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柔兒被姐夫強姦

    柔儿是个清纯美丽的女孩,离家在深圳念大学。

    她的姐姐在深圳工作结婚,于是柔儿并未在学校住宿,而是借住在姐姐家中。

    这天晚上,柔儿独自在家,接到姐姐的电话,得知姐姐和姐夫晚上有应酬,不回来吃饭了。

    她自己吃了饭,便去洗了澡,准备躺到床上去看看书就睡。

    谁知她刚洗完澡出来,正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时,听见大门锁孔的钥匙声响起,门竟然开了。

    原来是她姐夫匆匆忙忙的进来,她吁出一口气,笑说:原来是姐夫啊。

    吓死我了。

    她姐夫原是在去应酬的途中想起一份给客户准备好的礼物遗落在家,便对妻子说:你先去,我赶回家去拿了东西马上就来。

    于是他火速赶回家,开门见到的景象把他惊呆了在那里。

    一个绝色少女刚洗完澡,正用毛巾擦著头发,身上散发著少女特有的清香,因为是夏天,她身上的水珠没有完全揩干,没有穿文胸就直接套了一条白色纯棉睡裙,白色原本就容易透明,又加上身体有些湿,睡裙就贴在了身上,少女的胴体几乎完全呈现。

    只见她雪白的脖颈,一双柔软坚挺的乳房,还有乳房上那两点小小的粉红的乳尖,不盈一握的纤腰,平滑的小腹,结实的腿,隐约可见的神秘地带~~~~~~因为隐约的朦胧,竟比完全裸更加来得性感,令人血脉贲张。

    她姐夫的下体几乎是嗖的一下就胀起来了。

    这单纯的少女见他姐夫的眼睛直钩钩的死盯住自己的胸脯,竟还完全不知自已发育成熟的像蜜桃样的身体已无辜的诱惑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危险已然降临到自己身上了。

    她低下头看看自己,才发现自己因为太热而没有穿文胸,白色睡裙又打湿贴在身上,这样简直就是裸体站在姐夫面前一样,忽然羞红了双颊,就想往自己房间逃。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男人最原始的欲望被挑起后怎么可能放过她。

    她姐夫像头豹子般喘著粗气就扑了上去,直接把她压在了地上。

    突然被一个男人侵犯,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最爱的姐姐的丈夫,柔儿又惊又怕,拚命挣扎,她哭了出来,叫到:“姐夫你做什么?不要啊~~~~~啊~~~~~~姐夫你放开我啊~~~~~~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她的抗拒无疑是徒劳的,她柔弱的身躯哪里抵抗得了一个身高180公分当过运动员的大男人的侵犯?而她的挣扎哭叫只会更激起她那禽兽不如的姐夫更强烈的欲望。

    姐夫抖着手迫不及待得扯下她的睡裙,大手一把盖在她的柔软纯洁的乳房上。

    柔儿浑身一颤,那是从没有人碰过的地方啊。

    “姐夫停手啊,不要这样啊,放过我吧,呜呜~~~~啊~~~~~~”她那禽兽不如的姐夫捉住她的椒乳,吸着气说:“柔儿我喜欢你好久了~~~你太美了~~~哦天哪~~~”他一口含住了她的粉红色小乳尖,用舌尖不断舔著,又不断吮吸,一只手则向柔儿的下身滑去。

    柔儿无助的哭着:“姐夫你别这样啊~~~救命啊~~~呜呜~~~你是我姐夫啊~~~你不能~~~啊~~~“为了保住自己最后的贞洁,她紧紧的并拢自己的一双长腿,这样使她的腿更加结实光滑了。

    她姐夫摸到她的纯棉碎花小底裤了,用力往下一扯,纯洁的少女终于被他剥得赤裸裸的了。

    他加大力气分开柔儿的那双玉腿,挺起阳具就顶住了柔儿粉嫩的花心。”

    姐夫求求你~~~呜呜~~~我还是处女啊~~~啊~~~“她姐夫已是剑在弦上不得不发,有放她之心也无放她之力了,他往前一顶,硬生生挤进了柔儿紧窄的隧道~~~他很快遇到一层薄薄的阻碍。

    他用力再向前一送,硕大的阳具就刺破柔儿作为清纯处女最后一道证明的处女膜。

    “……啊……啊……痛……好痛啊……嗯……”柔儿美眸含泪,只见柔儿下身的地板上处女落红点点。

    欲火中烧的男人更向柔儿的阴道深处连连推进,在美丽绝色的清纯处女的破外呼痛声中,终于深深地进入到柔儿体内,她那禽兽不如的姐夫那火热硬大的阳具紧紧地塞满柔儿那紧窄娇小的处女阴道。

    深深插入她体内深处的阳具是那样的充实、紧胀着她圣洁、幽深的处女阴道玉壁的每一寸空间。

    一想到自己圣洁的处女之身已被他无情占有,柔儿只感到绝望和无比的羞涩难堪,最终无可奈何地放弃了柔弱的反抗挣扎。

    此时姐夫的下身死死的顶在了柔儿的阴户上,全力的向她的阴道的最深处抵去,将他的性具不留一点空隙与她的紧密的交合在一起,“啊,啊!”他张开的嘴在柔儿的耳边快意的哼叫起来,挤在她的身子里面的阳具剧烈的勃动着,他浑身绷紧了抱住柔儿的身体连连的打着冷战,而就在下面的交合处,一股股的精液注入到柔儿的身体里面了。

    姐夫绷紧的身子一下子酥软了下来,他无力的瘫倒在柔儿的身上。

    他的阳具渐渐变软,滑出了柔儿的阴道。

    而由于受到了太强烈持久的刺激,柔儿的阴唇仍不时的在微微的抖动着。

     

