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兒時的夢境,現實母子更激情

    我從小到大有一個夢境,感覺很真實,又很虛幻。夢裏的我也就四五歲,好像是中午,在睡夢中被說話聲吵醒。睜眼看見媽媽趴在床頭看著我,而他身後則有一個陌生的叔叔。媽媽見我醒來就去伸手抱我,但是她的身體卻在前後搖晃著。直到我睡眼惺忪的被媽媽扶起,才看到媽媽的裙子被叔叔放下。媽媽說這是專給人打針的醫生,媽媽在被人打針……

    許多年過去了,我已經分不清這是一個夢還是一段真實的回憶。只不過從那時起我就特別害怕打針,甚至高考考取了高分填報志願時,我的第一排除專業就是醫學,以至於到現在再看那些考取了醫科院校們的後進生們,心中卻羨慕起了人家的滋潤生活。

    自從自己懂得了男女之事後,便時不時地去回想那個似真似幻的夢境,對於老媽,好像也帶著些許的道不出的感覺,指引著我以後與她的相處方法。大年初一頭一回,串訪親朋好友,初一的早上天沒亮,我就拉著老婆出門了,好不容易走完所有人家,太陽已是升到了頭頂。本來昨晚等本山的小品等的腦袋發脹,早晨又在明哥家喝了點,加上明晃晃的陽光刺得我眼睛睜不開,於是換老婆駕車,想趕緊回家補個覺。

    馬上就要到家了,老婆手機響了。是她一個已遠嫁南方的同學打來的,今年回了娘家過年,初三就再回南方,想讓她去玩一會。娘滴,沒辦法,我只能下車,囑咐好老婆慢點開,早點回,然後脹著腦袋回家。

    打開門後,發現客廳電視開著,換了拖鞋準備上樓上的臥室。這時從書房傳出老媽的聲音「你們三奶奶家去了沒有?聽說你們那個北京的大爺今年回家過年了?」  我揉著眼睛循著聲音進了書房,發現老媽正拿著個尺子在書桌旁站著。看到我進來,就接著問我老婆怎麽沒回來,我跟她說明了情況。

    「去三奶奶家了,那個大爺沒回來,聽說是爲了避開坐火車的高峰期,年初三才來。我爸去哪了?」我一邊說著一邊轉身往外走。「你在這拿著個尺子幹啥?」突然想起了這個問題,走到門口的時候我回頭問老媽。「你爸被你叔叫去喝酒了,我後脊梁又癢癢了。」,老媽一邊說著一邊把尺子伸到了衣服裏面撓後背。

    老媽有銀屑病,也就是牛皮癬。我小的時候也有過這病,那時候在老家我經常給她撓後背。像花斑一樣,一塊塊的撓下來,然後被撓過的地方就會通紅,有時候還會滲出血來。老媽在我小時候經常說,長大後當個醫生,好好給媽看看怎麽回事。然而最後我辜負她了,原因是什麽?她或許永遠不會想到。

    後來斷斷續續的看了很多醫院,藥是沒停過,正方偏方的弄了不少。上了高中就沒再給她撓過,她也曾經跟我說過基本好的差不多了。今天要是我老婆在家,她是斷然不會當著面去撓的,雖然這病不傳染,但是不好看。老媽愛面子,這個我最了解。老婆到現在也不知道我媽有這病。

    「脊梁上的還沒好?我看看來。」我又回到了書房。「左肩和後腰這裏還有一塊是不是?」老媽轉過身去,掀起了衣服。十來年沒看了,和我印象中相比確實好轉了不少,最起碼後背大部分都光滑了,剩下的只是局部還有白白的小片。

    「恩,確實好了不少了。我再給你撓撓吧?」「嘿嘿,你不嫌髒啊?」老媽轉過頭傻笑著對我說。「嗨,小時候又不是沒給你撓過。要是嫌髒,早和你斷絕關係了。你往上掀掀褂子,上面的那塊好像不小。」我一邊說著一邊扶著她肩膀,讓她俯在書桌上。

    「哎呦,那樣就真是娶了媳婦忘了娘啊。算了,我脫下褂子吧。」老媽不再推辭,站起身脫掉了外套,然後將毛衣拉到了肩部,俯身趴在了書桌上。於是我就開始給老媽撓癢癢,很快,肩上的死皮就被我扯下來了。望著老媽的身軀,我是感概萬千啊。十來年沒給她撓過後背了,想想那時候自己還是個小屁孩,現在卻成了一個馬上就要當爸爸的人。現在我理解老爸跟我說過的話了「當啥也別給人當爹,累!」確實,還是小時候好,啥都不用去想,哪像現在,時刻得提防著是否有人陰你,做事得小心翼翼。哎,又扯遠了……

