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恍若似真的夢

    高一那年暑假,我抛开课本独自前往山上打工,由于我是纯粹当作好玩的性质,所以我选择了种菜的工作,那时虽是大热天,天空一片晴朗,但山上上却像是春天一样,略带点凉意,每天清早和傍晚常常起大雾,伸手不见五指是常有的事,我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始我的打工计划。

    雇我的老板年约四十来岁,一付精明干练的农家粗汉的样子,讲起话来尖酸刻薄,对人没什么耐心,老板娘是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大约三十二岁左右,长得白白净净的,甜美动人,说起话来娇娇滴滴的,对我十分的好,所以每当老板骂我,都是她出面替我讲情。

    他们俩夫妻每年到这时候才上山来,种完这一季就下山去,因为这一季收成足足够他们一年的开销,还有剩余呢!不过他们的地十分多而分散,所以一菜园与菜园之间,要开车往来才能连络,另外每个菜园旁都有一间设备齐全的工寮,可供工人居住,但由于正当暑假开始,许多学生都先玩个够才会上来打工,所以七个菜园我顾两个,老板王明照顾三个,老板娘苏丽如照顾两个,平常就住在菜园旁的工寮,老板三、四天会开车来送米菜和生活必须品给我和老板娘,再开车回到他住的工寮。

    那天下午三点我拔完了草,正待浇肥就放工了,突然天空下起一阵大雨,唏哩哗啦的,看来非下三天不行,老板打通电话来说:

    ‘启扬,我今天要到山下办些事情,三天才会回来,我看雨是不会停了,就放你三天假好了,你去找老板娘,跟她说山路坏了,我过几天再去找她,知道没有!?’

    ‘明叔,知道了啦!’我心想他一定下山找乐子去了,真过份。

    我整理了一下菜园,就穿上雨衣骑着那部烂脚踏车去找老板娘,沿途毫无人迹,大雾弥漫,看来山路真断了,我顺着一条弯蜒的小道,骑了近三个小时才到她住的地方。那是最远的一个工寮,半径五公里都没住家,却也是风景最美的菜园了,附近有个小瀑布,还有一大片高大的松树林,那工寮就在山坡树林的边缘上,须走过菜园的中央小路往上爬,我到时已经快七点了,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工寮微露出点灯光,我把车停到树旁,脱下雨衣,推门进了去。

    四处一望,工寮十分宽敞,约二十五坪大,里面有五、六间房间锁著,只有一间大一点的房间没锁,我敲敲门,见里面没回声,就推门走进去,迎面香风一阵,但见床上被褥整齐,但没有人,我想她大概在厨房吧!就往内走去,绕过一个弯,见厨房的桌上放著两盘香喷喷的青菜,但是也不见老板娘,我正在纳闷,突然听见厨房隔壁的浴室门把动了一下,我下意识道,原来她在洗澡,怪不得没人,吓我一跳,我想我也来捉弄她一下,我灵机一动,见靠近浴室门五、六步有个小桌子,我就一溜烟躲了下去,由于厨房灯光微弱,所以我张大眼睛往外直瞧着,看她何时过来。

    不多时,门‘咿’的一声打开了,蒸气散发一室,一双光滑白皙修长的玉腿走过去,我猛的一个窜出,想往前吓她,一个不小心滑向前,我下意识的向前抱去,两手一抱,只觉得两只手掌各抓住一团温热娇嫩的软肉团,娇嫩柔软好摸极了,突听一声娇哼:‘喔……唔!’我抬头一瞧,只见老板娘背对着我,全身精光,秀发云盘,胴体肌肤雪白,纤腰丰臀,玉腿笔直均称,身材极是美好,我的双手正巧环抱过她的纤腰,手掌握住她娇嫩如嫩笋般的尖乳,饱满的乳峰被我握得饱涨微红。

    老板娘双眼微闭,红唇微启,娇柔的喘着气,娇声说道:‘…你……是……谁…?……我……哎唷…快放开……你的……手……’

    我趁机多搓揉捏的几把才放手道:‘是我啦!如姨,对不起!’

    她见我一放开手,回过头来粉脸娇羞轻瞪我一眼,就转头朝房间跑去,我目不转睛的瞧着她,她酥胸前的嫩白玉乳随她的娇躯左右晃动,乳峰尖上鲜红的乳头若隐若现,我不由的看傻了眼,一转眼她就进了房间。

    过不了一会儿,她穿着厚大的外套出来了,因为入夜后山上的气温会突剧而降,所以非得穿暖和一点的衣服不可,她顺手带件厚重的大衣给我,我心中一颗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还好她也没追究,所以晚餐吃得还算愉快,我把她丈夫的事转告给她,她有点生气似的,和我谈了一会儿,就开了一间靠近她房间的房间给我睡。恍若似真的梦(二)

    第二天早晨天还没亮,大约四、五点钟,雨意外的放晴了,但仍然大雾一片迷濛,到处潮湿,我本想多睡片刻,但没想到如姨跑到我床前轻轻的叫我起床:‘启扬,启扬,你赶快起来,我带你去看样东西。’她兴奋的叫着。

