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慶賀女上司

    我在約定的時間到了瑞開房的旅館,她早已在那裡了。她蓬鬆著長髮,穿著一件淺藍色的吊帶裙,裙子也不長,很緊身,豐滿的乳房半隱半現,顯得性感十足。她給我開了門。

    「人來了嗎?」我問道。

    「成貴來了,剛剛洗完澡。」瑞說著,摟著我的腰一起走進了房。我脫掉鞋,光腳走在地毯上。一進裡屋,就看見成貴正光著身在穿衣。她的個子不高,但沒有中年女人的發胖身材,一對乳房豐滿,在微微地晃動,她見我們進來,問道:

    「我該穿什麼?」「穿容易脫的。」瑞笑著說。

    「去你的。」成貴白了她一眼。我插嘴道:「沒錯,穿性感的,要不然怎麼調逗肖太婆。?」肖太婆就是我們的女上司,有40多歲,這次她又被委任為公司一把手,我們是來為她慶賀的。成貴點點頭,拿起她的小乳罩帶上,我走過去幫她係扣,一邊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討厭。」她嬌媚地橫了我一眼,一邊拿過三角褲穿上。她的三角褲很小,只有一條細線遮住她的肉縫,整個白屁股都露著,更顯迷人,然後,她又穿上一件短裙和一件露腰的短T恤。我正看得入迷,瑞對我說:「你們在這等著,我去洗澡。」我一聽忙說:「我也想洗,洗鴛鴦澡吧。」瑞笑著擰了我一把:「就你貧,來吧。」說完,向浴室走去。我忙脫掉長褲,跟了過去。

    一進門。瑞就脫掉了吊帶裙,露出了裡面紅色的內衣褲。她的身材豐滿,皮膚白晰,腰身很細,顯得乳房和屁股很大,讓我一看,雞巴就硬挺了起來。我走到瑞的身邊,一手摟住她,一邊扯下她的胸罩,瑞沒有反抗,她把身子靠在我的身上,頭枕在我的肩上,一隻手輕搭在自己的肩上,一隻手伸進了我的內褲,握住了我的雞巴。

    我一手捏著她的大奶,一手伸進她的三角褲,摸她的屄,毛絨絨,軟綿綿,瑞輕輕哼了一聲,用勁捏了我的雞巴一下,我一低頭,在她的秀唇上吻了起來。

    我們親了一會,瑞慢慢地脫離了我的唇說:「好了,先洗澡吧。」說完,身體一扭,掙脫了我的摟抱,走到噴頭前,彎腰脫掉紅色的小三角褲,扔向我,我一把抓住,覺得有點濕。我誇張地親了一下,逗得瑞哈哈笑了起來。我忙脫掉自己的短褲,晃動著大雞巴,走到了她的面前。

    瑞那起噴頭,調好水溫,在身上噴著水,我拿過乳液,倒在手上,抹勻了,往她的背上抹去,慢慢地滑到她的胸前,抹到了她的雙乳上。她的乳頭很小,由於沒有奶過孩子,所以乳房沒有下垂,很硬挺,摸著很舒服。瑞靠在我的胸前,扭頭和我親吻,她的屁股壓著我的雞巴,輕輕地磨擦著。

    我一隻手捏著她的乳房,一隻手又摸到了她的胯間,在她的陰唇上摸著。瑞忍不住笑了,偷偷地把噴頭的水調到涼水,身體一晃,把水澆到了我的身上,我:「啊」的一聲叫了起來,瑞哈哈笑著,兩個乳房亂晃。我拿過噴頭,放在一邊,一把摟住她說:「好姐姐,讓我幹一下,你看我的雞巴都硬了。」瑞嬌聲地嗯了一聲,我把硬挺地雞巴塞進了她的屄裡,雙手抱緊她的屁股,很勁地抽送起來。

    瑞也嬌吟地哼著,我正插得帶勁,成貴走了進來,她見我們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真會抓時間玩,快點,他們來了。」說完,走過來在我兩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走了出去。瑞伸手拍了拍我的臉:「先到這吧,寶貝!」說完,在我的唇上親了親,還把我的舌含在嘴裡吮吸了一會,我戀戀不捨地把雞巴從她的屄裡拔了出來,雞巴上沾了她的淫液,亮晶晶的,瑞拿過噴頭,另一隻手托著我的雞巴,一邊揉著,一邊用水沖洗,我一隻手摸著她的背,一隻手摸她的奶,很快,我們都洗乾淨了。

    我們互相擦乾淨,我很快地穿上襯衫和短褲,還想再找長褲時,瑞說:「行了,就這樣。」說著,拿起她的小紅三角褲,那是邊上繫繩的小內褲,讓我幫她繫好,然後,帶上乳罩,穿上吊帶裙,我們兩摟著一邊親嘴,一邊走進房。在屋裡,成貴正在收拾,見我們的親熱勁,笑著說:「看你這樣,小飛呀,你還要留點勁頭,讓肖頭樂一樂,呆會看你怎麼把她衣服脫了。」我和瑞鬆開,我一屁股坐在她身邊說:「脫她衣服還不好辦,只要你們兩配合好,我們在一旁起哄,保證能把她脫光。」我還是有點擔心,畢竟這不是鬧著玩的。成貴和瑞都笑了:「瞧你這點出息。」瑞說:「放心,這還是她提出來的,你是她點名要來的,就看你的本事了。」「那就沒問題了。」我把手放在成貴的肩上:「我還是最想脫你兩的衣服。」「去!」成貴打了我一下:「我的衣服不用你脫。」話剛說到這,就聽見門鈴響,「來了。」瑞忙去開門。我說:「我來給她個驚喜。」說完,就走進了裡屋。門一開,肖焰在我的死黨士心和光軍的陪伴下,說笑著走了進來。一進門,士心就嚷道:「真他媽的熱,我要沖涼。」光軍接跟著說:「我也去。」說完,兩人一邊脫衣服,一邊往浴室裡走去。

    肖焰也說著熱,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瑞連忙遞給她一杯飲料,肖焰接過來,一口喝乾,才喘了一口氣。她四下裡一看:「咦?小飛還沒來?」成貴和瑞笑著。

    沒有回答,這時,我悄悄走到她後面,伸手矇住了她的眼睛。肖焰哼了一聲,伸手在我的手臂上擰了一把:「小壞蛋,知道是你,快滾過來。」我哈哈笑著,鬆開手,順勢撲在她的肩上:「怎麼樣?還是我心誠吧?在這等你老半天了。」「誠個屁!要是誠就應該去接我。」「有兩大金鋼接你還不夠?」我說著,坐到了沙發的扶手上,摟著她的肩,肖焰見我只穿著短褲,微微笑了一下,用手在我的大腿上摸著,還不時碰碰我的雞巴,我只當作沒在意,對她說:「你不是說熱嗎?怎麼還穿得這麼整齊?來,脫掉!」說完,我就把她脫掉上衣。

