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痛失處女之身

    ‘你真是漂亮呀!到了这最后关头,从你的头发到你的脚趾尖,全部都是属于我的啦!我从初中一年级开始,就一直等著这一天呀!’

    由贵子参加成人节日典那天,被圭介强行拖走,将她监禁在圭介的家,且感慨万分地对她说了这番话。

    圭介的住家虽然比不上松宫府邸──由贵子的家那宽敞豪华,但也是相当大的建筑物。

    但是相对于松官府邸的洋式建筑,圭介的住家却是纯日本式的古老建筑。而且宽大的庭院任由它荒芜。以前住在奎介家的老奶母,也回到她的乡间去了,现在只有圭介单独一人过生活,圭介又懒得收拾,更加添了一种阴气森森的感觉,好像住着妖魔鬼怪的凶宅似的。

    圭介在住进医院期间,要由贵子替他作口舌服务,又要她将唾液混和啤酒让他饮,这种行为由贵子都照做了,今日终于带来了这样的恶果。

    但是由贵子为了不让家人替她担心,她给家写了信,也挂了电话,表示在朋友家,然而她还是不能向圭介倾注爱慕之情。

    不用说,她甚至开始憎恨圭介,真想将他杀死而后快。

    事到如今,圭介也将以往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向由贵子和盘托出。他说:

    ‘哼!现在我才告诉你!我脸上的伤疤,是我拾起你射来的箭,自己将脸颊剌伤的……’

    ‘咦……?!’由贵子不由得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是呀!圭介自从中学一年级开始直到高中三年级的五月份,整整花了五年时间,每当有练习射箭的那一天,就一定要躲在箭靶后面的树林中,只管等待着由贵子射来的箭,他一直等待着这个偶然的机。

    ‘你很射箭,因你不太偏离箭靶,将箭射到树林的机很低,等了你五年,我才等到你那一次!’圭介补充说。

    到底真的有这种想法的少年吗?况且要拾起射来的箭,拿看箭头刺伤自己的脸颊,而且还惨叫一声,让大家都听到。

    由贵子想到自己就是由这次事故而被圭介纠缠不休,也正是圭介布下的一个骗局,可以说从一年级开始,由贵子就被圭介暗中缠上了。

    而且也可以说,一个中学一年级的少年学生,开始为八年后自己成年后的事,开始一步步地周密策划了。

    ‘我呀,又矮又丑,我比谁都更有自知之明,而且内心世界灰暗、性格怪僻,因此为了将一个最美的女子追到手,我需要周密的计划呀!’圭介说。

    ‘……’

    ‘哈哈!我的愿望实现啦,现在我可以将你独占啦!’

    ‘这,这次交通事故也是……’由贵子问。

    ‘当然啦!自从你取得驾驶証,买了车,我一直在寻找机,我等待着你行走最坏的路线,最坏的天气,还要没有其他的目击証人的时候……’

    ‘你为甚要这样摧残自己……’由贵子问。

    ‘呵,我现在只是骨折,我还希望切断一条腿哩!反正到死,我都 跟你生活在一起。’

    这是一个多固执的圭介。竟然为了追求由贵子,不惜牺牲自己的血肉之躯。

    ‘我要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我不可能一生爱你,这是绝对不可能……’由贵子美丽的眼皮向上一翻,斩钉截铁地说。她还是参加成人典礼时的打扮:长袖的和服、淡淡的化,端坐在客厅的一角,俨然像一个贵族小姐,高贵又大方。

    ‘你是嫌我又矮又丑吗?’圭介问。

    ‘你的心本来就很丑恶的啦!简直是一无是处……’由贵子说著,伤心地流下了眼泪。

    ‘那我俩来试一下好吗?即使你内心抗拒我,只要我弄到你身体有反应、兴奋,你的心也就屈服于我啦!’圭介向由贵子逼近。

    ‘你不要逼近我……’由贵子向后退著说。

    但是,围着石墙,又隔着宽大庭院的客厅,任凭由贵子如何大喊大叫,外人也是听不到的。况且这又是一处不太有人来的山脚边。

    ‘事到如今,你还想反抗吗?你识趣的话就向我靠拢,让我得到新生,重新做人吧!’圭介说。

    即使圭介真想重新做人,由贵子听了他那故意制造事端的自白,也只能对他满腔憎恨了。

    由贵子终于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加上她又穿着行动不便的和服,她不知该如何应变了。但是她下定决心,决不能在圭接口前干那些卑鄙下流的勾当。

