跟鞋。妈妈没说话,一一照做,还花了淡妆,梳了个漂亮的发髻。

    一顿饭下来,在此之前从没喝过酒的我在父亲的劝说下喝了差不多半瓶红酒,而他则喝得烂醉。我和妈妈好不容易才把他服侍睡下,这个过程母子俩少不了身体接触。

    半夜,酒醒的我感到口干起来喝水,经过父母房间的时候听到了他们做爱的声音。其实,我每年都会听见,可这次短短的两分钟却让我有了性冲动。

    高中以来,不,应该是初中毕业那天后,我就对性爱产生了迷恋,时不时就会通过看黄书或者黄色盘片来打手枪。到县城唸高中,我又接触了电脑,以及电脑里五花八门的网址,从一开始的小心尝试,到最后的极度迷恋沈沦,只用了短短的几个通宵。从一开始的都市情色,到武侠玄幻,最后是母子乱伦,我一步步地走向罪恶的深渊,无法自拔。每次看着手机里的乱伦小说和影片,每次在床上被窝里的激情发射,我都没有把妈妈作为性幻想对象,直到那天晚上我看到换上旗袍穿着高跟鞋的妈妈想起了初中毕业那天同学在我最后一次在他妈妈身上射进后说的话。

    “妳妈妈那麽美,妳小子就不想搞她?”

    黑暗中,父亲很快就结束了,又挣扎著拖了几分钟,这才从妈妈身上滚下来。依稀可见的是而此时的妈妈云鬓凌乱,身上甚至还穿着那身旗袍,轻轻叹息一声后就从床上下来,我知道她是要去洗澡了。

    忍住渴意的我躲在转角里看着穿着高跟鞋的妈妈从房间里出来,往我卧室的方向看了看后就走向浴室,她应该是怕我听到动静,却压根没有想到我早就躲在不远处窥看着她。

    然而妈妈没有直接去浴室,而是进了厕所。我偷摸著跟上去躲在门外听见她用纸巾擦拭的声音,一个劲儿的吞著唾液。她一定是在擦著父亲射出来的东西!

    我一边幻想着妈妈在里面的动作,一边脱下裤子掏出了肉棒,正要开始撸管,却听见妈妈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谁?谁在外面?”她的声音发颤,应该是太紧张了。

    我知道是自己刚才的动作太大了,所以惊扰了妈妈,赶紧说道,“妈妈,是我,慕白啊!”

    “啊!是……是妳啊?妳怎么……怎么还没睡啊?”妈妈一听到是我,就更加更紧张了,我都能听见她慌乱地把纸巾揉成一团扔进马桶的声音了。

    “我……我被尿憋醒了,所以起来解决一下。”我胡乱地找了个借口,“妈妈妳在方便吗?”

    “啊~是……是的!”大概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尴尬的事情,妈妈一时竟有些语无伦次,“要……要不,妳去屋外?”

    我哪里肯轻易放过这难得的机会,连忙说道,“不不不!我能忍住,妈妈妳先解决吧!我在外面等一会儿就好了,再说了外面又黑又冷了,我最怕黑了!”

    “那……那好吧!”妈妈居然还答应了!

    就这样,我站在厕所门外,妈妈躲在厕所里面,仅有一门之隔。

    足足有三分钟,我都没有听见一点儿声响,整个空间静悄悄的。

    “小白……要不……要不妳先?妈妈……妈妈……”后面的内容太羞人了,妈妈说不出口。

    我不客气的“嗯”的一声,其实心中早有他想!

    “咔!”厕所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缝,紧接着是更多的,更多的!

    我握著硬胀的肉棒,双眼死死盯着慢慢打开的门缝,直到妈妈完全出现在门后。

    “啊!”

    看到门外的我的模样,妈妈直吓得尖叫!

    我趁机向前,一手挡住她要关上的门,一手捂住她的嘴巴。

    妈妈惊恐万状,双手用力掰着我的手,双目除了惊讶更多的是慌乱。

    我用力挤进狭窄的厕所,然后反手关上门,随后将妈妈推坐在马桶上,捂住她嘴巴的手丝毫不敢放松。

    “妈妈,我……我想……”我舔著干干的嘴唇,喘著粗气说道,“我想……”

    心知即将会发生什么的妈妈“呜呜”地用力摇著头,眼神透露著哀求,双手用力地往外推着我的身体。

    精虫上脑的我开始恳求她,“就一次!就这一次!”

    “呜呜!呜呜!”妈妈依旧摇头,眼里的泪水已经流了下来,然后就被我的手掌截住。

    “一次都不可以吗?我只要一次就够了啊!”

    我几乎崩溃,肉棒已经硬到要爆了,再不发泄,恐怕就要废了。

    “呜呜呜呜!”妈妈双手合抱在一起,不停的向我求饶,小脑袋左右摇晃着,笑起来很好看的眼睛流出了更多的泪水。

    我无视了她的哀求,抱住她的腰将她拉近,然后松开手,在她喊出声来之前就吻住了她的嘴唇。妈妈并不配合,左右摇晃着脑袋,被我压在胸前的双手更加用力的推着我的胸膛,整个身躯都在扭动挣扎,这无疑更加激发了我的兽性!