    肖焰沒拒絕,上衣一脫,裡面穿著一件很小的T恤,領口也很低,把乳房勒得很緊,顯出了一道迷人的乳溝。我剛想說幾句調戲的話,不想成貴倒了兩杯酒遞給我們說:「來,先為肖頭慶賀一杯。」說完,和瑞舉起杯,一口喝乾。肖焰剛要喝,被我攔住:「這麼喝有什麼意思?我們來個特別的。」肖焰親呢地打了我一下:「好今天就聽你的。」我拿過她的酒杯說:「這酒比交杯酒喝得還有意思。」說完,我舉起杯,喝了一口。

    肖焰不解地看著我。剛要開口,我一把抱住她,一低頭,把嘴摁在她的嘴上,肖焰嗯了一聲,兩手摟住了我的脖子,嘴唇微張,把我餵她的酒都嚥了下去。瑞和成貴在一旁哄然叫好,我喂完了酒,肖焰還沒有鬆開我,嘴還在貪婪地吻著我,我輕巧地把舌頭伸進她的嘴巴裡,肖焰含住了它,不停地吮吸著,喉嚨咕咕作響,連同我的唾液,全都吞嚥下去。

    我的手在她的胸前摸索著,慢慢地移到了她的奶子上,她的奶子不大,因為呼吸急促,乳房開始硬挺,連奶頭都能感覺得到。我正摸得帶勁,耳邊聽見一陣說笑聲,我停止了和肖焰親嘴,扭頭一看,只見士心和光軍一起走了出來,人高馬大的士心竟然光著身體,黑黝黝的雞巴晃蕩著,全不在意。光軍也只穿了條三角褲,和士心在一起,他顯得白淨和瘦小。

    兩人笑呵呵地走過來,光軍一屁股坐在肖焰的旁邊,一隻手放肆地在她的腿上摸著:「頭。今天怎麼為你慶賀?我這樣還行吧?」光軍也坐在了成貴的旁邊。

    我一見,順勢溜到瑞的身邊坐下來。肖焰笑著說:「那要看你們怎麼表現了。」一邊說著,一邊把手放在士心的雞巴上。

    士心拍馬屁道:「那沒說的,我一人就能伺候好你。」說完,一把摟住她的腰,一隻手伸進T恤裡。成貴在一旁說:「你也不怕麻煩,還不幫頭把衣服脫了。」士心笑著在肖焰的臉上親了一口:「那當然是我來代勞了。」說完,就要脫她的衣服。

    「等等。」我忙說到:「這樣脫有什麼情調?我有個主意。」我看了他們一眼,說道:「我們哥三個來當護花使者,猜硬幣的正反面,錯了不但要脫衣服,還要接受懲罰,怎麼樣?」「就你點子多。」瑞擰了我一把:「但士心已經脫了呀。」「這好辦,我們也脫了。」說完,我和光軍就站起來,把衣服脫了。成貴挨著光軍,光軍也沒客氣,伸手就把她摟住了,兩人嘻嘻哈哈地笑著,瑞彈了彈我的雞巴,說:「誰先猜?」士心說:「我來猜。」我拿起桌上的硬幣,在桌上轉了起來,等它停穩,一把蓋住,士心想都沒想:「字。」我挪開手,卻是圖案。

    肖焰嬌嗔地打了他一下:「討厭,你是不是故意的?」「哪能呀!運氣不好。」士心嬉皮笑臉地說,「快脫吧。」我在一旁催道:「我們還想看呢。」士心笑著脫掉她的T恤,一件淺黃色的乳罩緊緊地貼著她的胸乳,士心伸手解開了乳罩的扣,把它丟到一邊,然後握住了她的乳房。

    「還有下面呀。」我們一起喊道。士心哈哈笑著,蹲下來,把肖焰的短裙和內褲脫了,這樣,肖焰光著身子坐在那裡,見我們都看著她,她有點不好意思,忙用手掩住她的下面。士心忙用把她的手拿開,讓我們看她水汪汪的屄。我和光軍站起來,走到她面前,光軍伸手捏住了她的一隻乳房,我則身子一挺,雞巴送到了她的咀前說:「現在的懲罰是含著雞巴。」肖焰的眼光有些迷離,呼吸也有些急促,她從沒經過這種陣勢,三個男人圍著她,她兩手握著士心和光軍的雞巴,兩人則玩弄著她的乳房和屄,我的雞巴晃在她的眼前,她一時不知怎麼辦才好。

    我伸手摁住了她的頭,把雞巴在她的臉上拍打著,肖焰嘴裡嗯嗯地叫著,任我擺佈。我把雞巴湊近她的嘴邊,肖焰沒有迴避,用嘴唇碰了碰,我順勢把雞巴塞進了她的嘴裡。

    粗大的雞巴把她的嘴塞得滿滿的,她只能發出哼哼的聲音。光軍和士心分別抓住她的兩隻手,放在他們的雞巴上,肖焰一抓住這兩條雞巴,就不肯放手了,兩人伏下身去,一人含住一個奶頭,輕輕的啄吸著,不時發出吱吱的聲音,肖焰興奮地發抖,她吐出我的雞巴,喘息著說:「你──你們三──三個壞蛋──。 」話說了一半,我屁股一挺,又把雞巴送進了她的嘴裡。

    這時,士心的一隻手已經扣進了她的屄裡,在那濕漉漉的黑洞裡不時地抽送著,而光軍則用勁捏著她的乳房,在我們三人的調理下,肖焰整個人都癱軟了,要不是光軍和士心在旁邊架著,她只怕要倒在沙發上了。我們正玩得起勁,我屁股上挨了一巴掌,回頭一看,只見瑞站在身邊說:「還沒夠呀?讓我們干看著?

