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美麗的姐姐

    美麗的姐姐——詩一首

    美麗的姐姐,我是多麼地渴望親近你。你那尖挺的椒乳,你那渾圓的玉臀,你那纖細的腰肢,你那羊脂般的侗體。每次你出浴時穿粉紅吊帶背心緊身褲的樣子,令我無法自控。我多麼想把你壓在身下!多少次我想衝進浴室,一覽你動人的身體。多少次我想把你迷倒,一發我久壓的慾火。又有多少次我乘你不在,將火熱的精液射在你那小小的性感內褲。我甚至用望遠鏡想偷窺你睡覺,而你卻總是將燈熄滅。我幻想有一天,你能理解我,讓我一親芳澤,雖然這可能永遠是個夢。

     

    **年*月*日Tuesday(暑假的一天)晴

    今天是星期二,工作日。媽媽和姐姐上班了,爸爸也去了他主管的工地,家裡只有我和弟弟。

    我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沒什麼好節目,但也沒什麼其他事好玩。我瞥見姐姐的房門未關。

    姐姐的屋子對我來說一直有些神秘,並由此生發出極大的誘惑。我一直想進去看看。於是我支開了弟弟(讓他寫作業去),揣著一顆因緊張和興奮而狂跳的心進了姐姐的屋子。

    這間屋子向陽,現在又是早上九點,太陽毫不吝嗇地撥灑著光輝,把整間屋子照得金碧輝煌。

    屋子的西北角放著一張桌子,桌子上有個錄音機,錄音機旁擺著夾有姐姐照片的相框和一包紙巾。因為窗簾正好擋住了桌子的那部分陽光,這張西北角的桌子被掩蓋在黑暗之中,與其他地方形成鮮明的對比。而我的眼睛就是從這片黑暗開始了它的參觀。

    與桌子同在一邊而又相對的是一個大衣櫃。衣櫃和桌子之間就是每晚與我那美麗的姐姐最為親密的床了。我多麼想跟這張床調換一下位置呀。大床上放著粉紅的太空被和一個心形的小枕頭,給人無限的遐想。

    屋子的右邊是一片空地,僅有一個旋轉椅,椅上坐著一個白色公仔毛毛熊。

    我的探險(就當是一次探險吧)從衣櫃開始。

    打開櫃門,映入眼簾的就是那些整日令我魂牽夢繞的美麗內衣。一瞬間,全身的血液集中在了一處——我勃起了。突然靈光一閃,我想到了一個主意,也就是這個主意,引發了以後的一切。

    我在衣櫃裡拿出一件米黃色文胸和一條米黃色底褲(它們應該是一套),把它們「穿」在一個枕頭上。還找了些碎紙塞在文胸裡面以使它更像一對酥胸。緊接著我就開始了對這個假想姐姐的強姦。

    只揉搓了幾下我便射了出來,弄的整件底褲全是精液。

    發洩一通後,我冷靜了下來,發現很多事需要善後,比如怎麼弄乾淨姐姐的內褲,怎樣才能把姐姐的內衣照原樣擺好等等。另外我還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如果爸媽或是姐姐在我「作案」期間回來該怎麼辦呢?

    一邊想著,一邊我把東西整理好,又草草擦乾淨那塵根,就離開了姐姐的房間。

    晚上他們都回來了,並沒發生什麼不妥,我便安心地吃飯睡覺了。在床上我想著明天再爽一次,不過技巧得改進一下了。

    **年*月*日星期三晴

    經過昨天的經驗,今天我已輕車熟路。正好弟弟今天跟同學出去玩兒了,省了我支開他的力氣。

    再次進入姐姐的房間(如果有一天能夠只「進入姐姐」該多好),我沒有馬上打開衣櫃,而是忍著衝動走到了桌子旁邊,想看一下桌子裡的世界。

    這張桌子分左右兩邊,各有四個抽屜。中間還有一個大抽屜。大抽屜和兩邊的上兩個小抽屜沒鎖,其餘的都鎖了。逐一打開,裡面儘是些磁帶,書,化妝品之類,並沒有我所想像的一些東西,比如日記,避孕套之類。

    看來姐姐還是個頂怕羞的人,不肯將那些東西放在外面,或是根本就沒有。這些更激起了我的興趣。(不好意思,到現在才告訴大家,姐姐今年十九歲,我十八歲。)不知上鎖的抽屜裡是什麼呢?

    體內的衝動越來越大,像黑洞一樣吞噬著我的忍耐。終於我離開了桌子,打開了嚮往已久的衣櫃。這次我拿了一條白色的全棉內褲和一件粉紅色蕾絲文胸,照上次那樣」穿「在了枕頭上。但這次我總覺得有些不妥,看了一會兒才發現原來枕頭太粗,根本就不像姐姐,並且把那些可人的內衣撐得不像樣子。

    在這裡我要給大家描寫一下我美麗的姐姐:姐姐今年十九歲(這個上面已提及),大約一米六五,一頭颯爽的短髮,瓜子臉稍圓,胸不算大,但矯挺十分。腰也不十分細,但性感之極;玉臀渾圓,雖不很翹但極賦美感。皮膚白皙,特別是臉,白裡透紅,就像熟透的鮮果,吹彈即破。

    有一次坐車,因為人多我們兩個坐得很近,姐姐穿的是七分褲,露出的一段雪白的小腿就伸在我面前,當時我真恨不得……另外姐姐有一對修長的美腿和一雙嬌美的腳,和她身體的其他部位合在一起絕對是一個性感美女。

    唉,只顧得描寫了,前面我還衝動著呢。

    發現問題以後,我就找到一條繩子,在枕頭相當於腰的地方勒出一段細的,又把文胸和底褲緊了緊,接著就……

    今天與昨天實在有太多的不同,就連爽完之後的感覺都不同了。今天事後我總有一種失落感,但是為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年*月*日Thursday陰

    今天天氣雖然陰鬱,但我的慾火依舊,甚至更強。對姐姐的思念亦是如此。

    上午八點半過後,我等所有人消失後,又開始了「必修課」。因為現在才剛開始上班,離他們回來還早。於是我爽了一次之後又來了幾次。在第四次正欲罷不能時,外面響起了開門聲。還沒等我收拾好一切,人就已進來了。心想這次慘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我甚至想好了如果是爸媽或弟弟時的應答。但我沒想到是姐姐。我從不敢想像怎樣面對姐姐。但現在要面對的就是姐姐,世事弄人呀。

    當我挺著塵根面對姐姐的時候,當姐姐看著滿床內衣和沒穿褲子的弟弟時,場面之尷尬,可想而知。

    我的頭哄得一聲,整個世界便與我隔離了。姐姐說了什麼或是一聲沒吭我都不知道。我跑出了姐姐的房間,想要找個縫鑽進去藏起來,永遠不出來。

    接下來的幾天我再也沒進過姐姐的房間,但奇怪的是家裡卻沒有什麼人責怪我。為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年*月*日

    在極度的忍耐之中,我度過了一個星期。今天我實在忍不住了,另外我也覺得時間能抹去一切。

    我再度來到了姐姐的房中。

    在過去的一個星期裡,我不能到姐姐的房中,全身的慾望無處發洩,就開始看黃色小說了。不過沒什麼用,反而越弄越慾火焚身。但我學到一樣東西——手淫。就是打手槍。然而每次總是弄得塵根脹大,卻無法洩火。我想可能是缺少情緒刺激的原因吧。於是我就進入了姐姐的房間。

    迫不及待地拿出一條紅色的在陰戶上部鏤空的窄邊三角內褲,我把它包裹陰唇的部分包住我的塵根套弄起來。幾十下之後,一股濃精噴射而出,滿地都是。

    爽!這一次是這些天最爽的一次。我就那樣用姐姐的內褲包著塵根,趴在姐姐的床上,狂爽了一陣。

    收拾好東西,我就到客廳看電視了。一會兒之後,我竟恢復了元氣。姐姐那虛掩的門又開始引誘我了。我再次進入了姐姐的房間。

    這次我的慾火沒那麼灼人了,我開始再一次觀察姐姐的房間。發現在屋子的西南角竟放著一盆衣服——一盆髒衣服。

    啊,想起來了。昨天晚上,姐姐洗完澡換下來的衣服,因為太晚了就沒洗。想來是這些了。我揀了一下,竟然發現了姐姐的內褲——換下來而沒洗的內褲,仍然帶著姐姐體味和陰戶分泌物的內褲。

    心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狂跳著,塵根立刻直了起來。

    我得驚喜,這真是意外的驚喜。這不跟直接進入姐姐沒什麼兩樣嗎?

    同時,靈光再次在我腦中閃動——若能把我的精液塗在姐姐的內褲上,那不跟直接乾姐姐差不多嗎?

