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家庭盛宴激情

    巧姐,把东西收拾好。知道了,大小姐。阿峰,我们进去,估计大家都等急了。我跟着姐姐进了门,但是总有种感觉,这里不像是我家。一进门就看到爸爸、妈妈、奶奶、弟弟、妹妹都站在屋里。

    阿峰回来了啊。一位长得很像妈妈的女人几步跑了过来一把把我抱在怀里。

    感觉是不会错的,是妈妈,不过比我上次见到妈妈的时候年轻了很多,应该说是小了很多,感觉不比姐姐大多少。

    嗯,妈,我回来了。阿峰啊,结实多了吗。爸爸拍着我的肩膀说。

    是,爸爸。我对爸爸始终都有那种敬畏之情。

    阿峰啊,过来让奶奶看看,看看我的大孙子长这么大了。奶奶,您身体还好吧。奶奶的感觉也不同了,现在见到的奶奶和我印象中妈妈的年龄差不多。

    好了好了。爸爸说话了:都过来做吧,孩子刚坐完长途车,估计累坏了,来来都坐下吧。家里的规矩和我记得是一样的,正当中的沙发中间坐着爸爸,左边是奶奶,右边是妈妈,两侧的沙发,一侧坐着弟弟和妹妹,我和姐姐坐在另一侧。

    阿峰啊。爸爸说是,爸爸。我立刻站了起来。

    坐下坐下吧。哦,是。我听你妈妈说了,你的成绩在你们学校是数一数二的,这很好。我示意的点点头。

    你是阿峰哥哥吧。坐我对面的小美女说了。

    嗯,是的,你是?我是你妹妹,阿玲,嘿嘿,你不认识我吧,我也是看过你的照片,也没怎么见过你。哥哥你会什么啊?我很诧异,这什么意思,我傻傻的笑笑:我不太明白,呵呵。阿玲,还是这么没规矩。爸爸的话语中带了几分严厉。

    这我就更奇怪了,妹妹虽然问得这么没头没脑,不过也不用用这种口气吧。

    哥哥你好,我是阿琦。对面这个男孩是我弟弟?一点都不像我,而且不仅如此,他长得也太中性了。

    算起来年龄应该是上高中了,看起来,怎么说呢,也许嫩这个词比较准确。

    哦,你好。姐姐起身站起来,阿峰,跟我来吧。哦,知道了。我起身跟着姐姐走了出去。

    我和姐姐一起来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间,打开一看,应该是我的房间。里面家具不多,很简单。

    阿峰,你的房间。你先进去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就过来。哦。好的,姐姐。我进了房间看了看,我的东西都已经放好了,衣服都也整理好挂在了衣柜里,屋子里有一张双人床、衣柜、写字台、电脑、电视、还有一个可以躺着的沙发。

    我走到窗前,外面景色还是不错的。我躺在沙发上,享受着窗外的阳光,好舒服哦。

    怎么样,房间还满意吗?我转身起来,嗯,很好,不错啊。姐姐换了一身睡衣,哎……是长裤长褂……怎么了?不喜欢姐姐穿裤子?嗯。姐姐总不能一天到晚都穿着丝袜和高跟鞋哦,呵呵没,没什么。我想,既然都已经换好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来,阿峰,坐下,姐姐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姐姐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仔细的听认真的记下来。嗯,好的,姐姐让你回家来的时间是一早就安排好的,只是没有提前对你说,等下晚上有个为你开的欢迎会,到时候所有家庭成员还有下人都会参加,无论在活动上看到什么都不用觉得惊讶,你要忘记你自己是谁和别人是谁,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今天晚上尽情的玩,开心的玩。知道了。我一脸的疑惑。

    姐姐去换衣服了,过会会有庸人来给你换衣服的。说完姐姐就离开了。

    我坐在床上,打开了电视,来回换著台也不知道看什么,过了一会有人敲门。

    进来。这,这是,我一下子坐了起来,应该是家里的庸人,穿的好像是古典式的女仆装,我记得有一次在舅舅家表弟那里,一本色情杂志上看到过一次,不过当时那个女仆没有穿丝袜我也就是瞄了一下,没在意。但是我家的这两个女仆不同,腿上穿的是白色的丝袜,直到大腿上边,裙子很短,能清楚的看到吊袜带,脚上穿的白色的高跟鞋,根足足有10厘米高。

    大少爷,我们来给您更衣。其中一个女仆说到。

    哦……哦,好的。其中一个女仆走了过来伸手就来解我的皮带,我吓的一下子倒在了床上,连忙说道:我,我自己来吧。我们是来伺候大少爷更衣的,要是大少爷不满意的话,大小姐会责罚我们的。一个女仆说道。

    这使我突然想起了巧姐,哦,好的,知道了。我站了起来。

    一个女仆跪着解开了我的裤子,一个女仆开始给我脱上衣。三下五去二我就被拔了个精光,就一条小三角裤还穿着,一个女仆伸手要给我脱,我还是很不习惯,想自己来,这时门响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看起来应该是女的,脚上穿的是黑色皮质及膝靴,金属酒杯鞋跟,应该至少有12厘米高,黑色蕾丝边吊带丝袜,上身穿的是皮质黑色镂空紧身衣,把整个阴部都拉的很紧,紧身衣的上半部分基本是镂空的,这个人的胸很大,可能由于皮衣太紧的缘故,大约有一半的奶是漏在外面的,脸上戴着一个黑色的眼罩,手上带着长的黑色皮手套,拿着一根长长的皮鞭。我是彻底呆住了,应该说是看傻了。

    啪的一生,皮鞭狠狠的打在跪着的那个女仆背上。怎么这么慢,还没给大少爷换好衣服。啊,这,这个声音,姐姐?姐姐,是你吗?嗯,是我。姐姐冷冷的说道。

    姐姐几步走到我身边,手直接放到了我的鸡巴上,怎么了,宝贝弟弟,认不出姐姐来了?天哪,哪能受得了这个刺激啊,我的鸡巴一下子就硬了起来,直挺挺的对着那个跪着的女仆。

    雪儿,过来。姐姐对那个站在一边的女仆喝道。

    那个女仆走了过来和也跪在我的前面,这下就有两个美女面对着我的鸡巴了。

    雪儿、魅儿,给大少爷口交,大少爷还等著去参加聚会。姐姐一声令下。

    姐姐靠在了我身上,阿峰,先让你小开心一下,免得一会扫兴,嘻嘻。那两个女仆其中一个突然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开始一进一出的套弄起来,另一个用嘴把我的蛋蛋吸了进去。那种感觉一下子窜上了我的脑门,我喔的一声叫了出来。