    再來!」我從肖焰嘴裡抽出雞巴,在她的臉上打了幾下,然後,摟著瑞坐到沙發上,光軍也鬆開肖焰,坐回到成貴身旁,在她臉上討好地親了一下,成貴笑吟吟地摸著他地雞巴,和他親著嘴。瑞急催著我快開始,我踢了正在摸成貴乳房的光軍一下:「該你了。」說完,把硬幣扣在桌上,光軍還沒等硬幣停止轉動,就說:「字。」我一看,是圖案:「你也沒運氣,該罰了。」一旁的成貴擰了他一把說:「這次沒你的好果子吃,要罰一起罰。」「沒問題。」光軍說著就解成貴的衣扣。三下五除二,成貴就被扒光了。光軍剛要摸她晃動的乳房,瑞接口說:「先別急,你還沒受罰呢?」「對!」緩過來的肖焰說道:「剛才你這壞小子捏得那麼重,成貴,給我報仇,給這小壞蛋瀉火,幫他打手槍,看他能挺多久。」成貴笑著點點頭:「誰讓你得罪頭,來受罰吧。」說完,伏身對著他,一手托著光軍得卵蛋,一手握著他的雞巴,開始給他打手槍。剛開始的時候,成貴的手還很輕柔,她的手輕輕捏著光軍的卵蛋,另一隻手套弄著他的雞巴,身子伏在他的身上,一對大乳壓在他的胸前,光軍很舒服地斜靠在沙法上,雞巴因套弄而直豎著,龜頭被刺激得發亮,他一隻手摸著成貴的肩,一隻手去捏她的奶頭,兩人還不時地親一個響嘴,弄了一會,肖焰看不下去了:「別這麼輕拿輕放了,成貴,用點勁,讓他的雞巴放炮。」成貴聽了,笑了起來,手上的勁也大了起來,這下,光軍不由得哼出了聲,不知道是難受還是舒服。我和瑞不由得笑了起來,瑞握住我的雞巴,我隔著衣服摸她的奶,不時地親一下,士心和肖焰一邊看,一邊調笑著,成貴捏了半天的雞巴,見光軍沒有什麼大動靜,於是跪起來,把他的雞巴豎著,用勁撫弄,她的兩隻奶也在晃動著,光軍伸手去捏她的兩個硬篷篷的奶頭,我看著成貴的大屁股,雪白粉嫩,一撮黑毛從胯間直撲小屁眼,我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把,成貴撒嬌地叫了一聲,瑞故意裝出吃醋的樣子打了我一下。

    而光軍則一把抱住了成貴的腰,成貴一低頭,把光軍的雞巴含在了嘴裡,我正看得帶勁,瑞把我的頭扭過來,把嘴唇貼在我的嘴上,手輕輕地摸著我的雞巴,含含糊糊地說:「寶貝!───我,我忍不住了。」「那怎麼辦?」「你也──把我脫了。」「好!」我伸手解開了她的扣子,她的掉帶裙一下子落到了腰間,我伸手把裙子脫掉,扔到一邊,不想,一旁的肖焰說:「小瑞,你違規了。」「我不管,我受不了了。」瑞一邊說著,一邊和我親嘴。

    「那不行,什麼事都有規矩。」肖焰說:「你這麼急,那就先罰你吧。」「罰吧。」瑞說:「大不了就是挨操。」「有那麼便宜?」肖焰說:「讓3個小子輪流幹你,看你能忍多久?」「那有什麼?今天你也會被他們幹的,我先為你示範吧。」說完,瑞拍了拍我的臉說:「你先來。」我笑著答應了,蹲在她的面前,脫掉了她的三角褲,她把身體向下滑動了一下,把半個屁股懸在外面,我把雞巴在她毛茸茸的小洞旁磨了磨,猛地向下一送,雞巴沒入了她的深洞裡。瑞「啊!」地叫了一聲,兩手抓住了我的背,我俯身向她,把她的奶罩向上推了推,露出了飽滿的雙乳,我一手一個,用大拇指撥弄著奶頭,然後,身子聳動,開始猛幹起她來。

    因為我是站立,所以勁用得很猛,雞巴幾乎是盡根而入,插得她不停地叫:

    「啊!啊啊!雞巴──!好!」她的一隻手勾著我的脖子,一隻手放在我的腰上,輕輕地摸著,身體隨著我的抽插而聳動,兩腿盤在我的屁股上,臉上蕩漾著快樂的笑,我猛干她一會,俯下身去和她親嘴,瑞含著我的舌,把我的唾液吞進嘴裡,陰唇夾著我的雞巴,身體用力往上頂。

    我深吸一口氣,又猛地幹了起來。有時,雞巴從她的屄裡滑出來,瑞飛快地伸出手,扶正雞巴,對準她的小穴,讓我又插進去。就這樣,我幹了她十幾分鐘,等到我覺得雞巴一陣發麻,知道要瀉了,忙直起身,從她的屄裡抽出雞巴,剛一抽出,雞巴就噴了,乳白色的精液灑滿了她的小腹,瑞身體快活地扭動著,似乎還沒盡興。

    我上前一步,把雞巴放在她的嘴邊,她一張口,把雞巴含在了嘴裡,吮吸了一會,然後撒嬌地打了我一下:「討厭!」我哈哈笑著後退了一步,坐在肖焰的身邊。士心站起來說:「該我了。」說完,半蹲下來,用雞巴打了打瑞濕淋淋的陰唇,然後,把雞巴對準她的小洞,插了進去。瑞扭動著屁股,快活地哼著,又和他戰成了一團。肖焰摟著我的腰問:「快活嗎?」「那還用說?」我捏了捏她的奶頭:「呆會也讓你享受一下。」「去你的。」肖焰用勁打了我粘呼呼的雞巴一下,我順勢摟住她,和她親起來,肖焰軟綿綿地靠在我懷裡,手握住了我的雞巴,輕輕地套弄著,我的手伸向了她的小洞裡,撥開她的陰毛,一根手指頭插了進去,輕輕地捅著,肖焰吃不住勁,嘴裡輕輕地哼著,大屁股在沙發上扭動著,彷彿有千萬隻螞蟻在爬。

    我們兩親了一會,我鬆開她,站起來,把雞巴送到了她的嘴邊說:「來,把它吃下去。」肖焰嗯了一聲,一隻手托起雞巴,一隻手摟住我的屁股,一張嘴,把雞巴含進了她的嘴裡。雞巴上還留有精液的殘液和瑞的淫水,味道不是很好聞,但肖焰卻津津有味地全舔乾淨了。

    我笑著托起又變硬了的雞巴,在她的臉上輕輕地抽打著,肖焰的手在我的屁股上撫摸著,不時地舔舔我的卵蛋。玩了一會,我讓她靠在沙發上,盡量把胸挺起來,我兩手握住她的乳房,輕柔地搓弄著,肖焰輕聲地哼著。我見她很享受,又跨前一步,稍稍蹲下身,貼緊她,把粗大的雞巴放在她的雙乳間,用勁聳動著。

    肖焰沒試過這一套,不禁吃吃地笑起來,自己主動捧著雙乳,使勁夾著我的積雞巴,任我玩弄。

    正玩得盡心,只聽見士心喊了一聲:「啊!」猛地把雞巴從瑞的穴裡抽了出來,用手飛快地搓弄著,瑞把腳稍稍圈著,嘴裡輕聲地哼著,我和肖焰都停了下來,望著他們。只見一股濃精從士心的雞巴裡噴了出來,全落在瑞的小腹上。士心喘著粗氣,後退一步,坐在我和肖焰的身邊。

    光軍見了,笑著站起來說:「該我了。」他走到瑞的身邊,把她的雙腿架起來,瑞已經沒勁掙扎了,任他擺佈。光軍也不客氣,直接把雞巴插了進去。

    我和肖焰不禁笑了起來:「怎麼樣?動心了嗎?想不想我干你?」我問道。

    肖焰輕打了我一下說:「貧嘴!」我捏了捏她的奶頭說:「走,上床去,我也來幹得你嗷嗷叫。」肖焰嬌嗔地打了我一下,站起來,往床上走去,我跟在她後面,不時地摸摸她的屁股,走過成貴身邊,我拉起她說:「成貴姐,走,一起玩3P。」成貴笑著起來,摟著我跟在肖焰的後面。肖焰爬到床上,回頭看見我們,還沒來得及說話,成貴就撲到她的身上:「師傅,我先親你一下。」說完,就在她的嘴上親了起來。