    於是我就用這條令人驚喜的內褲,爽了六次。把精液均勻地塗在姐姐的所有內褲和文胸緊貼乳頭的地方。把剩餘的均勻地塗在姐姐的口杯和倒進姐姐的洗髮水裡。想像著姐姐被我幹的情形,我又一次勃起,射了個一塌糊塗。我不願意浪費精子,就把它們全部倒入姐姐洗澡用的澡巾裡了。

    不過這次經驗不足,下次要算準姐姐洗澡前準備好一切。那樣就……嘻嘻!

    啊,快樂的一天!。

     

     

    **年*月*日星期六晴

    今天爸媽都不用上班,我們一家決定回老家看望奶奶。我們早上回去的,照例要待到下午。我卻吃完中午飯就一個人跑回家了,原因就不消說了。我有充足的理由不讓爸媽懷疑——我跟同學約好下午一起複習功課。

    一個人回到家裡,我十分高興,原因也不消說。但是當我又要進入姐姐房間的時候,一些東西困擾了我,就如半空中的蛛網突然被我撞到一樣,揮之不去,查之無形。

    這裡有必要說一下我的身世。我自小喪父,兩兄弟跟著母親長大。在我高中一年級時,我現任的爸爸進入了我們的生活,跟隨他到來的還有姐姐。雖然她在名義上是我姐姐,,但從她一來到我家,我就不可抑制地把所有對異性的興趣轉移到了她的身上。

    我想以上的這些可能就是「蛛網」的來源了。

    我不能總是這樣,因為她是我姐姐;但我總是這樣,是因為她從生理上來說不是我姐姐。也就是這個原因使我從對姐姐的眷戀中得到無比的快感——第一,我沒有亂倫;第二,我又有亂倫的嫌疑。

    就這樣,我坐在沙發上東想西想。一直到爸媽他們回來。

    晚上,我又見到了姐姐,又見到了剛剛出浴穿粉紅色背心和粉紅色緊身短褲的姐姐。我的慾火又如火山爆發一樣衝將出來。「我要姐姐」這個念頭在我腦中縈繞,久久不去。我再也不要拿姐姐的內衣發洩了。那樣做帶給我的只有越來越多的失望和失落。

    就這樣,一個「陰謀」在我腦中醞釀開來。

     

     

     

    **年*月*日星期一晴

    我想,我與姐姐親近的後果不外三條:

    1、姐姐能理解我的一片心,我們水到渠成。

    2、姐姐不願意,但我設計親近了她之後,她也接受了我。

    3、姐姐不願意,我設計親近了她之後,她恨我入骨。

    從利害面說,第一條無疑是首選。但是,一,事情沒有如此完美的。二,就算這條路走得通也不夠刺激。第三條最刺激,但後果太過嚴重。因此,第二條是我的最終選擇。

    今天姐姐不上班。姐姐不上班就總是會睡覺前洗澡的。洗完澡之後,姐姐就不會再開衣櫃。衣櫃很大,足夠藏進我這個活人。我在裡面藏到姐姐睡覺後就可以……

    而我不能在姐姐睡覺後從門進去是因為姐姐的房門總是是著雙保險的,就算有鑰匙,開門時的聲響也必會警醒姐姐,所以我就選了上面那條路。

    有了想法,所缺的就是實踐和運氣了。

    吃完晚飯,爸媽早早的睡覺了,弟弟也出去玩了。我假裝不舒服,回了自己房間。趁姐姐洗澡的空擋,閃進了姐姐的房間,藏進了衣櫃裡。

    將計劃實現,往往是五五之數,心裡的緊張,自不必說。更何況我是親歷疆場而不是運籌帷幄,心中甚至有些害怕。騎虎難下亦不過如此了。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我也在受著時間地煎熬。「姐姐怎麼還不睡覺呀。」

    天黑了,當然,我藏在櫃子裡,根本看不到天有沒有黑。但姐姐房間的燈亮了,這是我看得到的。燈光透進衣櫃微微打開的縫隙,好像要搜尋我似的。我急忙往裡躲了躲。但我的眼睛依然留在了外面,因為姐姐進來了。

    就這樣,我通過一條罅縫看到了一切,並通過這條罅縫,得到了一切。

    姐姐洗完了澡,穿著她那套永遠清新香鬱的浴衣——粉紅色吊帶背心,粉紅色緊身短褲。渾身縈繞著香氣——即使我在衣櫃中也聞到了。她的頭髮還沒幹,我想應該釋放著青蘋果的香味。胳膊和小腿上還帶著水珠,我似乎聞到它們所散發出的姐姐的體香。姐姐的背心很短,沒有完全與短褲吻合,這使我能一覽姐姐的一部分性感蠻腰,還有她那微凹的肚臍。

    姐姐梳了一下頭,照了一下鏡子,給自己了一個甜美的笑。跟著一邊看書,一邊似乎在等頭髮乾透。姐姐從來不用風筒,也從來不作面膜,更不用化妝品。姐姐天生麗質。

    終於,頭髮乾了。

    我本已為姐姐會慢慢的脫衣服,然後睡覺。(那樣我就可以一飽眼福啦)可姐姐只是關了燈

    就躺在床上了。

    在等待姐姐睡著的時間裡,我想,姐姐會不會手淫呢?難道她沒有慾望嗎?

    但姐姐沒有手淫,像個真女一樣睡著了。她的均勻的呼吸告訴了我,她已睡熟了。現在是晚上十一點半。

    我躡手躡腳地推開了衣櫃門,「吱呀」,這一聲可嚇得我全身發僵。「姐姐可千萬別醒呀!」在黑暗中僵了一會兒,我走出了衣櫃。

    面對躺在床上熟睡中的姐姐,我的全身開始戰抖,彷彿要跳起來一樣。塵根早已頂了起來。

    因為是夏天,姐姐什麼也沒蓋,或者這就是她穿衣服睡覺的原因吧。

    我家樓下是一條公路,公路對面是一個工地,工地的燈徹夜不熄。

    白色的微光從玻璃窗輻射進來,瑣碎地灑在姐姐身上,反映在我的眼裡。

    姐姐堅挺的胸,平坦的腹,修長的腿,美麗的臉,合著這月白色的光,何其美呀!我甚至不忍心去破壞這良辰美景。然而……

    我試著將手探向姐姐的椒乳,隔著她的背心輕輕撫摸。姐姐沒戴文胸,柔軟的半球形的乳房向我的手傳出一陣陣刺激,走遍全身,最後歸於塵根。如浪的攻勢使我早已勃起的塵根無法自已,一股激流噴射而出——我射精了。

    頭波的慾火就這樣暫且得到了緩解。我開始細細地欣賞姐姐的身體。當然,欣賞的同時還要小心不弄醒姐姐。

    我輕輕地移開姐姐的手臂,把她的背心由下往上撩起。在這個過程中,我慢慢地看到姐姐的腹,一寸一寸雪白緊湊的皮膚,最後到達姐姐那傲視一切的胸。我全身的血液為之凝固,整個世界,除了姐姐的呼吸聲和我的心跳,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響。

    我彎下腰,底下頭,由姐姐的腹開始,逐寸地往上親吻姐姐。我的舌接觸著姐姐嫩滑的皮膚,我的鼻吮吸著姐姐若蘭的馨香,一寸寸,一寸寸……

    我用舌尖舔著姐姐的乳根,並繞著「山脈」的周圍畫圓,盤山而上,直至紅寶石般的乳頭。

    或許是受到了刺激,或許是進入了異相睡眠,姐姐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了。我想她一定在做好夢。

    在乳房眷戀了大約半個小時,我開始向下開拓了。

    從乳房,我迂迴而下,把姐姐的上身又吻過一遍,來到了姐姐的神聖禁地。

    隔著緊身短褲,我已聞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應該是姐姐的幽香夾雜著沐浴露香味而形成的吧。

    就這樣,我一直將頭放在這片樂土,攫取著這無限的美妙。

    大約十分鐘之後,我開始除去姐姐的短褲。我的心情是緊張和急迫,我的動作是小心和謹慎。

    我輕柔地抬起姐姐的玉臀,從後面解下她的短褲。「啊!」我真想大叫一聲,姐姐今天竟穿了那件我最喜歡的白色內褲。

    看著姐姐平坦的小腹,微微隆起的,包裹在內褲窄帶裡的陰戶,我早已勃起的塵根再也無法忍受。

    我兩腿分開,將塵根凌於姐姐的陰戶之上,在內褲上摩擦起來。只覺體內有些東西一股一股地湧動,大有火山噴發之勢。「忍!」

    但也僅忍了兩分鐘左右,一條白龍就越洞而出了。姐姐的肚皮上就多了一灘精蟲。

    看看時間,已一點鐘有餘,我開始脫姐姐的內褲了。

    我雙手插進姐姐的玉臀下面,慢慢的脫下姐姐身上唯一可以遮羞的衣物,順著姐姐渾圓緊湊的美腿,一脫到底。

    現在,這位我心目中的女神終於一絲不掛得呈現在我眼前,呈現在大自然之中。我激動的幾乎要流淚!