    姐姐贴在我耳边轻声的说:姐姐知道昨天在车上没伺候好了,今天特意叫了两个最会口交的下人来,让你开心开心。姐姐用手开始抚摸我的后背和我的前胸阿峰身体炼的真好,好结实,好多肌肉啊。那两个女仆轮流着,一个给我口交另一个就吸我的蛋蛋,我感到每一次都能顶到什么,估计应该是喉咙,我的鸡巴被她们搞得湿漉漉的,这次好快,说真的她们比姐姐会玩,很快的,我就有射精的感觉了,我的喘气开始粗了起来,可双手什么都抓不到东西,我伸手想去抓姐姐的奶,姐姐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去抓她的头,你会很爽的。我听了姐姐的话,一把抓住了那个在给我口交的女仆,在抓住她的瞬间,我似乎知道了该做什么,我抓着她的头开始前后的抖动,而且动作越来越猛烈,鸡巴查到喉咙的感觉好爽,每次都想插到更深的地方,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嚄……噢……噢……喔……女仆的整个嘴巴都被我的鸡巴占满了,只能听到喉咙里有微微的声音发出。

    啊……啊……哦……哦……我也叫了出来。我整个身体也不由的动了起来,射精的感觉越来越近了。

    啊……啊……姐姐,我不行了,我想射出来。

    姐姐一把推住我的后背,我没防备顺势往前顶了一下,这下感觉顶的好深,我能感觉到鸡巴插到了她的喉咙里,我也就是在这时射了,我的身体一抖一抖的,手死死的抓住她的头,大约有半分钟的时间,才停了下来。可能是刚才太亢奋了,我的手始终没松开,姐姐拍了拍我,我才苏醒过来,姐姐示意把手松开。我才想起来一下子送开了手,鸡巴也滑了出来。那个女仆一下子躺倒在地上,紧接开始吐了,一阵一阵的,吐出来的好像全部是我射出的精液,吐了地上一滩。

    这是大少爷赏给你们的。另一个跪在地上的女仆立刻趴下开始舔食我的精液,那个躺在地上的女仆好像昏死过去了。

    姐姐,她没事吧,怎么躺在那里不动了。没事,弟弟,她应该是昏过去了,不过下次要学会控制一点哦,呵呵。舒服了吗?嗯?一般般。要是姐姐能给我……那肯定会很舒服的。想得美,小坏蛋,吃姐姐豆腐。我一转身一下子抱住了姐姐,姐姐的奶结结实实的顶在我的胸肌上,这时我男人的强壮展示了出来,姐姐想要挣脱,不过那点力气是远远不够的。

    弟弟,我是你姐啊,你想干什么吗,你弄疼我了。姐姐气愤的说道。

    你是我的了。我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

    阿峰。姐姐大声的叫了出来。

    我一下子回过了神,我,我怎么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我在抱着姐姐,怎么抱得这么紧啊。我赶快松开手。

    姐,姐姐,你没事吧,我,我不知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我伤到姐姐了吗?难道,难道,应该是的,没想到有这么厉害,太可拍了。什么,姐姐,什么可怕,我怎么了,我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了。没,没什么,阿峰。姐姐转身对那个女仆说:把她擡出去。是,大小姐。那两人出去以后,姐姐拉我做到床边,阿峰,你深呼吸,你要控制住自己,不能被自己的身体控制了思想,知道吗?哦,我知道了,姐姐。我看着姐姐姐,你今天晚上真性感,这是什么装扮啊?今天晚上你是家里的贵宾,等会聚会,姐姐会扮演你身边的执法者,如果有人服务的你不满意的话姐姐会责罚她。是不是很好玩呀?好的,好玩好玩。姐姐,我自己换衣服吧,别让她们再来了。让她们来就是给你口交让呢爽的,平时我们都是自己换衣服的。姐姐坏坏的笑着。

    原来这也是姐姐安排的,我明白了,姐姐知道待会我要是看到她这样的装扮肯定会很兴奋的,她提前给自己解围了。姐姐太有心计了。我也换好了衣服,我穿的是礼服,还打了个领结,真的好别扭。我走在前面,姐姐跟在我后面一起来到了二楼的大厅。

    看来这里已经布置好了,整个调子有点重,很有古典的味道,在大厅的一头有一张很大的沙发,上面全部雕刻着欧式的花纹。姐姐向我示意坐到那个沙发上。

    我走到沙发边做了下来,软软的很舒服。

    姐姐弯下腰在我耳边轻声说:记住姐姐和你说的,无论看到什么事情,都不要觉得惊讶,你今天要尽情的享受,还记得刚才你爽完之后抱住姐姐之前那一瞬间的感觉吗?要是待会你有这种感觉了,就和姐姐说哦。我知道了。欢迎大少爷回家。一个响亮的声音出现在大厅中。

    突然间大厅中间有一盏射灯亮了起来,我认出来那个人是巧姐。巧姐穿了丝袜,太不一样了,应该说这是一件衣服,不过开起来应该是丝袜,巧姐没穿胸罩能清楚的看到两个大奶在胸前。

    巧姐,认识的吧。嗯,嗯,认识。巧姐穿的是超薄的肉色连体袜,下面是开裆的。她没穿内衣,她的奶子能清楚的看到吧,看到她的阴部了吗,感觉如何?嗯……嗯……太刺激了。慢慢享受吧。这时有几盏射钉从不同的方向打向巧姐,她的两个乳房还有阴部都被照亮了,巧姐的乳头是粉色的微微有点凸起。阴部也被照亮了,上面没有一根毛,能清楚的看到巧姐的大阴唇。我看到有一根线从巧姐的阴道里面伸出来,旁边开裆的部分还夹着一个小盒子。

    姐姐低头拿给我一个小方盒子。我接过来一看,上面有一个扭分别写着,频率,振幅,电流。

    姐姐说:等下有好看的哦,巧姐的身体就掌握在你手里哦。呵呵。姐姐拍了两下手掌。

    在黑暗中有两个身着皮装的彪形大汉,拉了一个X样子的架子到巧姐的身后,将她的两只手两只脚还有腰都固定在架子上,两个大汉向姐姐点了一下头就离开的中间射灯的范围,消失在黑暗中。

    你可以开始了,试试去旋转那些旋钮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哦。姐姐指指那个小方盒子。

    先停一下,我站起身来。将旁边的姐姐拉到一边姐,我有点糊涂了,虽然这是我的欢迎会,可是这样玩,是不是有点过了,她是个打工的庸人,我们这样搞,她回去要是告我们怎么办啊?还有,爸爸肯定不会让我们这边玩的啊。

    姐姐姐笑了笑:你以为刚才给你口交的女仆和现在的巧姐以及下面的节目都是姐姐私自安排的吗?笨,这些都是爸爸同意的。还有就是巧姐准确的来说是我们家的奴隶,至于为什么以后会慢慢解释给你听,你考虑的太多了,姐姐不是说了吗,今天晚上你要尽情的享受,别的什么都等到明天再说,你不是喜欢丝袜吗,今天所有的女人都会穿上丝袜的。姐姐今天穿的黑色的吊带袜,最性感了,嘻嘻,我最喜欢了嗯,乖,去慢慢玩吧。我回到了座位上,巧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姐姐。