    肖焰沒提防這一招,她被成貴抱著,動,嘴裡發出輕微的哼聲,成貴親完了她,哈哈笑了起來。

    肖焰掐了她一把:「瘋丫頭,越玩越出格了。」我走到她跟前說:「別急,出格的還在後面。」說完,我把她推倒在床上,分開她的雙腿,在她濕漉漉的屄上摸了一把。肖焰的陰毛很濃密,這時已經被淫水浸透了,把她的屄遮蓋得很嚴實。我用手把她的陰毛分開,成貴跪在我身邊,一隻手摟著我,一隻手托著我的雞巴,在肖焰的陰唇上摩擦著,肖焰吃不住勁了,大屁股在床上磨動著,嘴裡哼著:「快點把雞巴插進來呀,我受不了了。」我和成貴相視一笑,成貴把我的雞巴對準肖焰的小孔,我一挺身,雞巴直插進去。我伏下身,兩手摁在肖焰顫動的乳房上,吸起一口氣,猛地幹起她來。肖焰嘴裡啊啊地叫著,兩腿盤起來,夾在我的屁股上,陰唇一張一合,迎合著我的雞巴。成貴在旁,不時摸摸我們兩人,有時湊過來和我親嘴,有時又到我身後,去摸我和肖焰的結合部位,有時乾脆抱著我的腰,一起聳動,嘴裡說:「我也來干你。」我們正玩得帶勁,士心走了過來,他抖動著他的雞巴,走到肖焰的面前,把雞巴塞進了她的嘴裡。肖焰一隻手捏著他的雞巴,一隻手托著他的卵蛋,頭稍稍仰起,起勁地吮吸著他的雞巴。成貴移到我的面前,她豐滿的雙乳緊緊地貼在我的身上,雙手摟著我的脖子,一邊親著我,一邊說:「快點,寶貝,我也要你插,我受不了了。」我停止了干肖焰,但雞巴還插在她的洞裡,我也摟著成貴,和她親著,我的手在她屁股上撫摸著,一根手指插進了她的屁眼裡,成貴輕哼了一聲,身體慢慢躺倒,我把雞巴從肖焰的屄裡抽出來,直插進成貴的小穴裡。

    我伏在她身上,和她親吻著,親了一會,我慢慢地跪起來,架起她的腿,猛地操起她來。肖焰在一旁躺著,呼呼地直喘氣。

    這時,士心走了過來,他單腿跪在肖焰的頭前,伏下身和她親嘴,一隻手用勁捏著她的乳房。肖焰身子扭動著,似乎顯得很受用。士心和她親了一會,一偏腿,跨坐在她的身上,把雞巴塞進了她的嘴裡。光軍和瑞也干到了最後,兩人緊緊地摟著,嘴對對嘴吻在一起,光軍的雞巴直插入根,緊緊頂在瑞的花心,準備把一股濃精全噴在上面,成貴的雙腿緊緊盤在我的屁股上,陰唇一張一合,迎合著我雞巴的抽送,只聽見我雞巴直搗她花心的噗嗤聲。就這樣幹了一會,一旁的肖焰慾火又燃,她撒嬌地對士心說:「你躺著,我要幹你的雞巴。」士心笑著說:「好!我倒要看看你的屄有多厲害。」說完,仰面躺好。肖焰磨動著她的大屁股,用手捏著士心的雞巴,對準自己的肉洞,慢慢地坐了下去。

    士心的雞巴很粗大,肖焰微皺著眉,一點一點把雞巴吞進她的小洞裡,等到雞巴沒入後,肖焰吐了口氣,大屁股動了動,把士心的雞巴牢牢地夾住了,然後開始一起一落地幹了起來。

    一旁的光軍這時也發出了一陣低哼,大概是他也放炮了。

    成貴勾著我的脖子,她喘息的氣息只撲我的臉,我壓在她的奶子上,不停地磨壓著,雞巴重重地搗在她的花心上上,弄得她叫了起來。我倆的臉挨得很近,我伸出舌頭,輕輕舔她的嘴唇,成貴喘著氣,張開嘴,把我的舌頭含住,一隻手在我的背上、屁股上亂摸著。

    這樣干了好一會兒,成貴感覺到我要射了,她把我摟得更緊了,陰唇緊緊夾住雞巴,屁股一陣亂磨,把嘴緊貼在我的唇上,這時,我守不住精關,一股熱流全傾倒在她的小穴裡。我長出了一口氣,然後就和她親在一起。

    這時,光軍站了起來,他走到士心和肖焰面前,在肖焰的奶子上摸了一把,肖焰一抬頭,光軍用手支起她的下巴,一低頭,吻上了她的嘴。肖焰身體慢慢地扭動著,朝他傾著,一隻手去捏著他的雞巴。我抬起頭,看著肖焰白晃晃的大屁股,對成貴說:「你不是想看三人行嗎?我干給你看。」說完,我站起來,走到肖焰的後面,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肖焰回頭看了我一眼:「幹嗎?又想幹我了?現在我的屄沒空。」我說:「不用操你的屄,要讓你享受雙重快感。」士心明白我的意思,一抬手,摟住了肖焰的腰和屁股,我用手掰開她的屁眼,把雞巴對準,一用勁,猛地插了進去。肖焰「啊!」地叫了一聲,身體想動,卻被士心牢牢地抱住了。而光軍也飛快地又把雞巴插進了她的嘴裡。

    我們三人用力地幹著她。肖焰被我們夾住,不能動彈。漸漸地,快感代替了疼痛,肖焰微閉著眼,享受起來。我幹了一會,雞巴從她屁眼裡滑了出來,我剛想再插進去,光軍忙說:「該我了。」我們兩換了位置,光軍操起她的屁眼,我則把雞巴插入了她的嘴裡。成貴笑吟吟地走過來:「師父,味道怎麼樣?」肖焰說不出話來,只是點點頭。我摟過她,一邊伸手在她的奶子上捏著,一邊和她親嘴。士心在下面說:「你們倆都操了屁眼,也讓我來試試。」光軍抽出雞巴,我和他一起扶著肖焰,讓她轉了個身,士心把雞巴對準她的屁眼,插了進去,肖焰半仰著躺在士心的身上,兩乳被他握著,一側頭,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裡,光軍靠近一步,又把雞巴插進了她的小穴裡。

    瑞這時也走了過來,她伏下身,含住了肖焰的奶頭,我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摸了起來。就這樣,我們一起混鬧了好一會,到最後,我們的精液把肖焰的三個洞全灌滿了。