    ‘喂,我是要同你来真的啦,你知道矢去处女之身时滋味吗?’圭介边说边舐著舌头,向由贵子迫近。

    ‘你……你为甚不一开始就追求我呀?而你不是让矶部老师、川 小姐白白地作了牺牲吗?’由贵子气愤地责问。

    ‘我有两点理由。一是我早就说过,就是要等你长大成人,最好状态的时候才动手。另一原因是你很温柔……’

    ‘……’

    ‘你是一位吸收了他人的苦恼与悲哀,而令自己变得更为美丽的女子。’

    ‘你真是胡说八道,毫不知耻……’

    ‘喂,别说那多废话啦!我要采取行动啦!’圭介伸出双手,抱住了由贵子的身体。

    ‘啊……你是甚……东西……’由贵子拚命地想挣脱。但终于被他按倒在榻榻米上了。

    ‘唔……’由贵子被圭介抱住狂吻。

    圭介第一次闻到由贵子口红的香气,混合看由贵子那馨香的鼻息,令到圭介的鼻腔也一阵阵痒麻。

    由贵子那梳理整齐的秀发,一时被搞到披头散发。华丽的礼服面,是一位刚满二十岁的艳光四射,富有弹性的肉体。

    圭介还是执拗地抱住由贵子狂吻,且伸手解开她那和服的衣带。他也不理否撕破由贵子的和服,更不担心和服被弄得皱皱的。圭介还是死皮赖脸,满不在乎。

    由贵子虽然难以抗拒,还是咬紧牙齿,不许圭介的舌头伸进她的嘴。

    由贵子的口红也被圭介舐得溶化了。圭介的嘴唇这才离开了由贵子。

    ‘好哇!你再用力反抗!我等待你多年啦,我是个有志气的男人……’圭介吼叫着。开始认真地要脱去由贵子的和服了。

    ‘啊──你停手!……’

    由贵子雪白的大腿这时隐约可见,和服前襟的肉色非常性感、妖艳。

    由贵子的和服好容易被圭介扯脱了,由贵子的雪白的肌肤颢露了出来。

    华丽的和服与腰带散乱地扔在客厅的地上,就像一朵大花轮的鲜花零乱地散落在地上。

    由贵子扭动着腰肢,本来是阴气森森,霉气刺鼻的客厅,一时香水的气味扑鼻而来,这是一个成熟的女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体香,笼罩整个大厅。

    不多久,由贵子的底裤也被扯脱了,她已成为一丝不挂的姿态,她已无法再作反抗,只是缩手缩脚,将肉体卷成一团。

    她那又长又黑的头发,覆蓋著雪白柔软的肌肤,闪著艳光的黑发与那雪白的肌肤,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就在由贵子闪闪缩缩,全身发抖之际,圭介也三扒两拨,很快脱去了衣服,全裸著身躯。

    ‘喂,你是第一次看见啦,我的身体好好地让你欣赏一番吧!’圭介说。且伸手去拉由贵子。

    由贵子仍是哆嗦著缩作一团。但是很快被圭介猛力一推,成了仰天的状态。当然,在客厅的一角早已支好了三脚架,那个电视摄影机要拍下这个纪念性的一刻,摄影机也一直在拍摄著。

    圭介绝对不想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而急于上马,他不想立即摘取这朵鲜花。既然经过多年的忍耐与等待,现在他更不必性急。他要冷静地观察,要尽情地慢慢地来欣赏由贵子的肉体美。

    ‘啊──’由贵子抱在胸前的双臂,被圭介左右分开了,她感到羞耻与恐怖,粗声粗气地喘息著。

    ‘真漂亮的肌肤呀……世界上的任何一位女子,都比不上你这美呀……’圭介也一面紧张地呼吸,一面自言自语.

    但是,由贵子并末因得到圭介的赞美而感到丝毫的开心。当然这些赞美她早已听惯了,她本来就是长得美嘛!