    再次低下頭,我重重地吻在姐姐的陰戶,舌尖在細縫中游弋。我把姐姐的雙腿微微分開,使她的陰道暴露出來。我得舌尖如魚一般「鑽」進了姐姐的陰門,姐姐的陰門真小呀。哦,可能是有處女膜擋著吧。可惜沒燈光,不然真得看看處女膜的樣子。應該像《桃花源記》所說:「初極狹,只可通人……」

    由陰戶向上,我吻到陰蒂(別以為我不知道,我是醫學生呢)。吻著吻著,突然發現姐姐的下體竟然流出了乳白的液體,帶著一種不香但好聞的氣味。完全不自主的,我把它們全部吃進嘴裡,併吞入腹中,一種前所未有的獲得感生發出來。姐姐,我愛你!

    接著,我吻變她的下體,直至腳趾。

    那一晚,姐姐的床單濕的一塌糊塗,內褲也未倖免遇難。而我,付出了暑假以來最「慘痛」的「代價」——腿都軟了。第二天,姐姐看見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或許她夢見的是我吧。而我,心懷鬼胎,見了姐姐,自然也手足無措。唉,何苦來由?

    大家或許要問,為什麼我沒進入姐姐。我想可能是這樣的:

    一,因為家庭關係,我和姐姐平日話都不多,雖是姐弟,但並不熟悉。我不敢擔保那樣之後姐姐會有什麼反應。

    二,我愛姐姐,我不想她因我而毀了貞節。

    因此,雖然我極想進入姐姐,但我沒有這麼作。但這並不是說我有多偉大,因為第一條佔百分之八十。

    但是,隨後的一件事改變了我的初衷。

     

    八***********************************

    各位版友,小弟乃是junyang899的變身,美麗的姐姐的作者與以前無異。

    上次,即美麗的姐姐之七,是故事的一個小高潮。故事的主人公——姐姐,終於出現了。

    說明一點,小弟寫得短是因為太長的文章我看了會頭暈。且小弟更新極快,絕對不會令各位版友失望。***********************************

    **年*月*日星期天陰

    我的心情跟天氣一樣陰鬱。姐姐今天帶了一個男的回家——她男朋友。

    爸媽像迎接一切客人一樣,款待他吃了中午飯。稍坐了一會之後,那男的就走了——帶著姐姐出去了。

    自從那天晚上我親密接觸了姐姐之後,就開始覺得姐姐是我的一部分了,甚至是全部。我甚至覺得姐姐似乎喜歡我。看著她跟著別人走了,跟著一個男人走了,跟著她稱為男朋友的一個男人走了,我如歌中所唱那樣——心如刀割。

    我一聲不吭地跟了出去。當然是在他們走了一會兒之後,以瞞過所有人。

    我想知道他們去哪兒,會幹些什麼。

    就這樣,我調在他們後面,整整一個下午。也就是這一個下午改變了我對姐姐的愛。

    他們先去了離我家不遠的一個公園,在石凳上一坐就是一個小時。中間,那個男的去買了一次汽水。除此之外,就一直緊緊依偎在一起。我在正對他們的一片冬青樹叢中能清楚地看到他們的一切動作。從醫學角度說,他們的動作是一種刺激,我的眼睛是感受器。刺激通過眼睛,傳入大腦,大腦作出反應,作用於全身。我的心臟越跳越快,夾雜著陣陣針扎感;而塵根竟也來湊熱鬧,硬邦邦的。

    那我到底看到了什麼呢?有時候回憶都使人痛苦。

    姐姐他們坐的那張石凳面向南,背靠著幾棵繁茂的柳樹。姐姐依偎在那人的懷中,頭湊在那人的肩膀上。兩人的嘴細細地動著,不知說些什麼,想來一定是甜言蜜語。

    說著說著那人的手開始不老實了。那只摟著姐姐的右手開始向下移動,由肩膀,到粉背,再一直游到姐姐那球形的玉臀。並沒有停在那裡而是不斷的來回摩擦,向下游移。而姐姐似乎沒有一點拒絕的意思,甚至不曾害羞。這是最令我生氣的——我的姐姐,我的全部,竟然給另外一個男人肆意的蹂躪。

    「我要殺了那人,連姐姐也殺了!」

    天哪,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但這確實是我今後對姐姐的所有報復行為的原因。

    不知不覺中天黑了。姐姐他們離開石凳後沒有回家,也沒有離開這個公園。他們依偎著在公園裡散步,聊天。這裡,我想再強調一下,天黑了。

    意想不到得事發生了。姐姐和那人走去了白天我監視他們的那片樹叢,那片能屏蔽一切的冬青樹叢。我猜到了他們即將要幹的事,但我不願意相信。或者還有其他原因,比如我想偷窺他們,我跟著他們,在樹叢邊藏了起來。

    天更黑了,但公園還沒到開燈的時間。

    我的眼似乎會發光,把他們的好事看了個一清二楚。我不知道這到底值得高興還是傷心。

    那男人剛開始時很溫柔,脫下自己的外套,鋪在草地上。溫柔地扶著姐姐的肩膀,讓姐姐緩緩地躺在草地上。等姐姐的背剛剛接觸草地,那人便像狼一樣,撲將上去,不理姐姐的抵抗,彷彿要撕爛姐姐一樣出去了姐姐的衣服,任由姐姐那近乎完美的軀體被粗糙的草地污損。直到現在我還認為這是一次強姦。

    到了後來,姐姐竟然並不表現出什麼不滿和反抗,甚至迎合起來。那人也似乎不是什麼有情趣的人,連愛撫都沒有就進入了我無比期望卻不捨進入的姐姐,粗暴的幹了起來。我似乎能聽到姐姐那痛苦的呻吟。操他媽的!

    我忽然發現,我無法忍受姐姐被別人站有,不能被這個粗暴的人佔有,也不能被即使像我一樣溫柔的人佔有。姐姐是我一個人的。以前的那些保護姐姐貞潔的想法給我全部否定。

    但任我怎麼想,姐姐已被別人佔有。殺了那人是不可能的,永遠佔有姐姐也是不可能的。理想與現實的矛盾,對那個男人的恨,對姐姐的複雜感情,加上這越來越濃的黑夜,我的復仇計劃就這樣開始了。

     

    **年*月*日星期一月黑風高

    經過昨天的一切,仇恨充斥著我。昨晚大哭一場之後,現在我已堅強無比,卑鄙無比!

    我要迷姦姐姐!

    迷姦

    姐姐昨天和今天歇班。昨天我和她分別做了什麼,大家都知道了。今天她不上班,今天我還在放假。今天她已不再是女神,今天我要向她發洩仇恨。

    天氣很熱(現在是暑假時期呀),比以往的幾天都熱。姐姐午覺醒來,渾身香汗。像我期望的那樣,姐姐走進了浴室。這次我沒有在浴巾,洗髮水,沐浴露上做任何手腳。我不這樣做是因為我要保存精力,好鋼用在刀刃兒上。

    姐姐走進了浴室。

    我開始了行動——將事先準備好的,用十片安定磨成的藥粉倒進了姐姐常喝的橙汁沖劑包裡。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等待,以及祈求上帝保佑(我想,上帝若有知又怎會保佑我呢?)。我覺得姐姐被迷倒的機會很大——天很熱,洗完澡很渴,姐姐喜歡橙汁。

    我不能就坐在客廳裡等姐姐進入我的圈套——一來太可疑,二來太著急。於是我出了家門,走到了昨天那個公園的那片樹叢,回憶起了昨天引起我仇恨的一幕一幕。這些更堅定了我復仇的決心。甚至連後果也索性不想了。去他媽的吧!

    估摸著姐姐應該洗完澡出來,喝完果汁倒下了,我開始往回走。一路上想像著將要發生的一切。

    然而,家中的一切卻令我哭笑不得。

    回到家之後,姐姐早已洗完澡,不出我所料,桌上放著喝得只剩底的橙汁。但是,問題出現了,姐姐的房門鎖上了,而且是雙保險。

    問題一,鑰匙在哪兒?

    問題二,姐姐有沒有被迷倒?

    問題三,就算姐姐被迷倒,藥效能持續多久?

    問題一在十分鐘之後被解決——我找到了鑰匙。問題二在半個小時後得到解決——self-assurance戰勝了懷疑。問題三在又半個小時候被解決——我在藥理書上找到,那樣份量的藥,催眠時間是一個小時多一點。

    結論是,我現在不能進去。因為姐姐說不定已經醒了。

    天哪!天哪!天哪!除了這兩個字,我還能說些什麼?古人曾說:「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其言不虛矣!