    【全文完】

    我在約定的時間到了瑞開房的旅館,她早已在那裡了。她蓬鬆著長髮,穿著一件淺藍色的吊帶裙,裙子也不長,很緊身,豐滿的乳房半隱半現,顯得性感十足。她給我開了門。

    「人來了嗎?」我問道。

    「成貴來了,剛剛洗完澡。」瑞說著,摟著我的腰一起走進了房。我脫掉鞋,光腳走在地毯上。一進裡屋,就看見成貴正光著身在穿衣。她的個子不高,但沒有中年女人的發胖身材,一對乳房豐滿,在微微地晃動,她見我們進來,問道:

    「我該穿什麼?」「穿容易脫的。」瑞笑著說。

    「去你的。」成貴白了她一眼。我插嘴道:「沒錯,穿性感的,要不然怎麼調逗肖太婆。?」肖太婆就是我們的女上司,有40多歲,這次她又被委任為公司一把手,我們是來為她慶賀的。成貴點點頭,拿起她的小乳罩帶上,我走過去幫她係扣,一邊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討厭。」她嬌媚地橫了我一眼,一邊拿過三角褲穿上。她的三角褲很小,只有一條細線遮住她的肉縫,整個白屁股都露著,更顯迷人,然後,她又穿上一件短裙和一件露腰的短T恤。我正看得入迷,瑞對我說:「你們在這等著,我去洗澡。」我一聽忙說:「我也想洗,洗鴛鴦澡吧。」瑞笑著擰了我一把:「就你貧,來吧。」說完,向浴室走去。我忙脫掉長褲,跟了過去。

    一進門。瑞就脫掉了吊帶裙,露出了裡面紅色的內衣褲。她的身材豐滿,皮膚白晰,腰身很細,顯得乳房和屁股很大,讓我一看,雞巴就硬挺了起來。我走到瑞的身邊,一手摟住她,一邊扯下她的胸罩,瑞沒有反抗,她把身子靠在我的身上,頭枕在我的肩上,一隻手輕搭在自己的肩上,一隻手伸進了我的內褲,握住了我的雞巴。

    我一手捏著她的大奶,一手伸進她的三角褲,摸她的屄,毛絨絨,軟綿綿,瑞輕輕哼了一聲,用勁捏了我的雞巴一下,我一低頭,在她的秀唇上吻了起來。

    我們親了一會,瑞慢慢地脫離了我的唇說:「好了,先洗澡吧。」說完,身體一扭,掙脫了我的摟抱,走到噴頭前,彎腰脫掉紅色的小三角褲,扔向我,我一把抓住,覺得有點濕。我誇張地親了一下,逗得瑞哈哈笑了起來。我忙脫掉自己的短褲,晃動著大雞巴,走到了她的面前。

    瑞那起噴頭,調好水溫,在身上噴著水,我拿過乳液,倒在手上,抹勻了,往她的背上抹去,慢慢地滑到她的胸前,抹到了她的雙乳上。她的乳頭很小,由於沒有奶過孩子,所以乳房沒有下垂,很硬挺,摸著很舒服。瑞靠在我的胸前,扭頭和我親吻,她的屁股壓著我的雞巴,輕輕地磨擦著。

    我一隻手捏著她的乳房,一隻手又摸到了她的胯間,在她的陰唇上摸著。瑞忍不住笑了,偷偷地把噴頭的水調到涼水,身體一晃,把水澆到了我的身上,我:「啊」的一聲叫了起來,瑞哈哈笑著,兩個乳房亂晃。我拿過噴頭,放在一邊,一把摟住她說:「好姐姐,讓我幹一下,你看我的雞巴都硬了。」瑞嬌聲地嗯了一聲,我把硬挺地雞巴塞進了她的屄裡,雙手抱緊她的屁股,很勁地抽送起來。

    瑞也嬌吟地哼著,我正插得帶勁,成貴走了進來,她見我們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真會抓時間玩,快點,他們來了。」說完,走過來在我兩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走了出去。瑞伸手拍了拍我的臉:「先到這吧,寶貝!」說完,在我的唇上親了親,還把我的舌含在嘴裡吮吸了一會,我戀戀不捨地把雞巴從她的屄裡拔了出來,雞巴上沾了她的淫液,亮晶晶的,瑞拿過噴頭,另一隻手托著我的雞巴,一邊揉著,一邊用水沖洗,我一隻手摸著她的背,一隻手摸她的奶,很快,我們都洗乾淨了。

    我們互相擦乾淨,我很快地穿上襯衫和短褲,還想再找長褲時,瑞說:「行了,就這樣。」說著,拿起她的小紅三角褲,那是邊上繫繩的小內褲,讓我幫她繫好,然後,帶上乳罩,穿上吊帶裙,我們兩摟著一邊親嘴,一邊走進房。在屋裡,成貴正在收拾,見我們的親熱勁,笑著說:「看你這樣,小飛呀,你還要留點勁頭,讓肖頭樂一樂,呆會看你怎麼把她衣服脫了。」我和瑞鬆開,我一屁股坐在她身邊說:「脫她衣服還不好辦,只要你們兩配合好,我們在一旁起哄,保證能把她脫光。」我還是有點擔心,畢竟這不是鬧著玩的。成貴和瑞都笑了:「瞧你這點出息。」瑞說:「放心,這還是她提出來的,你是她點名要來的,就看你的本事了。」「那就沒問題了。」我把手放在成貴的肩上:「我還是最想脫你兩的衣服。」「去!」成貴打了我一下:「我的衣服不用你脫。」話剛說到這,就聽見門鈴響,「來了。」瑞忙去開門。我說:「我來給她個驚喜。」說完,就走進了裡屋。門一開,肖焰在我的死黨士心和光軍的陪伴下,說笑著走了進來。一進門,士心就嚷道:「真他媽的熱,我要沖涼。」光軍接跟著說:「我也去。」說完,兩人一邊脫衣服,一邊往浴室裡走去。

    肖焰也說著熱,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瑞連忙遞給她一杯飲料,肖焰接過來,一口喝乾,才喘了一口氣。她四下裡一看:「咦?小飛還沒來?」成貴和瑞笑著。

    沒有回答,這時,我悄悄走到她後面,伸手矇住了她的眼睛。肖焰哼了一聲,伸手在我的手臂上擰了一把:「小壞蛋,知道是你,快滾過來。」我哈哈笑著,鬆開手,順勢撲在她的肩上:「怎麼樣?還是我心誠吧?在這等你老半天了。」「誠個屁!要是誠就應該去接我。」「有兩大金鋼接你還不夠?」我說著,坐到了沙發的扶手上,摟著她的肩,肖焰見我只穿著短褲,微微笑了一下,用手在我的大腿上摸著,還不時碰碰我的雞巴,我只當作沒在意,對她說:「你不是說熱嗎?怎麼還穿得這麼整齊?來,脫掉!」說完,我就把她脫掉上衣。