    一切继续。姐姐一声令下。

    我发现巧姐好像是松了一口气。我也开始拧动了一个旋钮频率,我看到巧姐的身体在慢慢的扭动,然后有个麦克风从上面慢慢的降了下来正好放到巧姐的嘴边。

    嗯……嗯……大少爷,我要再快一点频率的,可以吗?嗯……嗯……我将频率又调高了一些。

    嗯……嗯……嗯……啊……舒服好舒服啊,大少爷,我下面的小穴里好痒好麻啊……哦……姐姐侧到我耳边说:其他的也可以试试哦。我开始拧动振幅,巧姐的样子开始变化了。

    啊……啊……啊……插进来了,大少爷,它插进来了,插到人家小穴的深处了,啊……啊……啊……好爽,好爽啊……我又试试了是电流。这下子变化太大了。巧姐这个身体都抖了起来,叫声也低沈了很多。

    嗯……嗯……嗯……突然间又大了起来:啊……啊……啊……恩……恩……恩……,哦……大少爷,停一下停一下,我不行了,我要射了要高潮了不行了大少爷,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了要射了,啊……我看到巧姐整个身体都绷得直直的,都僵硬了。

    啊……啊……射……了……射了……只见从巧姐的阴道里喷出来的一个棒棒,大约有10厘米作于的长度,在半空中来回的晃着,紧接着一股一股的白色液体从巧姐的阴道里留了出来,巧姐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

    姐姐低下头来:弟弟,你果然是新手哎,你看才这么一会,你就吧巧姐给搞射了。姐,这个东西我没玩过哦……好吧,姐姐给你安排点别的节目。你还是以欣赏为主吧。姐,我不太喜欢看这些。你不喜欢调教么,姐姐为你准备了好多呢。真的,姐,我不太喜欢。嗯,姐姐知道了。哎……姐姐叹了口气,小猫女,你哥哥不开心哦,你在那儿呢?这句话倒是把我搞的不知所措了,哥哥,小猫女,谁啊?我听到喵……然后自然的反应让我感觉到在上面黑暗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在动。

    哥哥,你怎么不开心呀,我们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姐姐还打算安排我被调教呢……姐姐我都说了,哥哥肯定不喜欢这个的,他才刚开始玩呢。是啊,是啊,你对啊,那你下来哄哄你哥哥哦,你有办法吗?说话间突然有个身影突然间从上面的黑暗处冲了过来,不知怎么我竟然下意识的没有闪开,而是站了起来一把抓了过去,正好抓住了妹妹的胳膊,我一个转身把她甩了出去。她一个翻身伏在了地上,慢慢了站了起来,哥,你身手这么快啊,本来还想偷袭你呢。射灯打了过去我才看清楚,哪是小猫女啊,脚上穿着豹纹的细跟及膝长靴,腿上穿的是豹纹的长筒袜,上身是豹纹的吊带紧身衣,有4条带子垂下来扣在了丝袜的末端,手上是豹纹的长手套,脸上戴着豹纹的眼罩,居然还有一个长长的尾巴在后面翘著。这根本就是一只豹子吗。

    你,你是阿玲?是呀,哥哥认不出我了吗?她笑了笑:来吗,哥哥来陪我玩好吗?我又仔细的打量这个几乎未曾谋面的妹妹,风格和姐姐截然不同,如果说姐姐是高高在上的女王,那她就是一只俏皮的小猫咪,我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抓住了她的小臂。

    你想怎么玩?你能抓住我,我就是你的。说话间他的胳膊一下子从的手里滑走了,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大厅黑暗的地方。

    看来阿峰很喜欢哦,关灯。姐姐说道。

    没想到这会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了,不过我的身体好像也有了变化,我居然可以听到呼吸声甚至是心跳声,而且能感觉到那个人的位置,我知道了站在沙发旁边的那个人肯定是姐姐,大厅对面的沙发上坐着3个人,还有一个人在坐在沙发的扶手上,我感觉在大厅上面那个肯定是阿玲,她慢慢的垂了下来,应该是在我头顶伸手可以抓到的地方。我很奇怪我的身体怎么会感知到这么多东西,而且本能告诉我,阿玲动作十分敏捷,不能轻易出手去抓她,一定要一击即中才行。

    为了方便我活动,我就把衣服慢慢的都脱了下来,只剩了一条紧身的三角裤。

    阿玲虽说很敏捷,但毕竟还是女孩,女人的弱点应该对她也适用,不过听过她和姐姐的对话知道她们经常玩这类游戏,乳房应该不算是弱点了,那剩下的就是阴部了,可我一点经验都没有要怎么攻击呢?

    瞬间,攻击开始了,阿玲加速向我冲了过来,我还听到了过程中有噌的一声,正快速的向我飞过来,我下意识的往一侧闪开了,她触地的瞬间一条腿便踢了过来,我一个翻身往后退了几步,我能感觉到靴子的鞋跟离我的鼻尖也就是还有几厘米。阿玲闪开了,退到离我稍远的位置。我又有时间开始思考了。

    对了,她称她是猫女,确实是有些猫的特性,那就是说她能清楚的看到我了,她们的对话中提到经常玩,如果是和巧姐这样类似的话,就是说阿玲和姐姐的阴道应该也是经常被棒子来插的,而我唯一的就是鸡巴了,不过鸡巴现在软绵绵的怎么办呢?

    阿玲的攻击又开始了,她正在加速的往我这边冲,速度比刚才快了好多,虽然身体有下意识的反应,但是还是慢了一点,我没有完全闪开,不过两只手却顺势抓了过去,没想到一下子抱住了阿玲,她的身体好像有一层油似的根本抓不住,直接从我手中滑走了,而我的手呢,从她的奶滑到她的腹部,到臀部,大腿,小腿,靴子。奶虽然不算大不过很有弹性,腹部没有多余的赘肉,很平滑,屁股向后挺非常有弹性,她穿的裤裤也是T字的,那几根带子紧紧的拉着丝袜,看起来有点粗糙的豹纹丝袜却一点都没有粗糙的感觉,质感很细腻,妹妹的腿也很长,一直摸到小腿的靴子,尖尖的头,根有点冷冷的感觉应该是金属的,非常细。想到这,下面这根棒子一下子进去的战斗状态,我觉得整个身体都热血沸腾了。就在阿玲滑走的一瞬间,我一个箭步转身过去跑到了她的前面,整个身体跃了起来伏在了她的身上,可能是突如其来的冲击,阿玲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我没等她反应过来,便身体一转,两只手按着她的胳膊,两条腿卡住她的腿,整个身体压了下去,鸡巴的位置已经顶在了小她的小裤裤上。

    我趴到她的耳边:小猫咪,你是我的了。我的鸡巴好像自己会找路似的,从她的小裤裤侧边开始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哥,哥哥,我输了,你放了我吧,你压得我好疼啊,你,你不能插我的啊,我是你妹妹啊。啊……恩……是你说的,抓住你,你就是我的,哈哈。我狠狠的说。

    姐,姐姐,姐姐救我,姐姐救我啊。阿玲在我身体下反复的挣扎姐姐,我受不了哥哥的大鸡巴的,姐姐救我啊。说话间我的鸡巴已经插了进去,好舒服哦,里面软软的,不过好紧,但是不怕我觉得我的鸡巴像钢铁一样坚硬的在往里插。