    我心中不由暗骂:‘这么早起床,看什么鬼东西,看妳的阴户还差不多。’

    我无可奈何的爬了起来,‘哇!好冷。’我赶紧拉过身旁的大风衣穿上。

    我匆匆的吃了些早餐,如姨则提了一个大篮子高兴的说道:‘今天我们不上工,你陪如姨去一个地方,我保证是别人从未去过的好地方,我只同你说你可别跟别人说去。’她这一说给了我莫大的兴趣和好奇。

    我们沿着松树林向里走去,由于均是人烟绝迹的地方,所以树木高大参天,奇石星罗棋布,沿途鸟语虫鸣,雾濛嬝嬝而上,煞是人间绝境。

    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走出松树林来,只见一高耸悬崖绝壁笔直而立,银白飞瀑自顶飞奔而下,彩光若现,好看极了恰如人间仙境,如姨带我走过瀑布旁的大石,沿崖边往瀑布走去。此刻天空已经放晴了,旭日东升,阳光照在瀑布上形成五花六色的彩虹,水中鱼儿逍遥的悠游著。

    我问如姨是否到了,她说:‘还早呢!’她带我走进瀑布底,原来瀑布底下有条仅供一人走的小道,她带我走进约十来步,忽见一小洞,仅可通一人,她拿手电筒先进了去,我拉着她的手随后跟进,她的手细嫩白长好摸极了,我不由的握得紧紧的,她回头瞧瞧我,继而害羞的说:‘启扬,如姨的手好痛喔!你放松点。’我顽皮的不理她,她无可奈何,就继续前进。

    走了十多分钟,终于走出了洞口,眼前豁然开朗,一片碧绿的草坪,晴空万里,艳阳高照,视野极其辽阔,我走到草坪的尽头,脚下竟是万仞绝壁,远望群山,清晰碧蓝,风景绝佳,我想我们正处在半山腰突出的小山崖之上。

    如姨拉着我在草地上唯一的一棵小树旁的树荫下坐下来,她拿出大餐巾平铺在草地之上,自篮内拿出做好的三明治,各种水果和饮料,有自己酿的菊花茶和米酒,我们俩高兴的吃吃喝喝,微醉的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朵朵白云,绿草如茵,轻风徐徐吹来,愉快极了,我不由的低声哼唱着小曲,如姨侧着上身,手撑著头,瞧着我的脸听我唱歌。

    日头已近中午,气温渐渐暖和起来,我们脱掉厚重的大衣,嬉戏起来,在猫捉老鼠中我追逐着她,俩人都有点醉,跑起来东摇西晃的,最后我一个前扑,抓住了她,两个人抱着滚了数圈才停,她躺在草地上娇羞的看着我,我感到内心一片火热,我明知她已是一个有丈夫的女人,而且她……

    但我忍不住,我低头亲吻她的脸颊,吻她的樱唇,她没抵抗,顿使我信心十足,我贪婪的亲吻她的粉颈,耳朵,她轻轻的哼吟几声,给我莫大的鼓励,我伸手解开她胸前上衣的钮扣,脱下她的胸罩,如姨雪白光滑的肌肤在阳光下耀眼极了,我颤抖的伸手握住她胸前高耸丰满的乳房,轻搓细揉的爱抚著。丽如姨把眼紧闭着任我玩弄她的玉乳,随着我的抓捏揉玩摆头扭腰嘤咛不已。

    我抓住她的右乳低头含住鲜红的乳头,用舌尖舔著,用牙轻咬著,如姨忍不住酸痒的胸袭挑逗,玉手紧紧抓着我的头,我紧贴她体香四溢的酥胸,又吸又吮的舔吻着她娇嫩如春笋般的嫩乳,用舌尖挑逗她鲜红坚挺的乳头,左舔右咬的,丽如姨高张樱唇,贝齿生津,低声呻吟著,媚眼含春,似醉如醒的挑逗着我。

    我的春心初动,淫性大发,便笨拙的解开她的裤带,半褪下她的长裤,手掌微抖的伸进她原已紧小的三角裤内,阴毛茂密的使我心醉,我手指一探,在她胯下微突的阴部处,找到了那神秘湿润的洞口,我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那茂密的阴毛,中指顺着滑湿的淫液探进洞内,丽如姨反射的弯起双腿,紧挟著胯间,使我不能再深入,我只好抚摸她的大腿内侧使她略放下腿来,趁此机会我放在她内裤的手指一动,插进她的阴户内。

    如姨她被我着手指插进穴内,嘴里‘喔!’的哼出了淫声,玉腿时伸时曲,但因长裤紧缠着她的小腿,所以仍无法舒张她穴内的饱涨。我手指在她暖湿滑紧的小肉穴中,插进抽出的极尽扣玩把戏,搞得丽如姨春心大发,玉体扭摆不已,小嘴哼吟声娇喘声彼起此落,淫水如潮般汩汩流出,浸湿了三角裤,也流到草地上。我拉下她的内裤,只见乌黑的阴毛湿湿的黏在她阴户旁,我的手指正插在她饱满的小肉丘缝里,被紧紧两片回轮涡状的肉壁嫩肉包含住。