    反正當時我就在短時間內把我走過的人生之路捋了一遍。哎,撓完肩上的準備撓腰上的時候,我的回憶恰好就停在了高中上學的公共汽車上。

    青少年爲啥不能飲酒,因爲酒不是好玩意,能讓你壯膽加腦袋程序出錯。我情不自禁的就將目光往下瞄,老媽是趴在書桌上的,那大大圓圓的屁股離我下面不到十公分,只要我稍微往前動一下,就能接觸到。看的我是面紅耳赤啊,弟弟不自覺的就筆挺致敬了。同時我也想到了我的那個夢境,是否那位爛人當初就是這樣肏她的?

    眼睛的目標不在背上,慢慢地手上的動作就慢了下來,進而就變成了腰部的撫摸。這時候老媽還沒有感覺出異樣,還在問我肩上厲害點還是腰上厲害點。「啊,當然是腰上,你看這裏還有一大塊。」我心不在焉的回答著,嘴上說著,其實腦袋裏想的還是這個我曾在車上頂過一年多的屁股。那時老媽肯定是能感覺出來的,可爲什麽沒有半點避讓的意思呢?是害羞而難於啓吃,還是……

    如果我現在假裝不小心再頂上去,應該不會有什麽事吧?人大了,考慮的事情就多了,雖然我喝了點酒,但是還是知道這個後果是什麽的,最終我沒敢。搖了搖腦袋清醒了下,對老媽說:「媽,你下面還有一塊,你再拉拉褲子。」

    說實話,她下面確實還有一小塊沒撓到,我當時確實也不是不懷好意的。可是老媽卻不讓,說那下面自己能夠著。我就說怎麽也是撓一次,弄幹淨了吧。於是雙手扯住褲子往下拉。

    老媽的褲子是老婆給買的,那種很寬松的,料子很軟,下面的褲腿很寬大,像喇叭褲。當時選的時候我是不贊成的,這哪是冬天穿的衣服,就是夏天穿的,買回去讓老媽一看還以爲我們買反季節的省錢呢,但是老婆說我不懂。買回來後老媽還真的很喜歡。哎,女人的審美眼光啊……

    可是我沒想到的是褲腿松,腰部也松,我只那麽輕輕一拉,褲子便滑過了大屁股的阻擋,一下到了屁股以下,白花花的屁股就近在眼前了。在這一刹那,我內心很是震撼,這就是我頂過的那個屁股嗎?比我老婆的豐滿多了,要是從後面頂進去,肯定舒服。小時的偷窺只是從鏡子中看到的反像,遠沒有這真實的刺激。

    老媽呆住了一兩秒,可能她也沒想到怎麽會這麽容易就被褪下了褲子,然後兩腿微屈夾緊,手就去拉褲子。我還在後面張著嘴巴欣賞,根本沒想什麽,就拉住了褲子不讓她穿,另一只手抓住了半個屁股。可是馬上就又後悔了,這成什麽了,兒子拉住母親不讓她穿褲子?太明目張膽了。可是手已經拉住了,再去放手,就顯得我真是有龌龊想法了。腦子飛快運轉,想找個台階下。

    老媽這時候兩手還在使勁往上拉,我一時又想不出什麽合適理由,就這麽耗著。「唉!」老媽發出很大一聲歎氣。然後兩手抱住了頭,把臉埋在了胳膊裏,又重新趴在了書桌上。壞了,這是老媽對我的警告,再不給她拉上去,後果肯定很嚴重。這可是親媽,我心虛了。

    可是看著這麽個豐滿的屁股,哈哈,心裏有點不甘,就打了兩下,準備給她穿上褲子。可是剛輕輕打了一下,老媽卻發出了我從來沒從她嘴裏聽到的聲音,就是那種拉的長長的漢語拼音我以爲我聽錯了,就用拉褲子的另只手用力打了一下,這下聽清了,又變成了拉的長長的很深沈的「嗯……」的音,聲音大了許多,還顫抖著。偷看了很多年,這種聲音我是從來沒聽到過。老婆倒是經常「eng……」地叫,聯想到這些,我覺得自己實在有點憋不住了。但還是不敢確定老媽現在到底是怎麽個想法。