    肖焰沒拒絕,上衣一脫,裡面穿著一件很小的T恤,領口也很低,把乳房勒得很緊,顯出了一道迷人的乳溝。我剛想說幾句調戲的話,不想成貴倒了兩杯酒遞給我們說:「來,先為肖頭慶賀一杯。」說完,和瑞舉起杯,一口喝乾。肖焰剛要喝,被我攔住:「這麼喝有什麼意思?我們來個特別的。」肖焰親呢地打了我一下:「好今天就聽你的。」我拿過她的酒杯說:「這酒比交杯酒喝得還有意思。」說完,我舉起杯,喝了一口。

    肖焰不解地看著我。剛要開口,我一把抱住她,一低頭,把嘴摁在她的嘴上,肖焰嗯了一聲,兩手摟住了我的脖子,嘴唇微張,把我餵她的酒都嚥了下去。瑞和成貴在一旁哄然叫好,我喂完了酒,肖焰還沒有鬆開我,嘴還在貪婪地吻著我,我輕巧地把舌頭伸進她的嘴巴裡,肖焰含住了它,不停地吮吸著,喉嚨咕咕作響,連同我的唾液,全都吞嚥下去。

    我的手在她的胸前摸索著,慢慢地移到了她的奶子上,她的奶子不大,因為呼吸急促,乳房開始硬挺,連奶頭都能感覺得到。我正摸得帶勁,耳邊聽見一陣說笑聲,我停止了和肖焰親嘴,扭頭一看,只見士心和光軍一起走了出來,人高馬大的士心竟然光著身體,黑黝黝的雞巴晃蕩著,全不在意。光軍也只穿了條三角褲,和士心在一起,他顯得白淨和瘦小。

    兩人笑呵呵地走過來,光軍一屁股坐在肖焰的旁邊,一隻手放肆地在她的腿上摸著:「頭。今天怎麼為你慶賀?我這樣還行吧?」光軍也坐在了成貴的旁邊。

    我一見,順勢溜到瑞的身邊坐下來。肖焰笑著說:「那要看你們怎麼表現了。」一邊說著,一邊把手放在士心的雞巴上。

    士心拍馬屁道:「那沒說的,我一人就能伺候好你。」說完,一把摟住她的腰,一隻手伸進T恤裡。成貴在一旁說:「你也不怕麻煩,還不幫頭把衣服脫了。」士心笑著在肖焰的臉上親了一口:「那當然是我來代勞了。」說完,就要脫她的衣服。

    「等等。」我忙說到:「這樣脫有什麼情調?我有個主意。」我看了他們一眼,說道:「我們哥三個來當護花使者,猜硬幣的正反面,錯了不但要脫衣服,還要接受懲罰,怎麼樣?」「就你點子多。」瑞擰了我一把:「但士心已經脫了呀。」「這好辦,我們也脫了。」說完,我和光軍就站起來,把衣服脫了。成貴挨著光軍,光軍也沒客氣,伸手就把她摟住了,兩人嘻嘻哈哈地笑著,瑞彈了彈我的雞巴,說:「誰先猜?」士心說:「我來猜。」我拿起桌上的硬幣,在桌上轉了起來,等它停穩,一把蓋住,士心想都沒想:「字。」我挪開手,卻是圖案。

    肖焰嬌嗔地打了他一下:「討厭,你是不是故意的?」「哪能呀!運氣不好。」士心嬉皮笑臉地說,「快脫吧。」我在一旁催道:「我們還想看呢。」士心笑著脫掉她的T恤,一件淺黃色的乳罩緊緊地貼著她的胸乳,士心伸手解開了乳罩的扣,把它丟到一邊,然後握住了她的乳房。

    「還有下面呀。」我們一起喊道。士心哈哈笑著,蹲下來,把肖焰的短裙和內褲脫了,這樣,肖焰光著身子坐在那裡,見我們都看著她,她有點不好意思,忙用手掩住她的下面。士心忙用把她的手拿開,讓我們看她水汪汪的屄。我和光軍站起來,走到她面前,光軍伸手捏住了她的一隻乳房,我則身子一挺,雞巴送到了她的咀前說:「現在的懲罰是含著雞巴。」肖焰的眼光有些迷離,呼吸也有些急促,她從沒經過這種陣勢,三個男人圍著她,她兩手握著士心和光軍的雞巴,兩人則玩弄著她的乳房和屄,我的雞巴晃在她的眼前,她一時不知怎麼辦才好。

    我伸手摁住了她的頭,把雞巴在她的臉上拍打著,肖焰嘴裡嗯嗯地叫著,任我擺佈。我把雞巴湊近她的嘴邊,肖焰沒有迴避,用嘴唇碰了碰,我順勢把雞巴塞進了她的嘴裡。

    粗大的雞巴把她的嘴塞得滿滿的,她只能發出哼哼的聲音。光軍和士心分別抓住她的兩隻手,放在他們的雞巴上,肖焰一抓住這兩條雞巴,就不肯放手了,兩人伏下身去,一人含住一個奶頭,輕輕的啄吸著,不時發出吱吱的聲音,肖焰興奮地發抖,她吐出我的雞巴,喘息著說:「你──你們三──三個壞蛋──。 」話說了一半,我屁股一挺,又把雞巴送進了她的嘴裡。

    這時,士心的一隻手已經扣進了她的屄裡,在那濕漉漉的黑洞裡不時地抽送著,而光軍則用勁捏著她的乳房,在我們三人的調理下,肖焰整個人都癱軟了,要不是光軍和士心在旁邊架著,她只怕要倒在沙發上了。我們正玩得起勁,我屁股上挨了一巴掌,回頭一看,只見瑞站在身邊說:「還沒夠呀?讓我們干看著?