    啊……啊……啊……不要啊,疼……姐姐……疼……阿玲哭了出来突然间,一道射灯打在了我刚才做的沙发上。我转脸看过去,姐姐正坐在沙发上翘著二郎腿。姐姐把腿放了下来,两条腿打开,身体趴了下来,在两腿中间,伸出了一只手,用食指勾了勾,然后起身靠在沙发上,阴部对着我是完全打开的,姐姐的的一只手拉开了紧身皮衣的拉链,那对雪白的大奶露了出来,姐姐托起了一个轻轻的用舌头舔了一下,看着我。

    我对阿玲的兴趣开始降低了,我慢慢的把鸡巴抽了出来,像只野兽一样一步一步的爬向姐姐。

    阿峰,你想,像插小猫女那样来插姐姐吗?嗯,我想。我的声音很低沈,还流出了口水。

    过来呀,姐姐在这里等你呢。说著姐姐起身把她的裤裤慢慢脱了下来,用手轻轻掰开大阴唇对着我。这时我和姐姐同处的这个区域灯全亮了,我能清晰看到姐姐的阴部。姐姐下面也没有毛,姐姐的大阴唇轻轻打开,里面有两片粉嫩色的小阴唇,上面有个凸起的小点,那应嘎就是阴蒂了,姐姐的阴道正在一张一缩有规律的动着。我后脚一蹬,一下子冲到了姐姐身上,把姐姐压倒在沙发上。

    阿峰,喜欢姐姐今天的打扮吗?嗯,喜欢。我俯下身子正要去插。

    哎,等等,姐姐问你,你觉得姐姐的靴子好看还是丝袜好看呢?

    我,姐姐的靴子我喜欢,丝袜我也很喜欢。那这样你觉得舒服吗?姐姐在用她的皮靴摩擦我的鸡巴。

    啊……啊……舒服……舒服,哈哈……来,过来阿峰,亲亲姐姐的咪咪。我低头过去,用嘴去亲姐姐的乳房。

    阿峰,你看到上面这个凸起了吗?这个是乳头。来用你的嘴吸吸姐姐的乳头。我把姐姐的乳头含在了嘴里,我在吸,可并没有非常的用力。

    嗯……嗯……嗯……嗯……啊……啊……阿峰,好会吸啊,吸的姐姐好舒服啊。嗯……嗯……姐姐要报答阿峰,喜欢姐姐用丝袜蹭你的鸡巴吗?嗯,嗯嗯,姐,我喜欢。姐姐居然一下把我推倒在地上,我的鸡巴就直挺挺的矗立在那。姐姐慢慢的将长靴的拉链往下拉,开始渐渐看到了姐姐小腿的丝袜。我刚想起身,姐姐说:

    阿峰要是不听话,姐姐就不给你足交了哦。我只好怪怪的继续躺着,姐姐把靴子慢慢的脱了下来,露出的是黑丝袜,丝袜根部是大片蕾丝的花边,姐姐把脚底轻轻的放在了我的鸡巴上,开始来回的摩擦。

    哦……哦……爽啊……哦……姐姐……太舒服了……姐姐……我好爽啊。姐姐坐了下来,慢慢的又脱掉了另一只靴子,现在是两只脚一起在给我足交,一只在上一只在下,我鸡巴大部分都被姐姐的小脚包围这。姐姐不快不慢,一会是上下一会又是左右,搞的我是百爪挠心,鸡巴又在长了,这时小猫女也过来了。

    啊……哥哥的真大啊,好大哦,我的小穴肯定受不了的。我的手只能闲在那里,空荡荡的,我对小猫女说:小猫,过来,让哥哥摸摸你。我不要,刚才哥哥对我好粗鲁哦,真是的,还想强干自己妹妹呢。坏哥哥。小猫女,你也不对哦,是你先挑逗你哥哥的,怎么反过来怪他呢?姐姐真是的,还帮哥哥说话。你要是不让哥哥摸摸,那姐姐就停了,之后哥哥对你做什么姐姐可不问了哦。别,别。好吧,我听姐姐的就是了。小猫女蹲了下来,双手按在我的胳膊上,我看到她的乳房,小裤裤,丝袜,高跟长靴,那股野性瞬间又爆发了起来。我正想起来,姐姐用力的压了一下我的鸡巴。

    啊……姐姐,你太用了,刚才疼了。你不要动,今天小猫女你只可以摸不能做别的,知道了?可,可,可是姐姐,我确实想……姐姐知道你在想什么,可今天不行,你控制不住自己,会伤害到小猫女的,她这么可爱,你做哥哥的舍得伤害她吗?我看着小猫女,她是很可爱,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还噘著小嘴。

    哦。我知道了,姐姐。姐姐,我安全吗?我有点怕怕的。没关系,你过去吧,哥哥不会伤害你的。哦。小猫女转身坐到了我的肚子上,身体趴了下来,嘴慢慢的靠了过来,她在亲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能跟着她的节奏来,她把她的小舌头伸到了我嘴里,不停的在和我的舌头打架,亲的我痒痒的。她身体起来了一点,问道:

    哥,你喜欢我么?嗯,我喜欢。那人家的咪咪没有姐姐的大哦。说著把紧身衣的吊带拉了下来,那对可爱的小馒头露了出来哥哥,可爱么?啊……哥哥喜欢。我伸手就去抓。

    她抓住了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腿上姐姐说,哥哥喜欢丝袜是吧,我的丝袜,哥哥喜欢吗?这种刺激前所未有,我的鸡巴在被姐姐的丝袜脚足交,现在两只手又在摸著阿玲的丝袜,我的手在阿玲的腿上来回的抚摸,从靴筒的边缘一直到大腿的根部,太爽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太用力了,好……爽……啊,太爽……了,被哥哥……吸……都吸……的妹妹……高潮了。真是的,小丫头片子,姐姐费这么大的劲你倒是想捡便宜哦。姐姐最好了,姐姐这次给我嘛,我最爱姐姐了。好吧好吧,给你了。姐姐突然停了下来,起身过来,用两只手开始给我手交,还时不时的把我的鸡巴往小猫女的丝袜上蹭。终于受不了了。

    啊啊……啊……啊……啊……射……射……射了……啊……啊……啊……啊姐姐把我的鸡巴头伸到了小猫女的小穴里,我把一股一股的精液全部射了进去。最后一波射完的时候,我用力一挺,小半根鸡巴插到了小猫女的小穴里。

    啊……别动,疼啊……小猫女大叫着。

    姐姐没有帮她,却在一边说: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好处就要付出代价。啊……,不行……不行的……太大了……不行的。知道错啦?知道了,姐姐,我错了,下次一定不和姐姐争了。姐姐慢慢的躺在我身边,对我说:好了,别欺负妹妹了,慢慢的,要慢哦,把鸡巴拿出来吧。姐姐一边说一边帮我把鸡巴从小猫女的小穴里退出来。拿出来的一瞬间,小猫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哎呀,真是的,小穴好痛啊,好长时间都不能玩了。小猫女撅著嘴说:

    巧姐,把东西收拾好。知道了,大小姐。阿峰,我们进去,估计大家都等急了。我跟着姐姐进了门,但是总有种感觉,这里不像是我家。一进门就看到爸爸、妈妈、奶奶、弟弟、妹妹都站在屋里。

    阿峰回来了啊。一位长得很像妈妈的女人几步跑了过来一把把我抱在怀里。

    感觉是不会错的,是妈妈,不过比我上次见到妈妈的时候年轻了很多,应该说是小了很多,感觉不比姐姐大多少。

    嗯,妈,我回来了。阿峰啊,结实多了吗。爸爸拍着我的肩膀说。

    是,爸爸。我对爸爸始终都有那种敬畏之情。

    阿峰啊,过来让奶奶看看,看看我的大孙子长这么大了。奶奶,您身体还好吧。奶奶的感觉也不同了,现在见到的奶奶和我印象中妈妈的年龄差不多。

    好了好了。爸爸说话了:都过来做吧,孩子刚坐完长途车,估计累坏了,来来都坐下吧。家里的规矩和我记得是一样的,正当中的沙发中间坐着爸爸,左边是奶奶,右边是妈妈,两侧的沙发,一侧坐着弟弟和妹妹,我和姐姐坐在另一侧。

    阿峰啊。爸爸说是,爸爸。我立刻站了起来。

    坐下坐下吧。哦,是。我听你妈妈说了,你的成绩在你们学校是数一数二的,这很好。我示意的点点头。

    你是阿峰哥哥吧。坐我对面的小美女说了。

    嗯,是的,你是?我是你妹妹,阿玲,嘿嘿,你不认识我吧,我也是看过你的照片,也没怎么见过你。哥哥你会什么啊?我很诧异,这什么意思,我傻傻的笑笑:我不太明白,呵呵。阿玲,还是这么没规矩。爸爸的话语中带了几分严厉。

    这我就更奇怪了,妹妹虽然问得这么没头没脑,不过也不用用这种口气吧。

    哥哥你好,我是阿琦。对面这个男孩是我弟弟?一点都不像我,而且不仅如此,他长得也太中性了。

    算起来年龄应该是上高中了,看起来,怎么说呢,也许嫩这个词比较准确。

    哦,你好。姐姐起身站起来,阿峰,跟我来吧。哦,知道了。我起身跟着姐姐走了出去。

    我和姐姐一起来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间,打开一看,应该是我的房间。里面家具不多,很简单。

    阿峰,你的房间。你先进去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就过来。哦。好的,姐姐。我进了房间看了看,我的东西都已经放好了,衣服都也整理好挂在了衣柜里,屋子里有一张双人床、衣柜、写字台、电脑、电视、还有一个可以躺着的沙发。

    我走到窗前,外面景色还是不错的。我躺在沙发上,享受着窗外的阳光,好舒服哦。

    怎么样,房间还满意吗?我转身起来,嗯,很好,不错啊。姐姐换了一身睡衣,哎……是长裤长褂……怎么了?不喜欢姐姐穿裤子?嗯。姐姐总不能一天到晚都穿着丝袜和高跟鞋哦,呵呵没,没什么。我想,既然都已经换好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来,阿峰,坐下,姐姐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姐姐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仔细的听认真的记下来。嗯,好的,姐姐让你回家来的时间是一早就安排好的,只是没有提前对你说,等下晚上有个为你开的欢迎会,到时候所有家庭成员还有下人都会参加,无论在活动上看到什么都不用觉得惊讶,你要忘记你自己是谁和别人是谁,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今天晚上尽情的玩,开心的玩。知道了。我一脸的疑惑。

    姐姐去换衣服了,过会会有庸人来给你换衣服的。说完姐姐就离开了。

    我坐在床上,打开了电视,来回换著台也不知道看什么,过了一会有人敲门。

    进来。这,这是,我一下子坐了起来,应该是家里的庸人,穿的好像是古典式的女仆装,我记得有一次在舅舅家表弟那里,一本色情杂志上看到过一次,不过当时那个女仆没有穿丝袜我也就是瞄了一下,没在意。但是我家的这两个女仆不同,腿上穿的是白色的丝袜,直到大腿上边,裙子很短,能清楚的看到吊袜带,脚上穿的白色的高跟鞋,根足足有10厘米高。

    大少爷,我们来给您更衣。其中一个女仆说到。

    哦……哦,好的。其中一个女仆走了过来伸手就来解我的皮带,我吓的一下子倒在了床上,连忙说道:我,我自己来吧。我们是来伺候大少爷更衣的,要是大少爷不满意的话,大小姐会责罚我们的。一个女仆说道。

    这使我突然想起了巧姐,哦,好的,知道了。我站了起来。

    一个女仆跪着解开了我的裤子,一个女仆开始给我脱上衣。三下五去二我就被拔了个精光,就一条小三角裤还穿着,一个女仆伸手要给我脱,我还是很不习惯,想自己来,这时门响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看起来应该是女的,脚上穿的是黑色皮质及膝靴,金属酒杯鞋跟,应该至少有12厘米高,黑色蕾丝边吊带丝袜,上身穿的是皮质黑色镂空紧身衣,把整个阴部都拉的很紧,紧身衣的上半部分基本是镂空的,这个人的胸很大,可能由于皮衣太紧的缘故,大约有一半的奶是漏在外面的,脸上戴着一个黑色的眼罩,手上带着长的黑色皮手套,拿着一根长长的皮鞭。我是彻底呆住了,应该说是看傻了。

    啪的一生,皮鞭狠狠的打在跪着的那个女仆背上。怎么这么慢,还没给大少爷换好衣服。啊,这,这个声音,姐姐?姐姐,是你吗?嗯,是我。姐姐冷冷的说道。

    姐姐几步走到我身边,手直接放到了我的鸡巴上,怎么了,宝贝弟弟,认不出姐姐来了?天哪,哪能受得了这个刺激啊,我的鸡巴一下子就硬了起来,直挺挺的对着那个跪着的女仆。

    雪儿,过来。姐姐对那个站在一边的女仆喝道。

    那个女仆走了过来和也跪在我的前面,这下就有两个美女面对着我的鸡巴了。

    雪儿、魅儿,给大少爷口交,大少爷还等著去参加聚会。姐姐一声令下。

    姐姐靠在了我身上,阿峰,先让你小开心一下,免得一会扫兴,嘻嘻。那两个女仆其中一个突然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开始一进一出的套弄起来,另一个用嘴把我的蛋蛋吸了进去。那种感觉一下子窜上了我的脑门,我喔的一声叫了出来。