    於是,我大著膽子雙手按在老媽肩膀上,然後下面狠狠地頂住了她屁股,一直將她頂到靠住了書桌爲止。心裏想啊,要是她不是那個想法,我這麽做,她肯定會起來走人的。可是又一次出乎我意料的是她把兩胳膊又抱了下頭,埋的更低了。

    事到如此,我徹底明白了,也徹底放開了。幾乎是用顫抖的手解開了腰帶,將堅硬的雞巴掏了出來。然後想都沒想用手扶著就往老媽的屄裏插,由於老媽的姿勢合適,很快就找準了目標,然後用很慢的速度往裏挺近。

    此時老媽的屄裏面已經是很泥濘了。老媽這時不再發出聲音,始終保持著這個姿勢,我插到底後,便將雙手又放到了她肩膀上,開始慢慢抽插。這樣約莫過了三五分鍾,本想著她會再叫兩聲的,可是卻沒了半點反應。

    慢慢加快了速度,下面也發出了「啪啪」的聲音,這個聲音在此刻聽起來是那樣的悅耳,每次插到底,我的腰部都前凸成了弓狀。此時此刻,我腦袋幾乎一片空白,根本不在乎什麽後果,完全沈浸在了這份濕潤的感覺當中了。

    突然想到了那種用面對面的姿勢看著和老媽肏屄,於是我拔出了雞巴,然後想讓老媽轉過身來,可就是扳不動她,情急之下,我抱住了她的腰,然後把她抱離了書桌,使勁轉了過來。老媽依然用胳膊擋著臉,任憑我怎麽弄,她都不肯站著,而是用屁股靠在書桌上半坐著。

    這個姿勢咋弄?根本沒法進。我傻乎乎的站在旁邊,無計可施的時候看到老媽雖然坐著,但是兩腿中間還是有空隙的,於是拉住了她一條腿往外移,扶著雞巴就往裏插。老媽顯然不會想到我用這個姿勢,開始用頭頂開我,但是雞巴已經插進去了,她便不再掙紮,用一只手捂著臉低頭埋進我懷裏,另一只手繞到我身後打了我肩膀一下。

    看她沒什麽強烈抵觸,我便又開始聳動起來。這次我兩手抱住了她的屁股,讓她半坐在書桌上,她分開腿夾著我的身體。雖然還是有點難爲情。但是我當時確實不大冷靜了,特別想看看她的臉,於是身體使勁往後仰,想讓她低垂的頭離開我的身體。

    可是我越往後仰,她的頭就越往我身上靠,導致下面都快滑出來了。沒辦法,於是又抱住了她屁股使勁抱離開書桌,就這樣,我倆終於面對面站著了。夢寐以求的姿勢,我開始抱著她屁股使勁抽插,時不時地還在她屁股上打兩下。

    終於,老媽好像有點進入狀態了,雙腿開始夾緊,另一只手也放到了我肩膀上。強烈的感官和心理刺激開始讓我忘我。隨著動作的加快,老媽雖然依舊沒發出聲音,但是下面卻開始配合起來,和我一起來回起落和晃動。終於,我要忍不住射了。我這人有個習慣,就是射的時候喜歡吻住老婆的嘴唇。於是抽出一只手想掰開老媽捂著臉的手,但是老媽卻死命捂著。幹脆我兩只手一起去掰,這時候少了我的支撐,老媽的屁股也開始自己主動地迎合我的抽插了。  又是僵持。我突然想笑,忍不住笑出了聲,老媽不知何故,分開了手掌露出眼睛看我,然後我肩膀上又重重挨了一巴掌。她的水已經淌到了大腿上,黏糊糊的。 要爆發了!我忍不住地加重了速度,終於她又發出了「eng……」的聲音。「媽,我想射進你裏面,親你。」我顫抖著說,剛說完,老媽便用繞在我肩上的手使勁把我頭壓低,然後依舊用手擋著臉,和我來了個親密接吻。

    全射進去了。在我射的時候,老媽的雙腿緊緊夾著來回磨蹭,好像要把我全部吸出來一樣。剛射完,老媽便轉過身去開始擦,我也無力地提上了褲子。

    做完之後的感覺就是有點後悔,這是怎麽回事啊!我怎麽做了這種事,雖然當時很激情,可是後來又想了很多其他事,至於後來如何,後來很正常。

    老媽依然是老媽,我依然是我。要說事前事後的區別,恐怕只有我們娘倆才真正懂得,那就是:她更像是一個老媽了,我更像是一個兒子了。

    呵呵。本來就是母子,哪來更像呢?關係更密切有點過,反正就是關係很微妙了。

    我從小到大有一個夢境,感覺很真實,又很虛幻。夢裏的我也就四五歲,好像是中午,在睡夢中被說話聲吵醒。睜眼看見媽媽趴在床頭看著我,而他身後則有一個陌生的叔叔。媽媽見我醒來就去伸手抱我,但是她的身體卻在前後搖晃著。直到我睡眼惺忪的被媽媽扶起,才看到媽媽的裙子被叔叔放下。媽媽說這是專給人打針的醫生,媽媽在被人打針……