    我一手搂住妈妈,一手直接从旗袍高叉处伸进去胡乱掏摸,没想到的是她没有穿内裤!大腿的肌肤温暖而滑嫩,沾染了父亲的精液以及她自身的体液的阴毛贴在阴阜上,我的手指在那里乱戳了几下,就找到了生我出来的甬道!手指借着那些体液顺利插入妈妈小屄的时候,妈妈浑身一颤,“呜呜”地叫的更响了。

    “妳看,妳那里都湿了!是爸爸的精液还是妳的淫水?妳一定很想要了吧!”我用言语羞辱著妈妈,手指却没有停止动作,不停地扣弄著妈妈的屄肉,然后感受着她在我怀里不停的颤抖,就会获得莫名的快感!

    母子俩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开展了持久的拉锯战。

    我的手指深入到妈妈的体内,那里面很暖很滑,待会儿插进去一定很爽!一想到这里,我就更加卖力的扣弄,直接就伸进去两根手指,我要把父亲的精液都掏干净!

    “唔?呜呜!呜呜呜呜!”

    突然,妈妈整个人都开始剧烈地扭动起来,一双大腿左右摇晃,最后猛地一夹,发出长长的“呜”的一声,本来还在推着我胸膛的手臂就没了力气。

    她高潮了!

    我插入妈妈体内的手指感觉到一股暖流冲了出来,赶紧就把手指抽了出来,紧接着就是“哗啦啦”的水声,溅在我腿上的也不知道是尿还是妈妈的淫水。

    我抱着浑身瘫软的妈妈,终于没有再去封住她的嘴巴,因为她已经晕了过去。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只能紧紧地抱着她,感受到她高低起伏的胸部,才稍稍安下心来。

    然而,忍不住欲望的我还是撩起她的旗袍,一手扶住她的身体,一手握着肉棒慢慢向她靠近。

    龟头已经感觉到阴毛的存在了,只需要用力一插,就能完完全全的进入到妈妈的体内。可我并没有这样做,只是握着肉棒不停的磨蹭著妈妈的阴唇,单单是这样的接触,我就差点忍不住要射了!

    这是我的亲生妈妈啊!

    小说和毛片里头的母子乱伦,那都是假的,这可真的是我的妈妈啊!生我养我的亲生妈妈啊!

    我一想到这,就难免心血澎湃,呼吸急促,握着肉棒的手都止不住颤抖了。

    “嗯~”

    妈妈终于醒了,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吐出了一口浊气。

    “妈妈?”我轻声叫道,却在下一秒捂住了她要喊出声来的嘴巴,“嘘!不要激动!万一惊醒了爸爸,妳我可就惨咯!”

    一听到我提起父亲,妈妈的情绪就更加激动了,再次挣扎起来。

    我闭上眼睛,感受着龟头处传来的快感,笑出了声。

    妈妈这时才察觉到异样,自己两腿间有根火热的东西正顶着自己的私密处,每一次的扭动,阴唇都会擦过那个粗硕的圆圆的头部,身为人妻的她深知那是什么,不正正就是眼前这个禽兽儿子的龟头吗!看着儿子无比享受的表情,她再次流下了屈辱哦的泪水,身体也不再胡乱扭动。

    妈妈一停下来,我就睁开了眼睛,看着她哀求的神情,笑了笑说,“妈妈,舒服吗?”

    妈妈潮红的脸蛋分不清是汗水还是眼泪,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摇著头,发出“呜呜”的哀求声。

    “更舒服的在后面呢!”我邪恶的笑了笑。

    用力将妈妈搂紧,我完全不用任何辅助就用龟头叩开了回家的大门,两片阴唇被龟头狠狠地分开,紧接着就是用力的,插入!

    “嗯!!!”

    妈妈睁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带着恨意的眼神极其尖锐冰冷,最终却还是被性起的我无视掉。

    长十二公分的肉棒一插到底,滑嫩的肉壁被强硬撑开,敏感的龟头撞在了一处更加柔软的地方,几乎是同一瞬间,我和妈妈都感觉到有一股电流击穿了彼此的身体。

    “啊!”

    我激动得大叫出来,只感觉三魂七魄都离开了身体,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再低头看妈妈,哦,她又晕了过去。

    就这样,我开始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性爱之行——在这个狭小的厕所里,我射出了人生中最猛最急也最多的一次!

    当我把肉棒从妈妈高潮中的阴道里抽出来时,那些白花花的浓精混合著妈妈的淫水一个劲儿的往外涌出,地板上积聚了一大滩这样的混合液……

    占有了这样的尤物,我很快就重振了旗鼓。肉棒再次插入妈妈的小穴里,我将她抱了起来,离开了厕所,向我的卧室走去。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