    姐姐贴在我耳边轻声的说:姐姐知道昨天在车上没伺候好了,今天特意叫了两个最会口交的下人来,让你开心开心。姐姐用手开始抚摸我的后背和我的前胸阿峰身体炼的真好,好结实,好多肌肉啊。那两个女仆轮流着,一个给我口交另一个就吸我的蛋蛋,我感到每一次都能顶到什么,估计应该是喉咙,我的鸡巴被她们搞得湿漉漉的,这次好快,说真的她们比姐姐会玩,很快的,我就有射精的感觉了,我的喘气开始粗了起来,可双手什么都抓不到东西,我伸手想去抓姐姐的奶,姐姐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去抓她的头,你会很爽的。我听了姐姐的话,一把抓住了那个在给我口交的女仆,在抓住她的瞬间,我似乎知道了该做什么,我抓着她的头开始前后的抖动,而且动作越来越猛烈,鸡巴查到喉咙的感觉好爽,每次都想插到更深的地方,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嚄……噢……噢……喔……女仆的整个嘴巴都被我的鸡巴占满了,只能听到喉咙里有微微的声音发出。

    啊……啊……哦……哦……我也叫了出来。我整个身体也不由的动了起来,射精的感觉越来越近了。

    啊……啊……姐姐,我不行了,我想射出来。

    姐姐一把推住我的后背,我没防备顺势往前顶了一下,这下感觉顶的好深,我能感觉到鸡巴插到了她的喉咙里,我也就是在这时射了,我的身体一抖一抖的,手死死的抓住她的头,大约有半分钟的时间,才停了下来。可能是刚才太亢奋了,我的手始终没松开,姐姐拍了拍我,我才苏醒过来,姐姐示意把手松开。我才想起来一下子送开了手,鸡巴也滑了出来。那个女仆一下子躺倒在地上,紧接开始吐了,一阵一阵的,吐出来的好像全部是我射出的精液,吐了地上一滩。

    这是大少爷赏给你们的。另一个跪在地上的女仆立刻趴下开始舔食我的精液,那个躺在地上的女仆好像昏死过去了。

    姐姐,她没事吧,怎么躺在那里不动了。没事,弟弟,她应该是昏过去了,不过下次要学会控制一点哦,呵呵。舒服了吗?嗯?一般般。要是姐姐能给我……那肯定会很舒服的。想得美,小坏蛋,吃姐姐豆腐。我一转身一下子抱住了姐姐,姐姐的奶结结实实的顶在我的胸肌上,这时我男人的强壮展示了出来,姐姐想要挣脱,不过那点力气是远远不够的。

    弟弟,我是你姐啊,你想干什么吗,你弄疼我了。姐姐气愤的说道。

    你是我的了。我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

    阿峰。姐姐大声的叫了出来。

    我一下子回过了神,我,我怎么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我在抱着姐姐,怎么抱得这么紧啊。我赶快松开手。

    姐,姐姐,你没事吧,我,我不知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我伤到姐姐了吗?难道,难道,应该是的,没想到有这么厉害,太可拍了。什么,姐姐,什么可怕,我怎么了,我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了。没,没什么,阿峰。姐姐转身对那个女仆说:把她擡出去。是,大小姐。那两人出去以后,姐姐拉我做到床边,阿峰,你深呼吸,你要控制住自己,不能被自己的身体控制了思想,知道吗?哦,我知道了,姐姐。我看着姐姐姐,你今天晚上真性感,这是什么装扮啊?今天晚上你是家里的贵宾,等会聚会,姐姐会扮演你身边的执法者,如果有人服务的你不满意的话姐姐会责罚她。是不是很好玩呀?好的,好玩好玩。姐姐,我自己换衣服吧,别让她们再来了。让她们来就是给你口交让呢爽的,平时我们都是自己换衣服的。姐姐坏坏的笑着。

    原来这也是姐姐安排的,我明白了,姐姐知道待会我要是看到她这样的装扮肯定会很兴奋的,她提前给自己解围了。姐姐太有心计了。我也换好了衣服,我穿的是礼服,还打了个领结,真的好别扭。我走在前面,姐姐跟在我后面一起来到了二楼的大厅。

    看来这里已经布置好了,整个调子有点重,很有古典的味道,在大厅的一头有一张很大的沙发,上面全部雕刻着欧式的花纹。姐姐向我示意坐到那个沙发上。

    我走到沙发边做了下来,软软的很舒服。

    姐姐弯下腰在我耳边轻声说:记住姐姐和你说的,无论看到什么事情,都不要觉得惊讶,你今天要尽情的享受,还记得刚才你爽完之后抱住姐姐之前那一瞬间的感觉吗?要是待会你有这种感觉了,就和姐姐说哦。我知道了。欢迎大少爷回家。一个响亮的声音出现在大厅中。

    突然间大厅中间有一盏射灯亮了起来,我认出来那个人是巧姐。巧姐穿了丝袜,太不一样了,应该说这是一件衣服,不过开起来应该是丝袜,巧姐没穿胸罩能清楚的看到两个大奶在胸前。

    巧姐,认识的吧。嗯,嗯,认识。巧姐穿的是超薄的肉色连体袜,下面是开裆的。她没穿内衣,她的奶子能清楚的看到吧,看到她的阴部了吗,感觉如何?嗯……嗯……太刺激了。慢慢享受吧。这时有几盏射钉从不同的方向打向巧姐,她的两个乳房还有阴部都被照亮了,巧姐的乳头是粉色的微微有点凸起。阴部也被照亮了,上面没有一根毛,能清楚的看到巧姐的大阴唇。我看到有一根线从巧姐的阴道里面伸出来,旁边开裆的部分还夹着一个小盒子。

    姐姐低头拿给我一个小方盒子。我接过来一看,上面有一个扭分别写着,频率,振幅,电流。

    姐姐说:等下有好看的哦,巧姐的身体就掌握在你手里哦。呵呵。姐姐拍了两下手掌。

    在黑暗中有两个身着皮装的彪形大汉,拉了一个X样子的架子到巧姐的身后,将她的两只手两只脚还有腰都固定在架子上,两个大汉向姐姐点了一下头就离开的中间射灯的范围,消失在黑暗中。

    你可以开始了,试试去旋转那些旋钮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哦。姐姐指指那个小方盒子。

    先停一下,我站起身来。将旁边的姐姐拉到一边姐,我有点糊涂了,虽然这是我的欢迎会,可是这样玩,是不是有点过了,她是个打工的庸人,我们这样搞,她回去要是告我们怎么办啊?还有,爸爸肯定不会让我们这边玩的啊。

    姐姐姐笑了笑:你以为刚才给你口交的女仆和现在的巧姐以及下面的节目都是姐姐私自安排的吗?笨,这些都是爸爸同意的。还有就是巧姐准确的来说是我们家的奴隶,至于为什么以后会慢慢解释给你听,你考虑的太多了,姐姐不是说了吗,今天晚上你要尽情的享受,别的什么都等到明天再说,你不是喜欢丝袜吗,今天所有的女人都会穿上丝袜的。姐姐今天穿的黑色的吊带袜,最性感了,嘻嘻,我最喜欢了嗯,乖,去慢慢玩吧。我回到了座位上,巧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姐姐。