    由于圭介全年对由贵子进行监视,他很清楚由贵子仍是个处女,且除圭介自己以外,她尚未与任何第三者接过吻。假如有那个男人敢于去追求由贵子的话,圭介便不择任何手段将对手诛杀掉。

    好在与由贵子同时代的男子,也没有一个可以配得上由贵子的美貌,也没有一个人的家庭环境可以与由贵子的门第相匹配。谁都视由贵子为高不可攀的美女,而敬而远之。由贵子除了与男子跳乡土舞蹈时与男子握过手外,便再末有与别的男子拖过手了。

    她那透明似的嫩滑肌肤,就像施了一层白粉般的洁白,连一个疤痕、一粒黑痣也没有。她的肌布如璧玉无瑕、天生丽质,曲线之美,无与伦比。

    她那成熟的一对乳房,呈半月型,向上翘起,既丰满又富有弹性。但是她那有如鲜嫩的樱桃色乳头,也因全身哆嗦而不停地抖动。

    她那纤细的腰肢,柔软的腹部,长方形的肚脐眼、修长的美腿,丰满的臀部,令腿间形成一个丫字形,柔软的耻毛,如烟似雾,隐约可见。

    ‘喂,你叉开双腿呀!挺起腰身、抱住双膝,让我好好看看你那个神秘的部份呀……’

    到如今圭介还不想过多触摸由贵子的肌肤,他很有耐性地等待由贵子自己作出主动。

    ‘啊,这样太羞耻啦……我不能照做……’由贵子说。

    ‘好哇!不能的话,就这样来吧!’圭介从散置在客厅内的由贵子的和服中,取出细小的绳子,开始要将由贵子的脚踝捆绑住。

    ‘啊……求求你,不要绑住我……’由贵子扭动腰肢挣扎着。

    但是圭介很快手,很快就将由贵子捆绑了。而且将绑住足踝的绳子左右一拉,分别将绳子绑在柱上及一张大桌的桌脚上予以固定。

    ‘唉呀……可恶!你……停手啦……’

    由贵子的大腿已被巧妙地分开,任凭她如何用劲挣扎,也不能再闭上了。

    ‘对啦!这样看得一清二楚。你那神秘部位的最面也可以看到啦!’圭介说著,抓住由贵子捂著腿间的双手,又绑住她一双手踝,像大字一样地将她拉开。

    ‘啊……不要啦……你不要看我……’