    怎麼辦呢?看來只能等待機會了。

    不,我不能再等了。絞盡腦汁,我又想了一條計策。

    晚飯時間到了。我假裝幫媽媽煲粥,趁媽媽接電話,把四十粒安定磨成的粉末放進了鍋裡。大家一定要問,為什麼我總用安定。因為,安定無色無味,價格便宜。大家又要問,四十片,那麼大劑量,會不會有事。別忘了,我是醫學生,而且,我們家一共五個人呢。只期望姐姐不要不吃飯,哪怕喝些粥也好。

    大家都沒令我失望,天終於不再玩兒我了。吃過晚飯大約才半個多小時,各個都說頭暈,回房睡了。我假裝不舒服,只呡了幾口粥,所以一點兒都不暈。我還主動承擔起洗碗的責任。

    亂七八糟地洗了碗,把所有可能出現的危險全拋諸腦後。我拿著姐姐屋門的鑰匙,在一片漆黑中向姐姐的房間進發了。

    開門發出了一些聲響,但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大,自然,也沒驚醒姐姐。我像禿鷹一樣,無聲無息地接近「獵物」。

    因為今天太熱,姐姐沒穿她的性感睡衣,只穿著那套我初次用來發洩的黃色內衣。只用毛巾被的一角蓋住肚臍,以防涼氣傷胃。想想上次我在她的房中,首先看到的是肚臍,這次卻剛好是肚臍以外的部分。

    黑暗中雖然易於隱藏,但視物不清。況且這次我根本不需隱藏。於是我打開了姐姐房間的燈——只開了泛著粉紅色光的床頭燈,沒開傻不拉嘰的日光燈。這樣既創造了氣氛,又不會弄醒姐姐。

    這次除去姐姐的掩蓋就太容易了。我只消一撩,只穿著內衣無比性感的姐姐就整個呈現在我面前。她的呼吸有些短促,這是用藥的結果。我的呼吸也有些急促,是因為緊張。

    雖然我迷倒了姐姐,但我終究還是一個極有情趣的人。我還是喜歡一步步,一寸寸地「蹂躪」姐姐。不過這次我是從姐姐的芳草禁地開始,先探索姐姐的下身了。

    我觀望著姐姐,姐姐美麗修長的身體在粉光的撫摸下,微微泛著熒白,依舊像女神一樣。

    依然是溫柔的,我除下了姐姐的內褲;依舊是輕輕的,我吻在了姐姐陰戶。但這次,再也沒有了那種「初極狹」的感覺了。該死的混蛋!

    我的嘴繼續往下移,姐姐的每一寸肌膚都在劫難逃。而在我親吻姐姐的過程中所射出的精液就全部由姐姐那條米黃色內褲承擔了。

    下體的衝動越來越強,僅僅靠親吻已不能解決問題。我上了姐姐的床。開始用塵根從姐姐的上身開始施行報復。

    我將塵根凌駕於姐姐的椒乳之上,解開了姐姐的米黃色文胸,把它夾在姐姐的兩乳之間,開始揉搓。但發現這樣太乾燥,興奮不起來。於是就用手在姐姐下體攫取了滿手蜜汁,塗在我的塵根上,也塗在姐姐的兩乳間,繼續揉搓起來。

    心跳越來越快,呼吸越來越急,塵根越來越脹。我黑色的塵根在姐姐白皙柔軟的椒乳的撫慰下,越來越爽。終於忍將不住,射了出來。又濃又多的精液,噴得姐姐滿臉滿胸。我也達到了這些天的最高峰。

    但報復並沒有就此結束。

    我將姐姐的小口掰開,將業已軟倒的塵根放了進去,下體前後推送著。一會兒之後,塵根就再次雄壯起來。

    因為已射過一次,所以這次我挺得更久了。不顧一切地,我將下體移至姐姐的陰戶。微微分開姐姐的雙腿,把陰戶暴露出來。慢慢的,我進入了姐姐。

    姐姐的陰道好緊呀!把我的塵根包裹得天衣無縫,比用內褲爽不止億萬倍。剛開始我還忍得住慢慢抽送,到了後來,我的抽送漸漸大力起來。以至於到最後如夯地一般。姐姐的下體也越來越濕,越來越潤滑,讓我越來越爽。姐姐甚至有些呻吟了。

    慘了,別是乾醒了她吧。

    不管了,醒了也一樣幹。

    雖然我的行為若被姐姐發現一定會有大禍,但我隱隱約約覺得事情還有另一面。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我還有些想被姐姐發現。就如豪賭,明知輸贏乃五五之數,但還是無比地吸引著人們。

    感情越來越複雜,但我夯砸的力量也越來越大。

    快感一波接著一波,衝擊著我越來越脆弱的神經。火山隨時都會爆發,姐姐隨時都會醒來。如此的刺激,真是無可匹敵。

    精液如潮水般洩了出來,離開我得身體,進入姐姐的花房。我有些不顧一切了,開始趴在姐姐的身上,享受雲雨後的溫馨。

    感覺著姐姐的椒乳,姐姐的馨香,未完全軟下的塵根在姐姐的陰戶裡再次勃起。我抱起姐姐,把她翻了個身,使她背對著我。我用雙手抱起姐姐的腰,使姐姐的玉臀對上我的塵根。

    姐姐的蜜汁竟然如此之多,連後陰都被濕潤了。我想,既然做得初一,為何不連十五一起做了呢?想到就做到,我挺了挺腰,就將塵根整根插進了姐姐更加緊湊的後陰。姐姐的後陰太過緊湊了,我只抽插了十餘下就射了出來。全部射進了姐姐的體內。

    實在是太累了,也是我太爽了而忘乎所以,我竟趴在姐姐身上睡著了。而我的塵根還插在姐姐的後陰裡呢。

    徹底報復了一番後在姐姐床上睡著的我,接下來會怎麼樣呢?只有天亮了才知道。

     

     

    十(大結局)***********************************

    在我這個年齡段(17-20),幾乎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性」上面。韓國排過一部《夢精記》,裡面的一句話就反映了這個問題,「只要一聽到有關陰戶的詞語,我就會勃起。」一點兒都不誇張。

    寫一篇好故事,就如同經歷一次人生歷程。除了要有文筆和想像力之外,現實生活也是必須的。我們不能期望一個小孩兒能寫出好的黃色小說,我也從不期待自己能寫出世界名著。因為什麼?缺乏生活,缺乏現實。當然,這裡所說的生活,現實指的是一種思想歷程。畢竟小說大多是虛構的。而我的思想,前面已經提過,整日就是圍繞「性」。所以,我就寫了這一篇《美麗的姐姐》。***********************************

    *年*月*日tuesday晴

    報復之後的我,竟然抱著姐姐睡著了。不過因為體位問題(我壓著姐姐),姐姐透不過氣了。加上藥效也差不多沒了,姐姐竟然有力氣翻了一個身。這一翻身不要緊,把我翻得掉了床,如掉進無底深淵一樣。渾身疼痛使熟睡中的我恢復了清醒。

    這算不算一種懲罰呢?把我從無限的甜蜜當中推出來,雖然同時也把我從危險中推出來。

    坐在姐姐身邊,我又不得不面對自己複雜的感情。

    一方面,我想報復姐姐。但這又算哪門子報復呢——我乾她的時候,她根本就不知道。也許我選擇這種方式,還是因為我愛姐姐的緣故吧。另一方面,我又想把這一切真相,告訴姐姐。我實在很期待大禍的另外一面——或許姐姐會愛上我。

    後一個念頭在我腦海中膨脹,越來越大,最後佔據了上風。

    我決定了。

    清晨,姐姐像往日的每一個清晨一樣醒來,看到自己的下體又是一塌糊塗,她又像往日的每一個清晨一樣報以羞赧的一笑。正在她要起身換內褲的時候,她看見了桌上的一個大信封和信封上的字:「親愛的美麗的姐姐,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已在南下的火車上了。希望你看了信封裡的一切以後,能原諒我。」落款是「深愛著你的弟弟」。

    姐姐撕開信封,打開了折疊的信紙,開始了對我心理歷程的閱讀:

    美麗的姐姐

    美麗的姐姐,我是多麼地渴望親近你。你那尖挺的椒乳,你那渾圓的玉臀,你那纖細的腰肢,你那羊脂般的侗體。每次你出浴時穿粉紅吊帶背心緊身褲的樣子,令我無法自控。我多麼想把你壓在身下!多少次我想衝進浴室,一覽你動人的身體。多少次我想把你迷倒,一發我久壓的慾火。又有多少次我乘你不在,將火熱的精液射在你那小小的性感內褲。我甚至用望遠鏡想偷窺你睡覺,而你卻總是將燈熄滅。我幻想有一天,你能理解我,讓我一親芳澤,雖然這可能永遠是個夢。