    再來!」我從肖焰嘴裡抽出雞巴,在她的臉上打了幾下,然後,摟著瑞坐到沙發上,光軍也鬆開肖焰,坐回到成貴身旁,在她臉上討好地親了一下,成貴笑吟吟地摸著他地雞巴,和他親著嘴。瑞急催著我快開始,我踢了正在摸成貴乳房的光軍一下:「該你了。」說完,把硬幣扣在桌上,光軍還沒等硬幣停止轉動,就說:「字。」我一看,是圖案:「你也沒運氣,該罰了。」一旁的成貴擰了他一把說:「這次沒你的好果子吃,要罰一起罰。」「沒問題。」光軍說著就解成貴的衣扣。三下五除二,成貴就被扒光了。光軍剛要摸她晃動的乳房,瑞接口說:「先別急,你還沒受罰呢?」「對!」緩過來的肖焰說道:「剛才你這壞小子捏得那麼重,成貴,給我報仇,給這小壞蛋瀉火,幫他打手槍,看他能挺多久。」成貴笑著點點頭:「誰讓你得罪頭,來受罰吧。」說完,伏身對著他,一手托著光軍得卵蛋,一手握著他的雞巴,開始給他打手槍。剛開始的時候,成貴的手還很輕柔,她的手輕輕捏著光軍的卵蛋,另一隻手套弄著他的雞巴,身子伏在他的身上,一對大乳壓在他的胸前,光軍很舒服地斜靠在沙法上,雞巴因套弄而直豎著,龜頭被刺激得發亮,他一隻手摸著成貴的肩,一隻手去捏她的奶頭,兩人還不時地親一個響嘴,弄了一會,肖焰看不下去了:「別這麼輕拿輕放了,成貴,用點勁,讓他的雞巴放炮。」成貴聽了,笑了起來,手上的勁也大了起來,這下,光軍不由得哼出了聲,不知道是難受還是舒服。我和瑞不由得笑了起來,瑞握住我的雞巴,我隔著衣服摸她的奶,不時地親一下,士心和肖焰一邊看,一邊調笑著,成貴捏了半天的雞巴,見光軍沒有什麼大動靜,於是跪起來,把他的雞巴豎著,用勁撫弄,她的兩隻奶也在晃動著,光軍伸手去捏她的兩個硬篷篷的奶頭,我看著成貴的大屁股,雪白粉嫩,一撮黑毛從胯間直撲小屁眼,我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把,成貴撒嬌地叫了一聲,瑞故意裝出吃醋的樣子打了我一下。

    而光軍則一把抱住了成貴的腰,成貴一低頭,把光軍的雞巴含在了嘴裡,我正看得帶勁,瑞把我的頭扭過來,把嘴唇貼在我的嘴上,手輕輕地摸著我的雞巴,含含糊糊地說:「寶貝!───我,我忍不住了。」「那怎麼辦?」「你也──把我脫了。」「好!」我伸手解開了她的扣子,她的掉帶裙一下子落到了腰間,我伸手把裙子脫掉,扔到一邊,不想,一旁的肖焰說:「小瑞,你違規了。」「我不管,我受不了了。」瑞一邊說著,一邊和我親嘴。

    「那不行,什麼事都有規矩。」肖焰說:「你這麼急,那就先罰你吧。」「罰吧。」瑞說:「大不了就是挨操。」「有那麼便宜?」肖焰說:「讓3個小子輪流幹你,看你能忍多久?」「那有什麼?今天你也會被他們幹的,我先為你示範吧。」說完,瑞拍了拍我的臉說:「你先來。」我笑著答應了,蹲在她的面前,脫掉了她的三角褲,她把身體向下滑動了一下,把半個屁股懸在外面,我把雞巴在她毛茸茸的小洞旁磨了磨,猛地向下一送,雞巴沒入了她的深洞裡。瑞「啊!」地叫了一聲,兩手抓住了我的背,我俯身向她,把她的奶罩向上推了推,露出了飽滿的雙乳,我一手一個,用大拇指撥弄著奶頭,然後,身子聳動,開始猛幹起她來。

    因為我是站立,所以勁用得很猛,雞巴幾乎是盡根而入,插得她不停地叫:

    「啊!啊啊!雞巴──!好!」她的一隻手勾著我的脖子,一隻手放在我的腰上,輕輕地摸著,身體隨著我的抽插而聳動,兩腿盤在我的屁股上,臉上蕩漾著快樂的笑,我猛干她一會,俯下身去和她親嘴,瑞含著我的舌,把我的唾液吞進嘴裡,陰唇夾著我的雞巴,身體用力往上頂。

    我深吸一口氣,又猛地幹了起來。有時,雞巴從她的屄裡滑出來,瑞飛快地伸出手,扶正雞巴,對準她的小穴,讓我又插進去。就這樣,我幹了她十幾分鐘,等到我覺得雞巴一陣發麻,知道要瀉了,忙直起身,從她的屄裡抽出雞巴,剛一抽出,雞巴就噴了,乳白色的精液灑滿了她的小腹,瑞身體快活地扭動著,似乎還沒盡興。

    我上前一步,把雞巴放在她的嘴邊,她一張口,把雞巴含在了嘴裡,吮吸了一會,然後撒嬌地打了我一下:「討厭!」我哈哈笑著後退了一步,坐在肖焰的身邊。士心站起來說:「該我了。」說完,半蹲下來,用雞巴打了打瑞濕淋淋的陰唇,然後,把雞巴對準她的小洞,插了進去。瑞扭動著屁股,快活地哼著,又和他戰成了一團。肖焰摟著我的腰問:「快活嗎?」「那還用說?」我捏了捏她的奶頭:「呆會也讓你享受一下。」「去你的。」肖焰用勁打了我粘呼呼的雞巴一下,我順勢摟住她,和她親起來,肖焰軟綿綿地靠在我懷裡,手握住了我的雞巴,輕輕地套弄著,我的手伸向了她的小洞裡,撥開她的陰毛,一根手指頭插了進去,輕輕地捅著,肖焰吃不住勁,嘴裡輕輕地哼著,大屁股在沙發上扭動著,彷彿有千萬隻螞蟻在爬。

    我們兩親了一會,我鬆開她,站起來,把雞巴送到了她的嘴邊說:「來,把它吃下去。」肖焰嗯了一聲,一隻手托起雞巴,一隻手摟住我的屁股,一張嘴,把雞巴含進了她的嘴裡。雞巴上還留有精液的殘液和瑞的淫水,味道不是很好聞,但肖焰卻津津有味地全舔乾淨了。

    我笑著托起又變硬了的雞巴,在她的臉上輕輕地抽打著,肖焰的手在我的屁股上撫摸著,不時地舔舔我的卵蛋。玩了一會,我讓她靠在沙發上,盡量把胸挺起來,我兩手握住她的乳房,輕柔地搓弄著,肖焰輕聲地哼著。我見她很享受,又跨前一步,稍稍蹲下身,貼緊她,把粗大的雞巴放在她的雙乳間,用勁聳動著。

    肖焰沒試過這一套,不禁吃吃地笑起來,自己主動捧著雙乳,使勁夾著我的積雞巴,任我玩弄。

    正玩得盡心,只聽見士心喊了一聲:「啊!」猛地把雞巴從瑞的穴裡抽了出來,用手飛快地搓弄著,瑞把腳稍稍圈著,嘴裡輕聲地哼著,我和肖焰都停了下來,望著他們。只見一股濃精從士心的雞巴裡噴了出來,全落在瑞的小腹上。士心喘著粗氣,後退一步,坐在我和肖焰的身邊。

    光軍見了,笑著站起來說:「該我了。」他走到瑞的身邊,把她的雙腿架起來,瑞已經沒勁掙扎了,任他擺佈。光軍也不客氣,直接把雞巴插了進去。

    我和肖焰不禁笑了起來:「怎麼樣?動心了嗎?想不想我干你?」我問道。

    肖焰輕打了我一下說:「貧嘴!」我捏了捏她的奶頭說:「走,上床去,我也來幹得你嗷嗷叫。」肖焰嬌嗔地打了我一下,站起來,往床上走去,我跟在她後面,不時地摸摸她的屁股,走過成貴身邊,我拉起她說:「成貴姐,走,一起玩3P。」成貴笑著起來,摟著我跟在肖焰的後面。肖焰爬到床上,回頭看見我們,還沒來得及說話,成貴就撲到她的身上:「師傅,我先親你一下。」說完,就在她的嘴上親了起來。