    我按捺不住,脱下我的长裤和内裤,放出我早已涨大粗长的鸡巴,我拉着丽如姨的玉手轻轻的握住我粗硬的阳具,丽如姨玉指环握著揉捏阴茎,使我的鸡巴粗得青筋盘绕,麻痒不已。我再褪下她腿上的裤子,抚摸她修长的玉腿,抓着她的足踝,轻轻的拉开她紧挟的双腿,使玉穴张开,我双腿跪在她的两腿间,抱着她的玉臀,挺著一根粗硬的阳物,就想插穴,怎奈我是初次交媾,阳具就是插不进她嫩淫的肉穴。

    突然丽如姨神色一变,继而玉手一伸,护住了她的胯下,玉掌紧紧的遮盖住那津液猛流嫩红的嫩穴,说道:

    ‘启扬……不……我…们……不行……也不可以……做……这…种事……’

    我发红了眼,拉开她的手,屁股一冲,抱住她压在地上,但阳具却没插入她的嫩穴中,坚硬粗直的滑过她两片嫣红滑嫩的阴唇,紧挟在她和我的小腹上,我们赤裸的紧抱在一起不再说话,轻风轻轻吹过……

    回程时已经下午四、五点了,山上的雾气再度浓聚,能见度只有十步左右,我边走边仔细的瞧着丽如姨全身,尖挺的小鼻子,黑深的眸子配上一张瓜子脸,长发飘扬,动人极了,她纤瘦的娇躯有个纤细的蛮腰,浑圆雪白的臀部和修长光滑的美腿,再加上酥胸前嫩笋般尖挺饱满雪白的玉乳,真是一个迷人的美少妇,而我却丧失了跟她做爱的绝佳机会,我真傻,我想当时如果我强要她的话,她也许是会肯的,我真是笨到极点了。

    晚上的山上是阴森恐怖的,再加上这座工寮通往山下的唯一一条路已经崩塌了,所以偌大的山上只有我和如姐俩人,对了她叫我改称她如姐,因那样叫会觉得较为亲蜜。山中没有甚少愉乐,所以通常都很早睡,这夜我却辗转难眠……

    三天的假期很快就过了,如姐对我的印象似乎越来越好,这三天拼命烧一些她拿手的饭菜给我吃,又煮了一些壮阳补肾的补药猛补我的身子,当然那是她悄悄弄的,这事我到后来才知道。

    回到我住的工寮以后,我渐渐感到自己精神越来越好,已经有办法自己抬起一桶瓦斯而面不改色,并且每天有一半的时间,胯下的阳具涨得坚硬粗长,青筋盘浮得吓人,长裤都遮不住,鼓胀胀的挺出,我惊讶的不知所措……

    老板是在第二天下午来的,他并且带上来一个女工,看样子大约二十五、六岁,均匀的双腿纤长雪白,长得肌肤白净,眉目清秀。听老板说,她结婚刚满四年,丈夫前几年因车祸而去逝,曾在山下诊所担任过一阵子的临时护士,因为和老板有远房姻亲的关系,加上目前人手不足,因此这次上山来帮忙,好像叫邱惠兰的样子,我也不甚在意。恍若似真的梦(三)

    山上的风景实在美极了,云雾开阖,余辉四射,霞光万道。每天深夜,晴空万里,仰望苍穹,耀眼的北斗七星闪闪发光,不知不觉的又过了一个礼拜。

    那天清早我正要去上工,老远就望见老板开着那辆破烂的小货车远远驶来,原来老板又要下山办事情了,他并把那女工带来,叫她跟我把东边的大菜园先播种,吩咐几句就下山了。我和她就利用一整天的时间,把东边的菜园播种三分之二,余下的因天色已晚就留到下次,晚饭时我和她聊了许多,彼此渐渐熟悉。

    如此过了四天,老板突然打电话上来,说可能要晚几天才能上来,叫我们先去打扫山坡上的那间小储藏室,并且如姨过几天将会过来看,要我们打扫的干净一点。

    我们嘻嘻闹闹一路爬上山坡上的储藏室,说是储藏室一点也不像,看来像是一间废弃的小工寮,里面堆满了杂物,还有一些器具,我们整理了两天才大致整理出来。

    第三天去时,突然的大雨,把我和兰姐淋湿了,我拉着她躲向一棵路旁的老松树下躲雨,我瞧瞧天空,大约还要下一阵子雨才会停,无意间发现,兰姐全身被大雨淋得湿漉漉的,衣服半透明的湿湿的紧贴在她的娇躯上,显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丰满的胸脯,纤细的柳腰,浑圆的玉臀,我看傻了眼,那乳头尖翘的突顶着外衣,我胯下长物倏然的涨起,笔直的顶着裤子。