    美麗的姐姐——詩一首

    美麗的姐姐,我是多麼地渴望親近你。你那尖挺的椒乳,你那渾圓的玉臀,你那纖細的腰肢,你那羊脂般的侗體。每次你出浴時穿粉紅吊帶背心緊身褲的樣子,令我無法自控。我多麼想把你壓在身下!多少次我想衝進浴室,一覽你動人的身體。多少次我想把你迷倒,一發我久壓的慾火。又有多少次我乘你不在,將火熱的精液射在你那小小的性感內褲。我甚至用望遠鏡想偷窺你睡覺,而你卻總是將燈熄滅。我幻想有一天,你能理解我,讓我一親芳澤,雖然這可能永遠是個夢。

     

    **年*月*日Tuesday(暑假的一天)晴

    今天是星期二,工作日。媽媽和姐姐上班了,爸爸也去了他主管的工地,家裡只有我和弟弟。

    我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沒什麼好節目,但也沒什麼其他事好玩。我瞥見姐姐的房門未關。

    姐姐的屋子對我來說一直有些神秘,並由此生發出極大的誘惑。我一直想進去看看。於是我支開了弟弟(讓他寫作業去),揣著一顆因緊張和興奮而狂跳的心進了姐姐的屋子。

    這間屋子向陽,現在又是早上九點,太陽毫不吝嗇地撥灑著光輝,把整間屋子照得金碧輝煌。

    屋子的西北角放著一張桌子,桌子上有個錄音機,錄音機旁擺著夾有姐姐照片的相框和一包紙巾。因為窗簾正好擋住了桌子的那部分陽光,這張西北角的桌子被掩蓋在黑暗之中,與其他地方形成鮮明的對比。而我的眼睛就是從這片黑暗開始了它的參觀。

    與桌子同在一邊而又相對的是一個大衣櫃。衣櫃和桌子之間就是每晚與我那美麗的姐姐最為親密的床了。我多麼想跟這張床調換一下位置呀。大床上放著粉紅的太空被和一個心形的小枕頭,給人無限的遐想。

    屋子的右邊是一片空地,僅有一個旋轉椅,椅上坐著一個白色公仔毛毛熊。

    我的探險(就當是一次探險吧)從衣櫃開始。

    打開櫃門,映入眼簾的就是那些整日令我魂牽夢繞的美麗內衣。一瞬間,全身的血液集中在了一處——我勃起了。突然靈光一閃,我想到了一個主意,也就是這個主意,引發了以後的一切。

    我在衣櫃裡拿出一件米黃色文胸和一條米黃色底褲(它們應該是一套),把它們「穿」在一個枕頭上。還找了些碎紙塞在文胸裡面以使它更像一對酥胸。緊接著我就開始了對這個假想姐姐的強姦。

    只揉搓了幾下我便射了出來,弄的整件底褲全是精液。

    發洩一通後,我冷靜了下來,發現很多事需要善後,比如怎麼弄乾淨姐姐的內褲,怎樣才能把姐姐的內衣照原樣擺好等等。另外我還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如果爸媽或是姐姐在我「作案」期間回來該怎麼辦呢?

    一邊想著,一邊我把東西整理好,又草草擦乾淨那塵根,就離開了姐姐的房間。

    晚上他們都回來了,並沒發生什麼不妥,我便安心地吃飯睡覺了。在床上我想著明天再爽一次,不過技巧得改進一下了。

    **年*月*日星期三晴

    經過昨天的經驗,今天我已輕車熟路。正好弟弟今天跟同學出去玩兒了,省了我支開他的力氣。

    再次進入姐姐的房間(如果有一天能夠只「進入姐姐」該多好),我沒有馬上打開衣櫃,而是忍著衝動走到了桌子旁邊,想看一下桌子裡的世界。

    這張桌子分左右兩邊,各有四個抽屜。中間還有一個大抽屜。大抽屜和兩邊的上兩個小抽屜沒鎖,其餘的都鎖了。逐一打開,裡面儘是些磁帶,書,化妝品之類,並沒有我所想像的一些東西,比如日記,避孕套之類。

    看來姐姐還是個頂怕羞的人,不肯將那些東西放在外面,或是根本就沒有。這些更激起了我的興趣。(不好意思,到現在才告訴大家,姐姐今年十九歲,我十八歲。)不知上鎖的抽屜裡是什麼呢?

    體內的衝動越來越大,像黑洞一樣吞噬著我的忍耐。終於我離開了桌子,打開了嚮往已久的衣櫃。這次我拿了一條白色的全棉內褲和一件粉紅色蕾絲文胸,照上次那樣」穿「在了枕頭上。但這次我總覺得有些不妥,看了一會兒才發現原來枕頭太粗,根本就不像姐姐,並且把那些可人的內衣撐得不像樣子。

    在這裡我要給大家描寫一下我美麗的姐姐:姐姐今年十九歲(這個上面已提及),大約一米六五,一頭颯爽的短髮,瓜子臉稍圓,胸不算大,但矯挺十分。腰也不十分細,但性感之極;玉臀渾圓,雖不很翹但極賦美感。皮膚白皙,特別是臉,白裡透紅,就像熟透的鮮果,吹彈即破。

    有一次坐車,因為人多我們兩個坐得很近,姐姐穿的是七分褲,露出的一段雪白的小腿就伸在我面前,當時我真恨不得……另外姐姐有一對修長的美腿和一雙嬌美的腳,和她身體的其他部位合在一起絕對是一個性感美女。

    唉,只顧得描寫了,前面我還衝動著呢。

    發現問題以後,我就找到一條繩子,在枕頭相當於腰的地方勒出一段細的,又把文胸和底褲緊了緊,接著就……

    今天與昨天實在有太多的不同,就連爽完之後的感覺都不同了。今天事後我總有一種失落感,但是為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年*月*日Thursday陰

    今天天氣雖然陰鬱,但我的慾火依舊,甚至更強。對姐姐的思念亦是如此。

    上午八點半過後,我等所有人消失後,又開始了「必修課」。因為現在才剛開始上班,離他們回來還早。於是我爽了一次之後又來了幾次。在第四次正欲罷不能時,外面響起了開門聲。還沒等我收拾好一切,人就已進來了。心想這次慘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我甚至想好了如果是爸媽或弟弟時的應答。但我沒想到是姐姐。我從不敢想像怎樣面對姐姐。但現在要面對的就是姐姐,世事弄人呀。

    當我挺著塵根面對姐姐的時候,當姐姐看著滿床內衣和沒穿褲子的弟弟時,場面之尷尬,可想而知。

    我的頭哄得一聲,整個世界便與我隔離了。姐姐說了什麼或是一聲沒吭我都不知道。我跑出了姐姐的房間,想要找個縫鑽進去藏起來,永遠不出來。

    接下來的幾天我再也沒進過姐姐的房間,但奇怪的是家裡卻沒有什麼人責怪我。為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年*月*日

    在極度的忍耐之中,我度過了一個星期。今天我實在忍不住了,另外我也覺得時間能抹去一切。

    我再度來到了姐姐的房中。

    在過去的一個星期裡,我不能到姐姐的房中,全身的慾望無處發洩,就開始看黃色小說了。不過沒什麼用,反而越弄越慾火焚身。但我學到一樣東西——手淫。就是打手槍。然而每次總是弄得塵根脹大,卻無法洩火。我想可能是缺少情緒刺激的原因吧。於是我就進入了姐姐的房間。

    迫不及待地拿出一條紅色的在陰戶上部鏤空的窄邊三角內褲,我把它包裹陰唇的部分包住我的塵根套弄起來。幾十下之後,一股濃精噴射而出,滿地都是。

    爽!這一次是這些天最爽的一次。我就那樣用姐姐的內褲包著塵根,趴在姐姐的床上,狂爽了一陣。

    收拾好東西,我就到客廳看電視了。一會兒之後,我竟恢復了元氣。姐姐那虛掩的門又開始引誘我了。我再次進入了姐姐的房間。

    這次我的慾火沒那麼灼人了,我開始再一次觀察姐姐的房間。發現在屋子的西南角竟放著一盆衣服——一盆髒衣服。

    啊,想起來了。昨天晚上,姐姐洗完澡換下來的衣服,因為太晚了就沒洗。想來是這些了。我揀了一下,竟然發現了姐姐的內褲——換下來而沒洗的內褲,仍然帶著姐姐體味和陰戶分泌物的內褲。

    心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狂跳著,塵根立刻直了起來。

    我得驚喜,這真是意外的驚喜。這不跟直接進入姐姐沒什麼兩樣嗎?

    同時,靈光再次在我腦中閃動——若能把我的精液塗在姐姐的內褲上,那不跟直接乾姐姐差不多嗎?