    身为千金小姐的由贵子,要死要活地感到十分羞耻。

    圭介这时又开亮了客厅内辉煌耀眼的挂灯,特意将电视摄像机的镜头接近由贵子的腿间,进行录影。

    ‘喂,让我慢慢地观察吧!我要看一下那个部位的形状、颜色、气味……’圭介的脸已挨近由贵子的腿间。

    结实的美腿之间的肌肉,冒着一股热气,一种美妙的气味。

    圭介从正面注视著由贵子的腿间,鼓起的耻丘上一片朦胧的耻毛,耻毛之下是一道小小的裂缝。小阴唇呈粉红色,一点皱痕也没有,看上去又滑溜,又富有弹力。

    连那吓得不断收缩的肛门,也被圭介看到了。

    ‘噢!’极度的羞耻,令到由贵子想喊,但又出不了声。偶然她能感觉到圭介呼向她腿间的鼻息,令她双腿一直哆嗦,细声呻吟起来。

    不久,圭介伸出两个字型的手指,向左右拨开小阴唇来偷看。

    ‘啊……啊……’由贵子仍在继续挣扎,被绑住的双腿不停地蠕动着。

    小阴唇内侧的粘膜稍微有点湿润,放射出粉红色的光泽。

    圭介将自己的鼻尖挨近由贵子的耻部,他猛然闻到一股女人的性臭,令他立即将鼻尖擦向由贵子的耻毛。

    ‘唔……’由贵子的腹肌一起一伏地呻吟著。

    尿骚加上汗臭,以及由贵子早上并未冲凉,残留在身上的香水气味,一齐袭向圭介的鼻端,令圭介得到前所未闻的官能刺激。

    圭介摇头晃脑,鼻尖像狗一样在里贝子的耻毛各处擦来擦去,嗅了又嗅。

    ‘噢……你不要这样啦……我受不了啦……’由贵子频频摇头挣扎,大腿内侧的肌肉不停地抖动哆嗦。同时耻部也不停地收缩,她感觉到圭介的舌头已舐向她的下体。

    圭介的舌头舐向由贵子下体的裂缝,大概尿道口残留着尿液的关系吧,他嗅到了阵阵腥臭,舌头好像受到异味的刺激。

    大概被舐到阴蒂的敏感部位吧,只见由贵子如哭似泣,断断续续地呻吟,大腿内侧在不停地哆嗦,整个肉体不停地挣扎。

    毕竟是敏感部位受到圭介舌头的刺激,由贵子的下体也开始分泌爱液了。

    ‘湿湿的啦!都是小便的臭昧,让流出的爱汁冲洗干净你的下体呀……’圭介以羞辱的口气对由贵子说。

    而这时的由贵子似乎甚也没有听到,她只是不停地呻吟,肌肤不停地起伏。

    ‘唔──’由贵子细声地呻吟一声,她感到下体被异物插入。原来是圭介的中指插进了她的阴道。

    ‘我说呀!你要准备丧失处女之身啦,可能很痛吧!’圭介说。他已经观察、欣赏完了,便解开了由贵子被捆绑的手脚。

    由贵子的手脚尽管可以自由活动,但她已经似魂飞魄散,身体仍在哆嗦,她感到孤独无助,只能将被分开的双腿合拢起来。

    然而圭介,又分开了由贵子的大腿,而且将他的下半身压在由贵子的身上。

    接着他在充分勃起的阴茎上,涂上自己的口液,用手托著,朝由贵子的下体挥去……

    ‘哇──你停…手,不要……’茫然若失的由贵子,也本能地领到危机的降临,同时亦本能地再度拚命地开始挣扎。

    但是,终于被圭介找到了易于插入的体势,圭介的腰身用力一挺,终于被圭介插入了。

    ‘噢……啊……’由贵子感到被撕裂似的剧痛,她喘着气,两手有气无力地想将圭介推开。

    ‘你不要推我……你自己放松点啦!’圭介细声地自言自语,一下子被他插入到底了。

    ‘啊……’圭介的身体完全压在由贵子的身上。由贵子顿觉透不出气,整个身子一下子变得僵硬挺直了。过分的刺痛,她既出不了声,也无力再挣扎了。

    圭介将舌头伸入由贵子张开的口中。由贵子因不停地喊叫,感到口干舌燥,圭介在她口中乱舐一通。

    圭介接着体味着插入后的肉体感触,以及由贵子身上诱人的体温。不久便开始抽动起来。

    圭介阴茎的根部碰触著由贵子的耻骨,令他感到非常刺激。

    ‘最妙啦……即使躺着不动,这也是最舒服啦!’圭介自言自语着。他的胸部正好压在由贵子丰满的乳房上,那种莫可名状的快感,令圭介的腰身开始有韵律地冲刺。

    ‘啊……噢……’由贵子偶然缩起身体。

    到二十岁才失去处女之身,在现代也许稍为迟些吧!加上由贵子一向洁身自爱,对性欲方面有很大的抑制力,可能反而在潜意识中令自己对注交产生好奇心理吧!

    加上由贵子也是充分成熟了的肉身,她不仅感到破瓜的痛楚,而且另一方面也许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是,还有稍许的快感吧。

    圭介也正是为了期待由贵子成孰的性爱决感,由此他才耐心地等待。由贵子虽然是个处女之身,但圭介对她冲刺时,好像并不费力,也毋须多大的技巧。随着圭介腰身的前后挺动,两人的结合部位粘膜的摩擦,还发出阵阵之声浪哩。

    ‘唔……我快要射出去啦……你好好地体一下射精时的快感啦……’圭介将交合的动作推向了最高潮,全身立即得到激烈的快感……

    由贵子被圭介搞得精疲力尽,一时好似神志昏迷似的不能动弹。

    圭介为了挤出他的全部精液,他也伏在由贵子的身上,停止了一切动作。他吻著由贵子的红唇,闻着她的发香和体香,沉浸在最妙的快感余韵之中……

    ‘你真是漂亮呀!到了这最后关头,从你的头发到你的脚趾尖,全部都是属于我的啦!我从初中一年级开始,就一直等著这一天呀!’