    兰姐见我这样子,羞得满脸通红,娇羞的说:‘启扬,别那样色瞇瞇的看着我嘛!好丢脸喔!’连忙用她两条似玉藕的手臂遮著胸部,我才定下心来,不好意思的左顾言他。

    雨势越来越大,等到我们到那储藏室时,又开始打起雷来,我在杂物堆里找到几件过时的衣服,就叫她先去洗澡,我则在外面生火烤干衣服,雨淅哩哩的下著,我拿她换下的衣裳烤着火,衣上阵阵迷人的幽香传来,爱煞我了,虽然她没如姐那般皎美的脸庞,但是那股成熟的少妇韵味,深深吸引着我。

    因为大雨下个不停,我们只有在这过夜了,但棉被只有一条,真伤脑筋,只有给她盖了,我则披上两件外套靠着墙睡。半夜冷风袭来难忍极了,兰姐不忍见我受冻,就叫我跟她同睡,虽然心里很想,我仍推辞说:‘不用了,我不冷。’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最后还是受不了诱惑,钻了进去。

    温香软玉在侧,我浑身发烫,阳具涨粗得难受,兰姐娇羞的不知所以。起初两人睡得有段距离,不知不觉中,竟紧贴在一起,她吐气如兰的呵在我的臂膀,我心骚痒难耐,加上如姐的补药,阳具坚硬麻痒的一跳一挺的,兰姐想拉开我们的距离,玉手一推,竟滑了过去,碰巧碰到我的阳具,她吃惊的竟忘了抽手。

    我被她一碰,欲火一发不可收拾,我两手一抄,把她拉上我的身上来,搂住她的纤腰狠狠的用阳具顶冲她的小腹,她娇羞的推拒著,但她内心极为饥渴,渐渐放弃了抵抗,任我双手大肆抚摸她的全身上下,我又亲又咬着她嫩白的脸蛋,轻吻她的樱唇,微吸她的香舌,吸吮她的口中香甜津液,一手抚摸她圆翘动人的玉臀,一手搓揉着她饱满的嫩乳,使得兰姐全身火热,娇喘呻吟,玉体如蛇般扭动,媚眼惺忪,娇媚的羞态,令我爱怜不已。

    兰姐纤葱般的玉手不住的搓揉着我结实的胸部,鲜红的樱唇轻柔蜜意的轻吻着我的脸颊,我利用此空档巧妙的剥下她的衣裳,只留三角裤不脱,但是三角裤已被她丰盛的淫水,浸渍得湿滑一片,我右手一翻,平贴她平滑的小腹滑入她的内裤内,手指轻碰她微突的小丘,兰姐即轻颤一下,两腿紧挟,使得阴道紧闭,手指无法伸入,我只有去抚摸她阴毛遍生的阴户滑转着。兰姐被摸的越发淫兴难耐,略放松双腿,我趁此一空档,两手指一并,插进她紧合的玉穴,淫水如泉涌出,兰姐惊觉嫩穴遭我手指插入时,已经来不及了,玉穴一被我著扣挖玩弄,顿时全身失了力气,瘫痪般的压躺在我身上,樱唇半张的娇吟哼喘的,任我大肆抚弄她的巫山巫峡,粉脸泛起粉红的红晕。

    我迅速的脱下我全身的衣裤和兰姐仅剩的三角裤,用我粗长的阳具顶着她阴毛茸茸的丰腴阴户,用龟头磨转着她紧小的嫩穴口,浅刺轻柔的挑逗著,兰姐哼喘得更加急促,粉白的大屁股扭转不停,穴内又麻又痒,透明的淫水流溢,滋润得阴唇滑腻不已,使得嫣红的淫穴看来美极了。

    我搂着她的纤腰,分开她修长雪白的大腿,扶正鸡巴,缓缓的开始插入。初时极难插入,后来由于淫水的助滑,渐渐深入,终于抵著了子宫口,兰姐急促的收缩阴部,把阳具包得都快酥了,我兴奋的搂着兰姐又亲又吻,兰姐喘哼的道:

    ‘……哼…啊…哼……好痒……我……喔……快插吧……哼……兰姐的……哼……小亲亲……哼…你……喔……美极了……哼……啊……啊……’

    我深入浅出,兼带旋转着我的鸡巴,龟头旁的肉棱不断的滑刮她紧嫩的阴道壁,阵阵快感不停的袭来,兰姐哼哼卿卿的低吟著,淫荡的叫床声,声声诱人,语语妖媚,浑圆嫩翘的美臀不住的打转,迎凑著阳具的插穴,阴户不断的收缩吸吮著鸡巴。我因为被丽如姨用壮阳的补药补过,不但依旧坚挺如前,反而更形粗长,阳具越插兰姐的嫩穴,越加涨大。

    兰姐渐渐感到阴户内饱胀难受,前所未有的充实感使得她心惊不已,心想:‘我是已经过人道的妇人了,怎么被这小鬼弄得如此撑胀充实,看来他的宝贝大概是民间相传的具有若草术的“贞女”。’