    於是我就用這條令人驚喜的內褲,爽了六次。把精液均勻地塗在姐姐的所有內褲和文胸緊貼乳頭的地方。把剩餘的均勻地塗在姐姐的口杯和倒進姐姐的洗髮水裡。想像著姐姐被我幹的情形,我又一次勃起,射了個一塌糊塗。我不願意浪費精子,就把它們全部倒入姐姐洗澡用的澡巾裡了。

    不過這次經驗不足,下次要算準姐姐洗澡前準備好一切。那樣就……嘻嘻!

    啊,快樂的一天!。

     

     

    **年*月*日星期六晴

    今天爸媽都不用上班,我們一家決定回老家看望奶奶。我們早上回去的,照例要待到下午。我卻吃完中午飯就一個人跑回家了,原因就不消說了。我有充足的理由不讓爸媽懷疑——我跟同學約好下午一起複習功課。

    一個人回到家裡,我十分高興,原因也不消說。但是當我又要進入姐姐房間的時候,一些東西困擾了我,就如半空中的蛛網突然被我撞到一樣,揮之不去,查之無形。

    這裡有必要說一下我的身世。我自小喪父,兩兄弟跟著母親長大。在我高中一年級時,我現任的爸爸進入了我們的生活,跟隨他到來的還有姐姐。雖然她在名義上是我姐姐,,但從她一來到我家,我就不可抑制地把所有對異性的興趣轉移到了她的身上。

    我想以上的這些可能就是「蛛網」的來源了。

    我不能總是這樣,因為她是我姐姐;但我總是這樣,是因為她從生理上來說不是我姐姐。也就是這個原因使我從對姐姐的眷戀中得到無比的快感——第一,我沒有亂倫;第二,我又有亂倫的嫌疑。

    就這樣,我坐在沙發上東想西想。一直到爸媽他們回來。

    晚上,我又見到了姐姐,又見到了剛剛出浴穿粉紅色背心和粉紅色緊身短褲的姐姐。我的慾火又如火山爆發一樣衝將出來。「我要姐姐」這個念頭在我腦中縈繞,久久不去。我再也不要拿姐姐的內衣發洩了。那樣做帶給我的只有越來越多的失望和失落。

    就這樣,一個「陰謀」在我腦中醞釀開來。

     

     

     

    **年*月*日星期一晴

    我想,我與姐姐親近的後果不外三條:

    1、姐姐能理解我的一片心,我們水到渠成。

    2、姐姐不願意,但我設計親近了她之後,她也接受了我。

    3、姐姐不願意,我設計親近了她之後,她恨我入骨。

    從利害面說,第一條無疑是首選。但是,一,事情沒有如此完美的。二,就算這條路走得通也不夠刺激。第三條最刺激,但後果太過嚴重。因此,第二條是我的最終選擇。

    今天姐姐不上班。姐姐不上班就總是會睡覺前洗澡的。洗完澡之後,姐姐就不會再開衣櫃。衣櫃很大,足夠藏進我這個活人。我在裡面藏到姐姐睡覺後就可以……

    而我不能在姐姐睡覺後從門進去是因為姐姐的房門總是是著雙保險的,就算有鑰匙,開門時的聲響也必會警醒姐姐,所以我就選了上面那條路。

    有了想法,所缺的就是實踐和運氣了。

    吃完晚飯,爸媽早早的睡覺了,弟弟也出去玩了。我假裝不舒服,回了自己房間。趁姐姐洗澡的空擋,閃進了姐姐的房間,藏進了衣櫃裡。

    將計劃實現,往往是五五之數,心裡的緊張,自不必說。更何況我是親歷疆場而不是運籌帷幄,心中甚至有些害怕。騎虎難下亦不過如此了。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我也在受著時間地煎熬。「姐姐怎麼還不睡覺呀。」

    天黑了,當然,我藏在櫃子裡,根本看不到天有沒有黑。但姐姐房間的燈亮了,這是我看得到的。燈光透進衣櫃微微打開的縫隙,好像要搜尋我似的。我急忙往裡躲了躲。但我的眼睛依然留在了外面,因為姐姐進來了。

    就這樣,我通過一條罅縫看到了一切,並通過這條罅縫,得到了一切。

    姐姐洗完了澡,穿著她那套永遠清新香鬱的浴衣——粉紅色吊帶背心,粉紅色緊身短褲。渾身縈繞著香氣——即使我在衣櫃中也聞到了。她的頭髮還沒幹,我想應該釋放著青蘋果的香味。胳膊和小腿上還帶著水珠,我似乎聞到它們所散發出的姐姐的體香。姐姐的背心很短,沒有完全與短褲吻合,這使我能一覽姐姐的一部分性感蠻腰,還有她那微凹的肚臍。

    姐姐梳了一下頭,照了一下鏡子,給自己了一個甜美的笑。跟著一邊看書,一邊似乎在等頭髮乾透。姐姐從來不用風筒,也從來不作面膜,更不用化妝品。姐姐天生麗質。

    終於,頭髮乾了。

    我本已為姐姐會慢慢的脫衣服,然後睡覺。(那樣我就可以一飽眼福啦)可姐姐只是關了燈

    就躺在床上了。

    在等待姐姐睡著的時間裡,我想,姐姐會不會手淫呢?難道她沒有慾望嗎?

    但姐姐沒有手淫,像個真女一樣睡著了。她的均勻的呼吸告訴了我,她已睡熟了。現在是晚上十一點半。

    我躡手躡腳地推開了衣櫃門,「吱呀」,這一聲可嚇得我全身發僵。「姐姐可千萬別醒呀!」在黑暗中僵了一會兒,我走出了衣櫃。

    面對躺在床上熟睡中的姐姐,我的全身開始戰抖,彷彿要跳起來一樣。塵根早已頂了起來。

    因為是夏天,姐姐什麼也沒蓋,或者這就是她穿衣服睡覺的原因吧。

    我家樓下是一條公路,公路對面是一個工地,工地的燈徹夜不熄。

    白色的微光從玻璃窗輻射進來,瑣碎地灑在姐姐身上,反映在我的眼裡。

    姐姐堅挺的胸,平坦的腹,修長的腿,美麗的臉,合著這月白色的光,何其美呀!我甚至不忍心去破壞這良辰美景。然而……

    我試著將手探向姐姐的椒乳,隔著她的背心輕輕撫摸。姐姐沒戴文胸,柔軟的半球形的乳房向我的手傳出一陣陣刺激,走遍全身,最後歸於塵根。如浪的攻勢使我早已勃起的塵根無法自已,一股激流噴射而出——我射精了。

    頭波的慾火就這樣暫且得到了緩解。我開始細細地欣賞姐姐的身體。當然,欣賞的同時還要小心不弄醒姐姐。

    我輕輕地移開姐姐的手臂,把她的背心由下往上撩起。在這個過程中,我慢慢地看到姐姐的腹,一寸一寸雪白緊湊的皮膚,最後到達姐姐那傲視一切的胸。我全身的血液為之凝固,整個世界,除了姐姐的呼吸聲和我的心跳,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響。

    我彎下腰,底下頭,由姐姐的腹開始,逐寸地往上親吻姐姐。我的舌接觸著姐姐嫩滑的皮膚,我的鼻吮吸著姐姐若蘭的馨香,一寸寸,一寸寸……

    我用舌尖舔著姐姐的乳根,並繞著「山脈」的周圍畫圓,盤山而上,直至紅寶石般的乳頭。

    或許是受到了刺激,或許是進入了異相睡眠,姐姐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了。我想她一定在做好夢。

    在乳房眷戀了大約半個小時,我開始向下開拓了。

    從乳房,我迂迴而下,把姐姐的上身又吻過一遍,來到了姐姐的神聖禁地。

    隔著緊身短褲,我已聞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應該是姐姐的幽香夾雜著沐浴露香味而形成的吧。

    就這樣,我一直將頭放在這片樂土,攫取著這無限的美妙。

    大約十分鐘之後,我開始除去姐姐的短褲。我的心情是緊張和急迫,我的動作是小心和謹慎。

    我輕柔地抬起姐姐的玉臀,從後面解下她的短褲。「啊!」我真想大叫一聲,姐姐今天竟穿了那件我最喜歡的白色內褲。

    看著姐姐平坦的小腹,微微隆起的,包裹在內褲窄帶裡的陰戶,我早已勃起的塵根再也無法忍受。

    我兩腿分開,將塵根凌於姐姐的陰戶之上,在內褲上摩擦起來。只覺體內有些東西一股一股地湧動,大有火山噴發之勢。「忍!」

    但也僅忍了兩分鐘左右,一條白龍就越洞而出了。姐姐的肚皮上就多了一灘精蟲。

    看看時間,已一點鐘有餘,我開始脫姐姐的內褲了。

    我雙手插進姐姐的玉臀下面,慢慢的脫下姐姐身上唯一可以遮羞的衣物,順著姐姐渾圓緊湊的美腿,一脫到底。

    現在,這位我心目中的女神終於一絲不掛得呈現在我眼前,呈現在大自然之中。我激動的幾乎要流淚!