    柔儿是个清纯美丽的女孩,离家在深圳念大学。

    她的姐姐在深圳工作结婚,于是柔儿并未在学校住宿,而是借住在姐姐家中。

    这天晚上,柔儿独自在家,接到姐姐的电话,得知姐姐和姐夫晚上有应酬,不回来吃饭了。

    她自己吃了饭,便去洗了澡,准备躺到床上去看看书就睡。

    谁知她刚洗完澡出来,正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时,听见大门锁孔的钥匙声响起,门竟然开了。

    原来是她姐夫匆匆忙忙的进来,她吁出一口气,笑说:原来是姐夫啊。

    吓死我了。

    她姐夫原是在去应酬的途中想起一份给客户准备好的礼物遗落在家,便对妻子说:你先去,我赶回家去拿了东西马上就来。

    于是他火速赶回家,开门见到的景象把他惊呆了在那里。

    一个绝色少女刚洗完澡,正用毛巾擦著头发,身上散发著少女特有的清香,因为是夏天,她身上的水珠没有完全揩干,没有穿文胸就直接套了一条白色纯棉睡裙,白色原本就容易透明,又加上身体有些湿,睡裙就贴在了身上,少女的胴体几乎完全呈现。

    只见她雪白的脖颈,一双柔软坚挺的乳房,还有乳房上那两点小小的粉红的乳尖,不盈一握的纤腰,平滑的小腹,结实的腿,隐约可见的神秘地带~~~~~~因为隐约的朦胧,竟比完全裸更加来得性感,令人血脉贲张。

    她姐夫的下体几乎是嗖的一下就胀起来了。

    这单纯的少女见他姐夫的眼睛直钩钩的死盯住自己的胸脯,竟还完全不知自已发育成熟的像蜜桃样的身体已无辜的诱惑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危险已然降临到自己身上了。

    她低下头看看自己,才发现自己因为太热而没有穿文胸,白色睡裙又打湿贴在身上,这样简直就是裸体站在姐夫面前一样,忽然羞红了双颊,就想往自己房间逃。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男人最原始的欲望被挑起后怎么可能放过她。

    她姐夫像头豹子般喘著粗气就扑了上去,直接把她压在了地上。

    突然被一个男人侵犯,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最爱的姐姐的丈夫,柔儿又惊又怕,拚命挣扎,她哭了出来,叫到:“姐夫你做什么?不要啊~~~~~啊~~~~~~姐夫你放开我啊~~~~~~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她的抗拒无疑是徒劳的,她柔弱的身躯哪里抵抗得了一个身高180公分当过运动员的大男人的侵犯?而她的挣扎哭叫只会更激起她那禽兽不如的姐夫更强烈的欲望。

    姐夫抖着手迫不及待得扯下她的睡裙,大手一把盖在她的柔软纯洁的乳房上。

    柔儿浑身一颤,那是从没有人碰过的地方啊。

    “姐夫停手啊,不要这样啊,放过我吧,呜呜~~~~啊~~~~~~”她那禽兽不如的姐夫捉住她的椒乳,吸着气说:“柔儿我喜欢你好久了~~~你太美了~~~哦天哪~~~”他一口含住了她的粉红色小乳尖,用舌尖不断舔著,又不断吮吸,一只手则向柔儿的下身滑去。

    柔儿无助的哭着:“姐夫你别这样啊~~~救命啊~~~呜呜~~~你是我姐夫啊~~~你不能~~~啊~~~“为了保住自己最后的贞洁,她紧紧的并拢自己的一双长腿,这样使她的腿更加结实光滑了。

    她姐夫摸到她的纯棉碎花小底裤了,用力往下一扯,纯洁的少女终于被他剥得赤裸裸的了。

    他加大力气分开柔儿的那双玉腿,挺起阳具就顶住了柔儿粉嫩的花心。”

    姐夫求求你~~~呜呜~~~我还是处女啊~~~啊~~~“她姐夫已是剑在弦上不得不发,有放她之心也无放她之力了,他往前一顶,硬生生挤进了柔儿紧窄的隧道~~~他很快遇到一层薄薄的阻碍。

    他用力再向前一送,硕大的阳具就刺破柔儿作为清纯处女最后一道证明的处女膜。

    “……啊……啊……痛……好痛啊……嗯……”柔儿美眸含泪,只见柔儿下身的地板上处女落红点点。

    欲火中烧的男人更向柔儿的阴道深处连连推进,在美丽绝色的清纯处女的破外呼痛声中,终于深深地进入到柔儿体内,她那禽兽不如的姐夫那火热硬大的阳具紧紧地塞满柔儿那紧窄娇小的处女阴道。

    深深插入她体内深处的阳具是那样的充实、紧胀着她圣洁、幽深的处女阴道玉壁的每一寸空间。

    一想到自己圣洁的处女之身已被他无情占有,柔儿只感到绝望和无比的羞涩难堪,最终无可奈何地放弃了柔弱的反抗挣扎。

    此时姐夫的下身死死的顶在了柔儿的阴户上,全力的向她的阴道的最深处抵去,将他的性具不留一点空隙与她的紧密的交合在一起,“啊,啊!”他张开的嘴在柔儿的耳边快意的哼叫起来,挤在她的身子里面的阳具剧烈的勃动着,他浑身绷紧了抱住柔儿的身体连连的打着冷战,而就在下面的交合处,一股股的精液注入到柔儿的身体里面了。

    姐夫绷紧的身子一下子酥软了下来,他无力的瘫倒在柔儿的身上。

    他的阳具渐渐变软,滑出了柔儿的阴道。

    而由于受到了太强烈持久的刺激,柔儿的阴唇仍不时的在微微的抖动着。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