    高一那年暑假,我抛开课本独自前往山上打工,由于我是纯粹当作好玩的性质,所以我选择了种菜的工作,那时虽是大热天,天空一片晴朗,但山上上却像是春天一样,略带点凉意,每天清早和傍晚常常起大雾,伸手不见五指是常有的事,我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始我的打工计划。

    雇我的老板年约四十来岁,一付精明干练的农家粗汉的样子,讲起话来尖酸刻薄,对人没什么耐心,老板娘是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大约三十二岁左右,长得白白净净的,甜美动人,说起话来娇娇滴滴的,对我十分的好,所以每当老板骂我,都是她出面替我讲情。

    他们俩夫妻每年到这时候才上山来,种完这一季就下山去,因为这一季收成足足够他们一年的开销,还有剩余呢!不过他们的地十分多而分散,所以一菜园与菜园之间,要开车往来才能连络,另外每个菜园旁都有一间设备齐全的工寮,可供工人居住,但由于正当暑假开始,许多学生都先玩个够才会上来打工,所以七个菜园我顾两个,老板王明照顾三个,老板娘苏丽如照顾两个,平常就住在菜园旁的工寮,老板三、四天会开车来送米菜和生活必须品给我和老板娘,再开车回到他住的工寮。

    那天下午三点我拔完了草,正待浇肥就放工了,突然天空下起一阵大雨,唏哩哗啦的,看来非下三天不行,老板打通电话来说:

    ‘启扬,我今天要到山下办些事情,三天才会回来,我看雨是不会停了,就放你三天假好了,你去找老板娘,跟她说山路坏了,我过几天再去找她,知道没有!?’

    ‘明叔,知道了啦!’我心想他一定下山找乐子去了,真过份。

    我整理了一下菜园,就穿上雨衣骑着那部烂脚踏车去找老板娘,沿途毫无人迹,大雾弥漫,看来山路真断了,我顺着一条弯蜒的小道,骑了近三个小时才到她住的地方。那是最远的一个工寮,半径五公里都没住家,却也是风景最美的菜园了,附近有个小瀑布,还有一大片高大的松树林,那工寮就在山坡树林的边缘上,须走过菜园的中央小路往上爬,我到时已经快七点了,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工寮微露出点灯光,我把车停到树旁,脱下雨衣,推门进了去。

    四处一望,工寮十分宽敞,约二十五坪大,里面有五、六间房间锁著,只有一间大一点的房间没锁,我敲敲门,见里面没回声,就推门走进去,迎面香风一阵,但见床上被褥整齐,但没有人,我想她大概在厨房吧!就往内走去,绕过一个弯,见厨房的桌上放著两盘香喷喷的青菜,但是也不见老板娘,我正在纳闷,突然听见厨房隔壁的浴室门把动了一下,我下意识道,原来她在洗澡,怪不得没人,吓我一跳,我想我也来捉弄她一下,我灵机一动,见靠近浴室门五、六步有个小桌子,我就一溜烟躲了下去,由于厨房灯光微弱,所以我张大眼睛往外直瞧着,看她何时过来。

    不多时,门‘咿’的一声打开了,蒸气散发一室,一双光滑白皙修长的玉腿走过去,我猛的一个窜出,想往前吓她,一个不小心滑向前,我下意识的向前抱去,两手一抱,只觉得两只手掌各抓住一团温热娇嫩的软肉团,娇嫩柔软好摸极了,突听一声娇哼:‘喔……唔!’我抬头一瞧,只见老板娘背对着我,全身精光,秀发云盘,胴体肌肤雪白,纤腰丰臀,玉腿笔直均称,身材极是美好,我的双手正巧环抱过她的纤腰,手掌握住她娇嫩如嫩笋般的尖乳,饱满的乳峰被我握得饱涨微红。

    老板娘双眼微闭,红唇微启,娇柔的喘着气,娇声说道:‘…你……是……谁…?……我……哎唷…快放开……你的……手……’

    我趁机多搓揉捏的几把才放手道:‘是我啦!如姨,对不起!’

    她见我一放开手,回过头来粉脸娇羞轻瞪我一眼,就转头朝房间跑去,我目不转睛的瞧着她,她酥胸前的嫩白玉乳随她的娇躯左右晃动,乳峰尖上鲜红的乳头若隐若现,我不由的看傻了眼,一转眼她就进了房间。

    过不了一会儿,她穿着厚大的外套出来了,因为入夜后山上的气温会突剧而降,所以非得穿暖和一点的衣服不可,她顺手带件厚重的大衣给我,我心中一颗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还好她也没追究,所以晚餐吃得还算愉快,我把她丈夫的事转告给她,她有点生气似的,和我谈了一会儿,就开了一间靠近她房间的房间给我睡。恍若似真的梦(二)

    第二天早晨天还没亮,大约四、五点钟,雨意外的放晴了,但仍然大雾一片迷濛,到处潮湿,我本想多睡片刻,但没想到如姨跑到我床前轻轻的叫我起床:‘启扬,启扬,你赶快起来,我带你去看样东西。’她兴奋的叫着。