    許多年過去了,我已經分不清這是一個夢還是一段真實的回憶。只不過從那時起我就特別害怕打針,甚至高考考取了高分填報志願時,我的第一排除專業就是醫學,以至於到現在再看那些考取了醫科院校們的後進生們,心中卻羨慕起了人家的滋潤生活。

    自從自己懂得了男女之事後,便時不時地去回想那個似真似幻的夢境,對於老媽,好像也帶著些許的道不出的感覺,指引著我以後與她的相處方法。大年初一頭一回,串訪親朋好友,初一的早上天沒亮,我就拉著老婆出門了,好不容易走完所有人家,太陽已是升到了頭頂。本來昨晚等本山的小品等的腦袋發脹,早晨又在明哥家喝了點,加上明晃晃的陽光刺得我眼睛睜不開,於是換老婆駕車,想趕緊回家補個覺。

    馬上就要到家了,老婆手機響了。是她一個已遠嫁南方的同學打來的,今年回了娘家過年,初三就再回南方,想讓她去玩一會。娘滴,沒辦法,我只能下車,囑咐好老婆慢點開,早點回,然後脹著腦袋回家。

    打開門後,發現客廳電視開著,換了拖鞋準備上樓上的臥室。這時從書房傳出老媽的聲音「你們三奶奶家去了沒有?聽說你們那個北京的大爺今年回家過年了?」  我揉著眼睛循著聲音進了書房,發現老媽正拿著個尺子在書桌旁站著。看到我進來,就接著問我老婆怎麽沒回來,我跟她說明了情況。

    「去三奶奶家了,那個大爺沒回來,聽說是爲了避開坐火車的高峰期,年初三才來。我爸去哪了?」我一邊說著一邊轉身往外走。「你在這拿著個尺子幹啥?」突然想起了這個問題,走到門口的時候我回頭問老媽。「你爸被你叔叫去喝酒了,我後脊梁又癢癢了。」,老媽一邊說著一邊把尺子伸到了衣服裏面撓後背。

    老媽有銀屑病,也就是牛皮癬。我小的時候也有過這病,那時候在老家我經常給她撓後背。像花斑一樣,一塊塊的撓下來,然後被撓過的地方就會通紅,有時候還會滲出血來。老媽在我小時候經常說,長大後當個醫生,好好給媽看看怎麽回事。然而最後我辜負她了,原因是什麽?她或許永遠不會想到。

    後來斷斷續續的看了很多醫院,藥是沒停過,正方偏方的弄了不少。上了高中就沒再給她撓過,她也曾經跟我說過基本好的差不多了。今天要是我老婆在家,她是斷然不會當著面去撓的,雖然這病不傳染,但是不好看。老媽愛面子,這個我最了解。老婆到現在也不知道我媽有這病。

    「脊梁上的還沒好?我看看來。」我又回到了書房。「左肩和後腰這裏還有一塊是不是?」老媽轉過身去,掀起了衣服。十來年沒看了,和我印象中相比確實好轉了不少,最起碼後背大部分都光滑了,剩下的只是局部還有白白的小片。

    「恩,確實好了不少了。我再給你撓撓吧?」「嘿嘿,你不嫌髒啊?」老媽轉過頭傻笑著對我說。「嗨,小時候又不是沒給你撓過。要是嫌髒,早和你斷絕關係了。你往上掀掀褂子,上面的那塊好像不小。」我一邊說著一邊扶著她肩膀,讓她俯在書桌上。

    「哎呦,那樣就真是娶了媳婦忘了娘啊。算了,我脫下褂子吧。」老媽不再推辭,站起身脫掉了外套,然後將毛衣拉到了肩部,俯身趴在了書桌上。於是我就開始給老媽撓癢癢,很快,肩上的死皮就被我扯下來了。望著老媽的身軀,我是感概萬千啊。十來年沒給她撓過後背了,想想那時候自己還是個小屁孩,現在卻成了一個馬上就要當爸爸的人。現在我理解老爸跟我說過的話了「當啥也別給人當爹,累!」確實,還是小時候好,啥都不用去想,哪像現在,時刻得提防著是否有人陰你,做事得小心翼翼。哎,又扯遠了……