    再次低下頭,我重重地吻在姐姐的陰戶,舌尖在細縫中游弋。我把姐姐的雙腿微微分開,使她的陰道暴露出來。我得舌尖如魚一般「鑽」進了姐姐的陰門,姐姐的陰門真小呀。哦,可能是有處女膜擋著吧。可惜沒燈光,不然真得看看處女膜的樣子。應該像《桃花源記》所說:「初極狹,只可通人……」

    由陰戶向上,我吻到陰蒂(別以為我不知道,我是醫學生呢)。吻著吻著,突然發現姐姐的下體竟然流出了乳白的液體,帶著一種不香但好聞的氣味。完全不自主的,我把它們全部吃進嘴裡,併吞入腹中,一種前所未有的獲得感生發出來。姐姐,我愛你!

    接著,我吻變她的下體,直至腳趾。

    那一晚,姐姐的床單濕的一塌糊塗,內褲也未倖免遇難。而我,付出了暑假以來最「慘痛」的「代價」——腿都軟了。第二天,姐姐看見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或許她夢見的是我吧。而我,心懷鬼胎,見了姐姐,自然也手足無措。唉,何苦來由?

    大家或許要問,為什麼我沒進入姐姐。我想可能是這樣的:

    一,因為家庭關係,我和姐姐平日話都不多,雖是姐弟,但並不熟悉。我不敢擔保那樣之後姐姐會有什麼反應。

    二,我愛姐姐,我不想她因我而毀了貞節。

    因此,雖然我極想進入姐姐,但我沒有這麼作。但這並不是說我有多偉大,因為第一條佔百分之八十。

    但是,隨後的一件事改變了我的初衷。

     

    八***********************************

    各位版友,小弟乃是junyang899的變身,美麗的姐姐的作者與以前無異。

    上次,即美麗的姐姐之七,是故事的一個小高潮。故事的主人公——姐姐,終於出現了。

    說明一點,小弟寫得短是因為太長的文章我看了會頭暈。且小弟更新極快,絕對不會令各位版友失望。***********************************

    **年*月*日星期天陰

    我的心情跟天氣一樣陰鬱。姐姐今天帶了一個男的回家——她男朋友。

    爸媽像迎接一切客人一樣,款待他吃了中午飯。稍坐了一會之後,那男的就走了——帶著姐姐出去了。

    自從那天晚上我親密接觸了姐姐之後,就開始覺得姐姐是我的一部分了,甚至是全部。我甚至覺得姐姐似乎喜歡我。看著她跟著別人走了,跟著一個男人走了,跟著她稱為男朋友的一個男人走了,我如歌中所唱那樣——心如刀割。

    我一聲不吭地跟了出去。當然是在他們走了一會兒之後,以瞞過所有人。

    我想知道他們去哪兒,會幹些什麼。

    就這樣,我調在他們後面,整整一個下午。也就是這一個下午改變了我對姐姐的愛。

    他們先去了離我家不遠的一個公園,在石凳上一坐就是一個小時。中間,那個男的去買了一次汽水。除此之外,就一直緊緊依偎在一起。我在正對他們的一片冬青樹叢中能清楚地看到他們的一切動作。從醫學角度說,他們的動作是一種刺激,我的眼睛是感受器。刺激通過眼睛,傳入大腦,大腦作出反應,作用於全身。我的心臟越跳越快,夾雜著陣陣針扎感;而塵根竟也來湊熱鬧,硬邦邦的。

    那我到底看到了什麼呢?有時候回憶都使人痛苦。

    姐姐他們坐的那張石凳面向南,背靠著幾棵繁茂的柳樹。姐姐依偎在那人的懷中,頭湊在那人的肩膀上。兩人的嘴細細地動著,不知說些什麼,想來一定是甜言蜜語。

    說著說著那人的手開始不老實了。那只摟著姐姐的右手開始向下移動,由肩膀,到粉背,再一直游到姐姐那球形的玉臀。並沒有停在那裡而是不斷的來回摩擦,向下游移。而姐姐似乎沒有一點拒絕的意思,甚至不曾害羞。這是最令我生氣的——我的姐姐,我的全部,竟然給另外一個男人肆意的蹂躪。

    「我要殺了那人,連姐姐也殺了!」

    天哪,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但這確實是我今後對姐姐的所有報復行為的原因。

    不知不覺中天黑了。姐姐他們離開石凳後沒有回家,也沒有離開這個公園。他們依偎著在公園裡散步,聊天。這裡,我想再強調一下,天黑了。

    意想不到得事發生了。姐姐和那人走去了白天我監視他們的那片樹叢,那片能屏蔽一切的冬青樹叢。我猜到了他們即將要幹的事,但我不願意相信。或者還有其他原因,比如我想偷窺他們,我跟著他們,在樹叢邊藏了起來。

    天更黑了,但公園還沒到開燈的時間。

    我的眼似乎會發光,把他們的好事看了個一清二楚。我不知道這到底值得高興還是傷心。

    那男人剛開始時很溫柔,脫下自己的外套,鋪在草地上。溫柔地扶著姐姐的肩膀,讓姐姐緩緩地躺在草地上。等姐姐的背剛剛接觸草地,那人便像狼一樣,撲將上去,不理姐姐的抵抗,彷彿要撕爛姐姐一樣出去了姐姐的衣服,任由姐姐那近乎完美的軀體被粗糙的草地污損。直到現在我還認為這是一次強姦。

    到了後來,姐姐竟然並不表現出什麼不滿和反抗,甚至迎合起來。那人也似乎不是什麼有情趣的人,連愛撫都沒有就進入了我無比期望卻不捨進入的姐姐,粗暴的幹了起來。我似乎能聽到姐姐那痛苦的呻吟。操他媽的!

    我忽然發現,我無法忍受姐姐被別人站有,不能被這個粗暴的人佔有,也不能被即使像我一樣溫柔的人佔有。姐姐是我一個人的。以前的那些保護姐姐貞潔的想法給我全部否定。

    但任我怎麼想,姐姐已被別人佔有。殺了那人是不可能的,永遠佔有姐姐也是不可能的。理想與現實的矛盾,對那個男人的恨,對姐姐的複雜感情,加上這越來越濃的黑夜,我的復仇計劃就這樣開始了。

     

    **年*月*日星期一月黑風高

    經過昨天的一切,仇恨充斥著我。昨晚大哭一場之後,現在我已堅強無比,卑鄙無比!

    我要迷姦姐姐!

    迷姦

    姐姐昨天和今天歇班。昨天我和她分別做了什麼,大家都知道了。今天她不上班,今天我還在放假。今天她已不再是女神,今天我要向她發洩仇恨。

    天氣很熱(現在是暑假時期呀),比以往的幾天都熱。姐姐午覺醒來,渾身香汗。像我期望的那樣,姐姐走進了浴室。這次我沒有在浴巾,洗髮水,沐浴露上做任何手腳。我不這樣做是因為我要保存精力,好鋼用在刀刃兒上。

    姐姐走進了浴室。

    我開始了行動——將事先準備好的,用十片安定磨成的藥粉倒進了姐姐常喝的橙汁沖劑包裡。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等待,以及祈求上帝保佑(我想,上帝若有知又怎會保佑我呢?)。我覺得姐姐被迷倒的機會很大——天很熱,洗完澡很渴,姐姐喜歡橙汁。

    我不能就坐在客廳裡等姐姐進入我的圈套——一來太可疑,二來太著急。於是我出了家門,走到了昨天那個公園的那片樹叢,回憶起了昨天引起我仇恨的一幕一幕。這些更堅定了我復仇的決心。甚至連後果也索性不想了。去他媽的吧!

    估摸著姐姐應該洗完澡出來,喝完果汁倒下了,我開始往回走。一路上想像著將要發生的一切。

    然而,家中的一切卻令我哭笑不得。

    回到家之後,姐姐早已洗完澡,不出我所料,桌上放著喝得只剩底的橙汁。但是,問題出現了,姐姐的房門鎖上了,而且是雙保險。

    問題一,鑰匙在哪兒?

    問題二,姐姐有沒有被迷倒?

    問題三,就算姐姐被迷倒,藥效能持續多久?

    問題一在十分鐘之後被解決——我找到了鑰匙。問題二在半個小時後得到解決——self-assurance戰勝了懷疑。問題三在又半個小時候被解決——我在藥理書上找到,那樣份量的藥,催眠時間是一個小時多一點。

    結論是,我現在不能進去。因為姐姐說不定已經醒了。

    天哪!天哪!天哪!除了這兩個字,我還能說些什麼?古人曾說:「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其言不虛矣!