    由贵子参加成人节日典那天,被圭介强行拖走,将她监禁在圭介的家,且感慨万分地对她说了这番话。

    圭介的住家虽然比不上松宫府邸──由贵子的家那宽敞豪华,但也是相当大的建筑物。

    但是相对于松官府邸的洋式建筑,圭介的住家却是纯日本式的古老建筑。而且宽大的庭院任由它荒芜。以前住在奎介家的老奶母,也回到她的乡间去了,现在只有圭介单独一人过生活,圭介又懒得收拾,更加添了一种阴气森森的感觉,好像住着妖魔鬼怪的凶宅似的。

    圭介在住进医院期间,要由贵子替他作口舌服务,又要她将唾液混和啤酒让他饮,这种行为由贵子都照做了,今日终于带来了这样的恶果。

    但是由贵子为了不让家人替她担心,她给家写了信,也挂了电话,表示在朋友家,然而她还是不能向圭介倾注爱慕之情。

    不用说,她甚至开始憎恨圭介,真想将他杀死而后快。

    事到如今,圭介也将以往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向由贵子和盘托出。他说:

    ‘哼!现在我才告诉你!我脸上的伤疤,是我拾起你射来的箭,自己将脸颊剌伤的……’

    ‘咦……?!’由贵子不由得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是呀!圭介自从中学一年级开始直到高中三年级的五月份,整整花了五年时间,每当有练习射箭的那一天,就一定要躲在箭靶后面的树林中,只管等待着由贵子射来的箭,他一直等待着这个偶然的机。

    ‘你很射箭,因你不太偏离箭靶,将箭射到树林的机很低,等了你五年,我才等到你那一次!’圭介补充说。

    到底真的有这种想法的少年吗?况且要拾起射来的箭,拿看箭头刺伤自己的脸颊,而且还惨叫一声,让大家都听到。

    由贵子想到自己就是由这次事故而被圭介纠缠不休,也正是圭介布下的一个骗局,可以说从一年级开始,由贵子就被圭介暗中缠上了。

    而且也可以说,一个中学一年级的少年学生,开始为八年后自己成年后的事,开始一步步地周密策划了。

    ‘我呀,又矮又丑,我比谁都更有自知之明,而且内心世界灰暗、性格怪僻,因此为了将一个最美的女子追到手,我需要周密的计划呀!’圭介说。

    ‘……’

    ‘哈哈!我的愿望实现啦,现在我可以将你独占啦!’

    ‘这,这次交通事故也是……’由贵子问。

    ‘当然啦!自从你取得驾驶証,买了车,我一直在寻找机,我等待着你行走最坏的路线,最坏的天气,还要没有其他的目击証人的时候……’

    ‘你为甚要这样摧残自己……’由贵子问。

    ‘呵,我现在只是骨折,我还希望切断一条腿哩!反正到死,我都 跟你生活在一起。’

    这是一个多固执的圭介。竟然为了追求由贵子,不惜牺牲自己的血肉之躯。

    ‘我要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我不可能一生爱你,这是绝对不可能……’由贵子美丽的眼皮向上一翻,斩钉截铁地说。她还是参加成人典礼时的打扮:长袖的和服、淡淡的化,端坐在客厅的一角,俨然像一个贵族小姐,高贵又大方。

    ‘你是嫌我又矮又丑吗?’圭介问。

    ‘你的心本来就很丑恶的啦!简直是一无是处……’由贵子说著,伤心地流下了眼泪。

    ‘那我俩来试一下好吗?即使你内心抗拒我,只要我弄到你身体有反应、兴奋,你的心也就屈服于我啦!’圭介向由贵子逼近。

    ‘你不要逼近我……’由贵子向后退著说。

    但是,围着石墙,又隔着宽大庭院的客厅,任凭由贵子如何大喊大叫,外人也是听不到的。况且这又是一处不太有人来的山脚边。

    ‘事到如今,你还想反抗吗?你识趣的话就向我靠拢,让我得到新生,重新做人吧!’圭介说。

    即使圭介真想重新做人,由贵子听了他那故意制造事端的自白,也只能对他满腔憎恨了。

    由贵子终于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加上她又穿着行动不便的和服,她不知该如何应变了。但是她下定决心,决不能在圭接口前干那些卑鄙下流的勾当。