    一切继续。姐姐一声令下。

    我发现巧姐好像是松了一口气。我也开始拧动了一个旋钮频率,我看到巧姐的身体在慢慢的扭动,然后有个麦克风从上面慢慢的降了下来正好放到巧姐的嘴边。

    嗯……嗯……大少爷,我要再快一点频率的,可以吗?嗯……嗯……我将频率又调高了一些。

    嗯……嗯……嗯……啊……舒服好舒服啊,大少爷,我下面的小穴里好痒好麻啊……哦……姐姐侧到我耳边说:其他的也可以试试哦。我开始拧动振幅,巧姐的样子开始变化了。

    啊……啊……啊……插进来了,大少爷,它插进来了,插到人家小穴的深处了,啊……啊……啊……好爽,好爽啊……我又试试了是电流。这下子变化太大了。巧姐这个身体都抖了起来,叫声也低沈了很多。

    嗯……嗯……嗯……突然间又大了起来:啊……啊……啊……恩……恩……恩……,哦……大少爷,停一下停一下,我不行了,我要射了要高潮了不行了大少爷,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了要射了,啊……我看到巧姐整个身体都绷得直直的,都僵硬了。

    啊……啊……射……了……射了……只见从巧姐的阴道里喷出来的一个棒棒,大约有10厘米作于的长度,在半空中来回的晃着,紧接着一股一股的白色液体从巧姐的阴道里留了出来,巧姐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

    姐姐低下头来:弟弟,你果然是新手哎,你看才这么一会,你就吧巧姐给搞射了。姐,这个东西我没玩过哦……好吧,姐姐给你安排点别的节目。你还是以欣赏为主吧。姐,我不太喜欢看这些。你不喜欢调教么,姐姐为你准备了好多呢。真的,姐,我不太喜欢。嗯,姐姐知道了。哎……姐姐叹了口气,小猫女,你哥哥不开心哦,你在那儿呢?这句话倒是把我搞的不知所措了,哥哥,小猫女,谁啊?我听到喵……然后自然的反应让我感觉到在上面黑暗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在动。

    哥哥,你怎么不开心呀,我们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姐姐还打算安排我被调教呢……姐姐我都说了,哥哥肯定不喜欢这个的,他才刚开始玩呢。是啊,是啊,你对啊,那你下来哄哄你哥哥哦,你有办法吗?说话间突然有个身影突然间从上面的黑暗处冲了过来,不知怎么我竟然下意识的没有闪开,而是站了起来一把抓了过去,正好抓住了妹妹的胳膊,我一个转身把她甩了出去。她一个翻身伏在了地上,慢慢了站了起来,哥,你身手这么快啊,本来还想偷袭你呢。射灯打了过去我才看清楚,哪是小猫女啊,脚上穿着豹纹的细跟及膝长靴,腿上穿的是豹纹的长筒袜,上身是豹纹的吊带紧身衣,有4条带子垂下来扣在了丝袜的末端,手上是豹纹的长手套,脸上戴着豹纹的眼罩,居然还有一个长长的尾巴在后面翘著。这根本就是一只豹子吗。

    你,你是阿玲?是呀,哥哥认不出我了吗?她笑了笑:来吗,哥哥来陪我玩好吗?我又仔细的打量这个几乎未曾谋面的妹妹,风格和姐姐截然不同,如果说姐姐是高高在上的女王,那她就是一只俏皮的小猫咪,我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抓住了她的小臂。

    你想怎么玩?你能抓住我,我就是你的。说话间他的胳膊一下子从的手里滑走了,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大厅黑暗的地方。

    看来阿峰很喜欢哦,关灯。姐姐说道。

    没想到这会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了,不过我的身体好像也有了变化,我居然可以听到呼吸声甚至是心跳声,而且能感觉到那个人的位置,我知道了站在沙发旁边的那个人肯定是姐姐,大厅对面的沙发上坐着3个人,还有一个人在坐在沙发的扶手上,我感觉在大厅上面那个肯定是阿玲,她慢慢的垂了下来,应该是在我头顶伸手可以抓到的地方。我很奇怪我的身体怎么会感知到这么多东西,而且本能告诉我,阿玲动作十分敏捷,不能轻易出手去抓她,一定要一击即中才行。

    为了方便我活动,我就把衣服慢慢的都脱了下来,只剩了一条紧身的三角裤。

    阿玲虽说很敏捷,但毕竟还是女孩,女人的弱点应该对她也适用,不过听过她和姐姐的对话知道她们经常玩这类游戏,乳房应该不算是弱点了,那剩下的就是阴部了,可我一点经验都没有要怎么攻击呢?

    瞬间,攻击开始了,阿玲加速向我冲了过来,我还听到了过程中有噌的一声,正快速的向我飞过来,我下意识的往一侧闪开了,她触地的瞬间一条腿便踢了过来,我一个翻身往后退了几步,我能感觉到靴子的鞋跟离我的鼻尖也就是还有几厘米。阿玲闪开了,退到离我稍远的位置。我又有时间开始思考了。

    对了,她称她是猫女,确实是有些猫的特性,那就是说她能清楚的看到我了,她们的对话中提到经常玩,如果是和巧姐这样类似的话,就是说阿玲和姐姐的阴道应该也是经常被棒子来插的,而我唯一的就是鸡巴了,不过鸡巴现在软绵绵的怎么办呢?

    阿玲的攻击又开始了,她正在加速的往我这边冲,速度比刚才快了好多,虽然身体有下意识的反应,但是还是慢了一点,我没有完全闪开,不过两只手却顺势抓了过去,没想到一下子抱住了阿玲,她的身体好像有一层油似的根本抓不住,直接从我手中滑走了,而我的手呢,从她的奶滑到她的腹部,到臀部,大腿,小腿,靴子。奶虽然不算大不过很有弹性,腹部没有多余的赘肉,很平滑,屁股向后挺非常有弹性,她穿的裤裤也是T字的,那几根带子紧紧的拉着丝袜,看起来有点粗糙的豹纹丝袜却一点都没有粗糙的感觉,质感很细腻,妹妹的腿也很长,一直摸到小腿的靴子,尖尖的头,根有点冷冷的感觉应该是金属的,非常细。想到这,下面这根棒子一下子进去的战斗状态,我觉得整个身体都热血沸腾了。就在阿玲滑走的一瞬间,我一个箭步转身过去跑到了她的前面,整个身体跃了起来伏在了她的身上,可能是突如其来的冲击,阿玲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我没等她反应过来,便身体一转,两只手按着她的胳膊,两条腿卡住她的腿,整个身体压了下去,鸡巴的位置已经顶在了小她的小裤裤上。

    我趴到她的耳边:小猫咪,你是我的了。我的鸡巴好像自己会找路似的,从她的小裤裤侧边开始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哥,哥哥,我输了,你放了我吧,你压得我好疼啊,你,你不能插我的啊,我是你妹妹啊。啊……恩……是你说的,抓住你,你就是我的,哈哈。我狠狠的说。

    姐,姐姐,姐姐救我,姐姐救我啊。阿玲在我身体下反复的挣扎姐姐,我受不了哥哥的大鸡巴的,姐姐救我啊。说话间我的鸡巴已经插了进去,好舒服哦,里面软软的,不过好紧,但是不怕我觉得我的鸡巴像钢铁一样坚硬的在往里插。