    怎麼辦呢?看來只能等待機會了。

    不,我不能再等了。絞盡腦汁,我又想了一條計策。

    晚飯時間到了。我假裝幫媽媽煲粥,趁媽媽接電話,把四十粒安定磨成的粉末放進了鍋裡。大家一定要問,為什麼我總用安定。因為,安定無色無味,價格便宜。大家又要問,四十片,那麼大劑量,會不會有事。別忘了,我是醫學生,而且,我們家一共五個人呢。只期望姐姐不要不吃飯,哪怕喝些粥也好。

    大家都沒令我失望,天終於不再玩兒我了。吃過晚飯大約才半個多小時,各個都說頭暈,回房睡了。我假裝不舒服,只呡了幾口粥,所以一點兒都不暈。我還主動承擔起洗碗的責任。

    亂七八糟地洗了碗,把所有可能出現的危險全拋諸腦後。我拿著姐姐屋門的鑰匙,在一片漆黑中向姐姐的房間進發了。

    開門發出了一些聲響,但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大,自然,也沒驚醒姐姐。我像禿鷹一樣,無聲無息地接近「獵物」。

    因為今天太熱,姐姐沒穿她的性感睡衣,只穿著那套我初次用來發洩的黃色內衣。只用毛巾被的一角蓋住肚臍,以防涼氣傷胃。想想上次我在她的房中,首先看到的是肚臍,這次卻剛好是肚臍以外的部分。

    黑暗中雖然易於隱藏,但視物不清。況且這次我根本不需隱藏。於是我打開了姐姐房間的燈——只開了泛著粉紅色光的床頭燈,沒開傻不拉嘰的日光燈。這樣既創造了氣氛,又不會弄醒姐姐。

    這次除去姐姐的掩蓋就太容易了。我只消一撩,只穿著內衣無比性感的姐姐就整個呈現在我面前。她的呼吸有些短促,這是用藥的結果。我的呼吸也有些急促,是因為緊張。

    雖然我迷倒了姐姐,但我終究還是一個極有情趣的人。我還是喜歡一步步,一寸寸地「蹂躪」姐姐。不過這次我是從姐姐的芳草禁地開始,先探索姐姐的下身了。

    我觀望著姐姐,姐姐美麗修長的身體在粉光的撫摸下,微微泛著熒白,依舊像女神一樣。

    依然是溫柔的,我除下了姐姐的內褲;依舊是輕輕的,我吻在了姐姐陰戶。但這次,再也沒有了那種「初極狹」的感覺了。該死的混蛋!

    我的嘴繼續往下移,姐姐的每一寸肌膚都在劫難逃。而在我親吻姐姐的過程中所射出的精液就全部由姐姐那條米黃色內褲承擔了。

    下體的衝動越來越強,僅僅靠親吻已不能解決問題。我上了姐姐的床。開始用塵根從姐姐的上身開始施行報復。

    我將塵根凌駕於姐姐的椒乳之上,解開了姐姐的米黃色文胸,把它夾在姐姐的兩乳之間,開始揉搓。但發現這樣太乾燥,興奮不起來。於是就用手在姐姐下體攫取了滿手蜜汁,塗在我的塵根上,也塗在姐姐的兩乳間,繼續揉搓起來。

    心跳越來越快,呼吸越來越急,塵根越來越脹。我黑色的塵根在姐姐白皙柔軟的椒乳的撫慰下,越來越爽。終於忍將不住,射了出來。又濃又多的精液,噴得姐姐滿臉滿胸。我也達到了這些天的最高峰。

    但報復並沒有就此結束。

    我將姐姐的小口掰開,將業已軟倒的塵根放了進去,下體前後推送著。一會兒之後,塵根就再次雄壯起來。

    因為已射過一次,所以這次我挺得更久了。不顧一切地,我將下體移至姐姐的陰戶。微微分開姐姐的雙腿,把陰戶暴露出來。慢慢的,我進入了姐姐。

    姐姐的陰道好緊呀!把我的塵根包裹得天衣無縫,比用內褲爽不止億萬倍。剛開始我還忍得住慢慢抽送,到了後來,我的抽送漸漸大力起來。以至於到最後如夯地一般。姐姐的下體也越來越濕,越來越潤滑,讓我越來越爽。姐姐甚至有些呻吟了。

    慘了,別是乾醒了她吧。

    不管了,醒了也一樣幹。

    雖然我的行為若被姐姐發現一定會有大禍,但我隱隱約約覺得事情還有另一面。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我還有些想被姐姐發現。就如豪賭,明知輸贏乃五五之數,但還是無比地吸引著人們。

    感情越來越複雜,但我夯砸的力量也越來越大。

    快感一波接著一波,衝擊著我越來越脆弱的神經。火山隨時都會爆發,姐姐隨時都會醒來。如此的刺激,真是無可匹敵。

    精液如潮水般洩了出來,離開我得身體,進入姐姐的花房。我有些不顧一切了,開始趴在姐姐的身上,享受雲雨後的溫馨。

    感覺著姐姐的椒乳,姐姐的馨香,未完全軟下的塵根在姐姐的陰戶裡再次勃起。我抱起姐姐,把她翻了個身,使她背對著我。我用雙手抱起姐姐的腰,使姐姐的玉臀對上我的塵根。

    姐姐的蜜汁竟然如此之多,連後陰都被濕潤了。我想,既然做得初一,為何不連十五一起做了呢?想到就做到,我挺了挺腰,就將塵根整根插進了姐姐更加緊湊的後陰。姐姐的後陰太過緊湊了,我只抽插了十餘下就射了出來。全部射進了姐姐的體內。

    實在是太累了,也是我太爽了而忘乎所以,我竟趴在姐姐身上睡著了。而我的塵根還插在姐姐的後陰裡呢。

    徹底報復了一番後在姐姐床上睡著的我,接下來會怎麼樣呢?只有天亮了才知道。

     

     

    十(大結局)***********************************

    在我這個年齡段(17-20),幾乎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性」上面。韓國排過一部《夢精記》,裡面的一句話就反映了這個問題,「只要一聽到有關陰戶的詞語,我就會勃起。」一點兒都不誇張。

    寫一篇好故事,就如同經歷一次人生歷程。除了要有文筆和想像力之外,現實生活也是必須的。我們不能期望一個小孩兒能寫出好的黃色小說,我也從不期待自己能寫出世界名著。因為什麼?缺乏生活,缺乏現實。當然,這裡所說的生活,現實指的是一種思想歷程。畢竟小說大多是虛構的。而我的思想,前面已經提過,整日就是圍繞「性」。所以,我就寫了這一篇《美麗的姐姐》。***********************************

    *年*月*日tuesday晴

    報復之後的我,竟然抱著姐姐睡著了。不過因為體位問題(我壓著姐姐),姐姐透不過氣了。加上藥效也差不多沒了,姐姐竟然有力氣翻了一個身。這一翻身不要緊,把我翻得掉了床,如掉進無底深淵一樣。渾身疼痛使熟睡中的我恢復了清醒。

    這算不算一種懲罰呢?把我從無限的甜蜜當中推出來,雖然同時也把我從危險中推出來。

    坐在姐姐身邊,我又不得不面對自己複雜的感情。

    一方面,我想報復姐姐。但這又算哪門子報復呢——我乾她的時候,她根本就不知道。也許我選擇這種方式,還是因為我愛姐姐的緣故吧。另一方面,我又想把這一切真相,告訴姐姐。我實在很期待大禍的另外一面——或許姐姐會愛上我。

    後一個念頭在我腦海中膨脹,越來越大,最後佔據了上風。

    我決定了。

    清晨,姐姐像往日的每一個清晨一樣醒來,看到自己的下體又是一塌糊塗,她又像往日的每一個清晨一樣報以羞赧的一笑。正在她要起身換內褲的時候,她看見了桌上的一個大信封和信封上的字:「親愛的美麗的姐姐,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已在南下的火車上了。希望你看了信封裡的一切以後,能原諒我。」落款是「深愛著你的弟弟」。

    姐姐撕開信封,打開了折疊的信紙,開始了對我心理歷程的閱讀:

    美麗的姐姐

    美麗的姐姐,我是多麼地渴望親近你。你那尖挺的椒乳,你那渾圓的玉臀,你那纖細的腰肢,你那羊脂般的侗體。每次你出浴時穿粉紅吊帶背心緊身褲的樣子,令我無法自控。我多麼想把你壓在身下!多少次我想衝進浴室,一覽你動人的身體。多少次我想把你迷倒,一發我久壓的慾火。又有多少次我乘你不在,將火熱的精液射在你那小小的性感內褲。我甚至用望遠鏡想偷窺你睡覺,而你卻總是將燈熄滅。我幻想有一天,你能理解我,讓我一親芳澤,雖然這可能永遠是個夢。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