    ‘喂,我是要同你来真的啦,你知道矢去处女之身时滋味吗?’圭介边说边舐著舌头,向由贵子迫近。

    ‘你……你为甚不一开始就追求我呀?而你不是让矶部老师、川 小姐白白地作了牺牲吗?’由贵子气愤地责问。

    ‘我有两点理由。一是我早就说过,就是要等你长大成人,最好状态的时候才动手。另一原因是你很温柔……’

    ‘……’

    ‘你是一位吸收了他人的苦恼与悲哀,而令自己变得更为美丽的女子。’

    ‘你真是胡说八道,毫不知耻……’

    ‘喂,别说那多废话啦!我要采取行动啦!’圭介伸出双手,抱住了由贵子的身体。

    ‘啊……你是甚……东西……’由贵子拚命地想挣脱。但终于被他按倒在榻榻米上了。

    ‘唔……’由贵子被圭介抱住狂吻。

    圭介第一次闻到由贵子口红的香气,混合看由贵子那馨香的鼻息,令到圭介的鼻腔也一阵阵痒麻。

    由贵子那梳理整齐的秀发,一时被搞到披头散发。华丽的礼服面,是一位刚满二十岁的艳光四射,富有弹性的肉体。

    圭介还是执拗地抱住由贵子狂吻,且伸手解开她那和服的衣带。他也不理否撕破由贵子的和服,更不担心和服被弄得皱皱的。圭介还是死皮赖脸,满不在乎。

    由贵子虽然难以抗拒,还是咬紧牙齿,不许圭介的舌头伸进她的嘴。

    由贵子的口红也被圭介舐得溶化了。圭介的嘴唇这才离开了由贵子。

    ‘好哇!你再用力反抗!我等待你多年啦,我是个有志气的男人……’圭介吼叫着。开始认真地要脱去由贵子的和服了。

    ‘啊──你停手!……’

    由贵子雪白的大腿这时隐约可见,和服前襟的肉色非常性感、妖艳。

    由贵子的和服好容易被圭介扯脱了,由贵子的雪白的肌肤颢露了出来。

    华丽的和服与腰带散乱地扔在客厅的地上,就像一朵大花轮的鲜花零乱地散落在地上。

    由贵子扭动着腰肢,本来是阴气森森,霉气刺鼻的客厅,一时香水的气味扑鼻而来,这是一个成熟的女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体香,笼罩整个大厅。

    不多久,由贵子的底裤也被扯脱了,她已成为一丝不挂的姿态,她已无法再作反抗,只是缩手缩脚,将肉体卷成一团。

    她那又长又黑的头发,覆蓋著雪白柔软的肌肤,闪著艳光的黑发与那雪白的肌肤,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就在由贵子闪闪缩缩,全身发抖之际,圭介也三扒两拨,很快脱去了衣服,全裸著身躯。

    ‘喂,你是第一次看见啦,我的身体好好地让你欣赏一番吧!’圭介说。且伸手去拉由贵子。

    由贵子仍是哆嗦著缩作一团。但是很快被圭介猛力一推,成了仰天的状态。当然,在客厅的一角早已支好了三脚架,那个电视摄影机要拍下这个纪念性的一刻,摄影机也一直在拍摄著。

    圭介绝对不想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而急于上马,他不想立即摘取这朵鲜花。既然经过多年的忍耐与等待,现在他更不必性急。他要冷静地观察,要尽情地慢慢地来欣赏由贵子的肉体美。

    ‘啊──’由贵子抱在胸前的双臂,被圭介左右分开了,她感到羞耻与恐怖,粗声粗气地喘息著。

    ‘真漂亮的肌肤呀……世界上的任何一位女子,都比不上你这美呀……’圭介也一面紧张地呼吸,一面自言自语.

    但是,由贵子并末因得到圭介的赞美而感到丝毫的开心。当然这些赞美她早已听惯了,她本来就是长得美嘛!