    我心中不由暗骂:‘这么早起床,看什么鬼东西,看妳的阴户还差不多。’

    我无可奈何的爬了起来,‘哇!好冷。’我赶紧拉过身旁的大风衣穿上。

    我匆匆的吃了些早餐,如姨则提了一个大篮子高兴的说道:‘今天我们不上工,你陪如姨去一个地方,我保证是别人从未去过的好地方,我只同你说你可别跟别人说去。’她这一说给了我莫大的兴趣和好奇。

    我们沿着松树林向里走去,由于均是人烟绝迹的地方,所以树木高大参天,奇石星罗棋布,沿途鸟语虫鸣,雾濛嬝嬝而上,煞是人间绝境。

    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走出松树林来,只见一高耸悬崖绝壁笔直而立,银白飞瀑自顶飞奔而下,彩光若现,好看极了恰如人间仙境,如姨带我走过瀑布旁的大石,沿崖边往瀑布走去。此刻天空已经放晴了,旭日东升,阳光照在瀑布上形成五花六色的彩虹,水中鱼儿逍遥的悠游著。

    我问如姨是否到了,她说:‘还早呢!’她带我走进瀑布底,原来瀑布底下有条仅供一人走的小道,她带我走进约十来步,忽见一小洞,仅可通一人,她拿手电筒先进了去,我拉着她的手随后跟进,她的手细嫩白长好摸极了,我不由的握得紧紧的,她回头瞧瞧我,继而害羞的说:‘启扬,如姨的手好痛喔!你放松点。’我顽皮的不理她,她无可奈何,就继续前进。

    走了十多分钟,终于走出了洞口,眼前豁然开朗,一片碧绿的草坪,晴空万里,艳阳高照,视野极其辽阔,我走到草坪的尽头,脚下竟是万仞绝壁,远望群山,清晰碧蓝,风景绝佳,我想我们正处在半山腰突出的小山崖之上。

    如姨拉着我在草地上唯一的一棵小树旁的树荫下坐下来,她拿出大餐巾平铺在草地之上,自篮内拿出做好的三明治,各种水果和饮料,有自己酿的菊花茶和米酒,我们俩高兴的吃吃喝喝,微醉的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朵朵白云,绿草如茵,轻风徐徐吹来,愉快极了,我不由的低声哼唱着小曲,如姨侧着上身,手撑著头,瞧着我的脸听我唱歌。

    日头已近中午,气温渐渐暖和起来,我们脱掉厚重的大衣,嬉戏起来,在猫捉老鼠中我追逐着她,俩人都有点醉,跑起来东摇西晃的,最后我一个前扑,抓住了她,两个人抱着滚了数圈才停,她躺在草地上娇羞的看着我,我感到内心一片火热,我明知她已是一个有丈夫的女人,而且她……

    但我忍不住,我低头亲吻她的脸颊,吻她的樱唇,她没抵抗,顿使我信心十足,我贪婪的亲吻她的粉颈,耳朵,她轻轻的哼吟几声,给我莫大的鼓励,我伸手解开她胸前上衣的钮扣,脱下她的胸罩,如姨雪白光滑的肌肤在阳光下耀眼极了,我颤抖的伸手握住她胸前高耸丰满的乳房,轻搓细揉的爱抚著。丽如姨把眼紧闭着任我玩弄她的玉乳,随着我的抓捏揉玩摆头扭腰嘤咛不已。

    我抓住她的右乳低头含住鲜红的乳头,用舌尖舔著,用牙轻咬著,如姨忍不住酸痒的胸袭挑逗,玉手紧紧抓着我的头,我紧贴她体香四溢的酥胸,又吸又吮的舔吻着她娇嫩如春笋般的嫩乳,用舌尖挑逗她鲜红坚挺的乳头,左舔右咬的,丽如姨高张樱唇,贝齿生津,低声呻吟著,媚眼含春,似醉如醒的挑逗着我。

    我的春心初动,淫性大发,便笨拙的解开她的裤带,半褪下她的长裤,手掌微抖的伸进她原已紧小的三角裤内,阴毛茂密的使我心醉,我手指一探,在她胯下微突的阴部处,找到了那神秘湿润的洞口,我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那茂密的阴毛,中指顺着滑湿的淫液探进洞内,丽如姨反射的弯起双腿,紧挟著胯间,使我不能再深入,我只好抚摸她的大腿内侧使她略放下腿来,趁此机会我放在她内裤的手指一动,插进她的阴户内。

    如姨她被我着手指插进穴内,嘴里‘喔!’的哼出了淫声,玉腿时伸时曲,但因长裤紧缠着她的小腿,所以仍无法舒张她穴内的饱涨。我手指在她暖湿滑紧的小肉穴中,插进抽出的极尽扣玩把戏,搞得丽如姨春心大发,玉体扭摆不已,小嘴哼吟声娇喘声彼起此落,淫水如潮般汩汩流出,浸湿了三角裤,也流到草地上。我拉下她的内裤,只见乌黑的阴毛湿湿的黏在她阴户旁,我的手指正插在她饱满的小肉丘缝里,被紧紧两片回轮涡状的肉壁嫩肉包含住。