    反正當時我就在短時間內把我走過的人生之路捋了一遍。哎,撓完肩上的準備撓腰上的時候,我的回憶恰好就停在了高中上學的公共汽車上。

    青少年爲啥不能飲酒,因爲酒不是好玩意,能讓你壯膽加腦袋程序出錯。我情不自禁的就將目光往下瞄,老媽是趴在書桌上的,那大大圓圓的屁股離我下面不到十公分,只要我稍微往前動一下,就能接觸到。看的我是面紅耳赤啊,弟弟不自覺的就筆挺致敬了。同時我也想到了我的那個夢境,是否那位爛人當初就是這樣肏她的?

    眼睛的目標不在背上,慢慢地手上的動作就慢了下來,進而就變成了腰部的撫摸。這時候老媽還沒有感覺出異樣,還在問我肩上厲害點還是腰上厲害點。「啊,當然是腰上,你看這裏還有一大塊。」我心不在焉的回答著,嘴上說著,其實腦袋裏想的還是這個我曾在車上頂過一年多的屁股。那時老媽肯定是能感覺出來的,可爲什麽沒有半點避讓的意思呢?是害羞而難於啓吃,還是……

    如果我現在假裝不小心再頂上去,應該不會有什麽事吧?人大了,考慮的事情就多了,雖然我喝了點酒,但是還是知道這個後果是什麽的,最終我沒敢。搖了搖腦袋清醒了下,對老媽說:「媽,你下面還有一塊,你再拉拉褲子。」

    說實話,她下面確實還有一小塊沒撓到,我當時確實也不是不懷好意的。可是老媽卻不讓,說那下面自己能夠著。我就說怎麽也是撓一次,弄幹淨了吧。於是雙手扯住褲子往下拉。

    老媽的褲子是老婆給買的,那種很寬松的,料子很軟,下面的褲腿很寬大,像喇叭褲。當時選的時候我是不贊成的,這哪是冬天穿的衣服,就是夏天穿的,買回去讓老媽一看還以爲我們買反季節的省錢呢,但是老婆說我不懂。買回來後老媽還真的很喜歡。哎,女人的審美眼光啊……

    可是我沒想到的是褲腿松,腰部也松,我只那麽輕輕一拉,褲子便滑過了大屁股的阻擋,一下到了屁股以下,白花花的屁股就近在眼前了。在這一刹那,我內心很是震撼,這就是我頂過的那個屁股嗎?比我老婆的豐滿多了,要是從後面頂進去,肯定舒服。小時的偷窺只是從鏡子中看到的反像,遠沒有這真實的刺激。

    老媽呆住了一兩秒,可能她也沒想到怎麽會這麽容易就被褪下了褲子,然後兩腿微屈夾緊,手就去拉褲子。我還在後面張著嘴巴欣賞,根本沒想什麽,就拉住了褲子不讓她穿,另一只手抓住了半個屁股。可是馬上就又後悔了,這成什麽了,兒子拉住母親不讓她穿褲子?太明目張膽了。可是手已經拉住了,再去放手,就顯得我真是有龌龊想法了。腦子飛快運轉,想找個台階下。

    老媽這時候兩手還在使勁往上拉,我一時又想不出什麽合適理由,就這麽耗著。「唉!」老媽發出很大一聲歎氣。然後兩手抱住了頭,把臉埋在了胳膊裏,又重新趴在了書桌上。壞了,這是老媽對我的警告,再不給她拉上去,後果肯定很嚴重。這可是親媽,我心虛了。

    可是看著這麽個豐滿的屁股,哈哈,心裏有點不甘,就打了兩下,準備給她穿上褲子。可是剛輕輕打了一下,老媽卻發出了我從來沒從她嘴裏聽到的聲音,就是那種拉的長長的漢語拼音我以爲我聽錯了,就用拉褲子的另只手用力打了一下,這下聽清了,又變成了拉的長長的很深沈的「嗯……」的音,聲音大了許多,還顫抖著。偷看了很多年,這種聲音我是從來沒聽到過。老婆倒是經常「eng……」地叫,聯想到這些,我覺得自己實在有點憋不住了。但還是不敢確定老媽現在到底是怎麽個想法。