    肖焰沒提防這一招,她被成貴抱著,動,嘴裡發出輕微的哼聲,成貴親完了她,哈哈笑了起來。

    肖焰掐了她一把:「瘋丫頭,越玩越出格了。」我走到她跟前說:「別急,出格的還在後面。」說完,我把她推倒在床上,分開她的雙腿,在她濕漉漉的屄上摸了一把。肖焰的陰毛很濃密,這時已經被淫水浸透了,把她的屄遮蓋得很嚴實。我用手把她的陰毛分開,成貴跪在我身邊,一隻手摟著我,一隻手托著我的雞巴,在肖焰的陰唇上摩擦著,肖焰吃不住勁了,大屁股在床上磨動著,嘴裡哼著:「快點把雞巴插進來呀,我受不了了。」我和成貴相視一笑,成貴把我的雞巴對準肖焰的小孔,我一挺身,雞巴直插進去。我伏下身,兩手摁在肖焰顫動的乳房上,吸起一口氣,猛地幹起她來。肖焰嘴裡啊啊地叫著,兩腿盤起來,夾在我的屁股上,陰唇一張一合,迎合著我的雞巴。成貴在旁,不時摸摸我們兩人,有時湊過來和我親嘴,有時又到我身後,去摸我和肖焰的結合部位,有時乾脆抱著我的腰,一起聳動,嘴裡說:「我也來干你。」我們正玩得帶勁,士心走了過來,他抖動著他的雞巴,走到肖焰的面前,把雞巴塞進了她的嘴裡。肖焰一隻手捏著他的雞巴,一隻手托著他的卵蛋,頭稍稍仰起,起勁地吮吸著他的雞巴。成貴移到我的面前,她豐滿的雙乳緊緊地貼在我的身上,雙手摟著我的脖子,一邊親著我,一邊說:「快點,寶貝,我也要你插,我受不了了。」我停止了干肖焰,但雞巴還插在她的洞裡,我也摟著成貴,和她親著,我的手在她屁股上撫摸著,一根手指插進了她的屁眼裡,成貴輕哼了一聲,身體慢慢躺倒,我把雞巴從肖焰的屄裡抽出來,直插進成貴的小穴裡。

    我伏在她身上,和她親吻著,親了一會,我慢慢地跪起來,架起她的腿,猛地操起她來。肖焰在一旁躺著,呼呼地直喘氣。

    這時,士心走了過來,他單腿跪在肖焰的頭前,伏下身和她親嘴,一隻手用勁捏著她的乳房。肖焰身子扭動著,似乎顯得很受用。士心和她親了一會,一偏腿,跨坐在她的身上,把雞巴塞進了她的嘴裡。光軍和瑞也干到了最後,兩人緊緊地摟著,嘴對對嘴吻在一起,光軍的雞巴直插入根,緊緊頂在瑞的花心,準備把一股濃精全噴在上面,成貴的雙腿緊緊盤在我的屁股上,陰唇一張一合,迎合著我雞巴的抽送,只聽見我雞巴直搗她花心的噗嗤聲。就這樣幹了一會,一旁的肖焰慾火又燃,她撒嬌地對士心說:「你躺著,我要幹你的雞巴。」士心笑著說:「好!我倒要看看你的屄有多厲害。」說完,仰面躺好。肖焰磨動著她的大屁股,用手捏著士心的雞巴,對準自己的肉洞,慢慢地坐了下去。

    士心的雞巴很粗大,肖焰微皺著眉,一點一點把雞巴吞進她的小洞裡,等到雞巴沒入後,肖焰吐了口氣,大屁股動了動,把士心的雞巴牢牢地夾住了,然後開始一起一落地幹了起來。

    一旁的光軍這時也發出了一陣低哼,大概是他也放炮了。

    成貴勾著我的脖子,她喘息的氣息只撲我的臉,我壓在她的奶子上,不停地磨壓著,雞巴重重地搗在她的花心上上,弄得她叫了起來。我倆的臉挨得很近,我伸出舌頭,輕輕舔她的嘴唇,成貴喘著氣,張開嘴,把我的舌頭含住,一隻手在我的背上、屁股上亂摸著。

    這樣干了好一會兒,成貴感覺到我要射了,她把我摟得更緊了,陰唇緊緊夾住雞巴,屁股一陣亂磨,把嘴緊貼在我的唇上,這時,我守不住精關,一股熱流全傾倒在她的小穴裡。我長出了一口氣,然後就和她親在一起。

    這時,光軍站了起來,他走到士心和肖焰面前,在肖焰的奶子上摸了一把,肖焰一抬頭,光軍用手支起她的下巴,一低頭,吻上了她的嘴。肖焰身體慢慢地扭動著,朝他傾著,一隻手去捏著他的雞巴。我抬起頭,看著肖焰白晃晃的大屁股,對成貴說:「你不是想看三人行嗎?我干給你看。」說完,我站起來,走到肖焰的後面,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肖焰回頭看了我一眼:「幹嗎?又想幹我了?現在我的屄沒空。」我說:「不用操你的屄,要讓你享受雙重快感。」士心明白我的意思,一抬手,摟住了肖焰的腰和屁股,我用手掰開她的屁眼,把雞巴對準,一用勁,猛地插了進去。肖焰「啊!」地叫了一聲,身體想動,卻被士心牢牢地抱住了。而光軍也飛快地又把雞巴插進了她的嘴裡。

    我們三人用力地幹著她。肖焰被我們夾住,不能動彈。漸漸地,快感代替了疼痛,肖焰微閉著眼,享受起來。我幹了一會,雞巴從她屁眼裡滑了出來,我剛想再插進去,光軍忙說:「該我了。」我們兩換了位置,光軍操起她的屁眼,我則把雞巴插入了她的嘴裡。成貴笑吟吟地走過來:「師父,味道怎麼樣?」肖焰說不出話來,只是點點頭。我摟過她,一邊伸手在她的奶子上捏著,一邊和她親嘴。士心在下面說:「你們倆都操了屁眼,也讓我來試試。」光軍抽出雞巴,我和他一起扶著肖焰,讓她轉了個身,士心把雞巴對準她的屁眼,插了進去,肖焰半仰著躺在士心的身上,兩乳被他握著,一側頭,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裡,光軍靠近一步,又把雞巴插進了她的小穴裡。

    瑞這時也走了過來,她伏下身,含住了肖焰的奶頭,我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摸了起來。就這樣,我們一起混鬧了好一會,到最後,我們的精液把肖焰的三個洞全灌滿了。

    【全文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