    我按捺不住,脱下我的长裤和内裤,放出我早已涨大粗长的鸡巴,我拉着丽如姨的玉手轻轻的握住我粗硬的阳具,丽如姨玉指环握著揉捏阴茎,使我的鸡巴粗得青筋盘绕,麻痒不已。我再褪下她腿上的裤子,抚摸她修长的玉腿,抓着她的足踝,轻轻的拉开她紧挟的双腿,使玉穴张开,我双腿跪在她的两腿间,抱着她的玉臀,挺著一根粗硬的阳物,就想插穴,怎奈我是初次交媾,阳具就是插不进她嫩淫的肉穴。

    突然丽如姨神色一变,继而玉手一伸,护住了她的胯下,玉掌紧紧的遮盖住那津液猛流嫩红的嫩穴,说道:

    ‘启扬……不……我…们……不行……也不可以……做……这…种事……’

    我发红了眼,拉开她的手,屁股一冲,抱住她压在地上,但阳具却没插入她的嫩穴中,坚硬粗直的滑过她两片嫣红滑嫩的阴唇,紧挟在她和我的小腹上,我们赤裸的紧抱在一起不再说话,轻风轻轻吹过……

    回程时已经下午四、五点了,山上的雾气再度浓聚,能见度只有十步左右,我边走边仔细的瞧着丽如姨全身,尖挺的小鼻子,黑深的眸子配上一张瓜子脸,长发飘扬,动人极了,她纤瘦的娇躯有个纤细的蛮腰,浑圆雪白的臀部和修长光滑的美腿,再加上酥胸前嫩笋般尖挺饱满雪白的玉乳,真是一个迷人的美少妇,而我却丧失了跟她做爱的绝佳机会,我真傻,我想当时如果我强要她的话,她也许是会肯的,我真是笨到极点了。

    晚上的山上是阴森恐怖的,再加上这座工寮通往山下的唯一一条路已经崩塌了,所以偌大的山上只有我和如姐俩人,对了她叫我改称她如姐,因那样叫会觉得较为亲蜜。山中没有甚少愉乐,所以通常都很早睡,这夜我却辗转难眠……

    三天的假期很快就过了,如姐对我的印象似乎越来越好,这三天拼命烧一些她拿手的饭菜给我吃,又煮了一些壮阳补肾的补药猛补我的身子,当然那是她悄悄弄的,这事我到后来才知道。

    回到我住的工寮以后,我渐渐感到自己精神越来越好,已经有办法自己抬起一桶瓦斯而面不改色,并且每天有一半的时间,胯下的阳具涨得坚硬粗长,青筋盘浮得吓人,长裤都遮不住,鼓胀胀的挺出,我惊讶的不知所措……

    老板是在第二天下午来的,他并且带上来一个女工,看样子大约二十五、六岁,均匀的双腿纤长雪白,长得肌肤白净,眉目清秀。听老板说,她结婚刚满四年,丈夫前几年因车祸而去逝,曾在山下诊所担任过一阵子的临时护士,因为和老板有远房姻亲的关系,加上目前人手不足,因此这次上山来帮忙,好像叫邱惠兰的样子,我也不甚在意。恍若似真的梦(三)

    山上的风景实在美极了,云雾开阖,余辉四射,霞光万道。每天深夜,晴空万里,仰望苍穹,耀眼的北斗七星闪闪发光,不知不觉的又过了一个礼拜。

    那天清早我正要去上工,老远就望见老板开着那辆破烂的小货车远远驶来,原来老板又要下山办事情了,他并把那女工带来,叫她跟我把东边的大菜园先播种,吩咐几句就下山了。我和她就利用一整天的时间,把东边的菜园播种三分之二,余下的因天色已晚就留到下次,晚饭时我和她聊了许多,彼此渐渐熟悉。

    如此过了四天,老板突然打电话上来,说可能要晚几天才能上来,叫我们先去打扫山坡上的那间小储藏室,并且如姨过几天将会过来看,要我们打扫的干净一点。

    我们嘻嘻闹闹一路爬上山坡上的储藏室,说是储藏室一点也不像,看来像是一间废弃的小工寮,里面堆满了杂物,还有一些器具,我们整理了两天才大致整理出来。

    第三天去时,突然的大雨,把我和兰姐淋湿了,我拉着她躲向一棵路旁的老松树下躲雨,我瞧瞧天空,大约还要下一阵子雨才会停,无意间发现,兰姐全身被大雨淋得湿漉漉的,衣服半透明的湿湿的紧贴在她的娇躯上,显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丰满的胸脯,纤细的柳腰,浑圆的玉臀,我看傻了眼,那乳头尖翘的突顶着外衣,我胯下长物倏然的涨起,笔直的顶着裤子。