    由于圭介全年对由贵子进行监视,他很清楚由贵子仍是个处女,且除圭介自己以外,她尚未与任何第三者接过吻。假如有那个男人敢于去追求由贵子的话,圭介便不择任何手段将对手诛杀掉。

    好在与由贵子同时代的男子,也没有一个可以配得上由贵子的美貌,也没有一个人的家庭环境可以与由贵子的门第相匹配。谁都视由贵子为高不可攀的美女,而敬而远之。由贵子除了与男子跳乡土舞蹈时与男子握过手外,便再末有与别的男子拖过手了。

    她那透明似的嫩滑肌肤,就像施了一层白粉般的洁白,连一个疤痕、一粒黑痣也没有。她的肌布如璧玉无瑕、天生丽质,曲线之美,无与伦比。

    她那成熟的一对乳房,呈半月型,向上翘起,既丰满又富有弹性。但是她那有如鲜嫩的樱桃色乳头,也因全身哆嗦而不停地抖动。

    她那纤细的腰肢,柔软的腹部,长方形的肚脐眼、修长的美腿,丰满的臀部,令腿间形成一个丫字形,柔软的耻毛,如烟似雾,隐约可见。

    ‘喂,你叉开双腿呀!挺起腰身、抱住双膝,让我好好看看你那个神秘的部份呀……’

    到如今圭介还不想过多触摸由贵子的肌肤,他很有耐性地等待由贵子自己作出主动。

    ‘啊,这样太羞耻啦……我不能照做……’由贵子说。

    ‘好哇!不能的话,就这样来吧!’圭介从散置在客厅内的由贵子的和服中,取出细小的绳子,开始要将由贵子的脚踝捆绑住。

    ‘啊……求求你,不要绑住我……’由贵子扭动腰肢挣扎着。

    但是圭介很快手,很快就将由贵子捆绑了。而且将绑住足踝的绳子左右一拉,分别将绳子绑在柱上及一张大桌的桌脚上予以固定。

    ‘唉呀……可恶!你……停手啦……’

    由贵子的大腿已被巧妙地分开,任凭她如何用劲挣扎,也不能再闭上了。

    ‘对啦!这样看得一清二楚。你那神秘部位的最面也可以看到啦!’圭介说著,抓住由贵子捂著腿间的双手,又绑住她一双手踝,像大字一样地将她拉开。

    ‘啊……不要啦……你不要看我……’