    於是,我大著膽子雙手按在老媽肩膀上,然後下面狠狠地頂住了她屁股,一直將她頂到靠住了書桌爲止。心裏想啊,要是她不是那個想法,我這麽做,她肯定會起來走人的。可是又一次出乎我意料的是她把兩胳膊又抱了下頭,埋的更低了。

    事到如此,我徹底明白了,也徹底放開了。幾乎是用顫抖的手解開了腰帶,將堅硬的雞巴掏了出來。然後想都沒想用手扶著就往老媽的屄裏插,由於老媽的姿勢合適,很快就找準了目標,然後用很慢的速度往裏挺近。

    此時老媽的屄裏面已經是很泥濘了。老媽這時不再發出聲音,始終保持著這個姿勢,我插到底後,便將雙手又放到了她肩膀上,開始慢慢抽插。這樣約莫過了三五分鍾,本想著她會再叫兩聲的,可是卻沒了半點反應。

    慢慢加快了速度,下面也發出了「啪啪」的聲音,這個聲音在此刻聽起來是那樣的悅耳,每次插到底,我的腰部都前凸成了弓狀。此時此刻,我腦袋幾乎一片空白,根本不在乎什麽後果,完全沈浸在了這份濕潤的感覺當中了。

    突然想到了那種用面對面的姿勢看著和老媽肏屄,於是我拔出了雞巴,然後想讓老媽轉過身來,可就是扳不動她,情急之下,我抱住了她的腰,然後把她抱離了書桌,使勁轉了過來。老媽依然用胳膊擋著臉,任憑我怎麽弄,她都不肯站著,而是用屁股靠在書桌上半坐著。

    這個姿勢咋弄?根本沒法進。我傻乎乎的站在旁邊,無計可施的時候看到老媽雖然坐著,但是兩腿中間還是有空隙的,於是拉住了她一條腿往外移,扶著雞巴就往裏插。老媽顯然不會想到我用這個姿勢,開始用頭頂開我,但是雞巴已經插進去了,她便不再掙紮,用一只手捂著臉低頭埋進我懷裏,另一只手繞到我身後打了我肩膀一下。

    看她沒什麽強烈抵觸,我便又開始聳動起來。這次我兩手抱住了她的屁股,讓她半坐在書桌上,她分開腿夾著我的身體。雖然還是有點難爲情。但是我當時確實不大冷靜了,特別想看看她的臉,於是身體使勁往後仰,想讓她低垂的頭離開我的身體。

    可是我越往後仰,她的頭就越往我身上靠,導致下面都快滑出來了。沒辦法,於是又抱住了她屁股使勁抱離開書桌,就這樣,我倆終於面對面站著了。夢寐以求的姿勢,我開始抱著她屁股使勁抽插,時不時地還在她屁股上打兩下。

    終於,老媽好像有點進入狀態了,雙腿開始夾緊,另一只手也放到了我肩膀上。強烈的感官和心理刺激開始讓我忘我。隨著動作的加快,老媽雖然依舊沒發出聲音,但是下面卻開始配合起來,和我一起來回起落和晃動。終於,我要忍不住射了。我這人有個習慣,就是射的時候喜歡吻住老婆的嘴唇。於是抽出一只手想掰開老媽捂著臉的手,但是老媽卻死命捂著。幹脆我兩只手一起去掰,這時候少了我的支撐,老媽的屁股也開始自己主動地迎合我的抽插了。  又是僵持。我突然想笑,忍不住笑出了聲,老媽不知何故,分開了手掌露出眼睛看我,然後我肩膀上又重重挨了一巴掌。她的水已經淌到了大腿上,黏糊糊的。 要爆發了!我忍不住地加重了速度,終於她又發出了「eng……」的聲音。「媽,我想射進你裏面,親你。」我顫抖著說,剛說完,老媽便用繞在我肩上的手使勁把我頭壓低,然後依舊用手擋著臉,和我來了個親密接吻。

    全射進去了。在我射的時候,老媽的雙腿緊緊夾著來回磨蹭,好像要把我全部吸出來一樣。剛射完,老媽便轉過身去開始擦,我也無力地提上了褲子。

    做完之後的感覺就是有點後悔,這是怎麽回事啊!我怎麽做了這種事,雖然當時很激情,可是後來又想了很多其他事,至於後來如何,後來很正常。

    老媽依然是老媽,我依然是我。要說事前事後的區別,恐怕只有我們娘倆才真正懂得,那就是:她更像是一個老媽了,我更像是一個兒子了。

    呵呵。本來就是母子,哪來更像呢?關係更密切有點過,反正就是關係很微妙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