    啊……啊……啊……不要啊,疼……姐姐……疼……阿玲哭了出来突然间,一道射灯打在了我刚才做的沙发上。我转脸看过去,姐姐正坐在沙发上翘著二郎腿。姐姐把腿放了下来,两条腿打开,身体趴了下来,在两腿中间,伸出了一只手,用食指勾了勾,然后起身靠在沙发上,阴部对着我是完全打开的,姐姐的的一只手拉开了紧身皮衣的拉链,那对雪白的大奶露了出来,姐姐托起了一个轻轻的用舌头舔了一下,看着我。

    我对阿玲的兴趣开始降低了,我慢慢的把鸡巴抽了出来,像只野兽一样一步一步的爬向姐姐。

    阿峰,你想,像插小猫女那样来插姐姐吗?嗯,我想。我的声音很低沈,还流出了口水。

    过来呀,姐姐在这里等你呢。说著姐姐起身把她的裤裤慢慢脱了下来,用手轻轻掰开大阴唇对着我。这时我和姐姐同处的这个区域灯全亮了,我能清晰看到姐姐的阴部。姐姐下面也没有毛,姐姐的大阴唇轻轻打开,里面有两片粉嫩色的小阴唇,上面有个凸起的小点,那应嘎就是阴蒂了,姐姐的阴道正在一张一缩有规律的动着。我后脚一蹬,一下子冲到了姐姐身上,把姐姐压倒在沙发上。

    阿峰,喜欢姐姐今天的打扮吗?嗯,喜欢。我俯下身子正要去插。

    哎,等等,姐姐问你,你觉得姐姐的靴子好看还是丝袜好看呢?

    我,姐姐的靴子我喜欢,丝袜我也很喜欢。那这样你觉得舒服吗?姐姐在用她的皮靴摩擦我的鸡巴。

    啊……啊……舒服……舒服,哈哈……来,过来阿峰,亲亲姐姐的咪咪。我低头过去,用嘴去亲姐姐的乳房。

    阿峰,你看到上面这个凸起了吗?这个是乳头。来用你的嘴吸吸姐姐的乳头。我把姐姐的乳头含在了嘴里,我在吸,可并没有非常的用力。

    嗯……嗯……嗯……嗯……啊……啊……阿峰,好会吸啊,吸的姐姐好舒服啊。嗯……嗯……姐姐要报答阿峰,喜欢姐姐用丝袜蹭你的鸡巴吗?嗯,嗯嗯,姐,我喜欢。姐姐居然一下把我推倒在地上,我的鸡巴就直挺挺的矗立在那。姐姐慢慢的将长靴的拉链往下拉,开始渐渐看到了姐姐小腿的丝袜。我刚想起身,姐姐说:

    阿峰要是不听话,姐姐就不给你足交了哦。我只好怪怪的继续躺着,姐姐把靴子慢慢的脱了下来,露出的是黑丝袜,丝袜根部是大片蕾丝的花边,姐姐把脚底轻轻的放在了我的鸡巴上,开始来回的摩擦。

    哦……哦……爽啊……哦……姐姐……太舒服了……姐姐……我好爽啊。姐姐坐了下来,慢慢的又脱掉了另一只靴子,现在是两只脚一起在给我足交,一只在上一只在下,我鸡巴大部分都被姐姐的小脚包围这。姐姐不快不慢,一会是上下一会又是左右,搞的我是百爪挠心,鸡巴又在长了,这时小猫女也过来了。

    啊……哥哥的真大啊,好大哦,我的小穴肯定受不了的。我的手只能闲在那里,空荡荡的,我对小猫女说:小猫,过来,让哥哥摸摸你。我不要,刚才哥哥对我好粗鲁哦,真是的,还想强干自己妹妹呢。坏哥哥。小猫女,你也不对哦,是你先挑逗你哥哥的,怎么反过来怪他呢?姐姐真是的,还帮哥哥说话。你要是不让哥哥摸摸,那姐姐就停了,之后哥哥对你做什么姐姐可不问了哦。别,别。好吧,我听姐姐的就是了。小猫女蹲了下来,双手按在我的胳膊上,我看到她的乳房,小裤裤,丝袜,高跟长靴,那股野性瞬间又爆发了起来。我正想起来,姐姐用力的压了一下我的鸡巴。

    啊……姐姐,你太用了,刚才疼了。你不要动,今天小猫女你只可以摸不能做别的,知道了?可,可,可是姐姐,我确实想……姐姐知道你在想什么,可今天不行,你控制不住自己,会伤害到小猫女的,她这么可爱,你做哥哥的舍得伤害她吗?我看着小猫女,她是很可爱,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还噘著小嘴。

    哦。我知道了,姐姐。姐姐,我安全吗?我有点怕怕的。没关系,你过去吧,哥哥不会伤害你的。哦。小猫女转身坐到了我的肚子上,身体趴了下来,嘴慢慢的靠了过来,她在亲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能跟着她的节奏来,她把她的小舌头伸到了我嘴里,不停的在和我的舌头打架,亲的我痒痒的。她身体起来了一点,问道:

    哥,你喜欢我么?嗯,我喜欢。那人家的咪咪没有姐姐的大哦。说著把紧身衣的吊带拉了下来,那对可爱的小馒头露了出来哥哥,可爱么?啊……哥哥喜欢。我伸手就去抓。

    她抓住了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腿上姐姐说,哥哥喜欢丝袜是吧,我的丝袜,哥哥喜欢吗?这种刺激前所未有,我的鸡巴在被姐姐的丝袜脚足交,现在两只手又在摸著阿玲的丝袜,我的手在阿玲的腿上来回的抚摸,从靴筒的边缘一直到大腿的根部,太爽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太用力了,好……爽……啊,太爽……了,被哥哥……吸……都吸……的妹妹……高潮了。真是的,小丫头片子,姐姐费这么大的劲你倒是想捡便宜哦。姐姐最好了,姐姐这次给我嘛,我最爱姐姐了。好吧好吧,给你了。姐姐突然停了下来,起身过来,用两只手开始给我手交,还时不时的把我的鸡巴往小猫女的丝袜上蹭。终于受不了了。

    啊啊……啊……啊……啊……射……射……射了……啊……啊……啊……啊姐姐把我的鸡巴头伸到了小猫女的小穴里,我把一股一股的精液全部射了进去。最后一波射完的时候,我用力一挺,小半根鸡巴插到了小猫女的小穴里。

    啊……别动,疼啊……小猫女大叫着。

    姐姐没有帮她,却在一边说: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好处就要付出代价。啊……,不行……不行的……太大了……不行的。知道错啦?知道了,姐姐,我错了,下次一定不和姐姐争了。姐姐慢慢的躺在我身边,对我说:好了,别欺负妹妹了,慢慢的,要慢哦,把鸡巴拿出来吧。姐姐一边说一边帮我把鸡巴从小猫女的小穴里退出来。拿出来的一瞬间,小猫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哎呀,真是的,小穴好痛啊,好长时间都不能玩了。小猫女撅著嘴说: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