    身为千金小姐的由贵子,要死要活地感到十分羞耻。

    圭介这时又开亮了客厅内辉煌耀眼的挂灯,特意将电视摄像机的镜头接近由贵子的腿间,进行录影。

    ‘喂,让我慢慢地观察吧!我要看一下那个部位的形状、颜色、气味……’圭介的脸已挨近由贵子的腿间。

    结实的美腿之间的肌肉,冒着一股热气,一种美妙的气味。

    圭介从正面注视著由贵子的腿间,鼓起的耻丘上一片朦胧的耻毛,耻毛之下是一道小小的裂缝。小阴唇呈粉红色,一点皱痕也没有,看上去又滑溜,又富有弹力。

    连那吓得不断收缩的肛门,也被圭介看到了。

    ‘噢!’极度的羞耻,令到由贵子想喊,但又出不了声。偶然她能感觉到圭介呼向她腿间的鼻息,令她双腿一直哆嗦,细声呻吟起来。

    不久,圭介伸出两个字型的手指,向左右拨开小阴唇来偷看。

    ‘啊……啊……’由贵子仍在继续挣扎,被绑住的双腿不停地蠕动着。

    小阴唇内侧的粘膜稍微有点湿润,放射出粉红色的光泽。

    圭介将自己的鼻尖挨近由贵子的耻部,他猛然闻到一股女人的性臭,令他立即将鼻尖擦向由贵子的耻毛。

    ‘唔……’由贵子的腹肌一起一伏地呻吟著。

    尿骚加上汗臭,以及由贵子早上并未冲凉,残留在身上的香水气味,一齐袭向圭介的鼻端,令圭介得到前所未闻的官能刺激。

    圭介摇头晃脑,鼻尖像狗一样在里贝子的耻毛各处擦来擦去,嗅了又嗅。

    ‘噢……你不要这样啦……我受不了啦……’由贵子频频摇头挣扎,大腿内侧的肌肉不停地抖动哆嗦。同时耻部也不停地收缩,她感觉到圭介的舌头已舐向她的下体。

    圭介的舌头舐向由贵子下体的裂缝,大概尿道口残留着尿液的关系吧,他嗅到了阵阵腥臭,舌头好像受到异味的刺激。

    大概被舐到阴蒂的敏感部位吧,只见由贵子如哭似泣,断断续续地呻吟,大腿内侧在不停地哆嗦,整个肉体不停地挣扎。

    毕竟是敏感部位受到圭介舌头的刺激,由贵子的下体也开始分泌爱液了。

    ‘湿湿的啦!都是小便的臭昧,让流出的爱汁冲洗干净你的下体呀……’圭介以羞辱的口气对由贵子说。

    而这时的由贵子似乎甚也没有听到,她只是不停地呻吟,肌肤不停地起伏。

    ‘唔──’由贵子细声地呻吟一声,她感到下体被异物插入。原来是圭介的中指插进了她的阴道。

    ‘我说呀!你要准备丧失处女之身啦,可能很痛吧!’圭介说。他已经观察、欣赏完了,便解开了由贵子被捆绑的手脚。

    由贵子的手脚尽管可以自由活动,但她已经似魂飞魄散,身体仍在哆嗦,她感到孤独无助,只能将被分开的双腿合拢起来。

    然而圭介,又分开了由贵子的大腿,而且将他的下半身压在由贵子的身上。

    接着他在充分勃起的阴茎上,涂上自己的口液,用手托著,朝由贵子的下体挥去……

    ‘哇──你停…手,不要……’茫然若失的由贵子,也本能地领到危机的降临,同时亦本能地再度拚命地开始挣扎。

    但是,终于被圭介找到了易于插入的体势,圭介的腰身用力一挺,终于被圭介插入了。

    ‘噢……啊……’由贵子感到被撕裂似的剧痛,她喘着气,两手有气无力地想将圭介推开。

    ‘你不要推我……你自己放松点啦!’圭介细声地自言自语,一下子被他插入到底了。

    ‘啊……’圭介的身体完全压在由贵子的身上。由贵子顿觉透不出气,整个身子一下子变得僵硬挺直了。过分的刺痛,她既出不了声,也无力再挣扎了。

    圭介将舌头伸入由贵子张开的口中。由贵子因不停地喊叫,感到口干舌燥,圭介在她口中乱舐一通。

    圭介接着体味着插入后的肉体感触,以及由贵子身上诱人的体温。不久便开始抽动起来。

    圭介阴茎的根部碰触著由贵子的耻骨,令他感到非常刺激。

    ‘最妙啦……即使躺着不动,这也是最舒服啦!’圭介自言自语着。他的胸部正好压在由贵子丰满的乳房上,那种莫可名状的快感,令圭介的腰身开始有韵律地冲刺。

    ‘啊……噢……’由贵子偶然缩起身体。

    到二十岁才失去处女之身,在现代也许稍为迟些吧!加上由贵子一向洁身自爱,对性欲方面有很大的抑制力,可能反而在潜意识中令自己对注交产生好奇心理吧!

    加上由贵子也是充分成熟了的肉身,她不仅感到破瓜的痛楚,而且另一方面也许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是,还有稍许的快感吧。

    圭介也正是为了期待由贵子成孰的性爱决感,由此他才耐心地等待。由贵子虽然是个处女之身,但圭介对她冲刺时,好像并不费力,也毋须多大的技巧。随着圭介腰身的前后挺动,两人的结合部位粘膜的摩擦,还发出阵阵之声浪哩。

    ‘唔……我快要射出去啦……你好好地体一下射精时的快感啦……’圭介将交合的动作推向了最高潮,全身立即得到激烈的快感……

    由贵子被圭介搞得精疲力尽,一时好似神志昏迷似的不能动弹。

    圭介为了挤出他的全部精液,他也伏在由贵子的身上,停止了一切动作。他吻著由贵子的红唇,闻着她的发香和体香,沉浸在最妙的快感余韵之中……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