    兰姐见我这样子,羞得满脸通红,娇羞的说:‘启扬,别那样色瞇瞇的看着我嘛!好丢脸喔!’连忙用她两条似玉藕的手臂遮著胸部,我才定下心来,不好意思的左顾言他。

    雨势越来越大,等到我们到那储藏室时,又开始打起雷来,我在杂物堆里找到几件过时的衣服,就叫她先去洗澡,我则在外面生火烤干衣服,雨淅哩哩的下著,我拿她换下的衣裳烤着火,衣上阵阵迷人的幽香传来,爱煞我了,虽然她没如姐那般皎美的脸庞,但是那股成熟的少妇韵味,深深吸引着我。

    因为大雨下个不停,我们只有在这过夜了,但棉被只有一条,真伤脑筋,只有给她盖了,我则披上两件外套靠着墙睡。半夜冷风袭来难忍极了,兰姐不忍见我受冻,就叫我跟她同睡,虽然心里很想,我仍推辞说:‘不用了,我不冷。’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最后还是受不了诱惑,钻了进去。

    温香软玉在侧,我浑身发烫,阳具涨粗得难受,兰姐娇羞的不知所以。起初两人睡得有段距离,不知不觉中,竟紧贴在一起,她吐气如兰的呵在我的臂膀,我心骚痒难耐,加上如姐的补药,阳具坚硬麻痒的一跳一挺的,兰姐想拉开我们的距离,玉手一推,竟滑了过去,碰巧碰到我的阳具,她吃惊的竟忘了抽手。

    我被她一碰,欲火一发不可收拾,我两手一抄,把她拉上我的身上来,搂住她的纤腰狠狠的用阳具顶冲她的小腹,她娇羞的推拒著,但她内心极为饥渴,渐渐放弃了抵抗,任我双手大肆抚摸她的全身上下,我又亲又咬着她嫩白的脸蛋,轻吻她的樱唇,微吸她的香舌,吸吮她的口中香甜津液,一手抚摸她圆翘动人的玉臀,一手搓揉着她饱满的嫩乳,使得兰姐全身火热,娇喘呻吟,玉体如蛇般扭动,媚眼惺忪,娇媚的羞态,令我爱怜不已。

    兰姐纤葱般的玉手不住的搓揉着我结实的胸部,鲜红的樱唇轻柔蜜意的轻吻着我的脸颊,我利用此空档巧妙的剥下她的衣裳,只留三角裤不脱,但是三角裤已被她丰盛的淫水,浸渍得湿滑一片,我右手一翻,平贴她平滑的小腹滑入她的内裤内,手指轻碰她微突的小丘,兰姐即轻颤一下,两腿紧挟,使得阴道紧闭,手指无法伸入,我只有去抚摸她阴毛遍生的阴户滑转着。兰姐被摸的越发淫兴难耐,略放松双腿,我趁此一空档,两手指一并,插进她紧合的玉穴,淫水如泉涌出,兰姐惊觉嫩穴遭我手指插入时,已经来不及了,玉穴一被我著扣挖玩弄,顿时全身失了力气,瘫痪般的压躺在我身上,樱唇半张的娇吟哼喘的,任我大肆抚弄她的巫山巫峡,粉脸泛起粉红的红晕。

    我迅速的脱下我全身的衣裤和兰姐仅剩的三角裤,用我粗长的阳具顶着她阴毛茸茸的丰腴阴户,用龟头磨转着她紧小的嫩穴口,浅刺轻柔的挑逗著,兰姐哼喘得更加急促,粉白的大屁股扭转不停,穴内又麻又痒,透明的淫水流溢,滋润得阴唇滑腻不已,使得嫣红的淫穴看来美极了。

    我搂着她的纤腰,分开她修长雪白的大腿,扶正鸡巴,缓缓的开始插入。初时极难插入,后来由于淫水的助滑,渐渐深入,终于抵著了子宫口,兰姐急促的收缩阴部,把阳具包得都快酥了,我兴奋的搂着兰姐又亲又吻,兰姐喘哼的道:

    ‘……哼…啊…哼……好痒……我……喔……快插吧……哼……兰姐的……哼……小亲亲……哼…你……喔……美极了……哼……啊……啊……’

    我深入浅出,兼带旋转着我的鸡巴,龟头旁的肉棱不断的滑刮她紧嫩的阴道壁,阵阵快感不停的袭来,兰姐哼哼卿卿的低吟著,淫荡的叫床声,声声诱人,语语妖媚,浑圆嫩翘的美臀不住的打转,迎凑著阳具的插穴,阴户不断的收缩吸吮著鸡巴。我因为被丽如姨用壮阳的补药补过,不但依旧坚挺如前,反而更形粗长,阳具越插兰姐的嫩穴,越加涨大。

    兰姐渐渐感到阴户内饱胀难受,前所未有的充实感使得她心惊不已,心想:‘我是已经过人道的妇人了,怎么被这小鬼弄得如此撑胀充实,看来他的宝贝大概是民间相传的具有若草术的“贞女”。’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